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出轨,也是我这几年荒唐岁月的开始。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我也会做这样的事情,事后,却感觉到,这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仿佛冥冥之中早就定好的缘分。

  200X年七月下旬的一个星期五,久旱的天空乌云压城,胸中也像这天气一样压抑。将近下午三点时候,手机响起。接通以后,传来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是F!七年了,梦中无数次响起这甜蜜的声音,无数次浮现出她迷人的一颦一笑。虽然我也已经结婚生子,平淡的生活冲淡了记忆中许多的痛楚,但是这甜蜜的声音,仍然会在我梦中响起。

  挂掉电话,匆匆向主任告假,走向约好的咖啡屋。一路上,我脑海中浮现出许多的问号:她这么多年去了哪里?七年后的她是否无恙?这么多年过去,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多少沧桑?依然处于绽放年华的她是否比七年前更加迷人?今天她见我会说些什么?我要不要好抱她?她会不会在我面前流泪?我是不是吃饭后就送她走?我是在外面开房间还是带她回家(作为中学老师的老婆带孩子去老家避暑兼看望想念儿孙心切的父母)?……在咖啡屋门口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依然那么妖娆,虽然比七年前胖了一些,但是更显魅力。同时,我看到F的眼中除了更多的赞赏,还有隐隐的泪光闪动。

  也许是受到这目光的鼓励,我走上前去,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多年没见,你还是这么迷人。”说完转身引领着泪光涟涟的她走近了订好的包间。

  毕竟已经陌路这么久,落座后的两人还是略显生分。接过我递过的面巾止住眼中的泪水,F问起了我现在的情况,也交代了这七年的经历。

  七年前,五年苦苦追求的我,终于没能挽留住F离开的脚步。大专毕业,她追随实习期间遇到的一个大款,没有回到我们一起就读的这座城市,从此再也没有音信。第二年,浑浑噩噩的我大学毕业,为了照顾父母,依然留在这座省会城市。三年前,被F伤透的,已经变得有些麻木的我经人介绍,一切顺理成章,和现在的爱人结婚,单位分配了住房,结婚第二年就有了可爱的女儿。

  就像李宗盛歌里所唱的:曾经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然而,斩了千次的情丝却断不了,百转千折它将我围绕。

  如今的F,又这么活生生的,千娇百媚的坐在我的面前。因为F的出现,大她17岁的老板毅然离了婚,与她结合,F也很争气地为他生了儿子。然而,他的前妻家庭在当地势力很大,离婚以后他的生意越做越难,脾气也越来越大。郁闷的F,带着放暑假的儿子回老家散心,从同学处得知我的联系方式,鼓足勇气,这才来看我。

  两个小时的时间,F不断擦拭着眼角的泪水。不知不觉中,外面已经是大雨倾盆,天气也黑了下来。我看了看手表,问她:“天气这样,你赶不回去了吧,我帮你开个房间吧。”

  “你老婆不是和孩子回老家了吗,我和你回家好不好?”F小心翼翼地回答。

  稍微愣了一下,我下定决心点了点头。我紧紧抱着F的肩膀,搭乘出租车回到了我住的小区。

  进了家门,俩人都成了落汤鸡,我自己拿毛巾擦着头上的雨水,然后递过我老婆的两件衣服,让F先去卫生间洗个澡。

  等我洗完出来发现F不在客厅,我进到卧室,在床上半躺着的她拍拍身边,示意我坐过去。

  我刚坐下,F就一把揽着我的脖子:“吻我!”

  面对这个晚了七年的要求,我没办法拒绝。泪流满面的她在我脸上和脖子上气喘吁吁地吮吸:“你还恨我吗?”

  “不,我依然爱你,今生今世永远爱你。”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爱我就要我!”F将我拉倒在她柔软的身上,撕扯着彼此的衣服。


  我血往上涌,狂乱地在用手抓揉她的乳房,膝盖分开她的双腿。此时的F,已经开始发出了母性(淫色淫色4567Q.C0M)动物发情似的低吟。在要进入的那一瞬间,我却发现我的阴茎没有丝毫充血勃起的迹象。


  “你骗我,你不爱我?”F双手抓着我的腰,泪水再一次涌上了她因为兴奋而潮红的面庞。


  “不是,我——爱——你!只是我脑子现在很乱,给我一点时间,一点点时间。”


  F破涕为笑,我点上一支香烟。她躺在我的怀中,诉说着彼此的思念。我突然发现,其实这么多年我根本就没有忘记她。而她,在生活不如意的时候,也常常会设想如果当年没有拒绝我,那该是怎么样的生活。


  今天见到我,经过6、7年的工作,给任何人的第一印象都是沉稳而干练,她心里自然生出些略的悔意。两人相处一室,她对我身体的渴望也变得空前强烈,毕竟,她的老公已是年届半百了,她也已经多年未曾体会酣畅淋漓的性(淫色淫色4567Q.C0M)爱了。


  晚饭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F不便和我一起出门,我便打电话让楼下的餐馆送一份酸菜鱼和几个凉菜,还有两碗米饭上来。窗外暴雨骤歇,即使开着空调,依然感到一些闷热。我打开冰箱,拿出两瓶啤酒。


  五年的苦恋,也一起吃过很多次饭,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适意而香甜。F擦了擦嘴,撒娇地伸着懒腰:“还是咱们这里的东西好吃啊!好累啊,我现在就想在你怀里好好睡一觉。”


  我收拾了杯盘碗筷,在卫生间洗脸刷牙的时候,想着床上躺着的尤物,酒精的作用慢慢冲淡着满脑的犹疑和斗争。放松涨满膀胱的时候,我扶着尺寸扩大的阳物:真没出息,有什么大不了的,出了事又不要你负责!


  外面已经黑了下来,卧室顶上和墙中镶嵌的三十二盏各色幽幽的夜灯将床上毛巾被下裸露着的身体映成了淡淡的虚影,更加激起了我投入其中,体会那多年来不断假设中的柔软和馨香,探索那身体和心灵深处的温暖和悸动,满足彼此伴随着深深的失望和浅浅的悔意的灵与肉的渴望。


  我扑上去,在F满足又略带痛苦的惊呼声中龙精虎猛地挺入……身下传来的感觉,和与老婆结合时完全不同。每次和老婆敦伦,都是做足了前戏,老婆的身材偏胖,因而在做爱的过程中,先是感觉湿滑而柔软,随着时缓时急的抽插,老婆花谷里面肉壁的握力也越来越大,最后在她身体颤抖而痉挛的时候,握力突然消失,而我的阳具也会在同时喷发而随着彼此的身体一起柔软下来。


  而身下的这个嫩穴,由于前戏不够,进入的那一霎,好像处女一样紧,我们彼此都感到一种疼痛的快感。F身体骨架小,这几年渐渐丰满,皮肤更加白嫩细致,阳具菇头所触的内部是一种全新的,超出以往的柔软。


  我不禁停下动作慢慢体会阳具感受到的柔嫩和包裹,受到这冲击和充满的她,身体一阵颤抖,花谷内部不断痉挛,暖暖的爱液迅速地充满我们的结合部位。


  闭目感受了片刻,F抬起头,双手抓着我撑在床上的双臂,微微睁开眼睛:


  “我喜欢这种感觉,我要你在我身上威风!”


  收到鼓励,我像一头饥饿的狼一样,俯身张嘴在她的颈项、肩膀啃噬、吸吮,下身仿佛报复似地狠狠冲击她的花谷。双手时而抓紧她的蛮腰,时而从她腋下伸到她的身下捧着她的两瓣屁股,都是为了把她的身体狠狠向我的阳具拉近。


  此时的F,恰似一头受到攻击的母狼,仰头发出夹杂着痛苦和快感的清越嚎叫。扭动着腰肢,挺起玉臀,迎合着我阳具对她花谷的蹂躏。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空间仿佛在这里凝固。满世界全宇宙都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身体的厮磨撞击,她高声的呻吟和我低沉的怒吼……突然,F不再出声,身体瘫软下来。刚才还湿润滑腻的结合部位突然紧紧契合,只能进行旋摩而不能再行冲刺。


  我的阳具在这样的包裹下终于达到长度、围度和硬度的极限,紧紧顶着里面若即若离的柔软,充满力度的喷射出滚烫的精液。


  我依然倔强地双手撑在她臀部两边,阳具在喷射,仿佛将我的灵魂也注入这朝思暮想的身体。F发出了最后满足的呢喃,而花谷的嫩肉却还在不断地痉挛,像小嘴一样吸吮着我虽然渐渐空虚但依然坚挺的阳具。


  两人就这样纠缠在一起躺了许久,起身去冲洗一番。回到床上,F像一只吃饱喝足的小猫一样蜷在我的怀里:“做了八年的女人,今天我才知道什么叫欲仙欲死,什么叫男欢女爱。早知道这样,我死也要作你的女人。”


  我长长叹了一口气:“这一场欢爱,让我明白了,我依然忘不了了,一辈子都忘不了你……”


  两人又是抱头痛哭,然后又是疯狂的做爱。


  第二天中午时分我们才醒来,我出去超市买了东西回来,F给我做饭吃。吃饭的时候,她说:“咱们昨晚睡觉了没有啊,我怎么好像整晚都在被你的大手揉搓,揉着揉着就不知道是被你压在身下,还是骑在你的身上了,我真害怕我会疯掉的。”


  我很潇洒地吐了一个烟圈:“没那么严重,可能也就4、5次吧。只是我一睡着,就会做梦,梦见你又离我而去,然后我就会惊醒,发现你依然在我怀里,我就告诉自己要占有你……”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我们在一起除了说话,就是接吻,然后疯狂地做爱。我突然对F说我要离婚娶她。


  此时的她变得像7年前同样的冷静:你现在有这么好的家庭,事业又处于上升期,这么折腾自己不值得。我老公虽然比我大那么多,但是他能给我一个名分,而且为我失去了那么多,我这么作已经非常对不起他了。能和你过这3天的日子,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我要回去帮他。我们都有孩子了,得为孩子着想。


  我暴跳如雷,但静下心仔细想想,她说得很有道理。在外人看来,我有一个非常令人羡慕的家庭,爱人虽然不如F这么国色天姿,但也是中上之选。而且贤惠孝顺,我实在没有提出离婚的理由。经过这近七年的奋斗,我在单位已经是不可或缺的了,现在正值企业转型,我也是领导非常看重和着意栽培的人选。总之,我非常需要稳定,不能有任何的风吹草动。


  礼拜二了,我也该上班了。晚上回到家,家里一切收拾得井井有条,所有的床单、枕巾、毛巾被等等都已经洗好了。在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用红唇签写的留言条:感谢缘分,你让我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女人的美好!我爱你,我愿意做你永远的情人!————————————————F。


  周末,老婆回来了。晚上,她很自然的向我索要温存。关上灯,我机械地动作着,仿佛完成一份家庭作业,老婆依然像往常那样在我身下敏感而又充满激情。


  和F不同,老婆的动作轻柔而顺从,快感的呻吟也仅仅是在喉头里面,不像F那样在激烈动作的同时张着嘴喊着我的名字。


  很自然的高潮过后,老婆枕着我的脖子甜甜地酣睡,脸上依然挂着满足的微笑。而我,却久久不能入眠。


  我知道,从前几天把F抱在怀里开始,我就堕落了,永远不能回复到以前的好男人。

  我开始利用各种出差的机会,不断寻求刺激,不论是同事,同学,还是网友,从三亚到齐齐哈尔,从渤海湾到克拉玛依,从85后到58年的,只要不会有健康的风险,只要不影响我家庭的平静,我来者不拒。

  每年暑假,F照例会带着儿子回老家,我们也会找合适的机会见面,然后在我的家里或者宾馆疯狂地做爱。和她在一起,永远是那么的激情,而激情过后,则是无尽的空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