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学的时候因为是在外地念书,和男朋友分离两地,那种相思苦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不只是思念的煎熬,也是肉体的煎熬,更何况是刚尝试过云雨不久情窦初开的女孩。

  即使200、300电话卡用掉的像雪片一样多,也难解心中那无名饥渴。只是20岁时的我并明白这些,也没有勇气踏出那一步。

  学校里有很多网吧,我和同寝室的女孩子们都喜欢去那家「老李网吧」,因为装修好,不像其他几家把电脑桌并排放几行摆上电脑就得了。老李网吧从进门开始就让你感觉进到木屋里一样,电脑与电脑之间用参差不齐的木板间隔起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片隐私的小天地。

  这家网吧来的几乎都是女生,去的晚都要在吧台前等着。老板老李是个快五十岁的老男人,个头很高,很和蔼可亲,没事的时候老板老李也会跟我们聊天开玩笑。

  他说他也纳闷,为什么到他这来的全是女生,我们会问他:「怎么,不喜欢啊?」他马上会一本正经瞪着大眼睛说:「怎么会?!你们不知道啊,其他网吧的老板和网管都嫉妒死我了,我请都请不来你们!」那时候上网主要就是聊天,晚上通宵聊天白天睡觉逛街,我们一个寝室都这样。注意到老李是一天晚上准备通宵在吧台等机器的时候。前排有个女生的耳麦坏了要换一个,网管告诉他啊后他二话不说的去拿了一个新的让网管男孩给换上。

  (去过网吧的人都知道,如果你的机器如果有些什么毛病要求更换的时候,大部分老板都会推三阻四。)这到没什么,当网管换上之后刚转身离开,他就走过去拿起耳麦用力的把耳麦向外掰开。边掰边对网管说:「以后这些新耳麦刚换上的时候都要这样掰一掰,要不然太紧了带时间长夹耳朵。」其实简单不能再简单的一件事却让我因此多看了老李几眼,排在我前面的几个女孩子已经等到机器都进去了,只剩下我和吧台的老李。我故意找话茬跟他聊天问他自己聊QQ么。他说很少开,一个是因为忙再一个是不太会聊天,人家总是聊着聊着就不理他了。

  随便又聊了几句也等到了机器,就在我转身都已经走了几步的时候我突然鼓起勇气转够身走到他旁边:「你QQ号多少?」别提我那时心情有多紧张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对男生这么主动过,以前别的男生问我QQ号的时候我都烦的要命,他不会也经常被这里的女学生要QQ号而要的不耐烦了吧?正这么胡思乱想的功夫,他已经在纸上写好了QQ号递给了我,我接过纸条像无意中飞到房间里的麻雀一样逃掉了,还差点撞上装饰木柱子。

  哎呀,丢脸丢到家了!坐到椅子上喘着粗气我就琢磨着:这至于么??干吗像逃命似的跑过来?这下完蛋了,人家老李能怎么想我啊?不过是想跟他聊聊天,我干吗整的像要跟他偷情一样?

  越想我是越紧张,越紧张我是越想,心都要跳出来一样,好不容易打开QQ照了老李给我的号码找到了他,这时候的他已经在线了。刚把他加到好友里,他的头就一闪一闪的动了起来!我的吗呀!我心里暗叫了一声。干吗这么快就来消息,我还没准备好怎么跟你说话或是跟你说些什么呢。因为我是坐在靠过道边的位置,于是我俏俏的把头偏向一边打算看看吧台上的老李。这一看心脏差点没跳出来,他正一脸憨笑的在那守株待兔的望着我呢。险些把脸撞到木板间隔上的缩了回来,打开他的信息——「丫头,柱子撞坏屋顶会塌下来的」……呵呵,突然紧张感一下就没了,心情也放松了。对老李的感觉有多了一份好感。说实在的,我还是喜欢年龄大一点的男人,觉得这才叫男人才有男人味。我们寝室的姐妹虽然也喜欢成熟一点的,但都没有像我这样喜欢年龄大到这种地步的,我觉得这样的男人才有安全敢。

  「天塌下来不还有个头高的人顶着?你怕什么」我整理了一下心绪给他回了话他打了一个眼泪横飞的图片过来说「丫头!本钱还没回来呢!『头『下留情啊」「干吗老叫我丫头,我小么」虽然被人叫丫头感觉也不错「按我的年龄来说叫你丫头不对么」问过才知道,原来他只比我爸爸小几岁而已,不过我却一点都不在意。就这样,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大半夜。我还是头一次这么认真的跟一个网友聊天,还是个近在咫尺的人。这一聊下来我更是被他所迷住了,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说别人不喜欢跟他聊天,他是那么的健谈,那么的让人着迷。不知不觉中我的心有嘣嘣的跳了起来,偶尔还会偷偷的看他几眼。等他回话的功夫我偷偷的透过稀松的木板间隔看前面那个女生在聊什么,出呼我意料的是她竟然在看黄色录象!天啊…我用手捂着嘴不可思意的想……她是在哪找的呀?

  我怎么就找不到这样的网站呢?!!?(哈哈,你们不会以为我惊讶有女生看色情片吧?我没清纯到那种地步,估计就算现实中的你身边有这样的女生那也是装的!

  我们女孩子晚上也会在寝室研究男人的生殖器,而且现在的女学生百分之八十都是裸睡,女生厕所的纸篓里经常会有验孕棒。

  我把这事告诉了老李,他很不以为然的说在桌面的电影里怎么怎么样。原来这么简单,枉我以前费那么大的劲到处在网上找。带上耳麦我也看了起来,只是美中不足的是一个耳朵有声音,一个耳朵没声音。老李看我聊天速度突然慢了起来也大概知道了怎么回事,聊天的内容也开始大胆了起来,而看的正起劲的我也有意无意的带点挑逗的味道。

  因为时间事隔时间有些长,我也只能记得这么多,反正老李的话问的越来越多,问的越来越隐私,而我看的欲火焚身,几乎每问必答,越来越觉得勾引他很刺激,反正和男朋友也做过了,再和别人做他也不会发现什么。

  「你有男朋友么?」「你和你男朋友做过么?」「你男朋友家伙大么?」「你男朋友有没有说过你的乳房很大很迷人」「你男朋友舔过你的逼么」「你男朋友一晚上能干你几次」「不知道你的有多大,怎么比较他的大小呀」「不止他一个人说我的乳房大…你没看见里面怎么知道迷人?」「你猜呢,她现在都湿了」录象里那女人仰身用胳膊支开双腿用手扒开那大大的肉穴,那男人把大鸡巴掏出来,那么粗那大却又那么的迷人,狠狠的扎进了肉穴中,女人深情的「啊…——」叫了一句,男人卖命的在女人身上抽送着……我的心随着那鸡巴插进小逼里的一瞬间颤抖了一下,明显感觉出有东西像来例假时从阴道里流了出来。恩…——真想情不自禁的跟着叫…我的大脑已经被情欲占据了,好想象屏幕中那个女人一样舒服一下。

  「你在看A片吗?好看么?有没有用手去摸摸你那迷人的小逼?」「摸了,手指都湿了,腥腥的味道」「哦丫头,我离婚很久了,很久没做过了。我现在鸡巴都硬了。」「老色鬼呢…我也好久没做过了」「那要不要我们互相借用一下呢,嘿嘿」「呵呵,才不要呢,这么多人」天知道我多想过去。我把裙子撩到上边,不然坐在下面的裙子会被我的淫水弄湿的。

  「网管们都让我支回出租房里睡觉了,今天晚上只有我一个人,你来休息室吧,好么我的小宝贝,叔叔好想要」「你都说了,你是我的叔叔,怎么可以欺负我呢」「难道你不喜欢叔叔欺负你么,叔叔的鸡巴很大哦,你会很舒服的,过来吧,没人会看见的」「不要…那我就叫你叔叔了。叔叔,我的耳麦只有一只有声音,看录象效果很不好,帮我换一个好么」我已经决定今天晚上彻底放纵一下了,只是从来没这么干过,所以还是没有勇气走到吧台旁边的休息室。刚把信息发出去他就拿了一个耳麦走到我旁边。虽然在QQ里我可以很淫荡的跟他聊天,可当他真人就站在我旁边的时候却又紧张的要命。看的出他的眼睛充满了欲望,顺着他的目光我看见自己那裸露在裙子外面的两条大白腿,我红着脸用裙子盖住腿白了他一眼,刚要站起来让地方方便他换耳麦,他却一把将我按在椅子上,然后没有松开手顺着我的肩滑到了手上。我马上挣脱开向周围看了看,还好大家都在专心的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一门心思的投入在里面根本就不管周围的事。转过头,发现他已经蹲在我旁边准备换耳麦了。

  一个男人的头离我的流着淫水的小逼这么近更让我心猿意马,水流的更多了。

  他却镇静自若的伸手摸着我的腿,从脚脖子一路直上到我的大腿内侧,略显粗糙的手在我的腿上给我带来快感,一丝丝的电流击向我,感觉是那么的刺激,特别是当他摸向我那幽静的私处的时候。就当我陶醉的时候他却站了起来,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电脑屏幕里那纠缠在一起的男女,然后把手指含进嘴里,走开了。屏幕里的女人正跪在床边上翘起那圆润的屁股,两个大大的乳房随着身体的摇晃而前后震荡着,而男人正用他那大家伙一下又一下的插向女人最隐秘的地方,那样的大家伙插进穴穴里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那一刻心里是那么的失落,我知道我现在需要的是什么,QQ的头像又闪动起来「你的味道真香」「老色鬼…不怕我叫让别人知道啊」「来吧,我知道你想要!」是的,我想要,我非常的想要有个东西插进我的小蜜穴让她充实……我毅然的站了起来,走向了吧台。

  他看见我走过来很自然的向旁边的休息室指了一指,推开门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真是感谢了这种近乎包间似的装修格式,在吧台这几乎看不见人,只有那一排一排的装饰木扳,我想,大概不会有人去注意这边的动静了,心也放了下来。

  屋子里灯开着,他的心可真细。房间很小,只有一张圆桌子和一个老式的上下铺床,下铺微有些乱,我猜这大概就是那些网管休息的地方了。我像是个在探索别人隐私的小偷一样,局促不安,手放到哪都不知道,也许我该后悔,可是却不想离开这里。一转头看见灯的开关,微微一笑走过去把灯关掉了。这一刻好象只有黑暗才能使我的心情平静。

  我站在房门边上静静的等着,一手按着那跳动不安的心……大约等了近十分钟的时间门突然开了。屋子里黑黑的光线大概让他的眼睛一时适应不了,他关上门刚要顺手去开灯被我一把拦了下来,我握住他的手腕依偎到他的怀里!显然他很激动一把抱住了我,将头俯在我的颈肩上用力的吸气用里的抱着我。

  「老头子,你快把我勒断气了」「小妖精,你快要了我的命了!」「呵呵,现在就要了你的命了那一会怎么办啊…」我贪婪的在他怀里找个舒服的位置,用脸磨贴着他的胸膛,一条腿伸进他的裤裆中间磨擦他的大腿内侧。

  「怎么才进来,后悔了?」「傻丫头」他用手突然狠狠的抓住我一侧的乳房,用力的揉搓着,一手紧紧的抱着我那苗条的腰身。我舒服的一手勾住他的脖子一手按在他的手上随着他揉搓着自己的那兴奋的乳房,情不自尽的仰起头叫了出来「啊…」。「我得——观察一下有没有人——注意你的举动,就算——有人问起——我也可以帮你——解释一下呀」你的喘气声越来越重,鸡吧也高高的翘起来顶住了我的肚子。这种感觉很刺激,我1.68的身高竟然也只能让他的鸡吧顶在我的肚子上,我拉下他的脖子将我的珠唇送了上去。

  他双手紧紧的扣住我的头,狠不得要将我一口吃下去一样,舌头不安分的在我嘴里上下翻动,我也不服气的将舌头吐到他的嘴里与他纠缠在一起,然后绕着他的舌头上下打圈圈,他低哼了一声,双手顺着我的脊背一路下滑,在我高挺的屁股上狠狠的掐了两下并用力的楼紧,让我更接近他那裤裆里硬硬的生殖器。他拉高我的裙子毫不客气将手伸进我的内裤中,从屁股一直摸到前面那密林地带。

  舌头从我的嘴里出来,延着耳垂、下巴、脖子一路来到我的高峰处。一连串的兴奋让我腿有些酸软,已然有些站不住,他突然站起身来将我拉到那有些凌乱的床边,胡乱的将床上的东西全扫到地上,一把拉住我,拉住我的群摆从下到上一下拽了下来。顺着月光,我看见他那饥渴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的双乳,粉蓝色低胸蕾丝花边胸衣从下面将我的胸部完美的衬托出来,他一边脱裤子一边盯着我看。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用一只手打横拦住胸部,一只手去抚摩他的脸……他刚一脱掉上衣就一把扑了过来将我按倒在床上,那略带胡茬的嘴在我的身上吻着。他将我的双手伸向头顶并用一只手抓紧,另一只手隔这内裤摸着我的小穴,我想它已经水流成河的泛滥了,因为有胸衣和内裤的遮挡让他总碰不到我的关键部位,他竟然用那个沾满淫水的手一把将我的胸衣扯掉,那两侧是细带的半蕾丝内裤更经不起他那有力的大手,也随之被抛到了地上,一口含住了尖挺起来的乳头,狠狠的含着像个学着吃奶的婴儿,下面那沾满琼桨蜜潞的手也熟练的在我的外阴转圈揉着,时不时碰到我的的敏感地带,一阵阵小小的痉挛让我不自觉的挺起了胸膛,而他侧躺在我身边,那高高仰起硬硬的小兄弟也一跳一跳的在我腿上跳动着。因为怕外面的人听见,我始终不敢叫出声音来,我闭紧双眼享受着他带给我的快感。所以我说我喜欢成熟的老男人,他懂得怎么让你舒服慢慢的伺候着你。那揉着我私穴的手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插进了我的逼里面,我拱起的上身更高了,他却乐得送上嘴边的美餐,用牙齿撕咬着我的乳头。

  「恩…——啊…——」我终于还是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下身也随着他手指的进出而摆动着配合着他的动作,他将嘴贴进我的耳朵说:

  「你的逼怎么这么紧?」说完咬着我的耳垂,呼吸的风吹在我的耳朵里,痒的我全身酥软,我的另一个敏感地就是耳朵里,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人向我的耳朵里吹气了。

  我的逼之所以很窄是因为虽然我和男朋友处了两年多,但因为总是聚少离多,上床的次数也是可以用手指算出来的。而每次就算是在一起做爱,也会因为没有地方而匆匆了事,能享受真正的高潮也少之有少。微微一阵痉挛,一阵热流从我的小腹涌了出去,经过阴道的时候带来的快感是无以伦比的,我知道他让我高潮了。大概有偷情的成分在里面让我感觉刺激,而门外又有那么多的人的关系吧,竟然让我这么快就感到满足,而当精液喷到他的手上的时候他简直惊呆了。

  「你高潮了?天啊,你个小妖精,小骚货!」他胡乱的抓来一件衣服擦干他的手还有我的下体,依然一只手将我的双手高举在头顶,一个翻身骑到我的身上,支开我的双腿一个挺身,毫不客气的将他那粗大的鸡巴插了进来。说他粗大一点都不过分,虽然我没有阅历过很多男人的生殖器,但我男朋友的就已经很大很粗了,可是他的更粗,更长!因为刚高潮过,肉穴的肉壁在缓缓的收缩,淫水也被他擦掉了,而这一下深深的插入简直没把我疼死!我大声的叫了起来:

  「啊,疼死我了!」我抬起屁股想让他的大鸡巴出来他俯到我的身上对我说「宝贝,对不起对不起,你忍一下,马上就好了」插进来后他就没动,在安抚住我之后才慢慢的做出抽出的动作,而火热的疼痛感还是那么的强烈,他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我有点承受不了。

  「不要啊,好痛啊」我轻声的对他说「丫头,我——怎么感觉——像在——凌辱一个——处女啊…——我不想放弃,我现在——疯狂的想——操你!」边说边缓缓的又将他的大鸡巴送了进来,在他送到最尽头的时候,我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龟头已经碰到我的子宫了。

  他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先是揉捏我的大乳房,又来到我们交融相结合的地方,四根手指按在我的肚子上,用大拇指在我的外阴寻找我的敏感地带。大概刚才我的反映已经让他知道了哪里是我的软肋。

  在他不断的努力下,我的淫洞又源源不断的涌出精液来,这让他抽插的更加方便了,也慢慢的加快了速度和力度。我也又疼痛感转换为难以言语的舒服感。

  他的力量很大,每一次冲击都会碰到花心撞进我即有点疼又舒服的要命最深处。

  床也随着他的大幅度摆动而吱吱的响着。

  「扑…吱吱…——」淫水被他喷溅的到处都是「恩…——啊…——好啊…——恩…好舒服啊」我还哪管什么外面的人听到听不到,肉欲已经贯穿我的头脑,我只想他在用力一点…「喜欢叔叔的鸡巴么?」「喜欢…喜欢啊…啊…」「你舒服么小淫娃」「啊…啊…舒服啊…」「还来不来让叔叔操了?」「让!…恩…让啊…我不行了…」「叔叔你好棒啊!」这时,他终于放开了我的手,由于长时间的高举已经有点麻木了,既而他举起了我的双腿抗到了他的的肩上,一手扶着我的腿,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这个角度已经让他的鸡巴更加深如的插入我的小逼,那种肉贴肉的舒服感觉清晰的体现在我的肉穴内壁之中,他疯狂的抽插着,好象几百年没干过女人似的,我的肉穴也饥渴的迎合着他…「啊…老李……」我一个挺身,又一股热热的洪流顺着阴道喷了出去。

  「扑……喽喽…」我一涌而出的淫精顺着老李的抽插喷溅而出,声音虽然让人尴尬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快感让我几乎死了过去,我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迎合老李了,全身无力。

  我又一次的高潮很显然刺激了老李,他更加快速更加用力的顶我,而刚高潮后的我已经把这视为负担,只想他能快些了事好让我休息一会。

  老李见我没了反映他可不干,将我腿放下自己下地了。将地上一堆的衣物抱起来放到了床上,又从上铺来下一个床单铺在上面,堆成一座高高的小山。老李这是要干什么啊?我纳闷的看着他的举动。这时,他过来打横将我抱起来,屁股放到了「小山」上面,身子斜躺在床上。(住过宿舍的人应该知道,老式的上下铺床下铺离地面是很近的,想这么操到我可是很不容易的)我头低脚高的躺着,让源源不绝流出内精的小肉穴去面对一个男人,很是不好意思,于是我想翻身下来,他却双手抓住我的胯骨,一个用力将我翻了过来爬在「小山」上。

  「干什么啊老鬼」「我让你尝尝老鬼的厉害,让你以后也忘不了我,嘿嘿」说着就握着大鸡巴在我的屁股周围磨蹭着,估计是受上一次的教训,老李这次不但没有擦干净我的淫水还利用了起来。我被这刺激的姿势和他自己的举动又一次的带动了,这时感觉到他已经将大肉棒对准了我的蜜穴。他一个用力的挺身就插了进来。

  这回没有像刚才那样停下来等我的反映,而是两只手抓着我的屁股,充分的使上力气的干我。

  「哦……啊天啊……恩…」我全身无力的爬在衣服堆上,全心的感受老李深深的撞击带给我的快感「叔叔你好棒啊」「小丫头,叔叔不行了……啊……你的小逼夹的我好舒服……你的小逼真小…哦……呼」终于,我们的第一次偷情就这么草草的结束了……老李射出了浓浓的白色精液倒在了我的身上,而我早就全身无力到昏昏欲睡。

  穿衣服的时候才发现,胸衣的带子已经断了,内裤也已经被老李撕碎,没办法,只能将裙子穿上,跟老李要了透明胶带,剪下一下段贴在乳头上,这样不至于在衣服外面也能明显看出来没穿胸衣。下身到是无所谓,反正以前跟男朋友出去玩的时候经常不穿的。

  老李恋恋不舍的不让我走,信誓旦旦的说一会还要再来一炮…本来很累想睡一下再走的我一听这话,是说什么也要回寝室的…再玩?再玩我就死啦…!他的鸡巴太大,激情过后我的下体磨涨的很酸痛,舒服归舒服,下面的女孩可是要留着玩一辈子的。

  之后我又断断续续和老李做过几次,都是非常刺激的,他是越干越厉害,而我到现在也对他的大鸡巴恋恋不舍,只是大学毕业回家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说来也怪可惜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