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播张x慈的诱惑


字数:11625字

  自从阿慈成了林主任的性奴以后,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接受林主任的调教,由于林主任从中作梗,阿慈更失去了新闻首席女主播的地位,由其他人顶上,阿慈心有不甘,但可惜自己又受制于人,不可以作任何反抗,只好逆来顺受,加上阿慈本来是一个十分淫荡的女子,现在每天都有林2主任跟她做爱,她都觉得十分满足。

  今天阿慈要跑到街上采访新闻,自从荣升了主播之后,阿慈都已经很少出外跑新闻,今天天气十分炎热,阿慈在采访车上已脱去了外套,引得司机及今天同行的林主任都食指大动,林主任在外出之前更加要阿慈在阴道内塞了一只遥控的震旦,希望进一步调教她,林主任在车上已不时将震旦的劲度不时调校,时大时小,令阿慈不禁叫了出来,好只好扮作咳嗽,司机亦不大为意。同时阿慈手上拿着的文件,根本看不入脑,因为好根本不可以集中精神。

  到了采访场地,好辛苦才完成了新闻稿,正打算回公司做后期,林主任在回程的车上又有新搞作。当阿慈一上车时,林主任给了一支水比阿慈饮,原来阿慈喝的水已经被事先加了强效的春药,阿慈在车上突然觉得体内开始发热,而精神特别亢奋,她也没太去在意,只是专心在文件工作。

  只不过她觉得有点热,将头发札成了一束马尾。

  这时,在药效渐渐发作之下,阿慈体内逐渐的发热,阴部里面更是开始搔痒起来,而她的脸上已渐露红润,耳边也慢慢的翁翁作响。

  就在这个时候,好发现回程车并不是回公司,而是向另一个方向进发,林主任右手随即搭上了阿慈的肩,说道:「今晚比d新刺激你!」

  同时采访车上又突然之间播出了自己同林主任做爱的片段,萤幕上的自己正脱光了身子躺在床上跟林主任激烈的做爱,在强烈的抽插下,阿慈的乳房剧烈的摆动着,各种皱眉挤眼的表情更是伴随着不绝于耳的淫荡浪叫,看得阿慈两眼发直,脸颊发红,呼吸也加快了喘息,心如鹿撞,下体更是愈加搔痒难耐,大腿微微相互摩擦了一下,以期能稍稍止痒,屁股禁不住扭了一下,顿时阴部分泌了不少淫液。

  林主任一直在斜眼看着阿慈的反应,她的这一切反应看在他的眼里,看时机来了,也不客气的说:「阿慈啊!我而家想同你扑野!」

  阿慈还稍有一点理志,正想回骂,但立即被药效克制了下来!

  林主任看着阿慈由愤怒的眼神转成半闭的媚眼,只见她嘴唇一咬,反手便将她上身的恤衫!

  阿慈的衣服还没离手,林主任随即动手身到阿慈背后去解她的胸罩,阿慈配合的将双手高举方便他行动,林主任解下阿慈的胸罩时,阿慈露出了坚挺的胸部,但她也立刻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双乳,又羞涩的倒入林主任的怀里。

  这时林主任右手搂着上空的阿慈,左手却去解开裤子的拉炼,掏出他的阳具,林主任拉着阿慈的手说:「阿慈帮手搞下佢先。」

  林主任说着便拉着阿慈的手握住自己的阳具,开始上下套弄。

  阿慈手里握着温热的肉棒,心跳速度加快,阴部又分泌了部分淫液。

  「继续动,不要停喔!」

  林主任这么说,阿慈还真的继续一边看色情影片,一边帮林主任握紧肉棒上下套弄。

  而林主任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他骗开阿慈的手之后,搂着阿慈的那只手就可以绕过阿慈的背后直接玩弄她的乳房。

  当林主任的手指柔搓她的乳头,阿慈宛如遭受电击,她的下体一缩,立刻分泌了大量的淫液,她也明显的感觉到内裤湿淋淋了。

  此时阿慈沉浸在乳头被揉搓的快感中,一边帮林主任打手枪,过了片刻,阿慈忽然觉得手里滑滑的,低头一看,原来是林主任的阳具流出了润滑液。

  阿慈当时在药效发作之下无法拒绝任何诱惑,她双手握着阳具,伸出舌头低头便舔了一下龟头,觉得味道咸咸的,又舔了两舔,含了进去。

  后来林主任干脆脱掉裤子,教阿慈跪在他前面,阿慈就在行驶中的车厢内为林主任口交。

  这时,司机也开始不能集中精神驾驶……

  「先把边缘舔一圈……喔……对……就是这样……中间那条马眼缝流出来的要舔干净……对……对……有点咸没关系……来……把整个龟头都含住……来……把嘴张开……对……就是这样……含进去……吸一吸……里面有好吃的……把里面的吸出来……对……做得很好……轻轻的含着阴囊……有点毛不要在意喔……」

  「好……嗯……嗯……乖……然后把龟头吞到你的喉咙……把整支都吃进去……来……喔……很好……那个毛跑进去鼻孔里要忍一下喔……嗯……对……不要用牙齿……很好……用嘴唇……来……摩擦你的两颊……让脸颊股出来……嗯……很好……来……开始上下吸……进进出出的喔……」

  林主任好像在教一个女孩子如何口交似的,司机终于都找了一个比较幽静的位置将车子停了下来。

  司机拉下了座位,一边动手解开自己的腰带跟裤子。

  林主任看到他回来了,立刻说:「喂!我被她吹得快爆!快d换位!」
  说着司机已经脱得全身只剩上衣及脚底的袜子,挺着硬帮帮的阳具冲过来了!
  林主任一起身,司机便替上,阿慈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手里已经换了一副阳具,不过这副阳具比刚刚那一副又长了两寸,粗细却是一样!

  阿慈不禁心里又惊又喜!张口就吸吮了一下,一吮果然发现,这副阳具好咸,遍身污垢,但阿慈已经吹上瘾了,便不顾扑鼻而来的腥味,嘴巴一张,就把刚刚的动作全部再做一遍。尤其当司机举起双脚让阿慈舔他的肛门的时候,那股腥臭扑鼻竟又更增加了阿慈的性欲!使得阿慈又更加奋力的吹弄司机的阳具。

  林主任起身绕到了阿慈的身后,掀起了她那条套装裙,马上就见了阿慈的内裤中间已经有一大圈浸湿的痕迹了,林主任呵呵笑了两声,说道:「喔!你看看!佢湿x哂啦!」

  说着林主任便动手脱去阿慈的内裤,阿慈也配合的分别抬起左右脚脱离内裤的束缚。

  林主任脱下阿慈的内裤后一丢便丢给司机,司机顺手一接,便张开内裤看看底部整片的淫液污渍。

  阿慈顿嘴里含着司机的阳具,不好意思的看了司机一眼,随即又回到上下吸吮的动作。

  这时林主任已经举起他的阳具对准阿慈的阴户准备进攻了,他拨开阿慈的股间,腰力轻轻一推,林主任的大阳具便慢慢的送入阿慈的阴户里,约进了一半,阿慈微微皱了眉,嘴里含着阳具闷哼了一声。

  只见林主任的臀部微微一缩,又挺进一寸,就在他这样挺,缩,挺,缩的几个回合间,六寸长的家伙已经尽数没入阿慈的私处了,阿慈的嘴里动作稍缓了下来,鼻子里的喘息已经开始急促,嘴里不时的发出「嗯……」「嗯……」的闷哼,上下两个口都正在同时满足两只阳具,但是最感到满足的却是被夹在中间的女主角。

  林主任抓着阿慈的屁股奋力的冲刺,虽然阿慈的下体分泌了很多的润滑液,但是她阴道的紧度还是造成过大的摩擦力,林主任每次缩臀都把阿慈阴部的肉给翻出来,阿慈嘴里发出的「嗯……」「嗯……」叫声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声,过没多久,林主任已经快受不了了!

  「这样不行!太紧了!真的太紧了!」林主任咬着牙,皱着眉道。

  后来林主任抽插的速度加快,阿慈「嗯——」的叫声拉长了,且声音也变得尖锐,但是嘴始终没有离开司机的阳具,而林主任的表情也逐渐的扭曲变形,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说道:「不行了!要来了!射了!射了!」

  最后他奋力一插,把他的阳具整根插进阿慈的阴户里,同时头高高的向后仰,「哈」的叫了一声,把他睾丸里制造的所有精液全部一股脑的射进阿慈的阴道里去。

  林主任喘了喘才把阳具从阿慈的阴户里拔出来,司机见状后跳起来说:「好!轮到我了!」

  说着便将阿慈扶起来让她躺在沙发上,司机随即动作熟练的举起阿慈的两脚并张开,下面的巨蛇已经钻进阿慈的小蛇洞了!

  因为刚刚有林主任的精液在阿慈体内,司机的进入顿时变得滑溜,他一口气插到底,龟头顿时重重的撞在子宫颈上,阿慈立刻来了一阵强烈的快感,张嘴大声淫叫!

  阿慈的嘴巴尚未合拢,林主任半软的阳具立刻送上嘴来。

  「乖!帮我吸干净!」

  现在阿慈的嘴一碰触到阳具,就像婴儿遇上奶嘴一般,侧过头,伸手一抓,张口便吸吮起来。

  此时司机在下面奋力的撞击,每次都顶到子宫,阿慈真的是爽到了极点,高潮一次接着一次的来,只见她一会儿皱着眉头,凹着两颊吸吮林主任的,一会儿张嘴大叫,还不是在咳嗽,气喘。

  过了片刻,林主任的阳具又被阿慈吹硬了,阿慈也不知停止的继续帮林主任吹弄。

  司机则只是一味的蛮干,似乎阿慈当作泄欲的工具,完全不顾阿慈的感受,虽然如此,阿慈也已经爽到翻来覆去的,高潮的次数也已经难以计数了!!
  而林主任也因为刚射了一次,这次支持得较久。

  阿慈说她当时第三口吞完,另一波高潮立刻来袭,她张口大叫,整个嘴里唇边还黏附着一层精液。

  这时司机也已经受不了了,他低声一吼,便把龟头顶住阿慈的子宫口,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液直接送入阿慈的子宫内,阿慈说司机射了差不多有三十秒,量之多令人难以想像,但是因为司机的粗棒加上阿慈超紧的阴部,使得所有的精液无法经由她们俩的交合处渗出来,而全部挤进了阿慈的子宫内。

  两天后,林主任打电话给阿慈,初初都说话客气,但之后就借词挑引,言词中亦带有淫意,令阿慈听了心情荡漾,有极度需要男人慰寂的感觉,于是迷迷蒙蒙地按照他所给的地址,一个人去了他的住处。

  地方是单身公寓,当时他的门并没有上锁,阿慈推门而入,见一个陌生男人就坐在床边,他上身赤裸,下身只穿一条底裤。

  阿慈面上一热,这个男人叫她叫顺手关门。

  关好门后,他便站起身来,走近阿慈的身边,望到他隔着内裤被巨大阳具撑起之处,不禁心跳加剧。

  之后,他隔着衣服抚摸阿慈,慢慢脱她的衣服,阿慈紧张地用手挡住胸部,他脱下阿慈的内裤,令她又不得不放弃上面掩住下面。

  阿慈被他脱精光,当时觉得满面发滚,直觉上很想立即和他性交,但心中亦难免非常羞耻,因为感觉上自己与一个妓女无异,一个专业的女主播,居然要成为一个私钟女郎,都全因为自己的任性。

  这时男人也已脱下内裤,右手将阿慈抱住,左手摸住阿慈的右乳房,而下面用巨大的阳具贴住阿慈下体。

  当时阿慈的淫念愈升愈高,终于冲昏了理智,只希望他尽快将阳具插入,尽快将自己淫辱,才可以消去欲火,但他只是眼定定地望着阿慈,左手慢慢爱抚阿慈的奶头,而阿慈忍不住想用手握着他的肉棒。

  犹豫间,他一手搓在阿慈阴唇,把阿慈的阴户一反,阿慈当时只觉双脚一软,就跪在他面前,他便将他肉棒放入阿慈口中,阿慈又含又舐,并教阿慈如何舐吸睾丸。

  玩一会儿后,他把阿慈放在床上,再慢慢抚弄阿慈丰腴的乳房。

  当他摸到阿慈下体时,他说∶「你的阴毛又多又密,真是天生大食女人,相信你一定多水多汁。其实,我睇新闻时已经睇中左你,就知我一定可以除哂你d衫,可以同你扑一次,短几年命都制的。」

  当时阿慈听得羞惭难禁、无地自容,也被他的好话赞美听得飘飘然,而且阿慈下面的大小阴唇也被他抚弄到又骚又痒。

  阿慈再也忍不住了,自愿将两腿分开,于是,他将肉棒插进阿慈下体,跟着拼命地狠抽猛插,而阿慈亦扭动臀部,阴穴一张一合夹吮着他的肉棒,兴奋忘形地呻吟呼叫,高潮一浪又接一浪。

  大约二十分钟后,男人那又浓又稠、强而有力的滚热阳精猛地直射入阿慈子宫时,那种美妙感和舒服,使阿慈真正地尝到男人的滋昧。

  一星期后,那男人又打电话给阿慈,阿慈当时心中十分不安,既很回味他给自己的快乐,但又觉得被玩弄、羞辱。

  想了又想,终于禁不住他在电话里细语情挑,春心荡漾之下,又去了他处,到达后才知他另一个男人亦在场。居然是公司的林主任。

  男人见到阿慈后,随即叫阿慈脱光身上的衣服。

  阿慈目瞪口呆地站着,不愿在林主任面前脱衣服,但男人大声喝阿慈,他说阿慈如果不脱,就即刻离开,佢就通会将佢d相公开出来。

  当时林主任走过来做好人,他一边和男人讲情、一边动手替阿慈脱衣服,那时阿慈心里忐忑不安,就任由他解开衣钮,敞开上衣。

  阿慈并没有戴胸围,他一手就握住阿慈胸肉,还用手指在阿慈的奶头轻捏慢捻。

  阿慈即时面红耳热,周身骚痒,一下子就想到性交那回事,但又见到有点儿难堪。

  当时男人又开口说∶「林主任同我讲你好正,成日同你搞野,我就睇下你地点搞,有几激。」

  阿慈当时亦已情动,更不想作拒抗,把心一横,反而自己脱个清光,任由林主任在搓摸,更敞开两腿,将他抱入怀中。

  当时,阿慈觉得只要是男人的话,谁都可以上,但林主任仍然只是保持着轻撩慢捻,没有对阿慈进一步行动。

  直到阿慈下体淫水不停地流出了,于是他才推阿慈在床边,将阿慈两腿拍开,一条肉棒直插入阿慈阴部深处,一阵急攻,他的东西果然不小,插得阿慈十分过瘾。

  他休息了一阵,便要阿慈口含他的肉棒,另一手则抚摸阿慈的奶头,一会儿后,他又硬了起来,再次提枪上马,他让阿慈伏着,从后面将阿慈下体直插至底。
  阿慈被林主任干时,男人一直在旁边看,阿慈觉得羞愧,但也更兴奋。
  后来男人也过来,把他的东西塞进阿慈的嘴里,他俩简直搞得阿慈欲仙欲死……
  隔天阿慈查过那个男人,知道他是黑道中人,心中大感不安,原来是林主任嗜赌如命,在澳门欠下了一屁股债,得罪了黑帮人物,就以自己的女同事,一众女主播为招徕,为你还债,怪不得林主任对这个男人言听计从。

  数日后,男人出现在林主任的睡房中,是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精壮男人,粗线条的外形,流氓模样,身高五尺五,说话粗俗。

  阿慈昨晚在林主任家「服侍」他,因此她身穿一件过的浅色吊带睡袍,未戴奶罩,两粒奶头若隐若现,一双勾魂的媚眼望着男人,男人亦不客气,上前拥抱着她,双手从后身将她一对肥奶上下搓揉。

  阿慈面红耳热,不胜羞惭,林主任老是偷眼望着阿慈,心想:不如送佛送到西吧!便说∶「你们放心玩吧!我出去一下!」

  男人∶「你留下!」

  望着阿慈淫浪地蠕动着肉体,任男人将她的睡衣和底裤通通脱下,并要她伏在桌子的边沿,从后面玩弄她的屁眼及阴唇,她也无顾忌地地呻吟,男人更将手指插入她下体,她「啊!」一声,双手震动,并开口叫道∶「阿慈……阿慈……阿慈要呀!」

  男人迅速脱光自己身上的衣物,将肉棒拿出。

  哇!真的比林主任大好多,他并不即时插入,而是将肉棒在阿慈的阴唇上慢慢磨擦,见她不停地叫唤∶「好痒呀!快干啦!」

  男人这才将肉棒笔直地插入她阴户内,阿慈大叫。

  林主任当时目定口呆,到现在才真正了解阿慈的性欲心态,见到他们激烈肉搏时,林主任的肉棒亦蠢蠢欲动。

  男人见到了,立即叫林主任加入。

  阿慈见林主任的阳具已经硬立,便弯着腰,衔住龟头舐啜,还用舌头舔卷不休。

  阿慈狂吸一下,然后吐出,转身让林主任插入她的阴道。

  林主任一边在阿慈肉体里干弄,一边望着她替另一个男人口交,心里的兴奋无以伦比,也不记得支持了多久,就在阿慈的阴道里射精了。

  阿慈成为了这个黑道中人的「女人」之后,就不单在工作时要应付林主任及司机的淫欲,在下班时,更要「侍候」这个大佬,甚至有时要成为他们当中性派对的女主角,受尽凌辱,但阿慈的性生活却可以得到满足,只是工作时精神有时会不太充足,好一接到大佬的「传招」她又要好好准备自己去满足他,曾经有一次她一个女子要面对4个不同国籍的男人,足足搞了两天,他们才愿意让阿慈离开。

  今天晚上,阿慈又要陪这个大佬了。男的已经射了一次精,阿慈在床上回气时,男人的阴茎已经又一次很硬了,但大佬不原马上去攻击。大佬开始添阿慈的阴户,好湿呀,大佬凭着感觉,一边舔,一边用手去摸她的乳房,坚挺的乳房,乳头已经开始挺硬了,小小的乳头。大佬口水直流,混着她的淫水开始模糊在她的阴部。

  大佬用舌头感觉她的阴唇,好厚呀,别看她人不太大,这个地方可是很肥,加上淫水横溢,可能已经流到床上了。阿慈开始小声呻吟,大佬发动攻势,大阴唇小阴唇慢慢过去。当大佬舔到阴蒂的时候,她突然叫了一声。随后没有了声音,大佬在想可能怕其他人听到吧。

  大佬不管,开始用三寸长舌舔她的阴部,从小细缝的下面开始,混着口水和淫水,一下一下地舔到小小的阴蒂,她淫水一股一股的流出,她开始用双手拉大佬,想把大佬拉到她的身上,大佬没有去。大佬继续舔!

  她的身子开始扭动,突然浑身抽了一下,伴随着好像压抑的的哼声,她的双腿夹在了一起,好像要把大佬的头夹死一样,大佬知道她到了高潮,大佬的嘴也被她的小细缝里喷出的暖水沾满了,大佬一动不能动,她也僵直了。

  一会,见她有些松,大佬开始舔她的小穴,阿,她的淫水可真多,一股一股的还往出涌,大佬一口一口吃了进去,真好吃,有一股淡淡的咸腥味。她突然把大佬的头抱到她的身上,对着大佬的耳边轻轻说:「人地顶唔顺啦,放过我啦,好吗?」

  大佬用粘满她的淫水和口水的嘴亲了她的小小嘴唇,舌头在她的小口里使劲地交缠着,阿恭只是紧紧地抱着大佬,好像还在回味刚才的高潮。

  她慢慢地用手摸索大佬,摸到大佬的裤腰上,她用她的光滑的小手摸到大佬的弟弟时阴茎开始勃起,她开始漫漫地套弄大佬的阴茎,一上一下,很有节奏。
  大佬的阴茎也好像也开始青筋暴起,大佬能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在往一个地方冲击。伴随她的套弄,大佬的快感越来越强。阿慈突然之间用口含住他的阳具,快感也随着她的吞吐而一下一下传到中枢神经。阿慈的口腔是那么的温热,那么的温柔,那么的潮湿,那么的性感,那么的光滑,那么让人痴迷,那么的醉人。
  阿慈开始有节奏的上下吞吐大佬的阴茎,口水顺着大佬的阴茎上下翻涌,她的口水是温热的,「啧……啧……啧……」

  大佬用手摸她的露在外边的乳房,她越来越快,大佬越摸越狠,大佬的阴茎在阿慈的樱嘴里上下左右套弄,阿慈的口水流湿了大佬的阴囊,流到了床上,她的口水可真多呀,没有想到阿慈有这样的技巧!

  大佬越来越兴奋,阿慈一下以下地套弄,大佬不由自主地哼了起来:「太舒服了,快要爆发了,快点,阿慈,别停下来,别停,好舒服,哦……哦……哦……啧……啧……啧……你!要出来了,忍唔住啦!」

  阿慈越来越快,口水混着阴茎口分泌的液体,一起在大佬的炙热的肉棒上,啊———终于爆发了,他将精液全射入阿慈口中!

  大佬一阵阵痉挛,一股一股地喷发着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到了阿慈的最里,可能射了7、8下吧,也说不清的。

  阿慈的还在舔吃大佬的阴茎上的液体。大佬一下抱住的阿慈,紧紧地把她包的胸前,把她的乳房贴到大佬的结实的胸膛,她凑上她的樱唇,开始亲嘴,用她的粘满精液和唾液的舌头来勾大佬的舌头,慢慢地把她嘴里残馀的精液送给大佬吃。

  大佬达到高潮微微的闭上眼睛,回味着刚才射精的快感。阿慈则温柔的把粉脸贴在大佬的胸上,她用小舌头慢慢的舔大佬的皮肤,吻着大佬的小乳头。温柔纤细的小手轻轻得抚摩着大佬的刚刚射精的阴茎,弟弟也慢慢松软了下来……
  大佬怜惜地抱了一下阿慈,吻着她的温顺的头发,她的头发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大佬摸着她的乳房,她的皮肤很好,柔软、有弹性、虽然30多了,但依然不失光滑。

  大佬慢慢的已经从高潮退了出来。阿慈突然开始用小手抚摩大佬的阴茎。这时她翻身压在了大佬的身上,舌头缠绕在一起。她的乳房紧紧地贴到大佬的胸膛上,她用左手搂住大佬的脖子,右手拿者大佬的阴茎套弄,很快有开始勃起,而且愈发坚硬!

  他胡乱的狂吻阿慈的面夹,吻她坚挺的乳房,那个挺硬的乳头大佬都不知道是否里面有一颗珠子!

  大佬一边吻着,一边用手去摸她的阴户。湿了一大片,淫水直流!

  阿慈拿着大佬的阴茎,用她的屁股坐了上来,哦……哦……哦……

  大佬的阴茎被温暖的阴户包围着,她的肉好像很细。一阵阵的快感从阴茎传便大佬的全身没一根神经,大佬抱着她的浑圆光滑的大屁股,按在大佬的阴茎上,大佬要仔细的品味这种感觉!

  坚硬的阴茎在湿滑的阴道里上下抽插,一种原始的本能的动作能力在引导着阿慈,她轻声地呵着,害怕别人听到,大佬知道她在尽量压着声音,压着她的快感的呻吟。

  她把身体压向大佬,只用她的肉屁股在大佬的阴茎上有节奏地套弄,大佬感觉大佬快要爆发了,大佬紧紧的抱住,大佬使劲的用舌头在她的嘴里缠绕,把她的口水要吃干净似的,「噗吱……噗吱……噗吱……」

  下体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快,淫水模糊了交媾地,大佬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放马驰拼,虽然她已经30多了,但阴道依然比较紧,夹的大佬何等舒服,在大佬感觉快要爆发时,她突然停了下,来,轻轻地在大佬的耳边说:「唔好射,我想你耐d呀。」

  大佬喘着粗气,停了一下,又开始抽插。

  大概有几百下吧,大佬快感越来越强,大佬感觉好像她也快要到高潮了,大佬猛烈的抽,大佬使劲的顶,大佬好像要插破她的阴户,大佬的大阴茎在她的阴道里狂插猛抽,她快活的直喘,压抑的哼哼。

  她快活地不由自主的屁股开始快速的在大佬的阴茎上狠狠地动作,大佬也快速的回敬她,突然大佬感觉她阴道一阵紧紧的收缩,紧紧的夹住了大佬的阴茎,伴随着她的一声大叫,快活的大哼!

  大佬的精门无法在关紧了,大佬再次爆发!大佬的滚烫的精液再次的射了出来,射进阴道里,快感直逼全身,一阵阵的痉挛!

  好长时间大佬们都没有说话,沉浸在无比的性爱欢乐里。大佬们在慢慢品味着高潮的滋味,任由时间飞逝。当快乐的高潮慢慢地退却后,才微微的动了以下身体。

  阿慈回家了,终于回到好的家,多个月以来,她都是在大佬家或者林主任家「服侍」他们。一开门,阿慈就被一只粗大的手臂将自己抱住,喘不过起来,而另一只又掩住自己的口鼻,闻到一阵刺鼻的药味,阿慈马上反抗,一双大手已盖左自己的乳房!阿慈吓的一声尖叫:「啊……你是……你是谁?放开我……做咩……呀……」边叫,边拼命挣扎。可是身后的男人力气好大,阿慈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男人喘着气,两只大手盖在了阿慈的两个乳峰上,开始用力的揉搓、挤压!阿慈只觉得乳房一阵的胀痛,她尖叫着:「不要!快停……啊……你到底是谁?啊!」阿慈借助着窗帘里射进的月光,看见这个男人竟戴了个面罩!阿慈绝望的挣扎着,喊叫着:「快住手!啊……不要了……好胀……不要了……啊!」
  阿慈的叫声显然刺激了这个男人的兽欲,他的两只大手揉搓的力气更大了,好想要从阿慈这一对坚挺的乳房里挤出奶水似的!显然揉搓这样一个成熟的乳房,让他兴奋异常,他开始一边肆意的玩弄阿慈的奶子,一边污言秽语不断。

  阿慈想不到自己的乳房被一个蒙面男人这样疯狂的蹂躏,她无力的叫着:「求求你!不要了……啊……停呀……啊!不要……」

  阿慈本能的扭动和叫声,让这个蒙面男人性欲大发,他伸手扯破了阿慈的内裤,阿慈最后的防线就这样被他轻易撕开了!随即他一只手抓住阿慈的一只脚踝,用力的向两旁拉来,阿慈吓的惊声尖叫:「不要!你要干什……救命……啊……」
  阿慈的身体没多大力气,两腿被他强力的「八」字拉开,虽然自己性经验十分丰富,但被一个蒙面男子强奸着,加上地点是自己的家,令她十分惊慌,阿慈吓的快要昏过去了,只见这个蒙面的男人跪在自己的两腿之间,脱掉了裤子,一根手电筒粗细的东西从里面弹了出来。因为没有灯光,阿慈也看不清,不过这已经让这个美的女主播吓到身体微微发抖。

  这个男人却淫亵的笑着:「怎样啊!我个size都唔细呀……哈哈哈……睇下我点样玩死你……哈哈哈」

  说着把他那根粗长的阳具顶在了阿慈的阴唇上,开始上下的沿着阿慈肥厚阴唇的裂缝间缓缓移动。一边摩擦,他还一边淫笑。

  阿慈只有拼命的扭动屁股,想摆脱他的阳具的攻击,可他却死死的顶住自己的阴唇。

 阿慈本能的叫着:「快……停下不要……啊……不要这样……求你了……饶了我啊……」

  这个蒙面男人好像没有一点放过阿慈的意思,他用右手扶着自己手电筒般粗大的阳具,把乒乓球大小的龟头对准了阿慈的小洞口,屁股突然向下一沉,铁硬的大龟头顿时挤了进去。

  阿慈只觉得阴道口好像被撑爆,「停下不要!啊……不要这样……求你了……饶了我啊……」

  蒙面男人邪笑着,阿慈痛苦的尖叫让他兽性大发,他只觉得阿慈温暖湿润的阴道口紧紧包住他的胀硬的龟头,一阵阵的性快感从龟头传来,蒙面男人屁股向后一退,趁阿慈松口气的一刹那,再猛挺腰部,一根粗大的阳具狠狠的插进阿慈的阴道深处,阿慈被蒙面男人插的差点昏过去,阴道里火辣辣的疼,又酸又胀的难受。

  「停下不要……啊……不要这样……求你了……饶了我啊……」

  阿慈的阴道就好像一根细细的橡皮套子,紧紧的包住他火热的大阳具,他的阳具兴奋的发抖,哪还管身下这个成熟又有点妖媚的女主播的死活,他再一用力,在阿慈的惨叫声里把20厘米长的大阳具整个的插了进去!

  阿慈的眉头紧皱,牙关紧咬,努力忍住不发出呻吟,她也发现自己越叫,蒙面男人就干的越狠,但阴道里那胀满的感觉,又好难过,不叫出来就更难受了!
  蒙面男人下体慢慢开始了动作。他三浅一深的缓缓干了起来,粗糙的阳具摩擦着阿慈娇嫩的阴道壁,一阵阵摩擦的快感从阿慈的阴道里传遍全身,阿慈紧咬的牙齿松开了,迷人的叫声随之在房间里响起:「停下不……啊……不要这样……求你了……饶了我啊……」

  蒙面男人趴在阿慈的身上,抱着阿慈香汗淋漓的玉体,阿慈胀大的乳房紧紧贴着他,他一边吻着阿慈,腰部不停的前后耸动,继续着三浅一深的干法,床前后的摇,一直摇了15分钟。她发现他喘气越来越粗重,说的话也越来越不堪入耳:「看我不插死你!我插……插!」

  蒙面男人越来越兴奋了,这样轻柔的动作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兽欲,他猛地爬起身,用力拉开阿慈的大腿,搭在自己肩上,他开始每一下都用尽全力,20厘米的阳具一插到底,顶到阿慈的阴道尽头,在蒙面男人的铁棒的疯狂动作下,床都发出嘎吱嘎吱的大响,其中还夹杂着阿慈声嘶力竭的惨叫声。

  「停下不要……啊……不要这样……求你了……饶了我啊……」

  在他这根大淫棍的攻击下,阿慈的阴道里分泌出更多的淫水,滋润着阿慈娇嫩的阴道壁,在蒙面男人的猛插之下,发出「扑哧——扑哧」的水响。这些淫声让他更加的兴奋,他扶着阿慈的腰,不知疲倦的抽插。阿慈无力的躺着,只觉得全身被他顶的前后不停的耸动,两只乳房也跟着前后的剧烈摇晃。

  蒙面男人的阳具也没有闲着,他一边用手玩弄阿慈的两个肥乳,一边用腰力把阳具狠插,铁硬的龟头边沿刮着阿慈阴道壁上的嫩肉,每一次他抽出阳具就带着大小阴唇一起向外翻开,还带出阿慈流出的白色浓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阿慈已经被他干的半死不活,床上是她一头零乱的长发,有的还搭在她汗湿了的乳房上。蒙面男人则像一只发情的野牛,把阿慈这样一个冶艳成熟女性按在床上野蛮的蹂躏,阿慈的阴道先天比大多数女生细、短,这一下被蒙面男人粗大的阳具胀的直叫

  在蒙面男人特粗的阳具一阵阵的疯狂攻击下,阿慈已经语无伦次了,心理上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

  蒙面男人屁股快速的前后摆动,把自己那根巨大的肉茎深深的插进阿慈的下体里面,随着淫水的增多,蒙面男人干的更方便、更快速、更粗暴了,一阵阵强烈的性快感从蒙面男人的阳具扩散到全身,阿慈则娇柔的在蒙面男人身下喘着气。
  蒙面男人干的更猛了,阿慈无助地喘息着,低声呻吟着,蒙面男人喘气的声音象发了情的公牛。蒙面男人的阳具撞击着阿慈的阴部,发出淫秽的声音。阿慈只能被动地让蒙面男人抽插,让蒙面男人发泄。不知又过了多久,蒙面男人爬在阿慈身上紧紧搂住她,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后低声叫了一声,更用力地插进阿慈的阴道。阿慈能感觉到蒙面男人的阳具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入了阴道深处,阿慈也绷紧了身子,打了个寒战,柔弱地叫着,喘息着。

  阿慈原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无力的躺在床上喘息着,可没想到才过了不到十分钟。这个蒙面男人又把自己抱住,翻了个身,让自己趴在床上。阿慈惊恐的叫道:「你又要干什?唔好呀……」

  阿慈的叫声还没停,就觉得一根硬物再次顶到阴道口上,随即阴道里又是一阵的胀痛。一个粗大的硬东西又开始在自己窄小的阴道里来回的抽动,而且每一次都插的更猛、插的更深!

  阿慈趴在床上,声嘶力竭的叫着:「啊……不要……饶了我啊……求求你!」
  阿慈的叫床声不断刺激着这个正在她屁股后面疯狂发泄的蒙面野兽,因为房间里没有灯光,他看不见阿慈的裸体,可阿慈不断的呻吟和尖叫让他非常兴奋和满足。

  他一边吼叫,一边扶着阿慈的细腰,把自己的阳具狠狠的插进阿慈的肉洞里面去,每插一下就能感到从阳具上传来的酥麻快感,还有阿慈娇媚的呻吟「不要……啊……饶了我……求你了……」之类的话。

  在他的阳具的疯狂攻击下,本就被弄的半死不活的阿慈第一次达到了性高潮,在「噢……啊……」的一声尖叫后,阿慈的玉臂再也没有力气支撑上身的重量,她无力的瘫倒在床上,只能无力的低声呻吟……可这个蒙面男人还没有达到高潮,他一点没有就此放过阿慈的念头,阿慈高潮时流出的淫水让阴道越发的湿滑,他每一次的插入变得更加凶猛有力了!房间里只剩下阿慈低低的哼叫,和他野兽般的吼声。

  直到十几分钟后,随着蒙面男人射精,这种吼叫声才结束,而娇弱的阿慈已经被他干的昏死了过去。蒙面人这才打开灯,只见阿慈曲线玲珑的裸体上满是白色精液,乳房上更是糊满口水,乳头附近还有几个深深的牙印。他低头看了看阿慈的下身,只见阿慈红肿的大小阴唇都向外翻开着,阴唇内外都糊满了他自己喷出的男性腥臭的脏物。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