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7490

  前言:教育部今年开始实行『男女同学共同修习法案』,也就是俗称的『椅伴法案』。每学期开始会抽籤决定每位同学的椅伴,大致上的规则是:两人共用一个课桌椅,上课时必须採女上男下叠坐的姿势;唯有考试时,两人可并排共座;户外体育课及不在原班级教室上课的通识课除外,可於每堂课前自行决定椅伴。不遵守规定者,记警告或大小过。

  上周五放学正要回家时,被暐榕拉着跟她一起去了市区。本只是想打发时间分散注意力,没想到却和她过了非常特别的一晚,而且我竟然在KTV吻了她。那一夜我一直在想,我和妍萱、暐榕之间的关系,该怎么办。

  我的高中生活,甚至是我的人生,由新制上路那天开始,有了很大的转变…
  ======================================================================


  自从上周五那一夜后,整个周末我都过得魂不守舍的。这次不再是因为妍萱的那些事情,而是我满脑子都是暐榕在车上跟我告别当时,那个靦腆的笑容;还有在昏暗的KTV包厢中,心跳加速的,吻她的那一瞬间;还有牵着她的小手在街上漫步的感觉,还有……好多好多,我每个片段都回想了好几遍。每次想到最后,想拿起电话拨给她,却又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每次发呆了半响,又放弃了。
  今天礼拜一一早,我反常的很早就起床出门了,到公车站牌前,我还特地先偷瞄了一下,看看妍萱有没有在那等车了。还好,因为今天真的太早了,站牌前稀稀落落的没几个人,照平常作息,她应该是会搭下一班车才对。

  到了学校教室后,只有不到十个同学而已,我好像还没有这么早来过,原来早晨的学校和教室这么宁静,有一种不一样的氛围。我坐在椅子上,假装打开课本在看书,但其实我内心非常忐忑,我实在不知道等下她来的时候,要用甚么样的态度面对她。

  在我假装看书的同时,班上的同学们陆陆续续的进来,我注意到有的女生看到她的椅伴来了,会先站起来让开位置,等椅伴坐下了,在坐上他的腿;但是也有些后来到的女生,看到椅伴已经来了,会先坐到旁边的空位的也有。看来这些椅伴间也有处不好的,但也有非常亲密的。我的暐榕呢,不知道她平常都几点来。
  「干,你有病喔,怎么这么早。」我背后被打了一下,他还没出声之前,我还以为是暐榕在打我勒,原来是阿良这小子。他跟我哈啦一下,就回到他的位置上去,我看到他那只老早就来的恐龙,先站起来让开,等他坐下后,就跨上他的腿一屁股坐下来了。光是看的就觉得很沉,才刚为他感到悲哀,没想到他们一坐下,竟然开始聊起天来。原来,他们也算感情好的椅伴啊,我之前怎么都没有注意到呢。

  隔了一会,我看到妍萱也来了,她的长发被一阵微风吹得飘起,她还是一样气质出众,但是她的神情,看起来好憔悴,眉头深锁着。不知道她最近过得好不好。她一进到教室,往我们座位间的走道走过来时,看到我已经来了,露出有点惊讶的表情,随即又低下头,然后到她的位置上,何宇民见她来了,马上就停下手上的事,往后挪了身子让她坐上去。

  我才想悄悄的偷看他们早自修时都在做些什么,突然

  「啪」的一声。我的背上又被打了一下,这手劲比阿良的还大力。

  「你是谁啊,干嘛坐在我的位置上!」暐榕在我身后,眼睛咕溜溜的瞪着我。
  「我…」

  「还不快点让开,一直看,有什么好看啦。」我还没反应过来要跟她说什么,上半身就被她往后面赶,然后她就跨开腿一屁股坐了上来。

  那天那个在车上隔着车窗,跟我挥手道别的靦腆女孩呢?我还在想,那天发生的事情,到底是不是在作梦,是不是昨晚睡不好,今天又太早起床的关系。她突然又说话了:

  「欸,你吃了没啊?」她一边打开她的早餐盒一边问,好像是小笼汤包。
  「吃了啊,不过太早吃了,现在好像又有点饿。」

  「真的喔?」「来,阿~这颗给你。」她夹起一颗小笼包,一手在底下护着,然后微微转过身,好像要喂我吃的样子。

  我才刚凑上前,她就转回去,然后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口把那颗小笼包吞了。
  「才不要给你吃勒。」这小妮子,又在耍我。

  「你真的是小猪呐,一个女生吃这么多颗。」

  「你管我!」她边说边捏了我的腿一把,我也不干示弱的用贴在她大腿上的双手痒着她。我后来发现她有个很怕痒的体质,光是用手指轻抚她大腿外侧,或者在她肚子上绕圈圈,就会让她痒的受不了在我腿上乱颤。

  整个早自习,就这么跟她的桌底下打打闹闹的渡过了。结果她后来还是自己边吃也边喂我吃了两颗,还是用同一双筷子。而且我后来也确定,那天发生的事情,不是一场梦,因为我看到她在滑手机时,上面挂着那个一只熊抱着兔子的吊饰,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
  「起床了啦。」有一个听起来很温柔的女声轻声地在叫我。我趴在她的背上醒来,两手还揽在她的腰上。午休结束的钟声刚响,她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也才刚醒过来,有气无力的。

  迷糊中我才突然想到,等下好像有通识课。赶紧跟她说:

  「欸,等下是不是有电脑课,你有要跟你们那群的一起吗。」我问她。
  「干嘛?」

  「没有啊,确定一下今天有人肯跟你坐啊。如果没有我再跟你一起。」
  「喔,那我去跟她们说一下。」她好像就直接答应我了。

  她起身去找她们那群之后,就边走边聊着出去教室了。我因为突然觉得肚子怪怪的,先去上了个厕所,快上课了才赶快小跑步去电脑教室。一到教室门前,就看到她嘟着嘴,双手插在胸前。

  「你跑去哪里啦,我以为你又骗我。」她气呼呼地说。

  「我…」我,我哪时骗过你啊我。

  进到电脑教室后,我很习惯性的走到以前我和妍萱常坐的倒数第二排的角落。
  「你怎么都喜欢坐这么后面,该不会…又在动什么歪脑筋吧?」她站在我身旁,嘟着嘴白眼瞪了我一下,但还是张开腿跨坐到我身上来。

  「没有啦,电脑老师教的都很基础,我都会了,你要的话我再教你就好了。」
  「真的假的,想不到你这个白吃还有数学以外的第二专长耶。」我傻笑一下没有回答她,直接在她婴儿肥嫩嫩的脸颊上捏了一下。

  「同学们,我们今天要继续讲Excel,上次讲了如何输入公式自动计算,这次要讲如何用表格内的值建立报表……」听到老师进到教室说话,我们才赶紧停下桌下互相捏痒的攻势。

  课堂开始不久后,因为要看投影片,老师又请同学把灯光关小了。因为这些东西都太简单了,我根本不想听,乾脆直接给暐榕上起课来。

  「上次他讲的你有没有在听啊,这么简单都不会。你看,这样打完公式,结果不是一下就出来了嘛。要是学会怎么用,你这个数学白吃就有救了。」

  「你很烦欸. 」

  感觉到她又要捏我,这次我抢先抓住她两手手腕不给动。

  「放开我啦,我要叫了喔。」她轻轻地扭动着双手挣扎。

  「好啦,不闹你了,你先练习看看啦,我等下再帮你补补进度。」

  放开她后,她气呼呼的作势要往前移,反而被我用双手揽着腰抱回来。挣扎了一会她也放弃了。

  在背后看到她很不熟练的敲着键盘打英文字母,突然想到,之前也是这样抱着妍萱,教她电脑的。突然一种複杂的情绪涌上心头,其实我现在已经不会再为了她的事感到那么难过,只是觉得这一下变化来的太快太突然。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何宇民对她好不好?

  我记得刚进教室的时候,好像有瞄到他们坐在另一边的最后一排,不晓得何宇民是不是也像我一样会教她电脑,还是又趁着灯光昏暗,在课堂上对妍萱怎么样。

  想着想着,我才想起其实第一堂电脑课时,我好像也是想对妍萱乱来,只是因为后面似乎有人在偷看而作罢。而且这么回忆起来,那次虽然是抱着妍萱,却是想到了整个早上坐在腿上、而且当时还不熟的暐榕之后,下面才起了强烈的反应的。没想到当时恰北北的小妮子,现在也乖乖地坐在我的腿上了。

  我忍不住将环在她肚子上的双手再抱紧一些,并且头靠在她的右肩,鼻子贴在她露出的耳朵后面呼吸她的发香。下面,马上又有了非常强烈的反应。

  「死变态,你干嘛啦!我就知道你选这个位置,一定在想色色的事情。」她微微转过头小声的说,因为我们右边隔几格位置有人坐,她怕太大声被听到。
  「唉唷,对不起啦。我怎么知道,抱着你它就会有反应嘛。」

  「那你不要抱啊…」

  「我不要。」我把她搂着更紧。

  「你这样…人家怎么练习啦。」

  「那…让我动一下嘛。」

  「不行啦,旁边有人。」她嘟着嘴说。

  「那怎么办…」

  「不然……她们说,如果怕被人看到,可以用…手。」她停顿好了久突然说。
  她……刚刚说用手!?她们女孩子私底下到底都在聊什么啊,尺度真是比我们男生想像的宽很多。

  「你…你刚刚说…手!?你…要帮我弄吗?」

  她没有回答,我把头撇过去看她侧脸,发现她轻咬着下唇,白皙的脸颊已经红红的了。她微微转过头,看了一下坐在我们右手边的同学,好像在确认如果不会被发现的话,真的要帮我…,我的心脏不禁开始狂跳。

  她停下放在键盘上的左手,悄悄地伸到桌下放在自己腿中间,她的指尖好像隔着裙子,已经碰到我穿过她大腿的肉棒了,刚好食指就顶在我的龟头上。好像感觉到碰到我的那根之后,她就不敢在动了。

  「怎么了,不敢喔?」我知道她的脾气,故意激着她。

  她嘟着嘴深呼吸,吐了一口大气。好像拿定主意,左手才开始慢慢的滑到左边,从左侧伸到裙子下。我好紧张,终於要来了,第一次有女孩子要帮我打手枪,而且还是我可爱的暐榕,我兴奋的无法言语。

  突然,她稍微分开大腿,用裙下游移的那只手,握住了我的肉棒。

  『啊~嘶……』那温柔小手的手感,真的跟自己撸管真的差很多,也太舒服了吧,光是这么被她握着,就让我不禁在内心叫出来。她就这么握着快一分钟,也不知道是在感受我的肉棒大小,还是害羞得不敢动。

  「你…怎么不动了啊。」

  「你不要吵啦…」她用极小声的音量说,好像还在酝酿情绪。

  终於,她的小手开始动了!!但是,却是用『捏』的。她就这么一捏一捏的捏着我的肉棒,这感觉,也说不上不舒服,但跟平常打枪根本不一样。

  「啊~」突然她捏太大力有点痛,我不小心叫出来。

  「怎…怎么了,不舒服吗…」

  「笨蛋,不是这样啦。」

  我也悄悄地把左手伸到她的裙下,握住她的小手时我才发现,她的手有点冰,而且还在微微抖着。

  「你…你的手好冰喔,你会怕齁?」她没有回答,但我已经知道答案了,这小妮子,根本还没准备好,就逞强的想帮我做这种事。

  我把她的手从裙底下拉出来,然后用双手把她冰冷的、还在微微发抖的那只小手按在她肚子上,紧紧的环抱着她。

  「傻瓜,还会怕就不要勉强啦。」

  「可是,那你的…那个怎么办。」

  「就让它这样啊,我可以忍耐啦。」

  虽然精虫充脑,也真的很想让她帮我弄出来,可是看到她这个样子,又想到上次失了魂对她硬来那次的经验,实在是不忍心让她再继续勉强下去。而且,我不想让她变得跟妍萱一样。

  我想要,好好的珍惜她。

  她后来把另一只手也伸到桌下来,搭在我的手臂上。我把那只手也抓过来,一起压在她肚子上,把她抱着更紧,还忍不住从后面偷亲了她的耳朵一下。
  那堂课,我们在桌子底下时而十指紧扣,偶尔又互相抠着对方的手心。就在这么心不在焉的状态下,很快地度过了。

  ***********************************
  下课后,她先去前面找她的姊妹们,而我则和先前一样,假装弄电脑,多待了一会才离开电脑教室。

  回程路上,我又看到了妍萱的背影。她一个人,看起来很孤单。这次何宇民怎么没有跟在她身后呢?

  我突然才想到,真的应该找个机会,跟妍萱好好的说清楚。我们,是时候结束了。我不知道她怎么想,也许她的心里早就这么认定了,但我觉得,这对我是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说清楚才算数。这样子,我才能好好面对现在跟暐榕之间的感情。

  我悄悄的跟在她身后上楼,盘算着要用什么样的方式跟她说呢?约她到顶楼,还是传讯息给她就好?但这种事,还是当面讲吧。

  走到了我们教室那层楼,我发现她竟然继续往上走。她要去顶楼做什么?我想机不可失,乾脆跟上去,现在就跟她说清楚吧。我正要小跑步跟上前,却楼梯转角撞到人。

  「许建文,你干嘛走路不看路,很痛欸. 」婷妤被我撞的很痛的样子。
  「啊,对不起啦,你没事吧。」

  「算了,下次小心点啦。」

  跟她道了歉,我赶紧继续往上层走。才走没两步,又被叫住了。

  「建文,你要去哪,四楼到了欸,你要去顶楼喔?」原来是阿良。

  「喔,没…没有啦,刚在想事情走过头了。」

  「你知道吗,刚刚我听俊宏说,这学期的校外教学时间和地点出炉了欸. 」
  他说的陈俊宏是班上的康乐股长。

  「喔。」我还在想着要上去找妍萱,敷衍的回应他。

  「听说这次要去南部海边的度假村欸,超爽的啦。到时候又可以看妹仔的比基尼了,尤其是你的啦,你椅伴身材超好的,胸部好大喔,爽死你了。」

  「喔,还好啦,看的到又吃不到。」我连对阿良都不敢说那件事。其实在课堂上对她硬来那次,早就偷偷摸过她的胸部了。

  「好啦,先不管那些,这次是三天两夜的行程,听说两晚都住在同一个度假村。反正你记得,最近会开始开放,记得要先去登记……」

  不知道妍萱她一个人去顶楼做什么,以前我们去那边幽会,要嘛是突然很想对方,很想抱一下,不然就是她心情不好。不知道她是不是跟何宇民怎么了。忽然让人有点为她担心起来。

  阿良一直在讲着校外教学的事情,而我根本没在听。而且给他这么一缠,上课钟都响了,只好放弃上楼去找妍萱的事。

  刚进教室不久后,英文老师也来了。下午最后两堂的英文课马上接着开始了。
  「何宇民,你怎么一个人,你的椅伴呢?」杨老师问。

  「老师,我…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那傢伙结结巴巴地说。

  「报告。老师对不起,我回来了…」一个轻柔的女声从教室前门传来,妍萱到这时才刚好回来。

  「吕妍萱,你哪了?怎么现在才进教室?」

  「老师,对不起,我…刚刚去洗手间。」

  「好啦,没关系,赶快入座。」杨老师是男老师中比较年轻的,他对女孩子都不错,尤其是班上比较漂亮的女生。

  我想没有人知道,妍萱在撒谎。她去屋顶是为了什么?他们之间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许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把妍萱追回来也说不定。不不不!!才刚说要跟她讲清楚,怎么又想到那去,我赶紧压抑下了一时的念头。那整堂课,我都心不在焉,看着斜前方她的背影,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找机会跟她说,他们之间怎么了,我才不管!

  ***********************************
  当天放学后,我在公车上一直在想着这件事。下了车后,我决定直接去妍萱家门口等她,如果她一个人回来,就可以当面跟她说清楚了。

  我躲在她们家后巷,一方面也怕何宇民又跟着她一起回家,要是在门口遇到,那就太尴尬了。等了好久,天都要黑了她也还没回来。我想他们今天应该是在学校自修吧。可是他们不是吵架吗?为何她还要跟他待在学校呢?

  我在脑中猜着各种可能,还是想不通。我真的好想知道她心底到底在想什么。
  突然间,我想到一个东西,妍萱的日记!我记得第一次到她家时,她跟我提过她有在写日记。我硬拗着说要看,她才勉强拿出来翻了几页给我看,那一段记录着我们刚交往时的甜蜜。

  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这真的是个好机会,也许可以看看妍萱这学期以来到底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因此我又顺着隔壁的铁窗,爬上了她的阳台。我确认了她家里没有人在之后。才悄悄的拉了拉她的窗户,很幸运的,她没有锁起来。
  我的心跳很快,原来当小偷是这种感觉。万不得以,我才不想这样做。进到她的房间,我凭着记忆,在她的书桌抽屉深处,找到了那本日记。

  一切的答案,也许就在这之中了。

  我又想起那天的情境,我拿起她的日记想翻,她突然很紧张地抢回去。很少看到她这个样子,所以我印象很深刻。她后来都不让我碰那本日记,而是自己翻给我看的。是不是在我们交往之前,她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呢?

  我翻着那本厚厚的日记,终於找到我们交往的那天,虽然很想知道她跟何宇民之间的事,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应该要从更早之前开始看起。於是,往前翻了几页后,终於让我发现了令人震惊的事。

               第十章完

  下回预告:我的高中生活(11)女友的日记(二)

  ======================================================================

  本集登场人物:

            本人许建文椅伴吴暐榕

           女友吕妍萱女友椅伴何宇民

              暐榕好友王婷妤

             英文男老师杨老师

  后记: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最近网路上很多帖子的标语都是「看完这篇让千万人都震惊了」之类的,小弟忍不住也在结尾震惊了一下,希望周四各位看完不要震惊变成震怒才好,还是其实各位等了一周,结果这篇这么短,而且还没进入正题,就已经很怒了?先跟各位抱歉啦,实在是因为日记内容不小心写太多,一章又拆成两章。不过本周四一定会发文补上的。

  我想看下次各位的评语的心情,就跟主角翻日记时应该是一样的,期待又怕受伤。因为这也是第一次用女性角度描写,而且因为不小心越写越多,篇幅暴涨为原本预计的两倍。我想应该先看一下第一次的评语,如果不佳,之后的我就用简述的带过算了;如果尚可我就依原定计画继续写下去;如果评价还不错,那考虑之后再出个番外篇另外追加,毕竟这部分已经有点脱离我的主题了,着墨太多也不好。

  另外,因为这篇比较短,我想就用聊天文继续补充好了。上周某夜等太座入睡后在写作时,不小心写了个太顺,直到三点才停笔。上床时还不小心把她吵醒了。隔天就被骂说「你昨天又那么晚睡,是不是又在看A片和那些奇怪的东西。」,实在是有苦说不出啊我。

  本以为那天的进度,加上周末两晚,可以让进度超前,没想到原本早睡的她,周末竟都看韩剧到两三点才睡,结果让我的进度又落后了。所以本周可能是最后一次一周双更了,之后垫档用完,就会回到一周一更,甚至托更久也不一定。无奈脑海中有无限想法,可惜苦无时间把它化为文字啊啊啊。

  其实我也想过跟太太坦白,我最近晚上在搞什么,毕竟写的成果有点超出我原先的预期,而且看到版上各位色友的支持也是非常有成就感。可这么开心的事情却不能跟她分享,让我想到某电影里一段:一对老夫妻,夫在朋友的庆生趴差点和别的妙龄女子搞上,他却临时喊停,他跟这个女子说「开心的事情,如果不能跟老伴或是最爱的人分享,就不那么开心了。」

  其实她也知道我有在看这类文章(因为某几次手残没关掉分页),但毕竟看跟写还是有程度上的差别。就不晓得如果跟她说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也许顺利的话,以后就可以大喇喇地早点开始写文;但也可能引起极大反弹,搞得以后连写都不能写,文章落得断尾的命运。各位觉得如何呢,我该找机会跟她说吗?
  有没有前辈有类似经验可以指点迷津啊?

  ※本故事纯属虚构,人物名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