我是一个女性(淫色淫色4567Q.C0M)白领。在公司七年了,总算混上了一个有实权的位置,手下也有了一班人马,不再是刚来公司时人见人欺的小字辈了。

  我们公司是个挺有名的大公司,每年的8月都是公司从各大院校招人的时候,今年也不例外,听公司负责人事的薛姐说,我们部门今年要来几个新人,都是刚毕业的学生。一听要来新人,我的心中立刻充满了期待,因为我是色女,最喜欢看穿正装黑袜皮鞋的帅哥,所以我满心希望今年来我们部门的是几个小帅哥,养养眼也好不是。

  一天上午,我刚和销售部的几个同事开完会准备回办公室,就看见两个陌生的穿着西装的年轻人坐在我办公室的门口,神色还挺紧张。

  我们部门的秘书Tracy见我回来,赶紧说这是今年新来的员工,轮岗到我的部门,现在还是试用期。我看看这两个新来的员工,心里马上乐开了花,下面都有点流水了。

  这两个人中,一个年纪看上去稍大,有些微福,叫小王,我完全没有兴趣,而另一个则可以算是极品了。从帅哥的自我介绍中我得知他叫小张,硕士毕业。

  小张1米80的个头,身材偏瘦,但显得很精壮,脸上线条分明,剃了个特别精神的寸头,显得很man。小张在向我介绍他的基本情况的时候,我的注意力几乎没有放在他说的内容上,而是开始想入非非起来。从他的言行举止我可以感觉到他肯定是特爷们那种,但只有这种爷们,才是非常吸引我的,才是我真正想要得到的。

  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小张其实是一个蛮有能力的人,各方面的表现都算不错。马上半年的试用期就要结束了,我觉得该是要向他下手的时候了。

  这一天因为公司的一个项目需要我要到邻近的城市出差,我特意让小张和我同去。去的路上说起对于试用期中的员工的考核问题,小张讨好的说要我多关照,我故作为难的说「小张啊,你和小王这段时间的表现都可以算是不错,我会在给考核意见的时候仔细斟酌的。」见我这么说,小张也就没敢再多说什么。

  经过一天的工作,晚上回到酒店,已经非常疲乏了。小张估计也是累得不行了,把西装外套一拖,也不管我这个上司在场,就大喇喇地坐到了沙发上休息。爷们就是爷们,穿着衬衫西裤黑皮鞋,往那一坐,就显得特男人,我觉得我已经快忍不住了,恨不得能立马跪在小张面前舔他的黑袜子。

  我对小张说「小张啊,说实话,小王这人比你有手段,有些事啊,人家比你做得多,做得早。」小张是个聪明人,见我这么一说,没有说多余的话,只是看这我,等我继续说。

  「我呢,其实是看好你的,也想在以后拉你一把,不过这就看你的表现了」我走到他的身边,也坐在了沙发上,手放在了他的大腿根部,还轻轻地摸了摸。

  小张毕竟是小孩子,对于我的举动,反射性(淫色淫色4567Q.C0M)表现出一点讶异,但他毕竟是聪明人,没有立刻表现得很反感,而是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也开门见山了「不瞒你说,从你来公司的那天起就在注意你了。只要你能让我爽,我不会让你吃亏的。」小张难免显示出鄙夷的神色来「我他妈有女朋友,怎么和你做。」听到这个纯爷们的粗口,我更是兴奋了起来「没关系,我会给你服务的,保证让你的JJ爽。你想怎么FUCKME就怎么FUCKME,狠狠地FUCKME就行了。」他看了我一眼,突然邪恶地笑了起来,说「操,原来你就是个骚货啊,亏我平时还那么尊重你,原来是个想被我操的贱货,操你妈的。」听到这个西装帅哥对我的戏谑,我的下面已经湿的不行了,心里只想着能快点被他狠狠地操。

  这时候小张开口了:「那行吧,爷就陪你玩玩吧。」听到他这么说,我也顾不得形象了,立马跪在了他的面前,捧起他穿着黑皮鞋的大脚,从鞋缝里闻了起来。在外面忙了一整天没有脱鞋,在加上小张这个年纪脚汗又大,仅管没有脱鞋,已经能够闻到一股汗味。闻着小张醇厚的男人味,想象着他刚才跟我说的那些粗口,我觉得下面已经水流成河了。

  我开始解他的鞋带,并把鞋脱了下来,一股浓重的脚味立刻扑到我的鼻子里。我饥渴地舔着小张的黑袜,闻着小张的味道,沉醉了。这时候我看了一眼小张,他正以一种戏弄的眼神看着我,好像还挺享受的。

  玩了一会儿小张的黑袜脚,我开始隔着小张的裤子舔他的大JJ。别看小张人瘦,隔着薄薄的西装裤里面却是好大一包。

  我拉开裤子拉链,一股汗骚味扑鼻而来,我迫不及待地吃起了小张的黑JJ。小张的黑JJ不算很长,但是特别粗,再加上在裤子里闷了一天的关系,味道特别重。

  我小心翼翼地翻开小张的包皮,把里面的包皮垢都舔干净了,又开始吮吸他又黑又亮的龟头。从他JJ的颜色来看,这小子不知道已经操了多少个女人了,不过也难怪,这么极品的帅哥,有多少女人想着他狠狠地操啊。渐渐的,小张的JJ有了反应,小张也开始享受起了我的服务。

  他用一只手握着自己的大JJ,一只手压着我的头,狠狠地操起了我的嘴。他一边操还一边说:「你他妈就是个挨操的骚货,我操死你!」我一边跪在地上贪婪地吃着小张的大JJ,一边揉搓起自己的奶子。

  这时,小张用穿着黑袜的脚把我的手踢开,竟然用脚摩擦起我的乳房来。没多久,我的下面实在已经痒得不行了,在这样下去马上就要高潮了。我可不能浪费小张的大JJ,于是我对小张说:「你用JJFUCKME吧,我想要你的大JJ。」这时的小张已经是主宰一切的王了,他懒懒地坐在沙发里,说:「要我操你啊,行啊,你自己坐上来吧。」这时的我也顾不得其他了,马上给小张带好套子,没有做任何的扩张,就开始往小张的大JJ上坐下去。小张的大JJ实在太粗了,只进入了一半我就痛得不行,再也进不去了。我想让小张先退出去,可这时的小张直接就是往上一顶,硬生生地全部插了进来,我不禁痛得叫出了声来。

  小张抬手就给了我一耳光,说:「你他妈叫个屁,贱货!要老子操你,疼也得忍着,我他妈操死你!」说着就开始一下下往里顶,嘴里还不停着说着「我操死你,你个浪货……」之类的粗口。

  渐渐的我已经适应了小张的大JJ,下面越来越爽,那是被他征服的快感。

  小张见我逐渐舒服了,于是把黑JJ从我的B里抽了出来,用他的龟头在我的B眼附近轻轻地摩擦,就是不进去。

  我被他挑逗地不行了,赶紧求他:「小张,快给我吧,我受不了了!」小张轻蔑地笑了:「叫我什么?」

  我赶紧改口:「张哥,你快给我吧,我受不了了……快给我啊!」小张已然没有动:「给你什么啊,你个骚逼,到这时候跟爷这装他妈什么矜持啊!」我在小张面前反正早已是尊严全无了,这种被他主宰被他羞辱的感觉反而给了我莫大的快感,于是我求他:「张哥,我要你的大JJ,我要你的大JJ狠狠地FUCKME的烂逼!快……我受不了了,快把你的JJ给我!」小张突然把我推开,站了起来,他让我把衣服裤子都给脱了,自己却仍然穿着衬衫西裤和黑袜。

  他让我跪在房间的地毯上,一只黑袜脚踩在我的头上,开始发狠地从后面FUCKME。

  这时的我已经完全成了他胯下的猎物,任他摆布了,嘴里只能模糊地发出呻吟声。

  他一边使劲地FUCKME,一边说道「怎么样啊,骚逼,被爷操得爽吧,爷这东西可是操了不少骚逼啊,今天让你爽了,我操死你,操烂你个骚逼!」「啊……啊……张哥,我快要被你操死了……我要爽上天了!FUCKME……狠狠地FUCKME!我的骚逼就是你的,你想怎么操都行,只要张哥你满意!」我断断续续地呻吟。

  「贱逼,来,帮爷我舔舔脚,把我的袜子舔干净了为止!你不是喜欢爷的臭脚吗,我让你舔个够!」说着小张就把本来踩在我头上的黑袜脚往我的嘴里塞。

  这时的我一边舔着小张的满是男人味的黑袜脚,一边弓着屁股承受着小张的横冲直撞,爽得几乎发不出什么声音了。小张在上面也是越操越猛,频率明显加快,嘴里断断续续地曝着「操烂你个贱逼……」之类的粗话。

  被这么一个纯爷们黑袜猛男操了快半个小时,我感觉自己的高潮就要来了,果然,在小张的猛操下,我潮吹了,水喷了一地,还喷在了小张的黑袜子上。

  这时小张FUCKME的频率也是越爱越快,突然,他把JJ从我的骚逼里拔了出来,摘掉套子,一手抓着我的头,一手把JJ塞进我的嘴里。一股火热的精液喷进了我的嘴里,接下来又是好几股,特别浓也特别腥,不愧是猛男。

  完事后,小张让我把他JJ上和袜子上的精液都给舔干净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