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34006(1-2。2)

                第一部

  夏日的阳光十分炎热!

  城户纱织如往常般,来到众孤儿聚集的地方。寻找着自己合适的小马!当然了,这次并非和以前一样。也许是天太炎热了吧!城户纱织并没穿上自己那身,最喜欢的骑士服和马靴。而是穿着爷爷,刚从中国带回来的洁白旗袍和绣着莲花的白绣鞋。头上更是一边扎起了一束绣发,刹是可爱!不过,也有与往常一样的地方!那就是手里依然拿着那条,叫众孤儿害怕马马鞭!

  城户纱织在众孤儿面前走过来,走过去!这个看看,那个瞧瞧!在城户纱织观察他们的时候,他们同样也在以仇恨、恐惧的眼神看着城户纱织。不!有一个的眼神,并非如此。他的眼中流露出的是爱慕和欣赏!

  挑到最后,城户纱织终于将马鞭指向了这个,眼中流露着爱慕和欣赏的男孩。
  「你爬下,给我当马骑!」清脆悦耳的声音,如同圣旨般传入邪武的耳中。
  邪武立刻跪在地上,爬着来到城户纱织面前。

  「小姐,请上马!」恭敬、讨好的话语从邪武嘴中流出。城户纱织看着面前恭顺的小马,并没有立刻骑上。到是辰巳走上前来,将城户纱织练舞时穿的舞蹈鞋,塞进了邪武口中,然后在邪武脑后系紧,并且打了一个扣。形成了一个小缰绳。城户纱织在辰巳将这一切弄好后,才抬腿骑在了邪武背上。

  邪武本来以为小姐会很快的骑在自己的背上,不想!却是那个大恶魔走了过来。邪武本来想起身逃跑!可看到旁边小姐,那光滑的脚背和洁白的绣鞋后,还是选择爬在原地。大恶魔并没自己想象的那般,提起自己揍一顿!而是将小姐平时练舞时,最爱穿的舞鞋塞进了自己的口中。

  感受着鞋上那淡淡的灰尘与香气。「这是小姐的味道吗?」邪武不断吞咽着,口中快速分泌的唾液。舌头更是不断,舔舐着口中的舞鞋。

  「驾!」随着背上的纱织小姐,一声轻喝和鞭打。邪武开始,拼命的奔爬起来。背上的城户纱织,则边笑,边不断挥舞马鞭,催促邪武再爬快些。

  「爷爷!」城户纱织看到准备上车出去的城户光正,立刻兴奋的叫到。并催促跨下的邪武,向城户光正爬去。

  城户光正看到骑着邪武的城户纱织,并没如往常般批评她。反而露出了一丝微笑!自己的孙女,果然是雅典娜转世。城户光正为何会这么想呢?这和前几天的圣斗士抽签分不开。而自己孙女选择的两匹『小马』呢?正好抽到的就是独角兽圣衣和天马圣衣。这又为何与自己的孙女,是不是雅典娜有关系呢?原来雅典娜在希腊神话中,除了是战争与智慧的处女神外,还是第一个驯服马匹的神。
  城户光正抹了抹纱织的小脑袋,交代了几句,便上车离开了。城户纱织又骑着邪武玩了一会!可能是天太热的关系吧!城户纱织今天『骑马』的时间,比往常短了一半。待叫邪武将自己驼到太阳伞下后,城户纱织便坐到椅子上,喝起了佣人刚端来的冰镇果汁。当城户纱织将一杯果汁喝完后,看到邪武还是如刚才般,趴在自己的脚边。才想起自己这匹可爱的『小马』。赶紧叫辰巳将邪舞口中的舞鞋拿出来。

  看着辰巳从邪武口中拿出的舞鞋。城户纱织一点都不相信,这是自己那一星期没洗的舞鞋。这舞鞋居然有一半干干净净(虽然充满了口水)。「这是你舔的?」城户纱织用脚踩了下邪武,问到。

  「恩!」邪武满脸通红的应到。

  「恩!不错!以后本小姐的鞋,就有你来舔干净了。」城户纱织十分认真的说到。

  邪武听后,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与力气,立刻上前将大恶魔辰巳手中的舞鞋抢了过来。然后,细心的将那还脏的一半舔舐干净。城户纱织看到邪武的样子,心中说不出的兴奋。兴奋完后,城户纱织感觉自己穿着鞋的脚好难受!虽然自己喝了一大杯冰镇果汁。可出了汗的脚,穿在鞋中实在是很难受。就在城户纱织忍不住,要将鞋子脱掉时,想起了旁边的邪武。便命令到:「你过来!将本小姐的鞋脱下来。」

  这个命令本来是很作践人的,可听在邪武耳中,实在是变了个味。双膝跪行到城户纱织面前,双手略带颤抖的,将城户纱织脚上的绣花鞋脱了下来。在鞋子离开纱织脚的瞬间,一股奇特混合着清香的味道,冲入邪武的鼻腔。邪武忍不住深吸了几口。

  城户纱织看着如小狗般,不断在自己脚上嗅着的邪武。略带玩笑的到:「我的脚香不香啊?」

  「香!」陶醉中的邪武下意识的说到,待反应过来时,不由小心的抬头看向纱织。见纱织并没如自己想的那样,露出鄙视的眼光。反而眼中充满了笑意!
  「那你给我舔舔吧!出汗出的好难受!」说着,城户纱织还动了动邪武面前,那只玉足的玉趾。

  邪武听到城户纱织的命令,查点没兴奋疯了。伸手就要去拿城户纱织的玉足!可看到自己混着血迹的脏手时,邪武立刻收回了手,改为跪爬着,伸出头去舔城户纱织的玉足!就在快舔到时,城户纱织却突然命令邪武停下。

  「难道小姐变卦了!」就在邪武伸着舌头,胡思乱想时。忽听头顶的城户纱织道:「抬起头,张开嘴!」邪武疑惑的抬起头,并张大了嘴。只见头顶的城户纱织,低头对着自己,看了半天。然后,小嘴一张,一道橙色的水流吐入了邪武口中。

  原来就在邪武要舔城户纱织脚时,城户纱织想起邪武刚舔完自己的舞鞋。本想叫邪武去刷完牙,再来舔。可那样实在是太慢了。恰好看到桌上放着的几杯冰镇果汁,便喝了一口吐入邪武口中。感觉不保险,直到将一杯都吐完后,才放心的叫邪武为自己舔脚。

  邪武感觉今天实在是太幸福了!不但喝到了混合着小姐圣液的果汁,还能与小姐有肌肤之亲。邪武舌头灵活的舔舐着城户纱织的玉足。不断的将黏糊糊的汗液,舔入自己的口中。

  城户纱织看着邪武的舌头,不断的游走于自己的小脚上。感受着那滑嫩而舒服的感觉,忍不住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在将城户纱织的玉足舔完一遍后,邪武开始,更加细心的为城户纱织舔舐起脚趾缝来。而纱织在邪武为自己舔脚趾缝时,总忍不住用脚趾去夹邪武的舌头。看着邪武疼痛,却有不敢反抗的样子。城户纱织发出一阵,乐呵呵的笑声!

  等到双脚完全被邪武舔干净后,城户纱织将双脚踩在邪武的脸上,用冰块化做的冰水,冲洗着自己的双脚。邪武任由那些冰水,顺着城户纱织的玉足,流在自己的脸上。而且,邪武还不时,偷偷的舔喝着,那些从纱织玉足上流下的冰水。
  纱织看到后,只是笑了笑。将双脚放在邪武脸上一个最舒服的位置。便靠着椅子睡去了……

  当城户纱织睡醒时,只感受一个小小的温热东西,在自己脚底扫来扫去。为自己的脚底,带来丝丝清凉。

  脑袋还处于半迷糊状态的纱织起身,看了看脚下。小脚更是习惯性的踩了踩。在看到,并感觉到自己脚下是张小脸后,才想起自己貌似、好象是踩着自己可爱的『小马』的脸睡的。

  「你没事吧?」纱织将双脚分开一条缝,通过缝隙,看着邪武歉意的问道。
  邪武听到小姐对自己的关心,顿时感动的一塌糊涂。想要摇头表示自己没关系时,想起自己脸上还放着小姐的玉足。便操着略带激动的嗓音道:「我没事!
  能以我这卑微的脸,来托放小姐的玉足!是邪武的福气!」

  纱织听到邪武的话,说不出的高兴。

  「我休息好了!你给我把鞋穿上吧!」纱织拿下了放在邪武脸上的双脚,将其踩在了邪武的双肩上。

  邪武在纱织将双脚从自己脸上拿下时,不知为何?心中有中失落感。直到纱织将双脚踩在邪武的肩膀上,这种失落感,才从邪武心中消失。

  邪武听到,小姐叫自己为她穿鞋。高兴的,根本不知道东西南北了。谁知想要低头时,邪武感觉自己的脖子好象石化了一般,无法移动丝毫。邪武发现这点后,心中说不出的着急。

  过了一会儿,纱织见邪武没有丝毫动作,心中说不出的气愤!「不过一个爷爷给自己收养的小狗!居然敢违抗自己的命令!」

  邪武也注意到了小姐俏脸的变化。无奈下,只好双手乱摸,在感觉摸到小姐的鞋子后,先放到自己的脸上,看看是那知脚的。才摸起小姐的脚,将其放入,放在自己脸上的绣鞋中。另一只鞋,邪武也是这样为纱织穿上的。

  虽然邪武完成了纱织的命令!但纱织还是为邪武如此晚,才执行自己的命令感到不满!「你为什么现在才穿?」

  邪武听到小姐质问的话语,只好出声解释道:「对不起小姐!因为我的脖子僵了!所以,才……」不待邪武把话说完,纱织一脚狠狠的跺在邪武的脸上!「脖子僵就是借口吗!?」说完,纱织摆了摆手,叫过身边的辰巳!

  「脖子僵是什么啊?」

  听到小姐的问话,辰巳脑后立刻布满了黑面条。虽然无语!但小姐的话,还是要回的。

  在听完辰巳的解说后,纱织知道自己是误会邪武了。抬起脚,轻柔的用鞋底抚摩着邪武的脸!「没事吧!都是我不好!没弄清楚,就跺你!」

  邪武在纱织再次将脚抬起来时,心中说不出的害怕!但在感受到,小姐用鞋底轻柔的抚摩自己的脸时,邪武瞬间感觉,被小姐跺的脸好了!如今听到小姐向自己道歉!邪武顿时慌了。「小姐不是你的错!是邪武不好!叫小姐放放脚,就把自己脖子弄僵了!是邪武没用!」

  听到邪武的话,辰巳直接无语!心中更是大声叫道:「你是哥!你是我哥!
  你那样待三个小时,是个人,脖子不僵才怪!」当然了,纱织并不是这么想。听到邪武的话,纱织觉的很有道理。但邪武的脖子,毕竟是因为自己僵的。自己必须治好它。在问过辰巳后,纱织知道,只要使邪武的脖子动动就可以了。
  知道治法的纱织,立刻命令邪武将前身趴低。等到邪武趴好后,纱织将双脚往邪武后脑上一踩。便扶着桌子慢慢站了起来。

  完全站起来的纱织,感觉邪武的脖子,依然如自己踩前般。不由大怒!扶着桌子一跳!当纱织双脚再度踩到邪武后脑上时,只听「咔嚓!咚!」两声!邪武的脖子是回复正常了!可因为纱织落下的力量太大!邪武的脑袋狠狠的磕在地上。瞬间,磕了个头破血流!

  纱织听到两声怪响后,吓了一跳。立刻从邪武头上跳下,躲到了辰巳身后。
  只露出半个小脑袋,观察着,究竟是哪发出的怪声!在看到邪武脑袋流血后,纱织赶紧叫辰巳带邪武去抱扎!

  因为这件事,晚饭时,纱织还特别允许邪武,在自己的桌子下吃饭!

  在饭菜上来后,纱织挑了几样自己最喜欢的菜。挨个夹了些,放在桌下,邪武面前的小盆里。不一会儿,就将邪武面前的小盆放的满满的。做完这一切后,纱织对邪武道:「如果不够的话,你舔下我的脚,我就知道了!」说完,便将双脚踩在邪武身上,吃了起来。而邪武?也边驼着纱织的脚,边品尝起人生这第一顿美食。

  夜晚,一辉又梦见了阿瞬还是婴儿时的事。

  「你是谁?」一辉看着面前,一身黑色长裙的小女孩问道。

  「我是潘多拉!」小女孩清脆的回答道。

  「你为什么来找我?」一辉疑惑的问到。

  「我不是为你!我是为他!」不只什么时候,一辉怀中的瞬,以到了潘多拉的怀中。

  「你要对瞬做什么?」一辉大叫着,向潘多拉跑去。不想才走一步,就感觉一股高压电流,传过全身。一辉大喊一声,便倒在了潘多拉的面前。「你的弟弟,我带走了!」潘多拉说完,就要转身离去。不想脚腕却被一个肮脏的手抓住了。愤怒的潘多拉,一脚将一辉的手踢开。并将右脚踩在一辉的头上,不停揉捏!
  「你……你对我做……什么……都……都行!只要……你把瞬……还给我…
  …」一辉虚弱的声音,在潘多拉脚下响起。

  「是吗?那你把我的鞋子舔干净!」潘多拉嘴角微微一翘。

  一辉听到潘多拉的话,费力的抬起头。身出舌头,去舔舐面前潘多拉的黑色绣鞋。但因为一辉受的伤实在太重了!所以,舔舐的十分慢。潘多拉看着一辉缓慢的动作,便坐在了背后,不知何时出现的大靠背椅上。慢慢等待着一辉,将自己的鞋子舔干净!

  「哇~!哇~!」潘多拉怀中的瞬,突然大声哭了起来。

  「饿了吗?」潘多拉边说,边抽出没被舔的那只脚。并将大脚趾,塞入了瞬的嘴中。在潘多拉脚趾塞入的瞬间,瞬立刻停止了哭声!小手紧紧抱着潘多拉的玉足。小嘴更是连舔带漱!

  一辉在听到瞬哭时,便抬起了头。在看到潘多拉的做法后,一辉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液。

  「你也想舔吗?」

  听到面前魔女的问话,一辉不知自己为何?居然点了点头。

  「张开嘴!」

  一辉听到潘多拉的话语,立刻张开了嘴!那速度!比正常人,还要快一些。
  潘多拉见后,只是笑了笑。便将省下的一只玉足塞入了一辉口中……

  一辉近似疯狂的舔舐着潘多拉的玉足!潘多拉脚上的味道是那么的香甜、浓郁。

  潘多拉抽出被一辉舔的白嫩嫩的玉足,将其插入了瞬的小口中。而开始被瞬舔漱的玉足,则插入了一辉那失落的小口中。

  「自己这样做,算不算是叫他俩,间接性接吻啊?」潘多拉的小脑袋中,不知为何跑出这一想法。

  「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贱?不!不是我贱!我是为了阿瞬!」一辉不停的自我暗示着。

  「好了!我要走了!」潘多拉等到右脚被舔干净后,说道。

  「你要去哪?」一辉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问。

  「我去的地方!你早晚会去的!」说完,潘多拉踩着一辉站起来,转了一圈,低头对脚下的一辉道:「这双鞋送给你了!再见!」说完,潘多拉在一辉头上一蹬,消失在了原地。

  随着潘多拉的离去,一辉也从睡梦中醒来。一辉谨慎的看了看四周,见大家都还在睡梦中。这才小心的将怀中珍藏的绣鞋拿出来。一辉看着面前的绣鞋,好似又想起了潘多拉。「我什么时候,才能再为你舔脚啊?」(场景外移,天空中出现潘多拉伸着赤足的虚影。)

  五年后!(忘了是几年拿到圣衣的了!我记的雅典娜骑邪武的时候,是7岁左右。而小强们回来,好像是13岁!)

  「小姐!该去报道了!」辰巳对正在看书的城户纱织说到。

  「恩!我知道了!」城户纱织点了下头,合上手中的书应到。「五年了!不知道,你拿到圣衣没有!」

  城户纱织坐车来到城户中学。

  城户中学是城户财团建立的一所中学。师资力量强大,凡是能考上这所中学的学生。一切费用,都有城户财团负责。

  「辰巳你回去吧!」走到宿舍楼下后,城户纱织对身后的辰巳说道。

  「是!小姐!」辰巳应了一声后,转身离去。城户纱织在目送辰巳完全消失在眼前后,才一蹦一跳的向自己宿舍行去。当城户纱织打开门时,发现寝室中以来到了两人。

  「你们好!我是城户纱织!你们可以叫我纱织!」城户纱织先出声自我介绍到。

  「我叫潘多拉!很高兴认识你!」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少女微笑的说到。这人,是潘多拉!冥界的潘多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事情说起来很长,简单点说,就是潘多拉想感受下校园生活。

  「我叫易丽纱白丽丝!是美英混血儿!你们以后叫我丽丝,就可以了。」说完,一头金发的丽丝,还向两位美丽的少女,行了一个英国皇室的贵族礼。
  就在三女互相见礼时,一名少女走了进来。在这少女进来的瞬间,先前的三女,居然都有种惊颜的感觉!

  「你们好!我叫常娥!」少女说完,不好意思的低头玩弄起自己的长发。而三女这才醒过神来。发现常娥的衣服,居然满是补丁。鞋子更是一双,破黑布鞋。在挨个介绍后。三女才得知常娥家很穷,于是三女都争抢着照顾常娥!还美其名曰:「向常娥学习家务。」

  谁知?三女说出后,常娥开玩笑的道:「在我们中国,拜师是要磕头的。我们是同学,就……」不等常娥说完,丽丝一跪在了常娥面前!「中国这个规矩我知道!弟子拜见师父!」说完,丽丝就「咚!咚!咚!」的给常娥磕了三个响头。城户纱织见后,想了想。也跪下给常娥磕了拜师头。只有潘多拉听出了常娥的玩笑语气,并没有磕。

  常娥见后,一时发呆,竟忘了阻拦。待二女磕完后,才无奈的说道:「我刚才开玩笑的!你们~!」

  二女听后,也感觉自己刚才好笨。

  「常娥!你一路走来,也累了。去洗下澡吧!」潘多拉笑完后,出声对一脸风尘的常娥说道。

  「恩!」常娥答应一声,便向浴室走去。

  「等等我,我也洗!」纱织喊了一声,便跟随常娥进了浴室里。

  「你的皮肤好滑啊!」纱织羡慕的摸着常娥的皮肤。「你的也不差啊!快脱衣服吧!」说完常娥以进入内间打开了水龙头。纱织听到水声,便赶紧脱去衣物,也跑入了内间。

  「纱织,帮我找一下肥皂。刚才,不小心掉地上了。」头上打满泡沫的常娥,坐在小凳子上叫到。

  「恩!好的!」纱织拿起掉在一角的肥皂,走到常娥身前问道:「你要打哪里啊?我帮你?」

  「不用了吧!」常娥闭着眼,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关系的,我拜师头都磕了。徒弟给师父打肥皂,难道不行吗?」纱织半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我要打脚!」常娥拧不过纱织,只好说了出来。

  纱织一听,立刻跪坐在地上。将常娥那如玉的美足,放在自己的美腿上。纱织刚想拿肥皂为常娥打脚,突然想起,在家时,那些女佣好象,都是先打在毛巾上,然后用毛巾给自己擦脚的。想到这点,纱织立刻抬头找毛巾。却发现东西墙上各有两条擦脸的毛巾,而且每条旁边都有名字。

  纱织不知为什么?不希望常娥对自己失望。便拿过自己擦脸的毛巾,打上肥皂,细心的为常娥擦起脚来。常娥感受到纱织用毛巾为自己擦脚,也没太在意。
  以为是纱织擦脚的呢。等到纱织擦完常娥的两只玉足,常娥的头发也洗好了。
  「谢谢你啊纱织!」常娥看了看,肥皂擦的正好的玉足,对纱织感谢道。
  纱织听到话后,脸红红的说道:「没关系!还有什么地方要帮你擦的吗?」
  「没有了!」常娥摇了摇头。

  待二女洗完后,常娥拿过墙上属于自己的毛巾,细心的擦拭干净。出门前,更是用了下,纱织刚才给自己擦脚的毛巾。擦干净脚,才穿上宿舍专用的棉拖去穿衣服。纱织拿着常娥刚擦完脚的毛巾,竟忍不住,低头闻了一下。毛巾上并没想想的脚臭,反而散发出一股清香。这是常娥身上的体香,熟读书籍的纱织很快就得出了结论。并用常娥刚擦完脚的毛巾,擦起头脸和身体来。

  出来内间后,常娥发现自己的衣物不见了。取代的,是一些崭新的衣物。常娥想了想,就知道是潘多拉和丽丝干的。心中说不出的感动,常娥拿起那些衣物,十分爱惜的穿在自己的身上。当常娥穿好时,纱织也正好出来。看到涣然一新的常娥,纱织差点误以为自己见到了仙女。整个小嘴,更是张的大大的。

  「看什么啊!再看就塞上你那小嘴!」常娥不好意思的威胁到。纱织也被常娥这一声唤醒过来。「我就看!你来塞啊!」纱织说着,还不断盯着常娥的胸猛看。气的常娥,抓起筐中省下的一件衣物,就塞进了纱织的嘴中。塞完后,常娥就后悔了。因为,那件衣物,居然是自己来时,穿的棉袜。

  「对不起纱织,我一抓,就……呜……」说到最后,常娥以哭了起来。
  纱织本来还在奇怪,常娥将什么塞自己嘴里了。这么香!待拿出来一看,居然是常娥的白棉袜。不由十分气恼,刚想对常娥发脾气。却见常娥哭了起来,纱织一见,立刻慌了。「常娥,你别哭!我没事!」

  常娥擦了擦眼泪怀疑的道:「你真不在意?」

  「真的!你的棉袜这么香,谁都愿意被塞嘴里的。」说完,纱织更是将面袜又塞回了自己嘴中。

  常娥见后,立刻慌张的道:「多脏啊!快拿出来。」

  「扑藏啊!还小的!」(不脏啊!很香的!)说着纱织还把棉袜当口香糖私的嚼了几下。看到纱织塞帮鼓鼓的样子,常娥终于破涕为笑。

  待二女都穿戴好衣物,从浴室出来时,不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丽丝双腿跪地,好似信徒一般,十分虚诚的为潘多拉舔舐着玉足。
  潘多拉看到出来的二女,笑了笑道:「你们洗完了。」

  丽丝被潘多拉的话语惊醒,在发现二女后,想要起身。不想,却被潘多拉的另一只玉足,踩在脑袋上,止住了丽丝想起来的动作。丽丝感受着头顶玉足的压力,和潘多拉高贵、威严的眼神。再次低下头,为潘多拉舔舐起来……

  「潘多拉,这是怎么会事啊?为什么丽丝她……」惊讶过后的常娥,一脸疑惑的问道。

  「呵呵!没什么拉!只是丽丝喜欢!」说完,潘多拉还用脚拍了拍丽丝的脸。「是不是啊!丽丝!?」

  「恩!潘多拉小姐的脚好香!丽丝好喜欢!」放开了的丽丝,好不羞耻的说道。说完,又继续舔起潘多拉的脚来。那样子,十足一贪食的小狗。

  常娥听到丽丝的话,不由回头看了看纱织。并且好奇的问道:「纱织你也喜欢这样吗?」

  常娥的话一出口!纱织的脸瞬间就红了。潘多拉和丽丝则好奇的看着纱织,不知道常娥说的喜欢,是舔脚;还是被舔脚。

  「恩!」不知怎么的纱织竟然,鬼使神差的承认自己喜欢。

  「哦!那我以后就想潘多拉学习了。」常娥得到答案后,点着头说道。当然,这话,也使潘多拉和丽丝明白了纱织喜欢的是什么。都露出了十分开心的笑容。潘多拉笑是因为雅典娜的转世,居然喜欢女人的脚。丽丝笑,则是因为自己,终于找到一个有共同爱好的伴了。

  常娥走到穿前,坐下后,就盯着纱织猛看。纱织自然知道常娥在等什么!双腿一软,就跪爬在了地上。一只爬到常娥面前!常娥看着面前的纱织什么也没说,只是将右脚翘了起来。纱织见后,立刻张嘴,小心的为常娥将棉托脱下。看着面前晶莹、清香的玉足,纱织只感觉自己的呼吸不断加速。最后,终于忍不住的舔了起来。常娥看了看给自己舔脚的纱织,抬头对对面的潘多拉道:「怪不得你喜欢被舔呢?看着一个美丽的女孩给自己舔脚,的确很有成就感。」

  「我们来比赛,怎么样?」潘多拉答非所问的道。

  「怎么比?」常娥边用自己光滑的玉足,抚顺着纱织的长发,边好奇的问道。
  「赛马!谁输了!马和人都要受惩罚!怎么样?」潘多拉看着常娥说道。
  「恩?好的!」

  商定好后,四女立刻跑到走廊上。常娥与潘多拉,分别骑在了自己的『小马』上,两匹『小马』的绣发,更是化做了两女的缰绳。被两女捞捞抓住。

  「这块手帕落地后,咱们就开跑!到头后,再回到原点的就是胜利者。」潘多拉将规则说了下,便掏出一手帕。随着手帕的落地,两女不停的抽打着自己的『小马』!纱织终于了解到,邪武被自己骑时的感觉了。虽然膝盖十分疼痛!但不愿叫常娥失望的纱织,还是咬牙飞爬着。

  看着已经超过自己很远的常娥!潘多拉更加用力,抽打起跨下的丽丝来。疼痛无比的丽丝,只好卖足了力的向前冲。可惜,最后结果还是以一步之差,输给了纱织。

  「我输了!说出你的惩罚吧!」潘多拉表情落寞的说道。

  「恩!就罚你当这寝室的二公主吧!至于丽丝嘛?就罚她像伺候你一样,伺候我的小纱织好了!」常娥想了想,宣布道。

  由于班级不同的关系!第二天,只有潘多拉和纱织在寝室。潘多拉看着正在为自己舔鞋的纱织,实在无法把她与雅典娜联系到一起。「管他呢!就算她是雅典娜又如何!现在还不是给自己舔鞋!」想着潘多拉突然将纱织跺倒在地,不等纱织起来,以一脚踩在了纱织脸上。「现在本公主要拿你当地毯!」说着,还在纱织脸上,转了转脚。感觉踩实后,才抬起另一只脚踩在纱织胸口上。这一踩,潘多拉直感觉,自己好似踩在了海绵垫上一样。

  「发育的还挺早呢!」说完潘多拉又踩了几下,才把重力,由纱织的脸转向胸口。潘多拉用脚将纱织的脸拨正,便将自己穿着黑绣鞋的脚,踩在了纱织的嘴上。「舔!」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给予纱织无边的压力。纱织听话的伸出自己那条,想要被无数男生吞下的丁香小舌。一点一点的为潘多拉舔舐着那并不脏的鞋底。舔完一只后,潘多拉又换了一只,叫纱织继续舔。待到双脚都舔干净后,潘多拉便双脚都踩在纱织的胸口。感受着自己脚下,充满弹力的肉球。潘多拉踩的更欢了。午饭都是踩着纱织吃的。纱织的饭呢?则是被潘多拉嚼了几口,从嘴中吐出来的。而且,还是被潘多拉踩入口中的。

  晚上,常娥和丽丝回来后,丽丝并没换鞋,而是十分乖巧的跪趴在地上。叫常娥坐在自己背上换鞋!寝室要没人,常娥可能要自己动手,不过现在屋里有人,当然就不用自己动手了。潘多拉骑着纱织来到门口,先下马对常娥做了个万福!「姐姐,回来了。」

  「恩!」常娥应了一声,便对趴在潘多拉旁边的纱织叫道:「纱纱快来给我脱鞋,今天上体育课,上的快热死了。」

  纱织听到后,立刻向常娥爬去。不想却被身边的潘多拉一脚跺倒!头正好面向常娥翘起的鞋底。潘多拉跺翻纱织后,直接踩着纱织,蹲跪在常娥面前。「姐姐!今天小妹给你脱!」

  「好了!不管谁脱!赶紧了,很难受的。」常娥掘起小嘴道。

  潘多拉见了常娥的样子,只好自己来脱了。随着运动鞋的脱下,并没如其她女生般,散发出恶臭!反而散发出一股清香。叫潘多拉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吸完后,潘多拉脱下常娥脚上,那双充满汗水的白袜。潘多拉将常娥的脚放在纱织脸上后,便将那双脱下的白袜,塞入正被常娥坐着的丽丝口中。

  潘多拉闻着常娥双脚散发的清香,忍不住拿起一只放在纱织脸上,还没被纱织舔过的玉足,自己舔了起来。

  「下不为例哦!」看着为自己舔脚的潘多拉,常娥不悦的说道。完后,还加了句:「再有下次,你的位置就有纱织来做!」

  潘多拉一听这话,才抽出含在口中的玉足。弱弱的应道:「是!姐姐!」说完,又细心的为常娥舔了起来。当看到常娥脚趾缝中,有些需脚泥时,潘多拉不但没感觉到自己对其恶心。还十分小心的,将其舔入了自己口中。

  等到二女,完全将常娥的双足舔干净后。潘多拉才起身,跪趴在地上。常娥则踩着地上的纱织,走到潘多拉的身前,一抬腿骑了上去。潘多拉待常娥骑上后,立刻将常娥驼到起床前。到床前后,潘多拉将自己的身体趴低。常娥腿一抬,踩在潘多拉的头上,扶着床站起来,并坐到床上。

  待伺候常娥睡下后,纱织和丽丝二女就要伺候潘多拉了。因为,丽丝口中含着常娥的袜子,所以,在洗淑完后,潘多拉将自己今天穿的袜子,塞入了纱织口中。当然,等到潘多拉睡下,丽丝就要伺候纱织了。但因为两人口中都含着袜子,所以很简单的洗淑了下,便休息去了。

  紫龙被送到五老峰下后,城户财团的几人就离开了。省下的路,则需要紫龙自己去走。

  「快点!再快点!」顺着清脆的百灵声,紫龙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正在背负着一巨大岩石,做俯卧撑。当然,这还不是最惊讶的。真正惊讶的!
  是那岩石上,居然还坐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正不断拿自己的绣脚,跺着身下少年的脑袋,催促着他快点做。

  「这是人能拥有的力量吗?」紫龙感觉自己面前的一切,都是自己劳累过度的幻影。

  感觉速度上来的,小女孩停止了狂跺。不想,正好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紫龙。
  不由好奇的问道:「喂!你是新来的小龙吗?」

  紫龙听到少女的问话,疑惑的左右看了看。最后才指着自己,问道:「你是叫的我吗?」

  「你这人好笨啊!不是你是谁!」小女孩好不客气的训斥道。

  「对不起!」紫龙不好意思的抱拳道歉。

  「你是来成为圣斗士的吗?」小女孩再次问道。

  「是的!」

  「那就好!我是你大师姐春丽,这是你师兄王虎。」春丽指了指自己,然后又跺了跺脚下的王虎,解释道。

  紫龙一听,赶紧抱拳道:「师弟紫龙,见过师姐,师兄!」

  「别叫那么早,等你通过我考验后,我才会承认你这个师弟。」春丽边说,边踩着王虎的头,站了起来。

  「不知是何考验?」

  「第一条,先做一百个俯卧撑。」蓄足力气的紫龙,再听到春丽的考验后,不由吓了一跳。这么简单!紫龙二话不说,趴下就准备做。

  「等等!」春丽喊了一声,从王虎头上下来。走到紫龙身前,然后一抬脚便踩在了紫龙背上。「现在开始做吧!王虎数着点。」

  「是!」王虎应了一声。便放下背着的大石,盯视起紫龙来。

  「一……十……三十二……五十……七十四……」随着数目的增多,紫龙感觉,自己做俯卧撑越来越吃力了。背上的春丽此时仿佛大山一般,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怎么不行了吗?」春丽跺了跺脚下的紫龙,语气轻视的问道。紫龙此时,哪有力气回话。咬了咬牙!继续做了起来!

  「一百!」随着最后一个的做完,紫龙终于力气不支的,趴在了地上。「起来啊!还有第二条呢!」春丽不耐烦的,跺着脚下喘息的紫龙。

  「师…哈…师姐!哈……叫我……休息一下…哈…可以吗?」紫龙喘着粗气,恳求道。

  「不行!不立刻执行!你就滚下五老峰去!」春丽好不客气的训道。紫龙听后,只得双臂颤抖的支撑起身体。在想要站起来时,背上的春丽却直接两腿一分,骑坐在了紫龙背上。「第二条,就是驼着我爬到山顶。」说完,抓起紫龙的长发,用力一拉!叫紫龙转过身,对向山顶。紫龙感觉自己很屈辱!在孤儿院时,纱织想骑自己,自己都没叫她骑。没想到,来到这里,却要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小女孩骑。但是为了圣衣,紫龙还是咬着牙,向山顶爬去。

  山中乱石多!没爬多远,紫龙的手、腿已经磨破!但紫龙还是咬牙忍受着。
  滴滴鲜血,染红了一路的山石。春丽看着紫龙的行为,点了点头。便依然如开始般,拽着紫龙的头发,继续唱自己的歌。

  紫龙听着春丽的歌声!发现自己竟不像开始般,恨这个骑在自己背上的小女骇了。手、腿也没有开始般那么疼痛。(废话!估计,早疼的知觉麻痹了!)当爬到山顶时,紫龙终于看到了此行的目的—童虎老师!

  「老师!我把他带来了!」春丽见到童虎后,依然骑在紫龙的背上。

  「恩!我知道了!」童虎面朝瀑布的说道:「你就是紫龙吧!」

  「是的老师!」紫龙虽然好奇老师,为什么背对自己说话。但听到老师的问话,还是十分恭敬的回答道。此时的画面,如果没有骑在其背上的春丽,十足就是一个拜见老师的弟子。

  「春丽、王虎你俩先下去吧!」

  「是!老师!」春丽应了声后,不舍的从紫龙背上下来。同王虎离去!待两人走远后,童虎才再次出声。「紫龙,你莫要恨你师姐。她乃踏龙观音转世!只有她,才能使你变成翱翔九天的神龙……」

  五年后,

  一个扎着大黑长鞭的少女,正赤脚在河中跳玩着。溅起的水花,更是在其身边行成了道道彩虹。「噗~!」就在少女脚前方,突然一个脑袋伸了出来。「师……」不等脑袋开口,少女一脚将脑袋踩回了水中。

  「紫龙,时间还没到呢!你在坚持一会儿!」少女看着脚下正在吐泡泡的紫龙,柔声说道。不想,少女刚说完,「哗啦~!」一声,人竟从水中升了起来。
  仔细看,原来少女脚下竟踩着一少年。

  「春丽,我真的受不了了。」说完,紫龙便大口呼吸起新鲜空气来。

  「才一个多时辰就受不了。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去岸边吧!」春丽不悦的跺了紫龙的脑袋一脚。紫龙能说什么?别看满身肌肉,如果把春丽惹急了。定不住她一脚!

  到了岸上,春丽踩着紫龙一跳,紫龙在春丽跳起的瞬间,立刻转身,正好叫落下的春丽踩在自己肚子上。春丽看了看脚下的紫龙,先轻轻的跳了跳。感觉紫龙全身肌肉调解好后,春丽立刻双脚连环跺踏起来。那速度,居然在空中形成了一片幻影。从远处看,紫龙全身各处,都笼罩在春丽的脚下。

  随着不断的「碰!碰……」声,紫龙的腹部,居然散发出一片青光。春丽见后,双脚同时起跳,重点照顾起紫龙的腹部来。随着春丽的踩踏,紫龙腹部的青光开始扩散向全身。一片片形似龙鳞的东西,在紫龙身上,若隐若现。看着青光一散遍紫龙全身,春丽便将一只脚踏在紫龙胸口,抬起右脚,不断跺踏起紫龙的脑袋来。时不时的,春丽还以自己灵活的脚趾,夹一下紫龙的脸皮。或插入紫龙的口中,将紫龙的嘴,拉成各种表情。

  就这样连续跺踢玩弄了一个多小时,春丽才停了下来。并把脚踩在紫龙脸上,叫紫龙给自己舔舐干净汗渍。等到双脚都被舔完后,春丽才叫紫龙,把他身旁的绣花鞋给自己穿上。穿上鞋子的春丽并没从紫龙脸上下去。反而再次跺踏起来!如果有人在的话,一定会发现,春丽每跺一下,紫龙脸上的龙鳞,就会清晰一分。春丽感觉跺的查不多后,又将重点由脑袋转向了胸、腹。

  「好了!我们回去吧!要给老师准备饭菜了。」春丽跺完最后一脚后,对身下的紫龙说道。

  「恩!」紫龙答应一声,便转身趴跪在了地上。春丽则在紫龙转身的时候,跳了起来。落下时,正好踩在紫龙后脑上。若不下山,春丽基本上都是踩在紫龙脑袋上的。据童虎说,叫踏龙头!因为春丽是踏龙观音转世,所以脚上附带有龙气。这也是为什么,紫龙每天都要被春丽跺踏的原因。而自从紫龙上山后,春丽就再也没有用水吸过脚。都是紫龙用舌头舔干净的。这个用童虎的话说,叫吞龙气。虽然,春丽是踏龙观音转世。但正因为是转世,龙气大多存其脚内。为有出汗时,才会渗出。这也是为什么,春丽跺那么久,紫龙腹部才会出现青光。
  晚上,正当紫龙睡的正香时,感觉一个温滑的东西在踢、踩自己的脸。紫龙迷糊的睁开自己的双眼,见春丽正站在自己的床上。紫龙刚想开口,问怎么会事,却被春丽用脚踩住了嘴。「别说话,跟我来。」

  紫龙跟着春丽一直来到后山竹林中,春丽才停了下来。

  「春丽,你今晚很怪啊!」紫龙看着对面的春丽道。

  「是吗?我哪里怪了!快趴下,我也借助月光为你炼身!」春丽指着身前说道。「哦!」紫龙应了一声。便趴在了春丽面前的地上!「不准看!」随着春丽的声音,紫龙的脑袋被直接跺入了土中。在紫龙脑袋被跺入土中后,他身边那还有什么春丽。只有一个一头银白色长发的白衣女子。如果潘多拉见到的话,一定会吓一跳。因为这女子正是雅典娜的姐姐,月亮女神—阿耳忒弥斯!

  阿耳忒弥斯抬起她那穿着银白色高根凉鞋的神足。轻轻的踏在紫龙的背上!
  也就在踩上的瞬间,紫龙的背部,布满了鳞片。龙是高贵的!除了他的真主!没人可将他踩在脚下。哪怕是神!也不行!因为他们有杀死神的实力!阿耳忒弥斯也发现了脚下的情况!立刻借助天空中的满月。双脚连续在紫龙背上踏出九步!
  每一步,阿耳忒弥斯的鞋跟,都会深深的插入紫龙背部的肌肉中。随着阿耳忒弥斯的九步走完,紫龙背上的鳞片开始飞速收缩到阿耳忒弥斯的脚下,化做一条青龙纹身。

  「哼~!神龙又如何!还不是被我高贵的月亮女神!阿耳忒弥斯!踩在脚下!」说完,阿耳忒弥斯还狠狠的踩了踩紫龙的脑袋!最后,更是一脚将昏迷过去的紫龙踢正。鞋根飞快的插入紫龙口中。

  第二日,当紫龙醒来去拜见童虎时,童虎看了看紫龙。摇了摇头道:「紫龙,你去试试,能不能叫瀑布倒流吧!」待紫龙走后,童虎才转身对身边的春丽道:「哎~!看来菩萨要等等了!紫龙被月亮女神,用九月锁龙将龙气锁住了。如没奇遇,这辈子很难化为神龙了~!」

  成功将神龙锁死的阿耳忒弥斯,此时,正疯狂的踩踏着自己脚下的金发青年。自己的哥哥—太阳神阿波罗!阿波罗呢?则一边享受着妹妹阿耳忒弥斯的踩踏,一边舔舐着妹妹的凉鞋。心中为妹妹能封印神龙而高兴!要不是成功封印神龙,自己何时,才能享受到妹妹的踩踏,舔舐到妹妹的神足和神鞋~!

  山中乱石多!没爬多远,紫龙的手、腿已经磨破!但紫龙还是咬牙忍受着。
  滴滴鲜血,染红了一路的山石。春丽看着紫龙的行为,点了点头。便依然如开始般,拽着紫龙的头发,继续唱自己的歌。

  紫龙听着春丽的歌声!发现自己竟不像开始般,恨这个骑在自己背上的小女骇了。手、腿也没有开始般那么疼痛。(废话!估计,早疼的知觉麻痹了!)当爬到山顶时,紫龙终于看到了此行的目的—童虎老师!

  「老师!我把他带来了!」春丽见到童虎后,依然骑在紫龙的背上。

  「恩!我知道了!」童虎面朝瀑布的说道:「你就是紫龙吧!」

  「是的老师!」紫龙虽然好奇老师,为什么背对自己说话。但听到老师的问话,还是十分恭敬的回答道。此时的画面,如果没有骑在其背上的春丽,十足就是一个拜见老师的弟子。

  「春丽、王虎你俩先下去吧!」

  「是!老师!」春丽应了声后,不舍的从紫龙背上下来。同王虎离去!待两人走远后,童虎才再次出声。「紫龙,你莫要恨你师姐。她乃踏龙观音转世!只有她,才能使你变成翱翔九天的神龙……」

  五年后,

  一个扎着大黑长鞭的少女,正赤脚在河中跳玩着。溅起的水花,更是在其身边行成了道道彩虹。「噗~!」就在少女脚前方,突然一个脑袋伸了出来。「师……」不等脑袋开口,少女一脚将脑袋踩回了水中。

  「紫龙,时间还没到呢!你在坚持一会儿!」少女看着脚下正在吐泡泡的紫龙,柔声说道。不想,少女刚说完,「哗啦~!」一声,人竟从水中升了起来。
  仔细看,原来少女脚下竟踩着一少年。

  「春丽,我真的受不了了。」说完,紫龙便大口呼吸起新鲜空气来。

  「才一个多时辰就受不了。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去岸边吧!」春丽不悦的跺了紫龙的脑袋一脚。紫龙能说什么?别看满身肌肉,如果把春丽惹急了。定不住她一脚!

  到了岸上,春丽踩着紫龙一跳,紫龙在春丽跳起的瞬间,立刻转身,正好叫落下的春丽踩在自己肚子上。春丽看了看脚下的紫龙,先轻轻的跳了跳。感觉紫龙全身肌肉调解好后,春丽立刻双脚连环跺踏起来。那速度,居然在空中形成了一片幻影。从远处看,紫龙全身各处,都笼罩在春丽的脚下。

  随着不断的「碰!碰……」声,紫龙的腹部,居然散发出一片青光。春丽见后,双脚同时起跳,重点照顾起紫龙的腹部来。随着春丽的踩踏,紫龙腹部的青光开始扩散向全身。一片片形似龙鳞的东西,在紫龙身上,若隐若现。看着青光一散遍紫龙全身,春丽便将一只脚踏在紫龙胸口,抬起右脚,不断跺踏起紫龙的脑袋来。时不时的,春丽还以自己灵活的脚趾,夹一下紫龙的脸皮。或插入紫龙的口中,将紫龙的嘴,拉成各种表情。

  就这样连续跺踢玩弄了一个多小时,春丽才停了下来。并把脚踩在紫龙脸上,叫紫龙给自己舔舐干净汗渍。等到双脚都被舔完后,春丽才叫紫龙,把他身旁的绣花鞋给自己穿上。穿上鞋子的春丽并没从紫龙脸上下去。反而再次跺踏起来!如果有人在的话,一定会发现,春丽每跺一下,紫龙脸上的龙鳞,就会清晰一分。春丽感觉跺的查不多后,又将重点由脑袋转向了胸、腹。

  「好了!我们回去吧!要给老师准备饭菜了。」春丽跺完最后一脚后,对身下的紫龙说道。

  「恩!」紫龙答应一声,便转身趴跪在了地上。春丽则在紫龙转身的时候,跳了起来。落下时,正好踩在紫龙后脑上。若不下山,春丽基本上都是踩在紫龙脑袋上的。据童虎说,叫踏龙头!因为春丽是踏龙观音转世,所以脚上附带有龙气。这也是为什么,紫龙每天都要被春丽跺踏的原因。而自从紫龙上山后,春丽就再也没有用水吸过脚。都是紫龙用舌头舔干净的。这个用童虎的话说,叫吞龙气。虽然,春丽是踏龙观音转世。但正因为是转世,龙气大多存其脚内。为有出汗时,才会渗出。这也是为什么,春丽跺那么久,紫龙腹部才会出现青光。
  晚上,正当紫龙睡的正香时,感觉一个温滑的东西在踢、踩自己的脸。紫龙迷糊的睁开自己的双眼,见春丽正站在自己的床上。紫龙刚想开口,问怎么会事,却被春丽用脚踩住了嘴。「别说话,跟我来。」

  紫龙跟着春丽一直来到后山竹林中,春丽才停了下来。

  「春丽,你今晚很怪啊!」紫龙看着对面的春丽道。

  「是吗?我哪里怪了!快趴下,我也借助月光为你炼身!」春丽指着身前说道。「哦!」紫龙应了一声。便趴在了春丽面前的地上!「不准看!」随着春丽的声音,紫龙的脑袋被直接跺入了土中。在紫龙脑袋被跺入土中后,他身边那还有什么春丽。只有一个一头银白色长发的白衣女子。如果潘多拉见到的话,一定会吓一跳。因为这女子正是雅典娜的姐姐,月亮女神—阿耳忒弥斯!

  阿耳忒弥斯抬起她那穿着银白色高根凉鞋的神足。轻轻的踏在紫龙的背上!
  也就在踩上的瞬间,紫龙的背部,布满了鳞片。龙是高贵的!除了他的真主!没人可将他踩在脚下。哪怕是神!也不行!因为他们有杀死神的实力!阿耳忒弥斯也发现了脚下的情况!立刻借助天空中的满月。双脚连续在紫龙背上踏出九步!
  每一步,阿耳忒弥斯的鞋跟,都会深深的插入紫龙背部的肌肉中。随着阿耳忒弥斯的九步走完,紫龙背上的鳞片开始飞速收缩到阿耳忒弥斯的脚下,化做一条青龙纹身。

  「哼~!神龙又如何!还不是被我高贵的月亮女神!阿耳忒弥斯!踩在脚下!」说完,阿耳忒弥斯还狠狠的踩了踩紫龙的脑袋!最后,更是一脚将昏迷过去的紫龙踢正。鞋根飞快的插入紫龙口中。

  第二日,当紫龙醒来去拜见童虎时,童虎看了看紫龙。摇了摇头道:「紫龙,你去试试,能不能叫瀑布倒流吧!」待紫龙走后,童虎才转身对身边的春丽道:「哎~!看来菩萨要等等了!紫龙被月亮女神,用九月锁龙将龙气锁住了。如没奇遇,这辈子很难化为神龙了~!」

  成功将神龙锁死的阿耳忒弥斯,此时,正疯狂的踩踏着自己脚下的金发青年。自己的哥哥—太阳神阿波罗!阿波罗呢?则一边享受着妹妹阿耳忒弥斯的踩踏,一边舔舐着妹妹的凉鞋。心中为妹妹能封印神龙而高兴!要不是成功封印神龙,自己何时,才能享受到妹妹的踩踏,舔舐到妹妹的神足和神鞋~!

  在距离仙女岛不远的大海中,随着海水的退潮,一个绿发少年的身影慢慢出现在眼前,只见此少年长了一张比女人还要柔美的脸。皮肤更是白嫩的叫女人嫉妒。唯一可惜的是,在他的手腕、脚腕处皆有一条粗大的锁链。锁链直直连接在四座巨大的礁石上,使这个绿发少年,悬空大字型的吊在了海面上。

  随着海水的退潮,一位金发美少女提着篮子出现在了海边。只见此少女十分轻巧、灵活的踩着因为退潮露出的礁石,向被锁少年这跳来。当跳到缠着锁链的礁石时,少女直接沿着锁链,好似走钢丝般,走到了美少年的背上。

  「阿瞬!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少女踩着阿瞬蹲下后,将篮子提到阿瞬面前。

  「珍妮!你的手艺又有进步啊!好香啊!」阿瞬深吸一口气后,对背上的珍妮赞扬道。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做的!我来喂你!」珍妮说完,将右脚鞋子脱去,脚趾灵活的夹起饭菜,伸到阿瞬嘴边。阿瞬一侧头,便将香喷喷的饭菜和更加香喷喷的脚丫吞入了口中。感觉阿瞬将饭菜吃完后,珍妮抽出阿瞬口中的玉足,又夹起新的饭菜喂阿瞬!正在两人一喂一吃时,两声充满嫉妒的声音突然响起。
  「吆~!好恩爱啊!」

  「这不是我们仙女岛第一帅哥吗?怎么也舔起小公主的脚来了!」

  阿瞬听到两人的话语,脸刷就红了!

  珍妮可不是阿瞬,听到二人话后,直接从阿瞬身上站起来呵斥道:「史碧、及利达,我和爱娜的鞋子舔干净了吗!?」

  「还……还没有!」二人听到珍妮的呵斥,立刻乖顺的如同小狗。

  「那你们还不去!莫非要我抽你们!你们才知道快点!」珍妮拿起随身携带的神鞭,拉了拉!「噼啪!噼啪」之声!格外响亮!

  「小公主,你太偏心了!为什么允许叫阿瞬舔你的脚,却只允许我们舔你的鞋!」史碧加不满的吼道。

  「我愿意叫谁舔!就叫谁舔!」说完,珍妮神鞭直接甩出!将史碧加和利达抽入了海中。

  「珍妮!你也太……」不待阿瞬说完,珍妮一脚跺在了阿瞬的头上。一脸气愤的问道:「前几天,我训练时,叫爱娜给你来送饭。你是不是给爱娜舔脚了!」
  「我……」阿瞬张了张口,一时居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爱娜是我表姐不错!可她还是仙女座的候选人,我不希望你被她踩在脚下。你要记住,仙女岛!
  只有我小公主珍妮才能把你踩在脚下。」说完,珍妮还用力踩了踩阿瞬的脑袋。

  「今天日落后,你的修炼就结束了。到时候,你要来找我!」珍妮收拾好碗盘,在阿瞬身上一踩,人以飞射了出去。

  珍妮回到住房后,正好看到一黑发少女在舔舐自己的鞋子。不由火大道:「爱娜!你又偷舔我的鞋子!不是说了叫他们五个舔的吗?整个岛上,就我们两个女生,你有点公主的样子好不好!」

  「妹妹,我……」爱娜双手拿着沾满口水的鞋子,想要说些什么,却有不知该怎么去说。

  「算了!你的星座,天生就是这样。」珍妮走到床前,坐下后说道。

  「谢谢,妹妹。」爱娜高兴的转身面向珍妮,并抱着珍妮的双脚狠狠的亲了一口。不等爱娜亲够,珍妮以一脚将她跺到在地。「但惩罚还是要的!」说完,已经踩在了爱娜身上。珍妮双脚来回踩踏着爱娜,爱娜并没有发出想象中的痛喊,而是发出了十分消魂的呻吟声。「爱娜,你真贱!」珍妮边说,边踩着爱娜金鸡独立的抬起一只脚,将袜子脱下,用自己的脚丫夹住。

  「我只对妹妹你一人发贱。」爱娜说完,见珍妮伸过来的,夹着袜子的脚丫。小口大张,脑袋更是努力向上伸。珍妮见后,并没急着将袜子放入爱娜的口中。而是向上抬起,抬到爱娜够不到的位置才停下。如此反复几次,知道爱娜发出哀求的眼神。珍妮才将袜子塞入了爱娜的小口中,塞入后,小脚更是用力向内踩了踩。在将另一只袜子也塞入爱娜的小口后,珍妮才换上新的鞋袜去进行今天的训练。

  待珍妮走后,爱娜将珍妮刚换下的鞋子舔干净,才依依不舍的拿出口中的袜子,带上面具赶去训练。

  随着太阳的落山,珍妮用神鞭抽碎了最后一块落石。收起神鞭后,珍妮对脚下的阿比奥尼道:「师父,今天的训练完成了。」

  「哦?这么快?那就回去休息吧!」阿比奥尼不情愿的说道。然后开始慢慢收缩星云锁链,好似电梯一般,驼着珍妮升到了山谷上。当升到顶部后,阿比奥尼又如同横移传送带般,接近到山谷边沿。此时,珍妮就如同高贵的女神般,踩着自己老师的脑袋踏上平地。

  下面说一下珍妮的训练内容,珍妮作为仙女岛上唯一拿到圣衣的弟子。因为使用鞭子的关系,其训练方式是,她穿好圣衣后,踩在她的师父阿比奥尼身上,通过星云锁链降入深谷中,半悬于天空。阿比奥尼不断用星云锁链攻击山谷!蹦落的岩石,就成了珍妮训练的靶子。因为,珍妮是踩在阿比奥尼背上的。所以,每当阿比奥尼使用星云锁链时,珍妮都要移动双脚,来使自己保持平衡。并且在保持平衡的同时,挥鞭击碎头上掉下的落石。好了,介绍完毕,言归正传。
  「等等珍妮!」

  「怎么了老师?」听到阿比奥尼的喊声,珍妮疑惑的转过头来。

  「你怎么这么不注意啊!鞋子上都落上灰尘了。」阿比奥尼语重心长的说道。然后,走到珍妮面前,跪下去细心的为珍妮,舔干净满是尖刺的金属鞋。「谢谢你老师!」珍妮在阿比奥尼为自己舔去灰尘时,用另一只脚踩着阿比奥尼的头说道。

  「没什么!这是老师该做的。」阿比奥尼说完,小心的将珍妮踩在自己脑袋上的小脚拿下,并深出舌头舔了舔,才小心的放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