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x伦被奸记


字数:7173字

  在十多支射灯的照射下,整个摄影棚笼罩在一股燠热高温内。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的猎物——苏x伦很快便落入我精心布置的罗网。

  话说一星期前,苏x伦的经理人向我说苏x伦觉得自己的腿很美,有否一些广告可以展示她的美腿?我说刚接了个丝袜的广告,可出价80万,只拍一日便可。她的经理人回去隔天便应承了。

  突然门铃响起,我闪过一抹冷笑後,便去开门。

  一个娇俏可人的苏x伦带着一丝香风翩翩飘至。今天她穿了一件紧身白色OnePrise 迷你裙。紧窄的布料下她丰的双峰上的乳头不甘被压迫似的向外怒突。她
今天带的胸围真的很薄。再向下望,整条修长的大腿都暴露在我的目光下。而小巧的脚趾便包裹在一双银色高跟凉鞋内。

  苏x伦羞涩地说:「我这样穿不好吗?」

  我说:「不,不,只是奶的腿真的很美!」

  苏x伦高兴地说:「多谢!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我说:「好,进来吧。」

  我走在苏x伦後面进入摄影棚,从背面看紧窄迷你裙下,臀部只有一条细带,应该是一条T- Back内裤。我不禁闪过一丝残酷的笑容。嘿。嘿……
  进入摄影棚後,我招呼苏x伦坐下来,她冷不防沙发这麽软,整个人失去平衡,双脚不禁一开,裙底春光尽收眼底,她裙内是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T-Back内
裤,根本不能遮盖整个阴部,不少阴毛顽皮的漏了出来。

  我假装紧张的说:「不好意思,不要紧吗?」

  苏x伦腼腆地说:「不要紧,没问题。我的腿好看吗?拍这丝袜广告,可以吗?」

  我说:「很好,我可以试一试奶的腿光滑吗?这样我才可决定灯光的。」
  苏x伦稍迟疑:「唔……,好吧。」

  我伸手在她像羊脂白玉的大腿上搓抚。慢慢地享受着。然後向下抚摸她光滑精致的膝盖。

  苏x伦紧张得双腿紧紧地合并。

  我轻轻一笑说:「不用这麽紧张,来,我替奶按摩一下吧。」

  我轻托起苏x伦的小腿按摩着,不一会儿她再没那麽紧张,戒心也放下了。
  我再道:「帮奶按摩脚板,好吗?」

  苏x伦说:「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我说:「不用客气,我非常乐意……」

  我脱下她的银色高跟凉鞋,一丝美女脚独有的幽香轻飘。

  我慢慢的搓揉她的脚趾和脚底,然後趁她不觉,在她脚底一个穴道一按。
  苏x伦不禁嘤一声,两颊泛起一抹艳红,一丝热流从羞人的地方升起。媚眼如丝地望着我说:「喔!真舒服,我可以穿丝袜开始了。」

  我说:「是吗?那跟我来吧。」

  我带苏x伦到一个大衣柜前,打开柜门,内有百多双丝袜裤整齐地挂着。
  我说:「奶喜欢那颜色?」

  苏x伦娇羞地说:「你看我裙子,便知道了,还问人家?」

  我取出一双白色闪光丝袜裤,递给苏x伦说:「这双好吗?」

  苏x伦接过丝袜裤说:「好,我到更衣室穿吧,等等我。」

  我让开说:「请!」

  我便目送苏x伦步入更衣室,但她没留意丝袜裤全都是开了封,而且裤裆部份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液体。更甚者更衣室,嘿,嘿……

  苏x伦关上更衣室的门後,我便进入一间房内,内有八部萤光幕,全都是更衣室内不同角度,最精采的便是一部从底向上影的摄影机。

  苏x伦向着镜子自怜地打量自己的身躯,用手轻托丰满的乳房,目光再向下望,喃喃自语地说:「唔,我最美还是一双腿。」接着脱下高跟鞋,将迷你裙抽高至腰部,整理她那条通花蕾丝T- Back内裤,她无意中抽紧内裤,那条小带子便陷入她秘肉内,磨擦着阴部顶端一颗小豆子,那股羞人的热流像火山爆发般冲激她每一条神经。

  苏x伦不禁轻声的呻吟起来,纤巧的小指头亦向下游,搓揉发硬的小豆子,阴道内腔壁渗出爱液。她另一只手也没有空,正大力的爱抚自己丰满的乳房。
     ***    ***    ***    ***

  正当苏x伦忘形地享受时,她不知道她一举一动全都摄进了镜头。

  正面的镜头特写苏x伦可爱的面孔,她正媚眼半闭,洁白的贝齿紧咬着桃红的下唇,突然她丁香小舌轻舔桃红的嘴唇,诱人非常,真的想冲入更衣室奸个痛快。但当然现在还不是时候,好的东西我不会XX吞桑,我会慢慢的享受。
  突然苏x伦醒觉现在不是自慰的好时侯,强自压下像火山爆发般淫欲。开始动手穿上丝袜裤。

  我心想:「嘿,愈压抑厉害,反噬便愈猛。」

  我不禁期待跟着绮妮的风光。

  我目光投向另一萤光幕,那镜头在下身的高度,对正苏x伦如凝脂白玉的大腿,她正把小巧纤细的脚趾送入丝袜内,正如她将自己像把小羔羊送给狼吻般。她小心地把丝袜穿到膝盖位置,生怕指甲会把丝袜勾得走纱,然後她双手一抽把丝袜裤裤头抽到腰部,但大腿部份的丝袜尚未绷紧,苏x伦便在大腿尽处把丝袜抽紧,这麽一来她修长白皙的大腿便被丝袜紧紧的包裹着。苏x伦再在丝袜裤裤头轻抽,使丝袜裤的裤裆紧贴内裤,穿好後她整理一下迷你裙,穿回高跟鞋便步出更衣室。

  我当然已早一步回到摄影棚等待着我的猎物。

  苏x伦骄傲地挺着她坚实的胸膛一步步走向摄影棚,但十多步後她突然犹疑的停步。开始後悔今天为何穿了T- Back内裤,因T- Back内裤裤裆部份只有一条幼幼带子,走起路来带子全陷入粉红娇嫩的阴唇内,因而丝袜裤的裤裆便直接磨擦她整个阴部。那一丝在丝袜裤裤裆的液体便挥发渗入苏x伦阴户黏膜中。这不异在她压下的火山中再投下一枚计时炸弹。

  现在苏x伦全身血液加速运行,全身肌肤都泛起淡淡粉红色。阴腔内的黏膜正不自控地泌出蜜液,转瞬间已把那幼幼带子湿透。但她只好强忍着继续走向摄影棚。

  苏x伦到我面前,右脚踏前一步,优雅地展示她的美腿说:「好看吗?」
  我俏皮地说:「奶说奶,还是丝袜?」

  苏x伦撒娇地说:「你真坏!」

  我心想:「嘿,坏的奶一会儿便清楚。」

  但我表面故作认真的打量苏x伦有迹近完美线条的美腿,想了一想说:「奶的美腿加上丝袜,就像鱼子酱加上白葡萄酒,简直是天作之合,无懈可击。」
  苏x伦娇羞地说:「哼!口甜舌滑,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我微笑说:「好,开始吧,奶先随意摆些Pose热身,然後我才教奶吧!」
  苏x伦喜孜孜地说:「好,你看这成不成。」说着两腿稍分,双手高举束起背後长发,再让发丝从两手中泻下。她双手高举时,全身肌肉收紧展现骄人的曲线,胸前双峰几欲裂衣而出,在丰满的乳房衬托下,显得她那小蛮腰益发纤细。修长的双腿包裹在白色闪光丝袜裤下,便称得上世上极品!

  我举起F5,按着快门,相机的马达发出响声,一筒菲林便拍完。

  而且四角有四部摄影机在不停拍摄着。

  苏x伦当然想不到地板下亦隐藏着一部精巧广角度的摄影机。

     ***    ***    ***    ***

  一身白衣,白色闪光丝袜的苏x伦像妩媚的天使,偷偷地临幸人间,现在这天使已落在我的五指中,今天将会是漫长的一天。

  苏x伦再换一个姿势,她双脚没有戒心的再张开一些,上身向下弯腰成90度角,涂上浅蓝色寇丹的十指从足踝慢慢地向上轻抚至大腿。四边强烈的水银灯像猛烈的太阳光般照射得苏x伦腿上的白色闪光丝袜裤,闪烁着耀目的光泽,像一层发亮的皮肤。

  她来回轻抚被丝袜包裹着的大腿,我真的恨不得由我去轻抚她闪亮的丝袜。但不用急,今天苏x伦和她的丝袜裤都会成为我的收藏品。

  我说:「OK,再转一个身。」

  苏x伦转身背向我,双腿分得更大,轻轻的回眸,风情万种内带一丝矜持。但我发觉她双颊的一抹酡红更艳更动人了。这姿势又拍了十多张照片,我眉头不经意轻轻的一皱,停下拍照沈默着。

  在地板下的一部摄影机,正拍下苏x伦裙下的春光,这情景就像你躺在玻璃板下,一个美丽的短裙丝袜白天使在你上面走动。苏x伦一番剧烈的郁动後,我看到白天使白色闪光丝袜裤下在裤裆部份已湿了一片。她穿这丝袜裤是我精心挑选,裤裆部份是和袜身一样质地,一样纤薄,一样透明!

  裤裆那部份当被爱液湿透後,便可清楚展现丝袜裤下,阴户的形状,而且透明得连已沾湿了的阴毛也可清晰地看见。当苏x伦每一郁动时,丝袜裤也有些会陷入阴户内,散发着极淫秽的讯息!

  谁想到我眉头不经意轻轻的一皱,是故意欺骗自以为聪明的苏x伦看的。
  娇媚的苏x伦向我走来,柔声软言道:「有甚麽问题吗?」

  我迟疑地说:「老实说,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为了追求美好事物会不顾一切,所以我说出来请奶不要见怪。」

     ***    ***    ***    ***

  我再认真地说:「因奶的裙十分紧窄,内裤的边位都显现出来,会破坏了奶整体的美感,奶可否考虑丝袜裤下不穿内裤。奶坐下好好想一想吧!」

  苏x伦双颊艳红得像滴出血来般,迟疑中带一丝妩媚说:「让我休息一下吧。」
  我扶着苏x伦到沙发坐下,她柔若无骨的身躯斜靠着我,滚烫的面颊贴着我面,媚眼如丝的望着我说:「你可否帮我按摩一下,好吗?」

  我说:「好!荣幸之至。」

  我用双手按摩着苏x伦的双肩,在她滑不留手的肌肤上,已泛现兴奋的红潮。一路向下,到了背部,我不经意地在三个穴位加重了力道。苏x伦心中的火山像服下一服清凉剂,将之前我欲火投进深山中我一条小清泉。整个人松弛得闭上眼睛,轻声呻吟。

  我轻声地说:「来,把脚放在我大腿上。」

  苏x伦依我所言,将修长白皙的双腿搁在我大腿上,现在她的防范已松懈不少,她并没有把两腿紧拼,我可清楚的看到白色闪光丝袜裤裤裆部份有一湿润水印,我知道这淑女在我的多重攻势下,她道德的围墙正逐渐崩溃,将变成我收藏的淫娃。

  在我怀中,她双腿上白色闪光丝袜闪着亮目的光泽,当我双手轻揉着被丝袜包裹着的美腿时,时光像停顿了一般,当我在享受这美极的触感时,苏x伦亦舒服得轻声呻吟。

  我想:「对!现在便是时候。」

  我轻脱下苏x伦足上的高跟鞋,她小巧的脚趾被高跟鞋夹得紧拼在一起,我轻轻的帮她揉开,再在她脚板的穴道重按一下。

  苏x伦全身剧烈地一下抽搐,她心中矜持的河堤终於彻底崩溃,欲念的洪流把这白色小天使完全吞食。

  这折翼的天使终於堕进我淫秽的练狱。

  苏x伦双手环抱着我颈项,甜腻地说:「我可以不穿内裤,但我要你帮我……」
  我说:「乐意非常」

  苏x伦站起来,在我面前。她双手优雅地把迷你裙抽高至腰部,现在整条白色闪光丝袜裤都展露在我面前。

  我把丝袜裤拉下少许,发现她的内裤是在两边各缚有一个蝴蝶结。我用手把蝴蝶结打开後,她内裤便可以抽出了,但因之前内裤中间带子已陷入鲜嫩的阴肉内,所以当我一抽动内裤时,内裤便会磨擦着阴唇和阴蒂,我轻抽下,苏x伦便剧烈地抽搐一下,当我把整条内裤经过她粉红的秘肉抽过後,苏x伦已双腿发软跪在地上,淫水源源的流出,把丝袜裤裤裆染湿一大片。

  苏x伦跪在地上,含情脉脉地望着我说:「我可以吻你神圣的阳物吗?」
     ***    ***    ***    ***

  我内心剧烈的挣扎了一会,深吸一口气说:「SweetHeart,不要挑战我专业摄影师的操守。」

  我强压下从下腹部燃起的熊熊欲火,伸手把苏x伦的白色闪光丝袜裤重新拉好,我瞥见苏x伦澄亮深情的两眸闪过一丝几不可察的失落。但我只有装作看不见,因我要的是征服苏x伦身心,我要的是完美的收藏品。

  我帮苏x伦整理好衣衫後,再取出一双三幼跟尖头高跟鞋,让她穿上。然後我们再回到摄影棚去。

  因这高跟鞋凡的鞋跟部份高而幼,只是刚刚好承受她的体重,所以她会处於一个紧张的状态,全身的肌肉都会收缩,尤其是腿部,故此腿部的线条会更加美丽。

  我柔声的说道:「来,我们试一些大胆小许的姿势,奶坐在地上,双腿交叠,侧身向着我。」

  苏x伦心想最隐秘的私处也给他看了,他也不侵犯我,应是个正人君子吧。所以一咬牙,照我所说做了。

  她盈盈的坐下,腿上的丝袜被灯光映出一泓亮光,性感诱人的大腿尽现眼前。但她想不到最精彩的是在地板下的摄影机,苏x伦坐下时短裙向上抽起,丝袜裤下湿润娇嫩的阴户便被镜头拍下大特写,粉红色阴唇附近的阴毛被淫水沾湿紧贴在半透明的丝袜裤下。随着苏x伦少许郁动,阴唇轻轻的开合,淫液亦随着涓涓地流出。

  苏x伦终於忍不住,向我走过来,双手环绕我的颈项,桃红色的嘴唇向我凑过来,我心想也不用再忍了,向她娇艳欲滴的朱唇狠狠地吻下去,她柔滑得像果冻的丁香小舌,伸入我口腔内来回的交缠着,我双手也没空闲着,隔着衣服搓揉苏x伦小巧而坚挺的椒乳。我再轻舔她已发硬突出的乳头,她衣服是我想像不到的单薄,被我的唾液沾湿後竟变得半透明,她乳头的粉红色也浮现出来。我粗暴地把苏x伦衫裙的肩带撕断,再把衫裙的上身向下拉,她双乳骄傲的微微向上挺的向我挑逗。我把手掌放在苏x伦双乳上,刚好遮盖她整个小巧的乳房,我用掌心磨擦她已发硬的蓓蕾,苏x伦不禁轻声的呻吟。

  我心想:「唔,是时候转换战场了。」

  我伸手在苏x伦大腿上轻轻的抚摸,丝袜柔滑的触感在我手中流过。我一路向上游至她大腿的尽头处,刚想有所动作时,苏x伦下意识地两腿紧紧的合并,把我的手紧夹在世界最好风光的地方。

  我只好用另一只手爱抚苏x伦已发情泛着微红的乳房,而被紧夹的手亦微动轻搔苏x伦大腿内侧。她面上露出陶醉的表情并闭眼享受着。突然我用力地紧握苏x伦的乳房,她整个人不禁一震,双腿不期然一松,我当然把握机会长驱直进,我的手指直抵被微湿丝袜裤包裹的阴户,我用手指在阴唇上方的一颗小豆子微微用力一压,我感到苏x伦全身剧烈抽搐一下。

  终於,这纯洁的小天使决定将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奉献给我这淫秽的魔鬼。
     ***    ***    ***    ***

  苏x伦站立起来,优雅分地把我身上的衣物脱得只剩下一条三角内裤,我露出像希腊雕像般完美的肌肉。苏x伦亦不禁露出欣羡的目光,手指在我壮硕的胸肌上轻抚游走。我的欲火已被她全面诱发。

  我像红了眼的野兽,两臂一分苏x伦那件半挂在身上的连身迷你裙,便变成两片碎布飞散到地上。全身散发像女神般光芒的苏x伦身上便只剩下白色闪光丝袜裤和白色高跟鞋。她修长迹近完美的大腿被丝袜裤包裹着,而大腿尽头处的丝袜因被爱液湿透而呈现半透明,把丝袜裤下阴毛清楚的突显出来。

  圣洁的天使在我面前盈盈的跪下,用她洁白整齐的贝齿,咬着我的内裤,轻轻拉下,我怒挺黑亮的阳具便兴奋弹跳出来。苏x伦羞涩地张开她的樱桃小嘴,把我接近六长阳具的前半部,轻含在口内。她灵活的小舌轻舔我的龟头部份,再打圈刺激着我龟头的前端,一股麻酥的快感光速流遍全身。

  圣洁的天使在做着最淫秽的事,这两个极端的结合,浮现出一幅绝美的图画。
  我下身为追寻更高的快感,下意识的向前一挺,大半根阳具迫进苏x伦口内,龟头的前端已顶着她咽喉的深处,令她呼吸困难,苏x伦只好头向後仰,然後紧吸着我阳具,套弄着,做着活塞运动。

  我粗大壮硕的阳具,在苏x伦柔滑湿润口腔内肆无忌惮的出入。苏x伦眼见自己从来没给人吻过的小嘴,现今正屈辱而淫贱地套弄着陌生人的阳具,心中觉得难受万分,两泓泪花在眼眶中打滚,但下身像洪水般的淫欲渴求,片刻便把她仅有的道德,羞耻吞食得点滴全无。而且她心里明白,只有落力的取悦我,才可得到我激烈而充实的宠幸。故此苏x伦努力收缩口腔的肌肉,提供一个紧窄的战场供我暴怒的阳具冲锋陷阵。她每次的吞吐,桃红色的唇膏总在我怒挺的阳具沾上一些,显得性感非常……。

  苏x伦前送时,像饿兽吞食般,把我的阳具吞至没根,然後她停一停,口腔肌肉一波一波的收缩,带给我一浪接一浪的快感。而抽出时,她口腔内像一个深邃的黑洞,要竭力把我阳具中丰富的精华抽乾。

  当她重复着这两个销魂蚀骨的动作,我亦一步一步的攀向高峰。在我俩合拍的配合下,我迫的阳具终於到了发射的时刻。我顶着她口腔深处,阳具一阵剧烈的抽搐,一股浓精,激射到苏x伦口中。把她的口腔灌得满满,我抽出阳具後,她嘴角逸出一股精液,直流到她的丝袜裤上。苏x伦无力地侧卧在地上,嘴角源源流出我白浊的淫精……。

     ***    ***    ***    ***

  我将软瘫在地上的苏x伦,抱到摄影棚的另一部份,那里有一舒适的大床,正在恭候着我俩。

  我把苏x伦轻轻地放下,温柔的对她说:「对,我要的便是奶这抚媚的神态,来,尽情展现奶诱人的一面。」

  我取出相机,不断的按下快门,苏x伦抚媚动人,骚入骨子的神情,全都摄入镜头内。

  她风姿撩人地除下高跟鞋,让在鞋内被束缚的小脚趾,舒一口气。

  我把苏x伦被丝袜包裹着的香足,虔诚地捧到鼻端,一股幽香直钻我鼻内,不禁把我已软下来的阳具,又挑逗得怒弹起来。

  在我轻吻着苏x伦纤纤脚趾时,苏x伦玉手已不知不觉的游到她那因兴奋发情而极需抚慰的阴户。偷偷的搓揉着。

  我看在眼内,双手一分,将苏x伦双腿撑成一个大大的V字,她整个湿润的阴部,无遗的展示在我眼底,浅粉红色的阴唇静静在丝袜下等候我的蹂躏。当然我的相机和隐蔽的摄影机也不会闲着,将这美景统统摄下。

  我说:「对,像奶平日那麽样便可以了。」

  苏x伦羞涩地说:「我从未试过的……。」

  我雀跃地说:「不用怕,我来教奶。」

  我带领着苏x伦的玉手,隔着丝袜先轻搓阴户上方的小蓓蕾,再用两指轻夹着这小豆子。苏x伦脸上泛起一抹酡红,在享受着这难以形容的快感。

  接着再用苏x伦纤巧的玉指,小心分开两片娇嫩轻柔的小阴唇,把手掌紧按着整个阴部,爱怜的抚慰她寂寞的阴户。滑溜的丝袜裤磨擦着苏x伦那未经开发的处女地,带给苏x伦绝对新鲜刺激的快感……。

  我的手指隔着丝袜裤向苏x伦神圣的阴道迫进。

  苏x伦突然紧张的捉着我,腼腆地说:「我想你用雄伟的阳物,穿破我处女膜。」

  我一咬牙,说:「好!」

  我双手紧抓苏x伦的双踝,把她双腿大大张开,将我怒挺的阳具轻抵苏x伦娇柔的阴唇。在阴户部份丝袜裤的质料是和袜身一样纤薄,而且和一般丝袜裤不同,在裤裆部份是没有一条「骨」,所以阴户部份只是像覆盖一层薄纱般。
  苏x伦紧闭双目,咬紧下唇,紧张的期待我暴怒的蹂躏。

  我深吸一口气……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