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32358(1-21)

                 1

  小老公单名一个旦字,我喜欢叫他蛋蛋。我俩同居的时候,蛋蛋还不到18岁。我们一起生活已经五年,去年冬天我俩正式结了婚,婚礼当天是蛋蛋22岁生日。这一天我已经56岁多,小老公比我小34岁还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中国老妻少夫中年龄差距最大的,但我知道蛋蛋是全中国年龄最小的合法丈夫。
  22岁生日这天能做我的合法丈夫,是蛋蛋最大的愿望。

  常常有人问我,再过十年,你与小老公的婚姻还能维持吗?

  说实话,我没想得那么远,我只是把握着当下的幸福。我可以说,现在和可预见的三五年内,我一点也不担忧。现在,蛋蛋最怕的是我休了他。我们的婚姻由我主导,平常的生活,也包括床上。

  婚姻的千秋稳固和爱情的天长地久决定于什么?我最清楚。

  因为我是一个多婚女人,与蛋蛋的这次婚姻是第五次。我不敢说这是最后一次,因为我把握不了自己。不过我清楚,只要自己不提离婚的事,蛋蛋不会提,或者说不敢提。

  两个人的时候,蛋蛋最喜欢说,也是我最喜欢听的话,就是:你是我第一个女人,更是我最后一个女人,你是我的唯一。

  有人说婚姻的基础是爱情。这话应该没错,但问题在于爱情是易碎品,非常娇嫩,犹如温室里的花朵,需要浇灌,需要滋润。

  不同时代能够滋润爱情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以往时代是什么我不清楚,但当下这个时代,我知道,那就是财富。

  中国的传统是男权社会,所以,老夫少妻具有长久的历史,古时候八十老翁娶二八少女会成为美谈。时至今日,这种现象才些许被颠覆,姐弟恋才成为一种时尚。有云:小妹不如大姐,大姐不如大妈。为什么?皆因大姐往往比小妹有钱,而大妈则往往比大姐更有钱。倘若一个大妈是个穷婆子,既老且丑,又凭什么让阳光帅气的小伙子爱她?!

  在这个吧里,一个大妈说声要找小弟,下边就会有一长串QQ号留下,一个比一个年轻。这些小帅哥心里当然想着爱情,但我知道他们的爱情是要金钱来滋润的。

  所以,在今天,即使一个年过五旬的女人照样可以赢得年轻的爱情,只要她有一定的财富。即使她长相平平,只要敢于打扮敢于装嫩,就会有不止一份爱情来追逐。如果她会洒几分风情,又会动点心思,那么她足以丰收成片的爱情。
  看把话题扯开了,还是说说我的小老公蛋蛋吧。

  我和蛋蛋是在一次婚礼上认识的,他是新郎的亲侄子,新郎兄长的儿子,当时他还在读职高,离18岁生日还差半年。他很阳光很活泼,婚礼上他拿过司仪手上的话筒唱了好几首歌。看他唱歌,我有种惊艳的感觉。他唱的歌我都不熟悉,不象后来他唱的全是我熟悉和喜欢的歌。当时我没有听懂他唱的是什么,我只是惊讶于他的模样,他的嗓音,他的人。因为他的模样像极了我姑娘时代的白马王子!

  我是从杭州赶回绍兴参加婚礼的,当夜就住宿在酒店里。婚礼散场之后安排有余兴节目,棋牌还有唱歌。原本有人约了我打麻将的,可蛋蛋却要拉我去唱歌。那会儿我自然还不叫他蛋蛋,和他父母一样叫他小旦。小旦的嘴很甜,唱歌的时候一直恭维我比新娘子还漂亮。那一天我还真的是精心打扮过的,着实装嫩了的。正是五一期间,天气比较暖和,我穿的清凉得很,衣裙要比实际年龄年轻三十岁。
  小旦的模样太阳光了,个子有一米七多,比我高出一个额头,唱歌的时候浑身散发出一种令人为之颤动的青春活力。开始的时候有好几个人在唱,后来就只剩我们两个了。我们唱得很迟,到11点过才结束。结束之后他又到我的房间里坐了一会,直到他父亲打完麻来叫他才离开,这时已过12点了。

                 2

  第二天我就回了杭州,我本来以为自己应该会忘了小旦,谁知竟然一直忘不了。和老公**时,我的脑子里也会出现小旦的身影,以至于要把老公幻想成小旦才能达到高潮。

  当时的老公是第四任,他是杭州某所三流大学的老师,副教授职称,比我小12岁。我们俩是通过婚介所认识的,他结过一次婚,有一个上小学的女儿。离婚后房子和孩子都归了女方。副教授人长得有模有样,就是穷了点,于是就想找个有钱女人,见了一次面之后,他就盯住我不放了,又是送花又是写情诗。在他的诗里,我成了仙女女神和王母娘娘。我从来也没有收到过这么多情诗,而且每一首都写得那么肉麻。肉麻如果在公开场合,那是很不好受的。但只在两个人之间,却是很受用的。我被他恭维得飘飘然起来,于是就答应了他的求婚。不过,我毕竟是一个到了五十的女人,该清醒处依然清醒。扯证前跟他签了协议,定下了约法三章,规定婚姻存续期间,他只能属于我一个人,而我却可以有别的男人。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耻辱,但为了钱他答应了。

  这年暑假的一天,小旦突然跑到杭州来找我。我在杭州有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赚点小钱,每年有三五十万利润。我花在公司的精力不多,主要兴趣是炒房。1997年从绍兴来到杭州,我结识了一个温州女人,她带我走进了炒房行列。在炒房过程中,我认识了省市一些官员的夫人,自己炒房,也帮她们炒房。这样一来,也为自己积累了不少人脉。

  小旦的到来令我既意外又惊喜,更令我惊喜的是吃晚饭的时候,他居然说他爱我,而且是非常非常爱我。听了他的话,我的脑子顿时一片浆糊,吃罢晚饭就把他带到了转塘那边的一处郊区别墅里。

  在杭州我有两处家,一处在滨江,是个复式结构,180多平米,是我和副教授的家。另一处就是转塘这边的别墅,这是我和另时喜欢的男人的家。这个夜晚,我和一个不到18岁的少年几乎干了个通宵达旦。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把一个懵懂无知的毛头小子变成了一个骄傲的大男人。这样的感觉太过奇妙,以至于我后来总是特别渴望享有这种感觉。处男真的很特别,他们那种不可复制的茫然和惊慌,以及之后的贪婪和和疯狂劲,真的能让你心醉。

  整个暑假我几乎天天晚上和小旦缠绵,把副教授老公就凉在了一边。

  我与小旦的感情进展很快,不到一周我就把他在小圈子里公开了,我们俩像夫妻一样出双入对。

  暑假快结束,小旦说想转到杭州来读书。这个比较容易,转塘镇上就有一所职高。我找了个熟人帮忙,不费什么力就解决了。小旦父母听说我肯出学费和生活费,也没说什么话,只是打了电话来,说有我照顾小旦他们很放心。

  小旦转过来读的是高三。刚刚通了人事的小男人热衷于床上生活,他提出要通校,因为通校的话他就可以每晚住在我的别墅里,每夜都可以和我翻云覆雨。
  不过,我可不想每晚都来,一则是我吃不消,他太猛了;二则我也不想只吃他一个,一棵树和一片森林的关系我还是知道的么。我对他说,你现在是读高三,要努力一些,要住校,在学校上晚自习,必须考上高职,弄个大专文凭。如果真想做我的男人,一张职高文凭是不行的。这些话吓住了他,于是不敢再提通校的事。职高是双休日,有周五周六两个夜晚拥有这个小蛋蛋,我足够了。

  一年之后,小旦不负我望,考上了杭城的一所高职院校,学校在下沙。不知是偶然的巧合,抑或是有意为之,小旦就读的这所学校竟然就是我那副教授老公就职的学校。我曾经问过,蛋蛋你是不是故意的?他只是笑而不答。

  小旦去报到那天,他执意要我以女朋友的身份送他去入学。我很是犹豫,不好意思答应。因为之前,我们只是在我的小圈子里出双入对,这是无所谓的。我的那些朋友几乎个个都是这样,几个年龄大的都有比自己儿子还小的男朋友。见我犹豫,小旦就纠缠不休,最后我没有拗过他,便说,好了好了,就依你个臭蛋蛋。

  那天送小旦入学,我一早就起来打扮,穿什么戴什么都是由小旦说了算。他内心里肯定也希望我能年轻些,所以这一天的模样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五十好几的人穿的是二十岁少女的衣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有怯怯,却又有几分欢喜。

  小旦学校的学生公寓四人一间,我们到的时候其余三个都已经到了,一个来自淳安,一个来自宁海,还有一个是杭州的萧山区。他们有些猜不透我的身份,嘴上没有说什么,心里肯定在嘀咕。没想到小旦却开宗明义的向他的室友们大声宣布了,说我是他的女朋友,38岁,杭州某某公司董事长。这一下,那三个室友惊讶得炸开了,发出了好几声「哇哇「大叫,其中淳安来的那个惊讶得立即跑出门去,迫不及待的去告诉了他的新同学们。

  很快就一大帮人涌了过来,就这样入学第一天,大家都知道了小旦有一个38岁的富婆女友,开一台银色的奔驰600跑车。

  我终于看出了这是小旦的「诡计「,我也乐于看到他的诡计能够得逞。
  每个周五下午,我都开车去接小旦,而且是以女友的身份。我的老公就在同一所学校,此前我从来也没去过这所学校。

                 3

  小旦是个古怪的小三,他的诡计就是逼得那个副教授和我离婚。

  可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副教授焉敢和我提离婚呢?除非他甘于净身出户。

  小旦上了大学,学校里只知道我是他的女朋友,却没有人知道我是那副教授的合法妻子。我和副教授结婚只是扯了证,并没有请客办酒。所以,副教授的同事朋友只知道他娶了一位富婆妻子,他住的房子开的车子都是妻子的,却不认识他的妻子。所以,每当我出现在学校里,大家也只以为我是小旦的女友,而不可能想到是谁的老公。

  终于有一天,老公向我诉说了他的委屈,言语透着责怪,以及弱弱的不满。
  针对老公的不满和责怪,我撇了撇嘴说,这是我的权利,婚前就作了约定的,我可以交男朋友。你要无法忍受,就提出离婚好了,我随时都答应。这是老公的软肋,是我拿捏得住他的把柄。

  老妻少夫的婚姻,要想稳固,老妻一方必须要有一定的手腕,更必须要有对自身的清醒认识。一个比你年轻得多的男人愿意与你结婚必定对你有所企求,这种企求是一眼可以看穿的。尤其是在当今这种物欲泛滥的商品社会,十个有十个是为了钱。婚姻离不开谈情说爱,不说爱不言情的婚姻是无香无味的。不过,爱情总只是一种装饰品。在香甜可口的爱情下面,实质是一种金钱交易。

  前面提过,我和副教授是通过婚介所认识的。当时,他其实并不满足我的条件,我的要求中有一条是未婚男子,而他是离异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我答应与他结婚,也是被他漫天飞舞的爱情所征服的。不过,我虽然被爱情征服,但对爱情下面的实质仍很清楚。婚前的最后一次交谈,我谈了实质。我把一份事先拟好的协议交给他看,他看完后,我轻轻的说了一句,你签上字,我们明天就去扯证。要不同意,此刻便分手。他看了我一眼,取出笔就签了字。这份协议把夫妻双方的权利义务写了个明明白白,我的义务只是给钱,其余都是权利。他的权利只是在尽了各种义务之后能获得一笔丰厚的钱财。协议中有一条便是他不能主动提出离婚,除非愿意放弃一切。只有我提出解除婚姻,他才有权得到协议中写的数目。
  小旦是一个活色生香的男孩,有趣乖巧讨人喜欢,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活力。我喜欢听他唱歌,喜欢他在我面前裸舞。他并没有经过专业的舞蹈训练,舞得很随意,但非常有节奏有力度,足以激发一个女人的无限遐想。

  与小旦在一起,我有一种震颤、恐惧和惊粟的感觉。一个人的时候,我曾经无数次对自己说,结束这场游戏!可是一接触到小旦,就一切都烟消云散了,身体和心灵便就只剩下了一个欲望,那就是把他深深的嵌进自己的身心里。

  与小旦同居,我几乎一直处于一种欲取还惧欲罢不能的折磨中,既不敢答应他的求婚,又舍不得拒绝他抛开他。

  我所拥有或曾经拥有过的男人中,有比小旦更年轻更英俊,也有比小旦更壮硕更伟岸。我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都很放得开,取舍予夺毫不犹豫,绝无这等患得患失的心态。只有和小旦在一起,我才有既兴奋又恐惧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又让我特别留恋。这里面的原由我清楚,但又不敢去细想。

  还记得我说过,与小旦认识是在一次婚礼上的事吗?知道我参加的又是谁的婚礼吗?其实,那是我女儿的婚礼,婚礼上的新郎就是我的女婿,而小旦却是新郎的亲侄子!

  这是乱伦吗?这不是乱伦吗?乱伦不乱伦,真是个大问题。

  小旦考虑得远没有复杂,我俩同居不久,他就提出要和我结婚,说这辈子非和我结婚不可。只要有机会,他就催促我和那个老男人离婚。小旦总是称那个副教授做老男人,当着他本人的面也这样叫。副教授比我小12岁,但却比小旦大22岁。与小旦的青春年少相比,副教授自然就老了。过去,我一直不觉得,但被小旦说得多了,我也就觉得副教授有些老了!

  事情有些让人抓狂,如果我真的和小旦结婚,那岂不成了自己女婿和女儿的侄媳妇?!小旦叫我女儿做婶婶,难道我也跟着叫婶婶!这个真的很恐惧,但又总是令我有种莫名的兴奋!

  上了大学之后,小旦一直在步步进逼。我只得以年龄为借口推委。我说,你个臭蛋蛋,不要逼我好不好?你离22周岁还远着呢,到了法定年龄再说好不好?这种时候,小旦总是寸步不让的说,那好,我们立个字据,等我到22岁就结婚。我当然不会立字据,就是真的想好了跟他结婚也不会立,更何况我还没有想好。
                 4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变态,很不正常。

  我们这个社会从本质上讲依旧是个男权社会,男人成功往往能够以正常的方式达成,而女人则往往不能。一个成功的女人强势的女人往往经历过严重的伤害,而所有的伤害又必然都来自男人。因此,报复男人也就往往是女人博取成功的强劲动力。

  我有一个最好的朋友,叫吕玉娘,比我小五岁,我叫她玉妹子,她叫我芳姐。我和她联手炒房最多,每次都斩获颇丰,最多的一次是每人斩了一千多万。
  吕玉娘在八十年代中期读的浙大,她的第一任丈夫也是浙大毕业的,姓魏,和她同系同级不同班。吕玉娘学习非常优秀,但人长得不咋样,一米五几的身高,且粗腰短腿。老魏则是风度翩翩一表人材,要模样有模样,要学识有学识。只可惜浙大是一所工科院校,那年月能考上浙大这类工科学校的女生少之又少。物以稀为贵么,吕玉娘这种丑妹子也就成了抢手货。老魏是农村来的学生,能抢到她也算不错了。

  毕业之后,两人都幸运的分配在杭城。老魏分进机关,吕玉娘则进了一家重型机械厂。两人很快就结了婚,不久就有了一个女儿,女儿长得像爹,十分漂亮可爱。差不多有十年时间,两人的婚姻很美满。即使现在回忆起来,吕玉娘仍认为那是她一生中最幸福快乐的日子。后来老魏,从副科长到科长,副局长到局长,最后当了某区土管局局长。老魏在当副局长的时候有了外遇,对方是一个刚分配的大学生,既年轻又漂亮。两年之后,老魏和吕玉娘离了婚,留给她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的地段很好,在岳王庙附近,离西湖不到两百米。这时已是1999年,女儿已经13岁,她主动说要跟父亲,理由是她长得像爸爸。这让吕玉娘很伤心,女儿分明是嫌她长得丑不好看。

  离婚之后老魏立刻就成了家,新婚妻子不是原先那个大学生,而是一个更年轻的,才23岁。国土局长是一个肥缺,老魏在官场上如鱼得水,活得有声有色。吕玉娘却是屋漏逢上连夜雨,那年年底竟然下了岗,一度沦落到做钟点工。
  2002年老魏出了事被双规。出事之前他就已有预感,来老房子找到前妻,把这些年来的全部所得交给了她。老魏对吕玉娘说,那个女人(指他后来的妻子)靠不住,我想了又想,只能把这些东西交给你保管。如果事情弄大我被枪毙或者判长刑期,你要在女儿大学毕业之后交给她,你自己可以留50万。如果我能缓刑或者只判两三年,那等我出来之后交还我,仍旧给你50万。

  老魏走后,吕玉娘看了这些东西,竟把她吓了个半死,这可是一笔天文数字的财富!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然后默默的流下了泪水。她感觉非常伤心,这么巨大的一笔财富,他竟然吝啬得只给自己50万。她原本以为能在最后时刻来找自己,说明老魏心里仍是爱自己的。此刻看来,他只是看扁了自己而已,只是欺侮自己老实罢了。

  老魏其实犯了一个大错,这往往是一个聪明男人很可能犯的致命错误。
  老魏的案子牵一发而动全身,省市两级官员中有人想撬,更有人要摁。这个案子撬开了,有一大帮人倒霉,当然也有一大帮人得利,整个杭城官场会如同发生一场大地震。这个案子如果摁住了,那么就有一大帮人保住官位,杭城就会一片平静。

  稳定压倒一切,这是当今政治的铁律。最后角力的结果是摁案子的一边占了上风,北京来的人也回去了,案子交给省里处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老魏很可能判缓刑了事。最近一次,老魏让吕玉娘给他送日用品时就满口向她说,肯定不会去服刑了。

  给老魏送东西后回来,吕玉娘在心里嘀咕开了,不能让他出来,他一出来我就什么都没有,只能继续做钟点工,女儿也会继续看不起我。吕玉娘决心让老魏呆在监狱里,心里生出一个恶毒的主意。第二天,她给市纪委寄了一封特快专递,里边有一份老魏贪污20万的铁证。这事发生在老魏当科长的时候,是一笔孤立的交易。贪的这笔钱就买了吕玉娘现在住的这套房子。

                 5

  吕玉娘寄的证据很快就查实了,由于这事和别人没有牵连,所以也没有人帮他开脱。相反却有人劝他认罪,威胁他不要乱咬,否则可能判极刑。最后老魏判了15年,送到省四监服刑。四监就在临平,早先是余杭县城,后来划归算杭州市区了。

  老魏判刑之后,后来的妻子很快就和他离了婚。吕玉娘就成了老魏的全部希望,探监的时候,他先是叮嘱一旁的女儿要听妈妈的话,接着就要求前妻为他去上下打点,一是让他在监狱里的日子好过些,二是争取保外求医。吕玉娘嘴上答应了,心里却另有打算。

  事后,吕玉娘打点是去打点了,但目的却与老魏的希望背道而驰。老魏在四监的日子并不好过,干的活比别人累不说,还常常受监狱同犯的欺侮。而这一切都是吕玉娘花钱打点后的结果。至于保外求医,吕玉娘提都没去提。

  老魏多次写信来求前妻去探望,吕玉娘看都不看就撕了。写信要女儿去看望,吕玉娘不许。从小娇生惯养脾气刁蛮的女儿,如今已乖得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在吕玉娘面前要多听话就有多听话。现在,即使买根冰棍的钱都得向吕玉娘要,女儿又怎么敢有脾气呢。女儿早已伤透过为娘的心,即使有爱,吕玉娘也是以恨的方式表现出来。过去从来没有打骂过女儿的吕玉娘,如今打骂已成了家常便饭。女儿只有16岁,吕玉娘竟把所有的家务活都推给了她。

  老魏留下的钱财让吕玉娘生活得扬眉吐气,人一旦有了精气神,做什么事都会得心应手起来。她用老魏的钱去炒股炒房竟然事事顺遂,不到一年时间比过去赚的全部钱还多好几倍。

  一年之后吕玉娘地姗姗去探望老魏,这次没有带女儿,而是带了个英俊小伙子。老魏第一眼竟没有认出前妻,因为此时的吕玉娘已是旧貌换新颜,露背装超短裙和高跟鞋,再加上精致的发型和妆容,粗粗一看让人以为是哪个年轻的时髦女郎。过去,吕玉娘不能也不敢这样打扮自己。这会儿老魏看得眼睛都有些直了,男监里不可能有女人,关得久了,连母猪都赛过貂婵。老魏没有想到自己的前妻打扮起来竟然还可以这般美艳。

  吕玉娘指指身边的小伙子对老魏说,这位是我的未婚夫,21岁,现在还读大四,等他一毕业,我们就结婚,到时给你送一包喜糖来。老魏心里很窝气,但面上却不敢发作出来。只能陪着笑脸乞求,先说了一大堆自己过去多么多么不好,然后求她千万帮帮忙,给监狱打点打点,保外求医什么的可慢慢来,里面的打骂折磨实在受不了。

  听了老魏的乞求,吕玉娘搂过边上的小伙子,给了一个响吻,然后「格格「娇笑着说,老魏呀老魏,你当坐牢是享福呀。我们不陪你了,你要在里面好好改造,不要有痴心妄想。要想早点出来,就卖力的干活。到时候你真出来了,我不会让你沿街乞讨的,给你的至少多于50万。另外,你千万别给女儿写信了,女儿说她没有你这样的罪犯爸爸。

  探望了老魏之后,吕玉娘到监狱长那里去了一趟,给了对方一个信封,笑嘻嘻的说了句,拜托了,给那头猪加点码,让它多叫几声。监狱长捏了捏,显然对信封的厚度很满意,满脸堆笑的说,一定一定,吕姐的事就是我的事。

  当晚,老魏又被同室犯蒙头打了一顿,打得比以往更猛烈。第二天,又被派了一份最脏最累的活。

                 6

  我与吕玉娘认识是在03年初,那时她刚刚涉足炒房。我们俩似乎很谈得来,没过多少日子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细想起来,这可能与两个因素有关,一是我们都受到过男人的伤害,二是我们是同乡,她和我都是嵊州人。嵊州是绍兴辖下的一个县级市,原来叫嵊县,马寅初就是嵊县人,音乐家任光也是嵊县人,还有就是越剧发源于嵊县,知名的越剧十姐妹多数都是嵊县人。我出生在嵊县东乡,吕玉娘在西乡。

  刚认识那段时间,我俩都是单身贵族,因此结伴寻春的事就不免多干几次。
  后来我先结了婚,老公就是那个副教授,我的婚事一点没有声张。过不多久,吕玉娘也结了婚,丈夫就是那位一道去探望过老魏的大学生。她的婚事办得极为铺张,婚宴设在西湖南岸的西子宾馆,酒席开了近百桌。婚宴上吕玉娘的婚纱换了八套,有两套是从香港定制的。新郎是江西人,是从江西考来浙大的。婚礼上有一大群江西老表,都是男方亲友。这是吕玉娘的意思,她让新郎把老家能叫的亲戚朋友都叫来,礼金全免,食宿交通费用全包,离开时还奉上红包一个。嵊州老家的亲友,吕玉娘也都叫上了。所以,那天的婚礼乱哄哄的,象个菜市场,不过的确非常热闹。

  我明白吕玉娘的意思,她曾经跟我说过,第一次结婚就没办喜酒,连婚纱都没披。这一次要连本带利补回来。其实我还明白吕玉娘内心的真实意图,她是要向全世界宣告,她吕玉娘不是一个只能被人抛弃的黄脸婆,而是有年轻英俊的男人抢着要。婚礼上有一个特别设计的节目,就是新郎向新娘示爱的内心独白。这份独白,新郎肯定绞尽脑汁写了好几遍,显得很真诚很打动人。

  和吕玉娘类似的心态我也曾有过。和第三个老公结婚时,我的婚事也办得很铺张。因为之前,我是被第二任老公抛弃的黄脸婆。

                 7

  吕玉娘再婚前和我有商量过,问我财产要不要去公证。我说,公证倒不必,最主要的是你必须抓得住全部财产,不论是婚前的还是婚后的。你可以跟你小老公签一份协议,有些东西都在事先作好约定。但也不要太吝啬,要让对方对未来有较为乐观的期望。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能让小老公参与到你的生意中来,最好不要让他有所谓事业,让他做你的全职丈夫。说完,我把我和副教授老公签的协议给她看了看。她看了之后极为高兴,说回去就签这样一份协议。

  几天之后,吕玉娘兴冲冲的跑来找我,递给我一沓A4纸,有六七张之多,上面打的满满的小四号字。我先粗略的浏览了一遍,条款竟有一百多,条目之细更是匪夷所思。我说,玉妹子,天才呀,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做姐姐的只好甘拜下风了。

  吕玉娘说,这事费了我好几天心思。那天回去我跟就他说了,如果要结婚,婚后就得做我的全职丈夫,不得提工作干事业的事。他没有什么犹豫就点头了。
  我接着说,那我俩得签一份协议,我负责在外面打拼,提供家庭建设的物质保证。你负责家庭内务,要全方位的服侍好我,使家成为我的温柔的港湾。协议我会起草好的,到时候你看看,同意就签字。不同意的话,枝节问题可以商量,原则上谈不拢的话就只能不结婚。他本来似乎有话要说,但听了我最后一句就没说别的,只说了四个字「一切依你「。

  我抖了抖手上的A4纸说,这东西他仔细看了不?没有异议?吕玉娘说,没有异议,他想立即签字,我没让他签。我想拿给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我笑着说,这我还能有什么补充,我能想到的你都想到了,我没有能想到的你也想到了。你已经走在我的前边,下次结婚,我绝对用你这份协议。

  吕玉娘说,芳姐你别耻笑我了。我是想那个补偿条款会不会太高?到时候付不出怎么办?

  我说,不高么,已经比我和副教授的那份低了一半,第一年10万,第二年15万,此后依此类推,每满一年补偿款就增加5万。他做你五年老公,服侍你五年,才得100万,一点也不高呀。

  吕玉娘说,可是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呢。他说了,这一辈子只做我的男人,即使有一天我比他先死了,他也决不会再和别的女人结婚,要为我守一辈子贞节。你算算三十年是多少?是2475万!那我岂不等于要把全部财产都给他了。

  听了她这一席话,我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够了后才说,我说玉妹子你也真逗,要真这样,你就捡大便宜了。因为你找到了真爱!真爱是无价宝,两千多万算什么,两个亿都值。

  吕玉娘说,道理是这样,2475万这个数我现在倒也付得出,但到时没有这么多钱了怎么办?

  我说,你是装傻还是怎么的,你在这协议中写了那么多扣分条款,每分就是五千,有的错误一扣就是5分10分,三十年有多长,你要能再生个儿子的话,儿子的儿子都能上小学了。这么长的时间,一万好多天,三天扣一分也能扣他3000多分,那就是1500多万,你真要付也就一千来万么。再说你真怕付不起,不是还有别的条款在么,你看这103条,「男方即使没有重大过错,女方仍有权休夫。但是补偿款必须加倍计算,最后未满一年的按满一年计算。男方犯一般错误而扣除之分数一律作废。」你三年休了他,加倍也只有90万。五年休了他,加倍也就200万。这点钱你都怕付不出吗?

  吕玉娘说,我没有三五年就休他的意思,我是真的喜欢他。如果他真心爱我,我愿意和他过一辈子。

  我笑了笑说,玉妹子你还真是一个好女人,但愿你能这样吧。

                 8

  有道是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是因为地球有万有引力,人往高处走则是因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欲望。

  欲望是引领人往上走的原初动力,只是这个「向上「仅仅是一种表面现象。
  在我们的生活中,所谓向上就是做官的官越做大,做生意的财富越积越多等等。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思考一下,事情也许刚好相反,人在表面向上的时候其实却是向下的。

  吕玉娘的第二春可谓无光无限,他的小老公我见犹怜,服侍妻子的体贴入微真是费尽了心思,对妻子的忠贞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吕玉娘的别墅是一幢带花园的三层小楼,一楼是大客厅厨房餐厅和佣人房间等,二楼是小客厅和客房什么,三楼整层是主卧。我没有进过她家的主卧,不知道装修和布置得怎么样,想来应该不差。结婚之后,吕玉娘的小老公过的就是足不出户的日子,没事就呆在三楼上,如同古代的闺阁千金不轻易下楼。不得不下楼的时候,他的脸前总是覆有一袭黑色面纱,像伊斯兰女人似的。我问过吕玉娘,是不是她要求他这样的?她说不是,是他自己主动这样的。

  我感到奇怪,问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主动?吕玉娘说,他是怕我扣分。我跟他的协议中不是有这样一条么,任何时候都不能有意的去看别的女人,无意间看到,连续注视时间不能超过三秒。违反本条,一次扣5分。他说他最怕这一条,如果象往常一样,弄不好一天就能扣几百分。所以他就想了个罩面纱的办法,连见我女儿都戴面纱的。女儿在杭外读书,,周一到周五住校,双休日才回家。每到双休日他总是留在三楼上,连二楼都不下,他怕撞到女儿。我规定过,女儿是不许上三楼的。她的房间在一楼,有事至多上二楼。

  我又问,你那小老公整天呆在楼上干什么?吕玉娘一脸幸福的笑着说,我也不晓得他在瞎忙些什么,反正也一天到晚有事做的。一上午就洗我的内衣内裤,用手轻轻的搓洗,听他说用心的洗,洗干净,一个上午还挺忙碌的。我真想不通他是怎么洗的,就两块巴掌大的东西,要洗一上午才完事。他要给人做钟点工,还不给东家骂死。下午睡醒午觉起来,就盘算着我第二天穿什么裙子戴什么首饰,要能合我的心意也挺费心思的,两三过小时也就这样过去了。至于晚上,那就等着我宠幸呗。如果我不回家,那就只独守空房了。

  婚后不久,大约是在03年冬至04年夏的半年多时间里,吕玉娘飞去韩国作了多次整容,听她说花费有上百万美元。整容我也整过,只是没有吕玉娘做的那么大动静。效果也没有她那么显著。

  整容后的吕玉娘真可谓焕然一新,着实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正是韩流当道时节,吕玉娘这种韩国女星般的美丽,直让不少小男生为之着迷。吕玉娘原本就身材矮小,整容之后瘦了腰提了臀,丰满了胸脯,脸型变得比过去柔和,五官骤然间明媚起来,成就了一张娃娃脸。加之有专业造型师做着装指导,服饰穿戴往往能恰到好处,所以她走在杭城街上,总有几近百分百的回头率。

                 9

  有一次我们俩一道逛商场,遇到我的一位朋友。他不认识吕玉娘,竟把她误认为我的女儿。这真令我伤心。不过整容的效果在吕玉娘身上特别明显,看起来特别年轻,真的能让人以为才二十多岁,有时穿上校服装甚至像个十七八岁的女中学生。有一次,她让女儿陪着去某品牌专卖店为自己买几个适合年轻人的包包,在店堂里女儿非常热心的出主意,说这款包漂亮那个包合适,态度对她非常关切,言谈也总是在讨她欢心。导购小姐以为这是一对姐妹,而且以为女儿是姐姐,她是妹妹。导购小姐自然能看得出吕玉娘是付钱的主,于是对她说,你姐姐挺在行的,这几款包真的都适合你。吕玉娘听了顿时笑得前仰后合,导购小姐有些惊谔,问,你们两个不是姐妹?她不是你姐姐?你不是她妹妹?吕玉娘急忙摇了摇手说,是的是的,她是我姐姐,亲表姐。然后转过脸对女儿说,表姐,你刚才说的几个都买了。导购小姐高兴极了,一边收拾包包一边说,我的眼力很好的,一看就知道你俩是姐妹,不是亲姐妹就是表姐妹。我还猜得出表姐是从乡下来杭州读书的,读了应该有几年了吧,杭州话说得蛮地道的。

  吕玉娘对我说这件事时,还学着导购小姐的声调说了句,你表姐是乡下来的,杭州话说得蛮地道的。说完就自个儿哈哈大笑。我知道,吕玉娘对女儿恨意未消,因此常常以能奚落她为快乐。

  我对吕玉娘母女的关系有过侧面的观察,了解和思索,这是因为我也有一个女儿,她和吕玉娘的女儿有些相似。我的遭遇也曾经和吕玉娘相似。我女儿比吕的女儿大四岁,是我和第二个老公生的。离婚时女儿15岁,我曾经争过扶养权,可女儿自己选择跟父亲。她当着我的面说,她姓汪,是汪家人。离婚之后,我曾经多次去看她,她见倒是让我见,但态度冷冰冰的,我问她话也不答,当自己成了哑巴。我送她衣服什么也收下,但从来就不穿不用。这是真正的冷暴力,以至于我后来失去了继续去看她的勇气。我第一次给她寄生活费,她就给退回了,汇款单上写了一句附言,「尊敬的刘女士,不用你劳心,汪家有能力扶养自己的后代。」我一看就知是女儿的笔迹,我忍不住哭了,哭得很伤心。

  不过,与吕玉娘的女儿相比,我女儿还不算最差。我曾听吕玉娘说过一件事,2000年的时候,已经沦落做钟点工的吕玉娘花了200多元给女儿买了条裙子做生日礼物。女儿生日那天,她早早就去候在了女儿就读的校门口,放学时女儿一出来她就迎上去把裙子递给她,祝她生日快乐。谁知她女儿竟然把裙子往地下一摔,说谁穿你的这种地摊货!你不是我妈,我不认你做妈。说完就往一边跑去,一边跑一边「妈妈,妈妈」的叫着。吕玉娘往女儿跑去的方向一看,那边停着一辆崭新的红色跑车,边上笑吟吟的站着一位时髦女郎,正是老魏的新妻,女儿的继母。

  说起这事,吕玉娘至今仍余怒未消,会狠狠的发泄道,这个小贱胎,我永远都忘不了,如今落在我手上,我非得好好消遣她折磨她,消遣她一辈子,折磨她一辈子,要她生不如死。

  可是,女儿好象并不反感母亲的折磨,甚至还是很是迎合给母亲消遣。有一天,我去吕玉娘家里作客,正好是星期天,她女儿也在家,像个女仆一样在忙前忙后。大概有一件很小的事做得让吕玉娘不称心,她就扇了女儿一个大嘴巴。这个嘴巴太有力了,女儿的脸上都起了鲜红的指印,吕玉娘的手也扇痛了。如今的吕玉娘早已娇嫩得如同早春的花蕾,哪里又经得起这般的痛,于是忍不住发出「痛死了痛死了」的尖叫。我想女儿的脸肯定要比母亲的手疼痛得多,可这时她却顾不得自己,急急的揉摸着母亲的手,一边揉摸一边无限歉意在说,妈,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怪我的脸太硬了,硌疼了您的手。

  大概是听到了娇妻的尖叫声,呆在三楼上的小老公也赶了下来,可能上赶得急了,赤着双脚,连鞋都没穿,但脸上却没忘仍覆着黑色的面纱。听得出小老公的声音十分焦急,玉玉你怎么啦?怎么啦?玉玉。这阵仗象是出了天大的事。了解了事情的原委之后,小老公拿过娇妻的手放到面纱底下看了看,然后十分心疼的说,你看手都红了,玉玉你也真是的,真要教训女儿也找根棒头什么的,何必作贱自己的手。女儿听了急忙接过话头就说,叔叔说得对,我做错了,妈妈叔叔,您俩谁拿根苕帚再打我一次吧,让我记个教训。说完,女儿就跪倒在母亲的脚下。
  我看吕玉娘的小老公真象要去拿苕帚递给妻子,于是说道,好了好了,就这点事,你们也不要在我一个外人面前演什么玉娘教女了。

  我看吕玉娘的女儿是在百般讨母亲的欢心,一切以母亲的是为是非为非,只要母亲喜欢的事,她必定尽力去做。自从那次买包包的事情之后,她看出母亲喜欢在不认识的人面前装自己的妹妹,她就尽力的去迎合了。此后,她就有意的把自己往老里打扮,穿的衣服土里土气,有时甚至是母亲多年前穿过的旧衣服,让人以为是个年近三十的农村大姐。

  整容之后的吕玉娘确实光彩照人,她的身边围满了众多男人,有年轻的大学生,也有崭露头角的商场俊才。恭维她的声音起来越多,在小圈子里甚至有人说她是杭城第一美女。这样的声音一多,听得久了,吕玉娘自然也就越来越有自信。如果说她的小老公是用金钱引诱来的,那么如今她却相信自己能够凭魅力征服男人。这一点也表现在她对女儿的态度上,过去她曾经妒忌过女儿的美貌,如今却是用轻蔑的口气说女儿是种平庸货色。不用怀疑吕玉娘有没有资格这样说,男人的目光是最有力的证明。我曾经很仔细的观察过,凡是吕玉娘和女儿同时出现的地方,男人的所有目光都投向母亲而不是女儿,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大街上。
  商品社会金钱至上,美丽也不例外,金钱堆出的美丽往往胜过天然的美丽。
  2005年元旦前夕,杭州市某区企业家协会举办的迎新晚会上,吕玉娘的出现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只见她一袭反季节超短晚礼服配一条宽大的雪白貂皮披肩,丰胸细腰曲线玲珑,笑容迷人光芒万丈。因为请柬上写明了携带夫人或先生,所以别人都带有伴侣,我也带了副教授,只有吕玉娘一人单身赴会。由于她是新加入的成员,所以主持人特地作了介绍,并请她说几句。她站到台上微微的弯弯腰后说道,我不是什么企业家,只是一个反季节女人,年龄到了秋天,人却活在春天,我的裙子很短鞋跟很高,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交朋友,或者说,征服男人!

                10

  裙子很短鞋根很高,这八个字是抄袭某位名女人的。论理,她这番话不应该在这种场合说,应该对大学生演讲时说,因为这里的人即使没有钱也是见过钱的,不会被这种话诱惑,更不会有人被迷倒。

  谁知事情偏偏有例外,还真有一个令我都意想不到的人拜倒在了她的超短裙下,而且竟然是那么的义无反顾。这人姓高名峻,三十出头,也算有名的钻石王老五。

  两年前,高峻父母因车祸双双死于非命,他便继承了高氏集团的70%的股份,也顺理成章的成了高氏集团的董事长。高氏集团是从绍兴杨讯桥走出来的,算是省内很有名气的一家民营企业。2000年后,高氏集团的总部虽然迁到了杭州滨江,但企业的重头仍然在绍兴。

  高峻是大学扩招之前的浙江美院毕业生,很有艺术天分。人长得高大帅气,又风趣幽默,所以很有女人缘。父母健在时,他是一个没有正当职业的浪荡公子,以追逐女人为乐。即使去天南海北采风,也多半为追寻艳遇而去。他睡过多少女人恐怕连自己都不清楚,据他自己说,中国56个民族的女人他都有睡过,白女人黑女人伊斯兰女人也都有睡过。父母亡故之后,他不得不肩负起高氏集团董事长的重任。只是,凡人都有所长也有所短,高峻虽有艺术天分却无经商才华,他任董事长两年,集团经营上屡屡受挫。各占有15%的股份的两位叔叔非常不满,对他指责有加。他向他们讨教方法措施,两位长辈却又拿不出令人信服的方案。
  这次迎新年会上,高峻偶见吕玉娘,竟然眼睛一亮,心里一动,她不就是自己一直在追寻的女人吗?高峻当即大步走上前去,「扑「的一声跪倒在女人的脚下,双手从胸前缓缓的捧起,一直捧过头顶,然后朗声说道,本人高峻,绍兴人氏,情急之下来不及准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谨以赤诚之心捧于头顶,向这位高贵的小姐郑重求婚。

  高峻的这一举动大出人意料了,场面在一刹那间静默了下来,足足有一分钟,然后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我忘记了吕玉娘才结婚一年多,掌声过后就激动的喊道,吕玉娘,快答应!
  有人跟了一句,接着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有节奏的喊了起来,吕玉娘,快答应!

  吕玉娘快答应!

  第二天我就问了吕玉娘,问她是不是真的不认识高峻?她嘻嘻一笑说,正确答案是他不认识我,而我认识他。高氏集团的董事长,大名鼎鼎,能走进那种场合的人谁不认识他。我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戏我,所以不得不出此下次,先戏弄一下他。他若记仇,我恐怕要倒霉。

  吕玉娘的担忧原来是大可不必的。因为没过多久,高峻就找到了我,他打听到我与吕玉娘关系亲如姐妹,所以来求我帮忙。我对他说,这个忙恐怕帮不上,因为吕玉娘是有夫之妇,她一年多前刚结婚,老公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十分英俊。

  高峻说,她有丈夫有什么关系,离婚呗,对方要多少补偿都行,一千万、五千万,哪怕一个亿都行。让他拿钱滚蛋,越远越好。

                11

  高峻的话让我吃惊,心想这个浪荡子是怎么了?莫非真动了心,连一个亿都说出口了。要真是这样,我倒真想替吕玉娘立刻就答应。不过,我嘴上却是说,高先生,这可能不是钱的问题。吕玉娘虽然没有一个亿,但她不缺钱。高先生,请允许我冒昧的问一下,您这样做

  ,是为什么?

  高峻沉默了一下后说,您是玉娘的好姐妹,这个我可以告诉您,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一直在我们浙江的企业家圈子里寻找一个合适的人,一个既能让我动容又能让认定足以管理我们高氏集团的女人。我实在不想做这个劳什子董事长,但又不想让我的两位叔叔争了去,所

  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我的妻子做这个董事长。

  我极为惊讶,忍不住「啊」了一声。高峻说,您不必惊讶,我真的这样想。
  那晚我见到玉娘,听她那么一说,就认定她是一个敢做敢当的女人。女人搞企业,只要有狠心就行。我相信,玉娘是一个敢下狠心的人。进了高氏,不会吃两位叔叔的亏。

  我说,噢,我明白了。你只是找一个管企业的人,对吕玉娘并没有其他意思。如果这样,那你应该找个职业经理人,只要肯出高薪,不愁聘不到能人。

  高峻说,我们高氏是家族企业,不像国外那种规范企业,职业经理人受到的掣肘太多,施展不开手脚,不会有期望效果。再说,我不是说了,我要找的还是一个能让我动容的女人。那天,吕玉娘不仅让我动容而且还令我动心了,否则我也不可能当场做出那种举动。

  听到这里,我心里也有底了,内心暗暗的说,这个吕玉娘真幸运。

  吕玉娘仿佛吃定了高峻,如同认定了他是一条赶也赶不久的大鱼,显得一点也不急,任凭高峻软磨硬求死缠烂打,她竟如磐古般毫不松口。害得我,女皇不急宫女急,对她一劝再劝,把高峻的好处,中间的利害关系一说再说,嘴皮子都快磨破了。

  大概是嫌我说得太多了,吕玉娘有些不耐烦的说,芳姐,你这人是怎么了,好象瞎了心眼似的。他高峻如果想打一个管理高氏的人,我不会去,真去了也未必管得好。如果是跟我结婚当我老公,我不要,因为我不想再做黄脸婆。我要的老公是楼上那样的,只晓得一门心

  思服侍我,整上午就只为替我洗内衣。每个夜晚都守在卧房里,不管我回不回家,都等候着我的宠幸。其实,这一切都是你教给我的。我说芳姐,凭你这般聪慧,怎么就被高峻的钱迷了眼呢!

  醍醐灌顶般一席话,让我的脸一阵阵发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