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83957(1- 30完+ 番外)

                声明

  这不是什么真实经历,是我一个人躺在寝室的时候幻想的画面。以前老看别人写的文,这次就算投桃报李,给大家做点贡献吧。不过我一个工科生,要是文笔不好的话,还请各位海涵,另外,这个故事可能比较慢热,我这么写也是想丰富一下剧情,多做一些铺垫,让后面的故事有更多发展空间,直白点说,让更多女孩儿跟主角发生关系,因为我是把它当作一部小说来写,而不是单纯的YY故事,除了单调的恋足,SM的片段描述外什么也没有,所以,只要大家耐心的看,一定会有惊喜的。我不敢说它是一部经典,但是至少能让大家耳目一新。废话不多说,开始正题。

                第一章

  我叫楚邺,是一家软件公司的技术部总监,混的还不错,不过我今年才27岁,由于年轻有为,模样也还算英俊,公司的美女们对我总是趋之若鹜,不过我对她们提不起兴趣,因为我喜欢那种气质高贵的女孩儿,就像公主一样。我们公司也确实有一个这样的女孩儿,就是预算部的经理,她叫乐田田,比我小一岁,不过在公司呆的时间却比我长。虽然理论上和我是平级,但是我是实权派,而她们部分在公司的大会上从来说不上话,所以她一直看我不顺眼。其实我心里对她没有一点厌恶,之所以喜欢和她斗嘴,是因为想看她生气的样子,然后在她的怒视下作屈服状,每次总想讨她一些粉拳伺候,不过她从来没碰过我。

  一天,我加班到了晚上八点,身心疲惫,一个人到停车场取车,走在空旷阴暗的地下停车场,我除了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外,还隐约听见了女孩儿的抽泣声。这把我吓了一跳,说实话,虽然我长得高大挺拔,可胆子却不大,我小心翼翼的往我的车的方向走去,而抽泣声也随着我的移动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大声,我心里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手心开始冒汗。

  终于,我在我的车旁边看到一个女孩儿,双手抱膝的蹲在那里,头埋在膝盖上,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脸。我的心里如同上万只蚂蚁在爬,心想今天真的要见鬼了。我用颤抖的声音问她:「小姐,你………怎么了?」

  她抬起头来,我看见一张美丽而又清纯的脸,加上脸上的两道浅浅的泪痕,更显得楚楚可人,此刻我无比的确信自己见鬼了,因为人怎么可能生的这么好看?我惊慌失措,嘴里胡乱的叫着:「冤有头债有主,把你害死的人不是我……。
  我还年轻,能不能不要用掐的?那么死太难看了。」我一口气说了一堆胡话。女孩儿呆呆的看了我半晌,突然破涕为笑。看见她笑了,我意识到自己没危险了,于是松了一口气,恢复了一些理智。我重新打量了这个女孩儿,只见她穿着一身浅黄色的连衣裙,不过上面印了很多泥印,再仔细看,发现她脸上也有些脏脏的印子,加上泪水的冲刷,把整张脸都弄得跟个花猫似的,煞是可爱。

  女孩儿见我色眯眯盯着她看,稍显嗔怒,撅着嘴问道「看什么看?」

  我立马收回目光,讪讪的笑道:「小姐,你怎么一个人蹲在这里哭啊?」
  「关你什么事,滚开。」

  我尴尬的笑笑,「不是我想站在这里,不过你挡着我的车门了……我得开车回家,所以你能不能………?」

  女孩儿抹了一把眼泪,愤愤的站起来,甩给我一个冷眼。我小心翼翼的打开车门,然后蹑手蹑脚的钻进自己的车里,随即又觉得好笑,这是我的车,我干嘛跟做贼似的。

  「傻愣着看什么啊?开车啊。」

  我吓了一跳,转过脸才发现刚才的那个女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我又开始怀疑她是个女鬼,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嘴里咿咿呀呀的一个字也蹦不出来。

  「你听不懂人话啊?让你开车。」她继续用命令的口气说,声音有一种让我难以抗拒的蛊惑力。我鬼使神差的冒出一句:「你去哪儿?」

  「去你家。」她面无表情的说。

  「啊?」

  「嘴巴张这么大干嘛,快开车。」

  「可是…。」

  「可是什么?不方便?」

  「这倒不是。」

  「那就别废话了,快开车,别让我再说第三遍。」

  「我说姑娘,你就不怕我是坏人?那我还怕你是坏人呢。」

  我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自己的下面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捏了一下,疼得我一阵狂叫。低头一看,发现我的二兄弟正被她隔着裤子握在手里,随时就要抓下去,可谓命悬一线。

  「你再多说一句废话试试看,我立马让你变残废。」这个看似天使一般的女孩儿在这一瞬间突然变成了恶魔,眼里带着皎洁,嘴角挂着邪恶的微笑,一字一顿的对我说。我惊得满头大汗,哪里还敢不从,立马发动车子,一路心惊胆战的开回了家。

                第二章

  我刚打开门,她就径直走进了客厅,把脚上的鞋随便一踢,就倒在了沙发上,看上去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我正看的傻眼,她突然叫道:「有吃的吗?给我拿点吧。」

  「哦,有。」我走进厨房,在冰箱了拿出一块蛋糕和一瓶可乐,不要觉得奇怪,这些东西是平时熬夜上网的时候必备的。我回到客厅,她见我手里拿这蛋糕,立刻来了精神,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我把蛋糕递到她手里,又把可乐放在茶几上,然后就站在旁边盯着她看,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一点都不像是这个屋子的主人,倒像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客人。她一边吃一边看电视,完全无视我,我心想总不能这么一直站着吧,反正这是我家,我还怕她个什么?于是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过是在沙发的边缘,离她很远。

  「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这么站着呢。」她淡淡的说了一句,眼睛任然盯着电视机。

  我呆呆的坐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心里却越来越紧张。突然,陌生女孩儿把身子微微倾斜,半躺在沙发上,然后把腿伸直,两只脚就这么搭在我的大腿上。然后继续一边吃蛋糕一边看电视,她做这些动作的整个过程没有看过我一眼。
  我心里有些不高兴,好吃好喝的伺候你,你不知道感恩不说,还这么随便就把脚放我身上,我又不是你的佣人。我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没有说出来,不过脸上的不愉快也显而易见。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说:「怎么了?不乐意?」
  我没理她,站起来就准备走。

  「站住。」她声音提高了许多,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不过我怎么说也是个总监,在公司摸爬滚打这么些年,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唬住了。我装作没有听见,继续往前走。

  就在这时,我又听见了熟悉的抽泣声。我回过头,发现她正哭的梨花带雨,用委屈的大眼睛仰视着我,嘴巴撅得很高,似乎在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我惊叹于她的演技,可以在一瞬间就换上这么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表情,一般人可做不到。虽然知道她是装的,但我还是不忍心,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她。

  「你就不能陪人家坐一会儿么?」

  我不置可否,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坐回了沙发上,我刚坐上去,她立马又把脚放在了我大腿上。我没跟她计较,面带严肃的问她:「你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非要跟我回家?」

  「我叫田乐乐。」

  田乐乐?我听到这个名字,第一时间在脑海里浮现出我们公司那个刁蛮经理——乐田田,她们俩的名字刚好相反,不会有什么关系吧?

  「我失忆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不记得家在哪儿,不记得自己是干什么的,更不记得为什么会一个人在停车场,总之,除了我叫田乐乐,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是我碰到的第一个人,我觉得你不像坏人,所以只能跟着你。」

  失忆?打死我也不信,又不是演电视剧,哪儿那么容易失忆,还刚好被我碰上。肯定有什么阴谋,说不定是有人雇她来整我的。

  见我面露不屑,田乐乐有些着急,:「你不信?」

  我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那你也不能就在我家里呆着吧,我一个单身男人,你在这儿可不太方便。」

  说着,她又开始泪如雨下,声音哽咽, ,「你真的要赶我走?」

  我没接她的话,我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心软,不然就上当了。

  「那好,我走。」

  我还是不说话。

  她悻悻的走到门口,回头用能骗取全世界同情心的眼神看着我。

  我赶紧避开眼神,盯着电视机假装正在津津有味的看广告。

  她终于忍不住了,大步走到我的面前,挡住了我的视线,「你这个人怎么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啊,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我绕开她继续看电视,依旧不说话。

  她一把夺过遥控器,把电视机关了。然后恨恨的把屁股摔在沙发上,大声说:「我就不走了,你爱咋咋地,有本事把我抬出去。」

  我汗颜,这小姑娘脸皮也太厚了吧,「你怎么能这样。」我终于按耐不住了。
  她得意的哼了一声道「本姑娘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不着。」

  「你在自己家我没意见,可这是我家,不是你说了算的。」

  「在你家也是我说了算,你要是不让我住这儿,我就告诉别人是你把我拐卖了。」

  「你……」我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就让我住下嘛,只要找到我的家人,我就立刻离开,到时候你求我我也不留下来。」

  她双手抱着我的手臂,一边说一边摇。

  「我才不会求你。」我愤愤的说。

  「那你答应了?」

  在她软硬兼施和威逼利诱下,我终于抵挡不住了,心想反正是个大美女,要吃亏也只有她吃亏的份儿,我一个七尺猛男,她能把我怎么样,反正赶也赶不走,不如就让她暂时留下吧。

  「那你在这里吃住的费用都要记帐,将来找到你家人的时候要让他们把钱还我。

  「没问题,小气鬼。」

  「什么小气鬼,我跟你非亲非故,能收留你已经不错了,难道还要收养你?」
  「行了行了,你最好了,最有同情心了,现在告诉我,浴室在哪儿?」
  「厨房旁边就是。」

  我刚说完,她就飞奔着进了浴室。

                第三章

  听着浴室里哗啦的流水声,我虽然盯着电视机,却有些心猿意马。突然,我听见水声停止了,接着便是拖鞋撞击地板的声音。我立马把身体端正,收起猥琐的表情。田乐乐从浴室里出来,我看傻了,她上身穿着我的衬衣,由于太大,已经覆盖到了大腿,以至于我都不知道她下面到底有没有穿裤子。我咽了口口水,努力把头扭转回来。

  田乐乐一边擦着湿漉漉头发一边问我:「你在看什么?」

  我有些慌张,「我在看电视啊。」

  「你,看这个?」

  顺着她的手指,我看见电视里现在正在放丰胸广告。我顿时感到无地自容,脸颊发烫,估计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娘的,我第一次亲女孩儿的时候也没这么害羞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刚,刚才在放广告,现在插播电视剧。」我一紧张又语无伦次了。

  「什么?」她故作惊讶的看着我,眼神里分明有克制不住的笑意。

  「没,没什么,你这么快就洗好了。」

  「嗯,洗好了,你的房间在哪儿?」她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

  「在那儿。」我随手一指,立马意识到不妙,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田乐乐嗖的一下钻斤我房间,在门关上的瞬间抛出一句「你晚上就睡客厅吧,你家沙发挺舒服的,便宜你了。」

  我心里把这丫头诅咒了半天,然后靠在沙发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真是匪夷所思,莫名其妙的从天而降一个大美女,现在正住在我家里,并且正睡在我的床上,我除了知道一个未知真假的名字外,对她一无所知,简直比电影还要离奇,想着想着,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别烦我。」模糊中我感觉什么东西正在挠我的鼻子,痒痒的。

  「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不起床?」是田乐乐的声音。

  我不情愿的睁开眼睛,「今天是周末,不上班…。」我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我看见了面前一只光洁的脚丫正在晃来晃去。我说是什么东西在挠我这么痒,原来这个田乐乐正在用她的脚丫子搓我的脸,还拼命的把两个脚指头往我鼻孔里塞。

  「喂,你干什么啊?」我噌的一下跳起来,愤怒的吼道。

  「叫你起床啊,我的脚又不臭,你干嘛这么大反应啊。」

  「田乐乐我警告你,你可别太过分了,我堂堂一个执行总监,你竟然这么戏弄我,我告诉你,收留你是我可怜你,你别登鼻子上脸的。」

  「登鼻子上脸?真形象。」田乐乐笑呵呵的说。

  我顿时想起刚才的情景,她的脚在我的脸上踩,可不就是登鼻子上脸么?我还想说些什么。田乐乐却突然换了一副表情,有一种莫名的高傲,让人忍不住产生臣服于她的冲动,她板着脸说:「好多人想亲我的脚还没机会呢,你真不知好歹。」

  其实我这时已经不生气了,只是放不下面子,所以没有理她,自顾自的走到卫生间洗脸刷牙去了。我听见身后田乐乐说了一句让我毛骨悚然的话,「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舔我的脚的。」

  (未完待续……)

  今天一口气写了三章,累死我了,如果兄弟们喜欢的话,就请支持一下,有留言我才有写下去的动力,如果不喜欢这种风格的话,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这本书口味不太重,恋足居多,SM也有,不过比较轻,喜欢重口味的兄弟们恐怕要失望了,而且除了恋足和SM之外,还会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我不想让读者觉得单调,所以,这本书写起来,还是相当耗费精力的,因为不单单是一些模式化的舔脚,调教的描写,还要构思剧情,推敲逻辑,总之一句话,我想写的是一部经典,让同好们茶余饭后所有期待,如果你在看故事的同时,能给小弟留下一些鼓励的话,那我就感激不尽了。

                第四章

  家里突然住了一个大美女,彻底打乱了我的生活,在公司的时候也总是心不在焉,连开会也常常走神。

  「楚邺,你觉得这个方案怎么样?」

  董事长似乎是察觉到我在发呆,故意把话头抛给我。

  「哦,这个,我认为很不错,各方面都很不错。」

  「具体点。」董事长面带微笑,看起来很是慈祥,不过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个,我,我认为这个方案很有创意,而且有针对性,能够突出我们公司的优势,而且在细节方面也考虑得周全。」我胡诌一气,尽挑好的说。

  董事长不置可否,面无表情的继续问:「那就没有不足的地方吗?」

  「不足嘛,其实还是有的。」

  「哦?说来听听。」董事长似乎很感兴趣。

  「我觉得,这个方案虽然不错,但是成本太高,一旦失败,公司将承受一笔不小的损失,而且可执行性不高,怕是实施起来达不到预期的效果。」我继续忽悠,说了一堆冠冕堂皇的话,似乎这几句话永远都不会错。

  「嗯,不错,说的很好。不过楚邺,以后开会注意力要集中一些。」董事长赞许的点点头,我知道,这次算是蒙混过关了。

  这时,我发现坐在我对面的乐田田正用凶狠的目光看着我,似乎想用眼神把我活剥了,我正纳闷,突然听董事长说:「小乐啊,你也听见了,你这个方案虽然有创意,但是也有颇多漏洞,没有做到面面俱到,目前正是公司的发展的关键时期,一定要稳扎稳打,不能冒太大风险,你把方案拿下去改改,改好之后再给我看吧,有必要的时候,咨询一下楚邺的意见。」

  我一阵恶汗,难怪这丫头这么恶狠狠的瞪着我,原来我不知不觉拆了她的台,虽然我不是有意的,但在她看来,我肯定是早就算计好了要她难看,并且借机表现。而且从现在的效果来看确实如此。

  我对乐田田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不过在她眼里却变成了讽刺,这无异于是火上浇油。我顿时感觉到脚背上一阵尖锐的疼痛传遍全身,桌子下面,乐田田正在用她的高跟鞋的鞋跟狠狠的撵我的脚,我呲牙咧嘴的笑的比哭还难看,但是想想这小丫头也怪倒霉了,就让她踩踩吧,也算是弥补我无意间扫了她的面子,于是就这么生生的忍了下来。

  开完会,我立马逃也似得跑出了会议室,乐田田却不依不饶的追了上来,「楚邺你给我站住。」

  她声音很大,我知道自己要是装作没听见的话,恐怕会更难收拾,我慢慢回过头,对她尴尬的笑笑,「乐小姐,好巧啊,你也来开会啊。」

  「你什么意思?」乐田田气冲冲的说。

  「什么什么意思?我没意思啊。」

  「你少给我装蒜,姓楚的,你处处跟我过不去,你以为本姑娘是这么好欺负的么?」

  「冤枉啊,乐大小姐,我哪儿敢跟您过不去啊,是哪个小人进的谗言,想挑拨我们同事之间的关系,我去找他算账。」

  「你少来,楚邺我警告你,总有一天你会落在我手里,到时候我要把受的气加倍的还给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没这么严重吧?咱们又没有什么血海深仇,不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么残忍吧?」

  「我乐田田说到做到,咱们走着瞧。」说完这句话,她就甩头走了,只留下高跟鞋踢踢踏踏的声音,提醒着我脚上依然隐隐作痛。这个女人,不好对付啊。
                第五章

  「老大,你得罪谁不好,干嘛非要得罪那只母老虎啊?」陈斌从后面走上来拍着我的肩膀。陈斌是我们技术部的一个副主管,也是我的得力手下之一,比我小一岁,为人圆滑多变,但是还算忠厚善良,颇得我心。

  「我也不想啊,我哪儿知道那方案是她的?」我悻悻的说。

  「不是吧楚总,她就坐你对面,她提的方案你竟然不知道?想什么呢你?」
  陈斌惊讶的问我。

  「哎,最近家里出了点事儿,搞的我总是心神不宁的。」

  「难道是家里有女人了?」陈斌一句话说出了我的心事,把我吓了一跳。
  「你怎么知道?」我惊恐的问。

  「嗨,咱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唯独对这女人缺乏免疫力。除了女人,还有什么能让你心神不宁啊?」

  「哎呀,小陈,知我者莫若你啊。」

  「老大,你可得当心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可悠着点儿,兄弟们没了你可不行啊。」陈斌面露猥琐。

  「去去去,你小子满脑子的淫秽思想。我是那么低俗的人么?」

  「是是是,老大,您绝对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

  和陈斌调侃几句,心情愉快了很多,很快把乐田田的恐吓抛之脑后了。
  晚上八点,公司里又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准备离开,忽然看到对面乐田田的办公室还亮着灯,心想毕竟是同事,人家又是个女孩子,过去打个招呼吧,问问她要不要一起走。

  走进乐田田的办公室,一股淡淡的香水味让我感到一阵舒爽,我喜这种若有若无的香味,似是女人的体香,充满诱惑,又不显得庸俗,一般有品味的女人用的香水都很淡。我没有看见乐田田,但是桌子上的咖啡还冒着热气,电脑也还开着,她可能是去洗手间了吧。我坐到她的办公桌前,不经意间瞟了一眼电脑屏幕,这一瞟把我吓了一跳。网页正打开着,上面一张张女人穿着性感的衣服用高跟鞋把男人踩在脚下的图片格外刺眼,还有的图片上,男人捧着女人的的脚,脸上满是崇敬的神情,正伸出舌头去舔那女人穿着丝袜的脚。每一章图片都是那么触目惊心,我顿时感觉到背脊一阵发凉。这时,我又看到了一样让我更紧张的东西,只见乐田田的抽屉外面里露出来半截的肉色丝袜,就是她今天穿的那双。不知道为什么我,我下面突然有了反应,难以抑制想伸手去拿那双丝袜的冲动。正当我的手即将触及到那双丝袜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声音,犹如晴天霹雳。

  「你在干什么?」是乐田田的声音。

  「啊,我,没…我没干什么。」我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

  乐田田用鄙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你想拿我的丝袜?」

  「没有,怎么可能。」

  「那你在干什么?」

  「我 ……」

  「还说没有,你是专门乘我不在来偷我的丝袜的吧,真变态。」

  「我不是,你不要血口喷人。」

  「那你说你为什么要乘我不在的时候偷偷跑到我办公室来?」

  我一阵暴汗,怎么话一到这丫头嘴里我就变得猥琐了。「你别老把人往坏处想好不好?我是看这么晚了,你还没回家,来问你要不要一起走,谁知你不在办公室,所以就坐在这儿等你。」

  「哦?是吗?这么简单?」她将信将疑。

  「当然,就这么简单。」我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正视着她的眼睛,把每个字都说的铿锵有力。

  「那这么说,你真的是在一边玩儿我的丝袜,一边等我了?」

  「嗯,是………呸,谁玩儿你的丝袜了,这么恶心的东西我才懒得碰。」我差点上她的当。

  她突然莞尔一笑,「呵呵,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很快就让你原形毕露。」
  听她这么说,我顿时感觉不妙,警惕性提高了几倍。「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她表情波澜不惊,边说边把身后的门关上。

  「你关门干什么?」

  「怎么?你害怕了?」

  「我,我有什么好怕的。」

  「不怕最好。」说着又朝我的方向缓缓走来。

  我心跳得越来越快,眼睁睁看着乐田田慢慢靠近我,有一种想逃的冲动,我产生了一种猎物面对捕食者的幻觉,此时的乐田田就像一头恶毒的狮子,而我就像一只弱小的羚羊。我的嘴唇微微颤抖,说不出话来。乐田田含笑看着我,走到我身边,弯下腰从抽屉里把那双肉色的丝袜拿了出来。此时我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期待,我不知道乐田田要做什么,但是却有种淡淡的兴奋。乐田田慢慢退下高跟鞋,把一只脚伸进丝袜里,在脚尖接触到袜头的时候,突然把脚抬起来,踩在我所坐的椅子的扶手上,然后慢慢把丝袜向上提。看着近在咫尺的丝袜和美腿,加上乐田田挑逗的动作和眼神,我的下面开始有了反应,我努力的忍住,暗骂自己的老二不争气,乐田田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不时瞟一眼我的下面,然后露出鄙夷的神情。在乐田田把裤袜提到大腿的时候,我隐约看见了她黑色的蕾丝花边内裤。这个画面对我来说太具杀伤力了,我浑身发热,口干舌燥,困难的咽了口口水。

  「你,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我问出了一个愚蠢至极的问题。

  「我在穿丝袜啊,这也算乱来?倒是你,你想干什么?」乐田田挑逗着我。
  「那你穿快点,别跟放慢镜头似的。」其实我心里巴不得她穿的越慢越好。
  田乐乐不紧不慢的穿好了丝袜,然后抬起一只脚在我眼前晃动,由于我坐着她站着,所以她不用很费力就能把脚抬到和我的头差不多的高度。她的脚几乎就要碰到我的鼻尖,我看着那被丝袜包裹着的脚趾,闻着那淡淡的汗水夹杂着香水的味道,竟然产生了伸出舌头去舔的冲动,这个想法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此时乐田田恰是时机的问我:「你不想尝尝吗?味道很好哦。」

  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挑逗,似乎还带着鼓励,鼓励我伸出舌头去舔她的脚趾。
  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田乐乐的身影,想着那天早上田乐乐用脚丫搓我的脸的情景,我瞬间热血上涌,我几乎就要张开嘴去含住她的丝袜脚了。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顿时清醒了许多,赶紧用手拍开乐田田的脚,心虚的叫道「别恶心我了,臭死了。」

  乐田田见自己的阴谋在成功的瞬间被瓦解,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你别在我面前装蒜了,我知道你其实很想舔我的脚,我满足你,过来,给我舔。」说着坐到了办公桌上,把脚伸到我面前,见我没有反应,竟然主动把脚往我嘴里塞。
  我赶紧站起来,后退了好几步,故作恶心的呸了记下,然后没好气的说:「乐田田你太过分了,我看你才是变态,我懒得理你。」说完后拿出电话按了接听键,然后一边讲电话一边走出了乐田田的办公室。身后传来了田乐乐愤怒的声音:「楚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舔我的脚的。」

  我冒出一阵冷汗,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啊?

  第一次写好三章没来得及发,因为笔记本无线网卡不支持这个论坛,用代理服务器能上但是又不能发帖,所以只能拖到今天,不过一口气攒了五章,希望大家看得过瘾,多多支持小弟,我已经说过了,这本书有点慢热,希望大家耐心看下去。

  看到各位兄弟这么热情,我很欣慰,所以今天一鼓作气,又写了三章,有了大家的鼓励,我才有写下去的动力,我写文没什么目的,就图个让兄弟们看的过瘾。我的付出需要回报,没有人给我钱我不介意,只要兄弟们多多留言,我就会不断更新。至于那些不喜欢着本书的朋友,我已经说过了,你大可以不看,没必要指指点点,因为我不需要对你负责,没必要照你的胃口来写。下面说一下故事吧,由于主角需要时间成长,所以开始这几章多是些恋足的情节,还没有真正涉及SM,所谓循序渐进嘛,一下在就高潮了,那多没意思。不过正如我之前所说,着本书SM口味较轻,如果到时候哪位兄弟失望了,不要骂我,因为我已经再三申明过了。废话不说了,今天的故事很精彩哟。

                第六章

  我一路心神不宁的回到家,对刚才公司的事还心有余悸,愣愣的坐在沙发上,回想着当时的情景,要是我真的忍不住舔了乐田田的脚,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呢?我又为什么会有想舔她的脚的冲动吗?我隐隐的感觉到自己的潜意识里有某种东西正在慢慢生长,很模糊,但是能感觉到它在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清晰。
  「发什么呆呢?」田乐乐突然从卧室里走出来。

  「我以为你睡了呢。」几天下来,我已经习惯了家里有个大美女出没,见到她也不再紧张了。

  「睡不着啊,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今天事情比较多,在公司呆的晚了。」

  「你们公司又不是只请了你一个员工,你这么卖命干什么?」

  「这叫能者多劳,你以为我这个总监是怎么来的?要不是我这么卖命,现在拿的也就是一个小职员的工资。」

  「你很喜欢钱么?」

  「废话,谁会跟银子过不去啊?尤其是像我们这些先天条件不优厚,出生家庭不富裕的孩子,都是白手起家的,当然珍惜钱了。」

  「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布衣出身?」

  我有些不屑,「布衣?说的你好像真的是含着金钥匙生出来的一样,别动不动就把自己当金枝玉叶,说不定你家比我家还穷呢。你还没找到家人,不能随便就把他们幻想成有钱人。」

  田乐乐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慢慢躺到沙发上,习惯性的把脚伸过来搭在我腿上,她这个动作已经对我实施了无数次,刚开始我还反抗,可是她却固执的只要看到我坐在沙发上就一定要把脚搭在我腿上,而且异常顽强,不管被我拍掉多少次,她总是立马又把脚放了上来,于是我只好默许了。

  「你又怎么能肯定我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要是有一天你发现我很有钱,会不会心甘情愿的伺候我?」她悠闲的看着我说。

  「做梦吧你,正所谓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就算你真的有权有势,我也不会对你躬屈膝的。更何况,现在寄人篱下的是你,应该是你要伺候好我才对。」我义愤填膺的说。

  「呵呵,我就喜欢你这样,比那些下贱的臭男人好玩儿多了。越是难以驯服的宠物,就越能提起我的兴趣。」田乐乐兴奋的说。

  「什么宠物,别说的这么难听好不好,我堂堂……」

  「堂堂执行总监嘛,一天要说好几遍,生怕别人不知道似得,不就是破总监吗,至于整天挂在嘴边吗。我就是打个比喻,又没说你是宠物,嘿嘿。」田乐乐打断我的话说道。

  我脸上有些挂不住,「什么叫破总监?多少人为了这个破总监抢得头破血流,还入不得你法眼了?告诉你,也只有你这么不拿我当回事儿,用通俗的话说,我是年轻有为,坐拥一片锦绣的前程,灿烂的明天。」

  田乐乐被我逗乐了,笑的花枝乱颤,两只小脚丫有意无意在我身上乱蹬。
  「我说田小姐,你的脚规矩点行不行,真不知道你怎么这么喜欢把脚放别人身上。」

  「这样舒服啊。」

  「你是舒服了,可我不舒服。」

  「那好吧,也让你舒服一下吧,你帮我做脚底按摩吧。」

  「什么?」

  「听不懂啊,让你给我按摩脚。」

  「这就是你说的让我舒服?」我不可置信的问。

  「是啊,多难得的机会啊,便宜你了。」她说的理所当然。

  「一边儿去吧你。」我一把甩开田乐乐的脚,走到了浴室。

  田乐乐也不生气,只是用飘忽魅惑的语气说:「以后你会求之不得的为我按摩的,可惜到时候就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得看我心情。」

  「神经病。」我有些心虚,站起来走进了洗澡间。关上浴室门,把头凑到喷头下面,水开到最大,耳边只能听见哗啦的流水声。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真是有些匪夷所思,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乐田田的丝袜脚总是不断浮现在我的面前,那近在咫尺的被丝袜包裹的脚趾,还有那想要伸出舌头去舔的冲动,此刻依然清晰强烈,耳边萦绕着两个女人对我说的同一句话「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舔我的脚的」我隐隐感觉到自己正在迷失,亦或是我正释放真正的自己。那个我以前从来都不曾了解的自己。

  我洗完澡回到客厅的时候,田乐乐已经不在了,估计是回房间睡觉了,我赫然发现沙发上躺着一只白色的棉袜,隐隐还能看出些脚的形状,似乎是刚脱下来的……

                第七章

  「起来起来,快起来陪我去爬山。」

  这次我不是感觉到痒,而是巨痛,就像脑袋要被别人踩扁了一下。我立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睁开眼睛,果然又是田乐乐的脚丫子在我的脸上蹂躏。

  「我说田乐乐,下次你叫我起床的时候能不能别再拿你的脚来噌我的脸?」
  我愤怒的站起来朝她吼道。

  「哎呀,不这样你哪儿那么容易醒啊,别废话了,赶紧洗脸,然后跟我爬山去。」田乐乐今天似乎心情不错。

  「爬山?你有病啊,我不去,好不容易到周末,我要睡觉。」说完我又躺下了。并且用被子蒙住头,避免再次被她的脚蹂躏。

  田乐乐使劲把脚往我的被子里塞,奈何被子被我抓的死死的,密不透风,她努力了好几次都失败了。正在我得意的时候,忽然感觉有重物压到我肚子上,差点儿没把我压吐血。我掀开被子,看见田乐乐双脚站立在我的肚子上,正要尝试跳起来再踩下去。我吓得差点儿没哭出来,大声道:「不要啊,我答应你,我陪你去还不行么,你千万别冲动啊。」

  「早答应不就没事儿了。」说着田乐乐从我的肚子上下来,不过一只脚任然逗留在上面,似乎是随时准备再站上去。

  被她这么一折腾,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哪里还有半点睡意。

  匆匆收拾了一下,便和田乐乐出门了,今天她穿了一套运动装,上身是一件淡黄色T恤,她似乎很钟爱这个颜色,下身则穿了一条白色的短裤,不过有点紧,把她完美的臀形尽显无余,脚上蹬一双奈克的运动鞋,看起来既青春又性感,真是人漂亮,穿什么都好看。这些东西是前几天陪她逛街的时候买的,用的都是她自己的钱,她有一张似乎永远刷不爆的卡,而且这张卡的密码是她除了自己的名字外唯一记得的东西。其实不难看出来田乐乐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姑娘,从她拥有的这张卡和花钱时候毫不在意的表情就能看出来。昨天之所以说她可能是穷人,只是看不惯她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我们开着车到了郊区,又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东华山的脚下,东华山是这一代有名的高山,山高但却不陡,适合游人攀爬,不过植被茂密,多土少石,爬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山脚下有一个斗篷山庄,可以吃饭住宿,条件虽然不如宾馆,但独具特色,生意也好不错。今天天气很好,出来爬山的人不少,我们把车停在了斗篷山庄,便带着两瓶水和一点干粮往山上去了。

  我门上山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走走停停的爬了近三个小时,终于看见了山顶。田乐乐突然对我说:「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除了我不敢的,别的什么都敢。你说吧,怎么赌?」我喘着气回答她。
  「就赌我们俩谁先爬到山顶。」

  「那行啊,我奉陪到你,赌什么?」

  「要是你先爬到山顶,我就把我的卡借给你刷一个星期,你爱怎么花怎么花,并且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田乐乐淡定的说。

  「什么为所欲为?我是正人君子,就算是偷看你洗澡的时候我大脑里也是一片纯净,没有半点猥琐的想法。」我义正言辞的说道。

  「那你就是同意了?」

  「等等,那要是你先爬到山顶呢?」田乐乐这个丫头可不是什么善类,从见到她第一眼我就发现了,她跟我打赌,肯定有阴谋。

  「要是我先爬到山顶的话……」她微微顿了一下,「也不为难你,就让你舔我的脚吧。」

  「什么?」我就知道这丫头有阴谋。

  「怎么?不敢了?」

  「我说田乐乐,你干嘛整天就惦记着让我舔你的脚?」

  「哪儿那么多废话,就说你敢不敢跟我赌吧。」

  「赌就赌,别的我兴许还怕你,爬山可是体力活,就你这小身子骨,我让你一条腿都能赢。」

  「那好,我数三个数,我们就开始往上爬,不管用什么办法谁先到山顶,就算谁赢。」

  「行,没问题。」我爽快的答应。

  「那我开始数了」田乐乐掰出三个手指,开始数道:「一,二……」

  数到二的时候,我已经飞奔着往山上爬了。嘿嘿,这里又没有裁判,就算你是小姑娘,我也不能吃亏,从高中参加运动会的时候我就总结出了一个道理——抢跑才是王道啊!

  我狂奔一阵,再回头的时候,却发现田乐乐不见了。我心里有些忐忑,莫非我真的跑太快了,已经把她甩得很远了?我有预感,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还是抓紧爬吧。

  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T恤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终于到了山顶了。

  爬上山顶的那一刹那,我就像被雷击中一样,呆呆的立在那里,表情僵硬,嘴巴长得老大,还不停的抽搐,耳朵里只有嗡鸣声。我看见了这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画面——田乐乐正坐在那里脱鞋呢。

                第八章

  我僵硬的站在山顶,惊讶之情难以言表,我想转身逃走,却怎么也挪不动腿,只听田乐乐充满讥讽的笑意的声音对我说:「怎么样?楚大总监,你想先舔左脚还是先舔右脚?」

  我用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田乐乐,她却不为所动,慢慢躺在草坪上,单手撑着下巴,优雅的伸出一只脚,「来吧,要舔得认真点哦。」

  看着那只光滑洁白的脚,我确实很想用舌头去触碰,很想把它含在嘴里尝尝是什么味道,可是由于男人的自尊心作祟,又觉得这是莫大的屈辱,我踌躇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田乐乐不耐烦了,「快点啊,人家腿都抬酸了。」

  我走上坐在田乐乐旁边,把田乐乐的小腿放在我的腿上,轻柔的捏了几下,同时换了一副殷切表情,「天大小姐,我帮你按摩,嘿嘿,舒服吧,刚才咱们打赌,那纯粹是开玩笑的,你别太当真,您看,我这手法还可以吧?」

  「废话少说,舔。」田乐乐不为所动。

  「田乐乐,你不会是说真的吧,玩笑别开得太过了。」我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试图用强硬的方式让她放弃。

  「谁跟你开玩笑?愿赌服输,你今天要是不舔我的脚,你就不是男人。」她似乎完全不在乎我语气的变化,依旧淡淡的说。

  我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一劫了,低头看看田乐乐的脚,玲珑的曲线,光滑的皮肤,还有微微上翘的大脚趾,和其他趾头错开一个很完美的角度,确实很有诱惑力,我有些动摇了。田乐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恰是时机的把脚抬起来,离我的脸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我能清晰的闻到很重的汗味,也难怪,爬了一天的山,能没味儿吗?在强大的诱惑下,我终于缓缓伸出了舌头,小心翼翼的接近她的脚,在舌尖触碰到脚趾的一刹那,我不由自主的全身颤抖了一下,不过田乐乐没有发现。我轻轻的转动舌头,在她的大脚趾上绕了一圈,田乐乐很满意的朝我微笑,眼神里充满惬意,似乎是很享受这样的感觉。我蜻蜓点水般的逐个舔着她的脚趾,田乐乐好像觉得不过瘾,乘我不备,突然用力把脚往前面一送,半只脚掌都塞进了我嘴里,我大惊,拼命的用舌头抵她的脚,想把她的脚推出去,不过我的舌头怎么会一只脚的力气大,我越是扭动舌头,那股咸咸的味道就越是在我嘴里蔓延开,这样用舌头抵住她的脚,反而会让她更舒服,于是她更加用力的把脚往前伸,似乎是想把正只脚都塞进我嘴里。我终于忍不住了,用手把她的脚拔出来,然后连吐了好几口口水,田乐乐的半只脚都湿了,但她完全不在意,只是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开心的笑了起来。

  下山的时候,我和田乐乐一句话也没有说,我心里很矛盾,感觉自己被羞辱了,但是在她脚塞进我嘴里的时候,又忍不住感到兴奋。

  到山脚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了,再开车回市里已经不可能了,于是我们便打算在斗篷山庄住下。由于我们开房间的时候比较晚,只剩下一个夫妻房了,就是只有一张床的房间,只不过那张床稍微大一点而已。我用征询的目光看了田乐乐一眼,她点头示意她不介意,也不知道她是真的这么信任我,还是根本不介意。
  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见田乐乐正躺在床上看电视,我走到床边,刚把半边屁股放到床上,田乐乐就一脚踢了过来。我完全没有防备,差点就一头哉在地上,转过头对他吼道: 「你发疯了?踢我干什么?」

  「谁让你跑到床上来的?」

  「我要睡觉不上床上哪儿啊,拜托大小姐,我今天很累,让我消停会儿行不行。」

  「不行,你不能跟我睡一张床。」

  「刚才开房的时候你不是都点头同意了吗?」我愤愤道。

  「我是同意跟你住在一个房间,可没同意跟你睡一张床。」

  「那你下去,爱上哪儿睡上哪儿睡去。」我不耐烦道。

  「凭什么啊,我是女生,你得让着我,我必须睡床上。」

  「那我睡哪儿啊?」

  「睡沙发。」

  「可是这儿没沙发啊。」

  「那睡地上。」

  「你别这么霸道行不行,凭什么你就可以睡床上,我就得睡地上?」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睡床上。」

  我顿时火气上来了,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完全不在乎旁边有没有人。田乐乐拼命的拿脚蹬我,可是任她怎么使劲我还是死死的贴在床上,比起蛮力,她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这就是男人和女人天生的差距,在原始社会的时候,力量就代表权力,力量强的人就可以统治别人,以至于几千年来中华妇女们一直被男人统治着。田乐乐蹬了半天,终于没了力气,于是抱起一床被子,下了床,铺在地上,又在上面放了一个枕头,像是屈服了。我正看得得意,忽然听见她嘤嘤的哭了起来,我小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不问还好,这一问,她的眼泪顿时像开了闸的洪水,奔流直下,坐在那儿就哇哇的大哭起来。我吓了一跳,赶紧坐了起来,安慰道:「你别哭啊,我逗你玩儿的,有什么事儿咱们好商量嘛。」

  这时候我感到有些内疚了,想想让一个女人睡地上,我一个大男人却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也太没风度了。

  「你别哭了,我让你睡床上,我睡地上总行了吧?」我无奈。

  「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逼你。」田乐乐突然破涕为笑,噌的一下跳上了床,比兔子还要敏捷几分。

  我知道自己上当了,却又发作不得,害怕一会儿她又哭来骗我,只好自认倒霉,心里说不出的郁闷。自从认识这个丫头的第一天,我就吃了她不少亏,多少次哉在她手里,我还偏偏对她恨不起来,今天竟然还舔了她的脚,再这样下去,我估计就要完全被她控制了。我躺在地上暗暗发誓,一定要想个办法治治这个丫头,以振我堂堂执行总监的雄风。

  今天感冒了,头痛欲裂,不过还是坚持写了两章。兄弟们要是心疼老楚我的话,就多多留言吧。今天满足大家的夙愿,让楚总监终于舔到了刁蛮经理乐田田的脚。另外解答一下读者xiafei3672的问题,虽然我很佩服你的想象力,田乐乐和乐甜甜不是同一个人,田乐乐也不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乐甜甜,这两个人到底什么关系,我现在也不知道,以后想到了再告诉你吧,哈哈。最后感谢 风筝,xiafei3672等诸位兄弟的支持,你们的评论就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