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511


                (24)

  愉快的时光总是短暂,我在岳城陪了大小美人足足五天,分手时的惆怅让人忍不住落泪,小影哭得泪眼花花,可馨虽然强忍伤心,可是目光中的不舍真叫人揪心。我硬下心肠,驾车返回自己的老家,我不敢答应她们送我,以命令的语气让她们留在家里。

  我先回到了自己的小窝,清理了一些东西,准备赶往父母家与雅婷和梦雪汇合,出门来却看见我们的新安全经理在屋外等我,狼牙见我出来向我迎过来,我奇怪了,便问他有什么事。狼牙的神色不是太好,他沉声道:「老板,昨天我在您家附近巡逻时发现了一辆可疑的车,我跟了一会发现居然是那个姓杨的,我昨天晚上一直跟着他,直到今天早上他回岳城去了,我刚想给您打电话,看到您的车在门口才知道您已经回来了。」

  我一听就有些紧张了,赶紧问:「你知道他有什么企图吗?」

  狼牙摇摇头:「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我已经派了两个兄弟跟着他到岳城去了,您的夫人和千金那边我也派人过去盯着了,下一步怎么应对还请您指示。」
  「很好。」我点头道:「你继续关注就行,大过年的暂时不要打草惊蛇,年后我和孙女士会有一场婚礼,小范围的,是在孙女士的老家那边,安保的事情你先布置起来,要注意保密。」

  「明白了,我会马上安排。」狼牙面无表情的回答我。

  我接着道:「姓杨的这边你密切留意,一有风吹草动立刻把他控制起来,一定不能让他伤害到我的家人,孙女士那里你再派两个人过去暗中保护……嗯,还有一点……」我顿了顿,盯着狼牙的眼睛认真的问道:「我不知道能不能将我的后背放心的交给你?你仔细想想再回答我,如果你做了决定,这辈子都要跟着我,当然,我是绝对不会亏待自己人的。」

  狼牙盯着我,想了几秒钟,然后郑重的点头道:「我以前是个侦察兵,虽然我不是最顶尖的,但是有一点,对上级是绝对服从和忠诚的。这大半年我对您也很了解,您绝对不是大奸大恶之人,所以,请您放心,您可以像相信一块石头一样相信我。」

  「好!」我严肃的道:「那我问你,你有没有能力,让一个人安全的消失,没有一点隐患的消失,当然,我不希望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是我要做好准备,如果万一到了那一步,你能不能为我扫清我眼前的障碍?」

  「我既然决定跟着您,所有对您不利的因素我都会除掉它。」狼牙很肯定的回答我:「就算是让一个人蒸发,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我没看错人。」我微笑着拍拍狼牙的肩膀,笑道:「那从今天开始,你除了是公司的保安经理,还是我私人的安全顾问,公司的一切福利之外,每年还有额外的五十万奖金,怎么样?如果不满意,你可以放心的提,我会尽力满足你的要求。」

  对我给出的待遇,狼牙已经无话可说了,他有些小激动的表示没有任何的不满意,并且有些迫不及待的向我告辞,要去马上安排接下来的工作了,我给他签了一张五十万的支票,作为今年的奖金,狼牙千恩万谢的去了。

  对于姓杨的,如果他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我会放他一马,毕竟他还是小影的亲生父亲,不到万不得已,我还是不忍心干掉小美人的生身父亲的。我定下心神,赶往老家去,我的家人都在那里等着我回去团聚呢。我的老家在城关镇,并不很远,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在父母家外我看到了一辆灰色大众商务车,我知道这是狼牙安排的人,我把车靠过去,摇下了车窗,商务车的车门打开,两个结实的棒小伙跳下来走到我跟前来,我笑了笑朝他们点点头道:「幸苦你们了,大过年的,上屋里喝口水吧。」

  「不了不了,我们不累,也就是坐在车里看着就行,您忙您的。」小伙子们很客气。

  我呵呵的笑着,扔给他们两条极品苏烟,又把准备好的两个红包递过去,两个小伙子摇着手不肯接受,我笑道:「给你们就拿着,就当我这个大哥发的压岁钱,不接就不给面子了啊。」两个小伙子这才接过红包去,我摆摆手:「那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忙着,我先进去了。」

  把车停进自家院子里,发现院子里停了好几辆车,我纳闷了,今天怎么这么多客人?下车先给狼牙打了个电话,让他给保护可馨那边的几个人一人发一万的红包,年后到我这里来报账。挂了电话我推开大门进屋,嚯!家里好热闹!只见七八个小顽皮满屋的跑,自家的几个堂兄弟姐妹,表兄弟姐妹都来了,还有梦雪也在,我一下乐了,问道:「怎么回事?你们开会呢?」

  一屋人都冷笑着看我,把我搞得摸不着头脑,梦雪笑嘻嘻的过来,忽然板着脸掐了我一下,恨声道:「你这个傻瓜,今天是你的生日……」

  「啊?」我一下傻眼了,自己的生日自己当然记得,可这些天在可馨那边玩得乐不思蜀,早就忘了这茬了!我赶紧的对着一屋子的人作揖赔笑:「对不住,对不住大家了,我真的忘了,谢谢,谢谢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都记着我,感谢,万分感谢啊,这样,今天晚上去金樽,咱们乐一乐,想吃什么喝什么使劲的要,别给我省钱,大伙看可以吧?」

  既然我都这么有诚意了,大家也就不和我计较了,跟大伙儿打了个哈哈,我赶紧去寻自己的父母,几个月没见两位老人家了,怪想他们呢。我往后头去,老头子正在堂屋后面的大厅里站着,看着忙忙碌碌的厨房,我过去喊了一声,老头子看看我,微微颔首表示听到了,向厨房扬了一下留着寸许长胡须的下巴,小声道:「在里面。」

  于是我朝厨房走去,高声叫道:「妈……我回来了。」没听见老娘的回音,却看见一个小美女急冲冲的跑出来,高高跃起向我扑来,耳朵里就听一声尖锐的娇呼:「爸爸!」

  我哈哈大笑,一把抱住小家伙,雯雯扯着我的耳朵娇声道:「坏爸爸,人家还以为你不要雯雯了,这么多天都不回来,妈妈和小妈妈她们都想死你啦。」雯雯的话让我脸上一热,正要回敬她几句,老娘出来了,老人家面色红润,精神头好得很,身边跟着雅婷,这丫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搞得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看到老娘和雅婷身后还有几个忙和的身影,我见机行事先叫了一声妈,抱着雯雯赶紧进厨房跟几个堂嫂表嫂打招呼,见我进来,几位嫂子很高兴,纷纷说我回来就好,马上就要开饭了,我这个寿星公不在大家也没什么乐趣。

  我只好嘿嘿的笑,又问雯雯怎么不去和弟弟妹妹们玩,雯雯把嘴一撇:「都是些小孩子,没意思。」哈,没等我开口,雅婷就说了:「是吗?你都这么大了,还要爸爸抱,那弟弟妹妹们都没有像你这样啊,都是自己在玩吧?」

  雯雯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挣扎着从我怀里下来,不好意思的跑到前面堂屋去了,几位嫂子都开心的笑。老娘在门口叫我:「枫娃,你来,妈有事要和你说。」
  看着满脸安详的老太太,我心里却『咯噔』一下发紧了,我看看雅婷,这丫头耸耸肩,眼神中满是无奈,轻声道:「没事,你实话实说。」

  我只好硬着头皮出去,老太太在饭厅的一个大圆桌边的椅子上安安稳稳的坐着,老头子面无表情的背着手在一旁踱步,我也只好堆出笑脸过去挨着她老人家坐下,哪知道老太太哼了一声:「谁让你坐,站起来。」我一下弹了起来,老老实实的在她跟前垂手站好,老太太沉默一会,沉声道:「你老实说,小影的妈妈是怎么回事?」

  果然如此啊!我脑子里快速的转了一圈,想了想还是咬着牙把实际情况说了,老太太板着脸听我讲完,冷声道:「那你自己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哦,真以为自己是旧社会的地主老财,还想娶个三妻四妾不成?」

  我只好讪讪的笑着说:「我也是看她确实可怜,就多照顾了一些,可馨真的不是那种坏女人,我也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哼!」老太太反问道:「我没说人不好,你不要搅浑水,这天底下可怜的好女人多了去了,哦,你倒是好心肠,我问你你照顾得过来吗?你心里就从来没有想想婷婷,她为了你和梦雪,受了多少委屈你知道不知道?梦雪也是个好孩子,为了不让雯雯受委屈,这么些年也没敢要孩子,你是个什么脑子啊,是个女人你就想要,我倒想问问你,你说你对得起婷婷梦雪她们吗?你这个负心汉……你…
  …你以为老娘我就真的不敢教训你了?「老太太越说越气,气鼓鼓的瞪着我,嘴唇都哆嗦起来了。

  这么多年没见老太太这么生气过,我大气也不敢出,低垂着脑袋屁都不敢放一个。还是雅婷看看不对头,赶紧过来抱住老娘安慰:「妈,您别骂哥哥了,我和梦雪也没怪他,可馨确实是很可怜的,您就别生气了。」

  「你别向着他,你们越这样他越放肆,放着家里老婆孩子不管,去迁就那些外面的妖精,我就是要骂他,这个不知道好歹的东西。」老太太竖着眉毛看着我,恨声道:「我不管你想干什么,反正我是不会认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就站起身,气冲冲的进厨房去了。老头子背着手,慢吞吞的跟着老娘过去,一边走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但是我忽然发现老头子眉毛向上扬了一下。

  看到老爸的神情我心里忽然又明白些什么了,我握着雅婷的手,柔声道:「对不起宝贝,是哥哥不好,可是婷婷,怎么老娘会知道的啊?」

  雅婷苦笑道:「你这么多天不回家,妈又逼着问,我和梦雪实在瞒不住了,哥,对不起,是我们没有把事办好。」

  「傻丫头,怎么能怪你们。」我连忙道:「这事本来就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们,唉!这事可怎么办呢?」

  雅婷宽慰道:「哥哥,你别着急,先瞒着妈再说,就说你和可馨已经断了来往,把妈稳住了以后慢慢来。」

  「那梦雪呢?她是什么态度?」我继续打听。

  「梦雪呀,没什么态度啊。」雅婷笑道:「她呀,现在一心想着要个宝宝,你只要把这事办妥了,梦雪应该不会很生气吧。」

  「唉!」我叹了口气,抱着雅婷在她额头亲了一口,小声道:「只是委屈你了,哥哥确实很不对,这辈子能有你陪着我,哥哥真是太有福气了。」

  听我这么说,雅婷倒是有些赫然了,她深情的看着我,紧紧的偎着我喃喃道:「哥哥你别这么说,其实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哥哥,这辈子我都不要你离开我,婷婷也绝对不会再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我用手指按住雅婷的柔唇,柔声道:「别说了……你只要知道哥哥爱你就行了。」

  我们紧紧的抱在一起,又哪里知道此时的厨房门口,两个老人鬼鬼祟祟的望着我们,老头子在老娘耳边悄声笑道:「你这老婆子,欲擒故纵的招式玩得挺溜的啊!」

  老娘哼哼着,得意的摇晃着脑袋:「那是,这几个娃娃,老娘我吃得盐比他们吃得米还多,我还拾掇不了几个孩子,哼哼!」

  然后几位嫂子就叫起来:「开饭了,秦枫,去把人都喊过来,开饭了。」我应了一声,和雅婷去招呼大家过来吃饭,几位嫂子领着孩子们在饭厅里,我们其他人就在大厅里摆了两张桌子,接着我看到梦雪竟然捧出一个大大的蛋糕来,我一下乐了:「嗬嗬!这么隆重啊?」

  梦雪白了我一眼,笑道:「今天是你四十岁的正寿,能不隆重一点吗?你呀,什么都不操心,哪天忘了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就好了。」

  我哈哈大笑:「那哪能呢,哈哈,吃蛋糕吃蛋糕,来呀宝贝们,吃蛋糕喽…
  …「十来个大小毛头冲过来,差点把蛋糕都掀翻了。这顿饭吃得异常尽兴,都是自家人,也没什么顾忌的,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吃完饭大家开始自由活动,玩麻将的,斗地主的,家里好不热闹。我被兄弟们灌了不少酒,脑袋昏昏的,雅婷和梦雪把我扶到卧室里躺下,我迷迷糊糊的很快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我爬起来出来,发现嫂子早就带着孩子们回去了,就剩下那些个狗头小伙子还在家里,见到我出来,纷纷嚷嚷起来:「秦枫、枫哥、你说的话算不算数了,大家伙可都在等你啊,你直说不行,我们可就回去了啊。」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我把手一甩,哼道:「说什么废话,我这不是来了吗,大家伙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其实我这会脑袋昏昏沉沉,中午喝的酒都还没打醒过来,不过自家兄弟这么有兴致,我也不能打退堂鼓,梦雪到厨房给我热了一碗银耳汤,我细细的喝了,便和兄弟们出发,五六台车一起向市里去,幸好梦雪早就在金樽订了包间,这可是我们市里算是最好的一间歌房了,现在大过年的人山人海,挤都挤不动,要不然我们这么些人来,估计早就没有地方了,这一晚十来个兄弟闹了大半夜,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回到家雅婷一脚把我踹到梦雪屋里,领着雯雯去睡了了。

  梦雪也不和我搭腔,自己到浴室洗了个澡,自顾自的上床裹着被子睡了,我自己明白自己有很多工作要做,冲澡的时候一直在想着怎么和梦雪说,飞快的洗了个澡,上床时梦雪却背对着我一声不吭。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梦雪谈起,只好故作哀怨的挨着梦雪翻来覆去,梦雪被我吵得不厌其烦,哼声道:「你还睡不睡了,你要不想睡自己去玩去,不要吵别人睡觉好不好……」

  怕的就是她不吭声,既然开口了,我立马就馋着脸抱住她,嘻嘻笑道:「好宝贝,这一次是我不好,我向天发誓,仅这一次,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梦雪哼声道:「看来你秦老爷已经有计划了,那你别跟我说呀,想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呗,我不就是个小老婆,你大老爷的正牌夫人都没说什么,我这个无关紧要的还能反对么……」

  看来我这两个老婆是一个比一个精明啊!我这都还没说什么,估计我怕肚子里那点花花肠子早就被她们洞若明火了,唉!看来老婆太聪明也不是什么太好的事啊!我傻傻的哼哼半天,最后也只能老实交代了,我把和可馨去她父母家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诉了一遍,然后紧紧的搂着梦雪,等待她最后的判决。

  就在我紧张兮兮的等待,心中无限担心的时候,梦雪叹了口气道:「谁叫我喜欢上你这个花无缺呢,可馨妹妹确实也叫人可怜,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三天,最多三天,之后你自己看着办吧。但是我可警告你,这绝对是最后一回,如果还有下次,我二话不说,你秦大老爷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想干什么我都不会阻止了,因为你肯定见不着我的人了。」

  听到这话我早就心花怒放,这样的结果已经超出我的预期之外了,我怎么可能还有什么不满的?我赶紧的抱住梦雪,狠狠地亲她,这时间一切话语都是多余的,只有努力的疼爱眼前的人儿才是最实在的。我紧紧的拥着她,狠狠的吻她直到她软软的就像一摊湿润的面团,我调动起浑身的精气神,像祀奉一个公主一样热情的疼爱她,一直到我们疲倦的相拥而眠。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