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93310 (全)

  我是一间女子中学的教师,这次,和一群女学生来宿营,同行的还有爱美,丽莎,兰秋,柯莉和她的妹妹雯雯。

  雯雯今年才十四,其他女孩子就十六到十七左右,本来我们都应该很快乐才是,可惜早两天考试的时候,我捉到那些女孩子作弊我说过放完寒假之後就会处置她们,所以现在人人都没心情罗!到目的地之後,我们轻易地去到我们预先订好的渡假屋,屋子有两层,四间房,我是唯一的男人,当然是我自己住一间啦,爱美就和丽莎住一间,柯莉和雯雯一间,剩下一间就是兰秋自已住。

  我们放好行李之後,就去村口一间士多吃东西,吃完後,柯莉就提议去沙滩钓鱼,兰秋赞成,於是三个小妹妹就去买钓鱼工具,我和爱美及丽莎则回去休息。
  我进房坐下还不到一分钟,爱美和丽莎就进来,她们坐在我的床上面,爱美说她们不想考试作弊事给家里人知道,如果我不追究的话,就随便我想把她们怎样都可以。

  我都猜到她们的意思,但是我有心留难她们,故意说我不明白她们说什麽。
  爱美好像有些不高兴的望了我一眼,丽莎则十分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的脚。
  这时候的爱美穿着一条连身长裙,脚上穿着一双凉鞋,爱美的脚指较短,圆圆胖胖的很可爱。

  丽莎穿着一件背心和一条很松的短裤,丽莎的胸部似乎很丰满,脚上穿着一双小花袜,从外形看来,我猜她的脚指会比较修长,不再是小女孩胖胖那种,而是给人一种成熟、性感的感觉。

  爱美突然站了起来,一言不发的伸手到背後,当她把双手再放回身前时,那件连身裙就被褪落地上了,她内里竟然是真空的。

  爱美的皮肤很白,乳房不是很大,大约33寸左右吧,乳头是小小的两点粉红色,下阴部分也不是胀满的那种,阴毛不多,可以看到那条微带粉红色的小溪。
  她震震抖抖的向我走过来,这时我可以百份百肯定她还是处女,我可以嗅到她微微的香皂味,心想:真好,居然洗了澡才来。

  当时我是坐在椅上的,爱美一步一步的来到我面前,然後口震震地说:「你要怎麽玩我们都可以,我们都还是处女,不过你放心,我们己经服食安全丸,不会出事。」

  她说完之後,便捉起我一只手,然後放到她左乳上面。

  我轻轻地揉搓着她的乳房,感到她的呼吸越来越急越重,我把头倾前,然後张口把她一颗乳头含入口中。

  我用牙齿轻轻地去磨她的小葡萄,她全身震了起来。

  我往上瞟了她一眼,见到她正半合起双眼,不知是享受还是痛苦的表情,正好刺激起我的性慾,我於是改为用舌尖去舐,又不时用吸吮的方法。

  我决定要挑起她的情慾,而且床上面还有一个丽莎,如果令到爱美痛苦的话,再玩丽莎时就会没有味道了。

  这时爱美已经进入状态,除了身体不停的抖动,口中还不住呻吟:「啊…老师…不要呀…大力些啜我啦是啦…是啦…啜我的奶头啦!」

  我知道差不多了,於是我的手就越摸越低,最後停在她的屁股上面。

  我用左手留在她屁股上搓,右手则回到前面来,我先在她的大腿上来回轻抚,接着就把手指往她那两腿间尽头的小溪上摸去。

  我用手指把她的阴毛拨到两旁,接着就在她的阴唇上来回轻磨,我发觉她已经很湿了,她全身发抖,已作出反应,於是放弃了她的乳房,把口不停的越舐越低,到达她的小溪时,就伸出舌头去舐她的那条裂缝。

  可能是刚洗完澡吧!她的淫水很淡,带有一股微甜的香味,我不断用舌尖去挑逗她的外阴部,又用手指分开她的阴唇,好让我吸吮她的淫水,甚至把舌头伸入她的外阴道处打圈。

  这时,她己经舒服得欲仙欲死,双手玩着自己的乳房,囗中不知呻吟着什麽。
  爱美初经人事,又怎能经得起这样的刺激呢!我知道她就快高潮,於是改为专攻她那颗小小的阴核,先用舌尖挑起那小豆豆,再用吸吮的方法一吸一放。
  她大声叫了起来:「不行啦…呀…呀…死啦…我要死啦…」

  接着全身打了一个大冷震,在阴道口却喷出了一大把淫水,喷了我一脸一嘴,她完全是倚着我才不至跌倒。

  我把还未回过神来的爱美搂着在我大腿上坐好,然後低下头去吻她,我把舌头伸入她口中和她的香舌交缠在一起,吻了一会,我问她:「怎样?自己的淫水好味道吗?」

  她立即低下头说:「好坏呀!你整了人家,还要笑人。」

  我问她刚才爽不爽,她点了一点头,我拥着她赤裸的身体,手又在把的粉腿上来回抚摸,底下的小弟弟早已兴奋不己。

  这时我向丽莎望去,见到她又怕又好奇的样子,於是我抱着爱美站起来,向床边走去,我先把爱美放在床上,而自已就靠着墙坐到她俩中间。

  我叫爱美给我把裤子脱下来,我的小弟弟立即起立敬礼,她们望着我八寸多长的大阳具,又怕又好奇,我便叫爱美好像吮雪条那般去吮我的小弟弟,爱美开始并不愿意,但我说我刚才已经先给她舐了,她才无奈的点了点头。

  她用手套着我的阳具,然後低下头把我阳具的前端含入口中,她还用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转,我舒服得不得了,差点就在她口中射了出来。

  这时我把丽莎拉过来,先和她互吻了一会,又隔着衣服把她的乳房搓了搓了数把,待她有反应时,便叫她把衣服脱去了。

  我问她有没有试过自慰,她含羞答答的点了点头,我便叫她自慰给我看。
  我一边享受着爱美替我口交的快感,又一边欣赏丽莎手淫的娇态。

  只见丽莎用左手拇食两指去搓着自己的乳头,而右手则在阴部顶端两片阴唇交接处打着圈子,淫水早已流了一床都是,脸上则是既痛苦又快乐的表情。
  我看着看着,觉得不够味道,便叫爱美转过身来用屁股向着我,又叫丽莎把大腿放在我的大腿上,我用一只手去抚弄爱美的阴部,用手指把她的淫水沾上一些去抹在她的菊花口,再用小指轻轻去插入她的屁眼,有时又用手指伸入她阴道处撩动,弄得她娇喘连连。

  我的另一只手则放在丽莎丰满的乳房上去揉搓,丽莎越玩越兴奋,一只脚提起来,在我的胸口处搓了起来。

  我於是低下头去吻她的脚趾,把她的脚趾一只一只的放入口中吸吮,她更放浪得大声地叫:「好坏呀…吮人家的脚趾…变态…」

  我知道是时候帮她开苞了,便示意爱美和她都起来,我叫爱美平躺在床上,然後叫丽莎伏在爱美两腿之间去舐爱美的下体,而我就跪在丽莎後面去舐她的阴部和屁眼。

  这样子玩了一会,我便起身在丽莎後面站好,我先将龟头在她外阴唇处擦着,等到我整个龟头都沾满她的淫水後,便把小弟弟往她的鲍鱼里插。

  她的阴道陕窄异常,我怕弄痛她,所以只是慢慢的插进去,还不时抽回一些,在有限的空间前後活动,待她习慢了些後才再进。

  我弄了起码五分钟,才将整支八寸多的家伙完全插了进去,我从她的反应知道她并不是很痛,於是我便开始抽送。

  我先用慢的速度,到她把屁股主动地向我迎过来时,我便加速,她已很不自觉地配合我奸她的动作,虽然她仍然努力地舐着爱美的小淫茜,还是不时发出满足的呻吟声,爱美一面用手搓着乳房,一面伊伊曳曳的乱叫,有时还伸手去涂一些自己的淫水和丽莎口水的混合品放入口中吸吮。

  我们玩了十五分钟左右,先是爱美全身发抖进入高潮,待她平复过来後,我便叫她过来,要她倒转头躺在丽莎下面,一面用手去玩丽莎的奶子,一面用舌头去舐我和丽莎交合的地方。

  丽莎那能抵受这种多重刺激,很快便来了高潮,我的阳具抽出她的阴精便落在爱美的脸上,我亦给丽莎的阴精一汤,把精液射入了丽莎的阴道内。

  过了一会,我把阳具拔了出来,爱美立时把口吸在丽莎的阴道外,吸吮我们的混合淫液,我就把半软的小弟弟放入丽莎口中,要她试试这些淫液。

  这时我们大家都有些倦意,便一同坐在床上休恁一会,我问她们以前的性经验,我看得出虽然她们还是处女,但从她们刚才的反应来说,她们一定曾经和人玩过,一定并不止是躲在床上手淫那麽简单。

  她们经不起我一再追问,才告诉我:原来因她们读的是女校,没有男生,所以不是很容易找到男朋友,校内很多女生便大搅同性恋。

  其实她们并非真的同性恋,只是互相解决性需要而已,就像爱美和丽莎就是常趁家中无人时搅在一起。

  但她们有时都会和其他女孩子一起玩,就是这次一同来的柯莉和兰秋都玩过,她们又说兰秋己不是处女,她曾经有男朋友,虽然只是做过两三次,但这种磨豆腐的玩意已满足不了她,所以她有数枝大小形状不同的按摩棒,有一枝还可让对手穿在下部,就像一枝男人的阳具。

  兰秋很喜欢对手穿上後躺着,自已就骑上去淫乐,而假阳具的另一端是一个凸出的小圆球,在兰秋一上一下的耸动时,在下方的人亦可有快感和高潮。
  最後她们还告诉我,柯莉和她的妹妹雯雯都有一手。

  听到这里,我除了震惊这些平日清清纯纯的女学生居然如此淫荡之外,亦给这些言语刺激起我的慾火。

  我便叫她们表演磨豆腐我看,起先她们不肯,後来我们三请求,她们才答应,爱美先和丽莎拥吻了一会,又互相抚摸对方的乳房,看着那四粒软软的小奶头在对方不断的又卒又吮下硬了起来。

  接着她们更改成「六九」方式,互相为对方口交,两条小舌头在对方的阴唇上来回打圈,原本已乾了的小溪又再次湿起来,我看得十分兴奋,就把躺在下方的爱美的一只脚托起来吻。

  爱美的脚趾是属於小女孩那种,圆圆的很可爱,我把它们每支都放入口中吸吮,有时又舐她的脚趾缝。

  我己有些忍不住了,便跪到爱美两腿之间,正在为爱美舐饱鱼的丽莎立即知道我的意思,她把爱美的两片阴唇尽量扳开,让我把小弟弟挺进去。

  爱美的阴道并没有丽莎那样窄,我不用花太大气力便全根没入,不过再抽出来时便可看见血丝。

  这时我把爱美双腿围在腰间放好,丽莎则起身跨在爱美头上,我一面奸着爱美,双手又玩着她的奶子,一面又俯前去吮丽莎的乳头,我由慢慢的一下一下的抽送到快速的疯狂大力去插,耳边又传来她俩的呻吟声,还有抽插时的水声,真是觉得像飞上了天一样。

  我知道自己支持不了多久,再一轮狂插,把爱美再推上另一个高潮,丽莎突然说:「老师,射在爱美的奶子上吧!我想在她乳房上舐你的精液啦…」

  我把被爱美啜得紧紧的肉棒拔出来,对准爱美对乳房喷出今天第二次的精液,丽莎便俯下身在爱美的乳房上舐食我的浓精。

  今天我己两度出精,那两个小妮子更各高潮了四,五次,大家都觉得有些倦,丽莎提议为了争取其他人回来前的时间,不如一起洗个澡。

  我和爱美都说好,不过我虽然是倦,但和这两个十八都未够的小女孩一起洗澡,而且还互相替别人洗,我终於忍不住又在浴室里各插了她们一次。

  由於她俩刚开苞,每人家泄一次身之後,终於吃不消,求我停下来,我便叫丽莎跪在我身前用手把两边奶子挤在一起把我的阳具夹在中间,我一面抽送时爱美就站在我身後用她那两粒仍然硬硬的乳头在我背上磨擦。

  最後,当我射精时便叫爱美跪在丽莎旁边,轮流向她们的脸上发射,精液更落在她们的眼,口和鼻上我更要她们互相在对方的面上舐回我的阳精。

  洗完澡後,我们便各自回房午睡。

  晚餐由钓鱼回来的女孩子付责,饭後我们玩了一会纸牌,玩牌时,我是坐在爱美和丽莎的对面,她们大胆地把脚托在我大腿上,我当然不敢伸手去摸啦!她们的脚有时就互磨对方,有时就合起来搞我的小弟弟,令我差点儿出丑,好在当我就快忍不住时,牌局也完了,我便找借口回房休息。

  刚关了灯躺下一会儿,我听见房门被人打开的声音,由於我是背向着门,所以不知道是谁进来,还想着:大概是爱美和丽莎其中一个,又或者是二人齐来,小妮子们一定是玩上了瘾,这麽快又要了。

  想着想着,那人已经上了我的床躺在我背後,一只脚己曲起来架在我的腰部,还在上下揉动,脚掌更在我的小腿上磨擦,而一只手更伸到我胸前,由胸口的位置一路摸到我的腰下,我又感到一张暖暖的嘴唇在吻我的後颈和耳朵。

  我忍不住便翻过身来和她吻在一起,又摸她的乳房,但我还未能肯定她是爱美还是丽莎。

  她奶子的感觉好像不一样,她仍是主动得很,越吻越低,把我的裤子脱下来之後,就用口含着我那己发硬的肉柱,她除了含着整根阳具上下套弄外,还不时用舌尖去撩龟头的根部,又用手去抚摸我的春袋,有时更吸吮我的睾丸,还用舌尖舐我的屁眼。

  被她这样玩了一会,我把她的头按紧就在她口中射了,在我恢复清醒时,就立刻知道有问题,爱美和丽莎都是短头发的,而这却是个长发姑娘。

  我大惊下立即伸手把床头灯亮起,刚好看到兰秋把由她小嘴中满溢滴了出来的精液用手接着,她先把口中的精液咽下,然後又把手上的吮乾净。

  我愕然望着她道:「怎麽会是你?」

  她睁着大眼睛对我说:「你以为那个…哦,你一定是跟她们其中一个做过,到底是那一个,快说!」

  我这才知说错了话:「这你别理,你刚才那样做是什麽意思?」

  她亦觉说得过份:「不要那样凶啦!我是来求你不要罚我,我知错啦!」
  她说到这里眼都湿了,我一时不忍便说:「哈,你习惯帮人含完之後认错吗?」
  说完後自已先忍不住大笑起来,兰秋亦破涕为笑。

  见到兰秋笑的样子真是很美,兰秋在这班女生中是比较成熟的一个,虽然她还未足十八岁,但说话行事方面己非她那班同学可比,我於是说:「你还没答我哩!」

  她说:「人家想等你舒服之後,比较容易求你嘛!」

  我话:「那麽,你还可以令我怎样舒服呢?」

  她说:「现在没想到呀…或者如果你整到我舒服…我就会想起来的。」
  我不禁一笑,叫她脱光之後上床,我先要她躺下,然後和她来一个热吻,她反应很热情,整根舌头伸入我口中和我吸吮,我摸着她的乳房问她最喜欢什麽前戏,她含羞答答地告诉我,原来她喜欢有人一面为她吮脚趾一面用手指插她的小穴。

  我又微微一笑,跪到她腿旁,一面摸她那小穴外的两片花瓣,托起她一只脚,把她的脚趾轮流放入口中吸吮,有时又一次含着她三四只脚趾。

  而我弄着她下体的手己全被她的花汁沾湿了,我先用手指插入她的小穴弄湿,接着掏出来把淫水抹在她的脚趾上,她的爱液又是另一种味道,带有少许咸味,不过仍然很可口,我用她的淫水擦满她的脚趾之後,便问她想不想试,她微笑着点头。

  我便托起她的屁股架在我的大腿上,然後把她的脚送到她面前,她合上眼很淘醉地把沾满了自已淫水的脚趾含入口中,只见她连在脚趾缝的都不放过,居然伸出舌头舐一个乾净。

  我插着她小穴的手指亦加快速度,她看起来差不多了,我便托起她另一只脚去吮,她一面仍努力的吮着自己的脚趾,一面就小声地呻吟。

  接着她松开了口,阴部向着我的手挺过来,她望着我像很吃力地说:「我…
  我就快到啦…我会…喷出来的…你用口接…接住然後喂我啦…」

  我连忙抽出手指,把口盖上去,刚好这时她便到高潮了,果然我感到有一股液体由她小穴喷入我口中,我等她喷完後就跨上她上面,在她嘴上三寸的上空把她的阴精吐入她口中。

  休息了一会,我便问她想到令我更舒服的方法没有,她说她有一招脚交,是她以前还没和前任男朋友正式做爱前时玩的,问我想不想试。

  我当然有兴趣,她叫我站在床边,自已就半躺在床上对着我,她先把小穴外残留的阴水抹在脚板和脚趾上,然後就用双脚的脚板和脚趾之间的位置把我的阳具夹着一前一後的活动。

  真不知她怎想得出这方法,但又确令我兴奋异常,我玩了一会便主动捉牢她的脚,然後越插越快,终於我到达了高潮,半数的精液射了在她小穴外,另一半就沾上了在她脚。

  兰秋明显是一个颇大需要的女孩,就在我射精之後,她就把那十只沾满了精液的脚趾再舐乾净,又把沾在她小穴外的精液涂在自己的阴唇上,然後在我面前自慰了起来,她用左手把一边阴唇拉开,另一手就用三只手指在小穴顶部的交接处揉了起来,我在床边跪了下来,把头凑到她双腿之间,细看下原来她的花汁已沿着小溪流至後面的菊门,再滴到床上。

  我把她屁股托高少许,接着便用舌头来回去舐她的小穴和屁眼,她浪叫了起来,我更用舌尖尽量伸入她的阴道内,就在她要到的一刻,我把沾了淫水的食指插入了那紧凑的菊花芯中心。

  她全身一震,再次喷了我一脸阴精,我便把她的阴精用手指抹下来,然後送到她口里让她品尝。

  正在我们大家都需要回气时,我们都听到隔邻的房间传来一些呻吟声。
  那是柯莉和雯雯的房间呀!只听:「唷…姐姐…大点力吮…唔…」

  「雯雯也帮姐姐舐一下小穴啦!对…呀…对了…是这样啦!」

  我示意兰秋去看看,兰秋先穿回那背心短裙,而内里是真空的,我则穿上短裤,我们小心地经过客厅到达露台,然後来到柯莉和雯雯房间的窗门外。

  只见在床头灯微弱的光芒下,柯莉和雯雯两个赤条条的肉体正在床上以六九姿势为对方口交。

  两姊妹的身才都算不错,尤其是雯雯那十四岁青春无敌的雪白玉体,更配合她那纯真又带点淫浪的面孔,我看到这一幕时,真的忍不住要冲进去要雯雯跪在我面前替我手淫,然後把精液射到她那嫩稚的面孔上。

  我忍不住了,便把手伸到兰秋胸前去搓她那双乳房,又用仍在裤内突起的阳具往她股间顶去,她好像亦有同感,便捉着我一只手往她裙内小穴摸去,原来她已湿得爱液直沿大腿内侧流下。

  我便把阳具掏出来以及翻起她的短裙,当我一切就绪时,兰秋突然在从裙袋内拿出一枝五寸来长的东西交给我,我细看下才知是一枝按摩棒。

  兰秋说:「来吧!用它插入我屁眼,然後你就插我的阴道。」

  我先把按摩棒插入她小穴内弄湿,再拔出来缓缓地插入她屁眼处,我又把阳具钻入她的小穴里。

  当我开始抽送时,便再往柯莉房中望去,只见她们一个床头一个床尾,中间的小穴却互相抵着来磨,她们的大腿内侧已湿得反光,而阴毛亦亮晶晶的,可想而之她们是多兴奋,只见她们高潮一浪接一浪,像要玩到虚脱为止。

  而在前後两穴均胀得满满的兰秋这边,因我今天己泄了很多次,所以这次支持了很久,而可怜的兰秋却抵挡不了这种玩法,高潮一个接一个,我感觉到她来了六次左右之後,她便要求我停下来。

  但是我说我还没有泄,她叫我改插她的後门。

  我想:屁眼一定比前面紧凑,应该会好些。

  便把她屁眼的按摩棒拔了出来,改用阳具插进去,果然是刺激得多,我每次抽出来时,都好像要把她的肠子亦抽出来一样,最後我们露台上的两个好像和房内两个约好一样,四人同时达到今晚最劲的一次高潮,我亦把精液射进兰秋的身体内。

  我和兰秋回到房内,她拾回早时脱下的内裤便打算回房睡觉。

  走之前她问:「刚我见到你老是望住雯雯,是不是想上她呀?」

  我问她是否有方法,她笑着点了点头。

  说了之後,就吩咐我照计划行事,接着便回房去,我亦倦极而眠。

  第二天我们吃了早餐之後,兰秋就提议去游水,大家都赞成。

  那知过了一会,兰秋说她没有带泳衣,於是就叫爱美她们和她一起去买。
  不过一来一回就起码要三个多小时,於是我就和雯雯留下看守大本营,兰秋又告诉雯雯她的旅行袋里有些小说。

  她们四个去了之後,雯雯说要回房看书,我等她进了兰秋房後,就走到露台偷偷地看她,只见她坐在兰秋的床上,拿着一枝兰秋的按摩棒在看,我见她推了一个掣之後,那棒便震动了起来。

  雯雯吓了一跳,连忙关掉它,接着她又在兰秋的行李内找到一本书,我知道一定是情色小说,这根本就是「计划」的一部份。

  雯雯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但看了数页後,只见她的脸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了,双腿好像很用力地夹紧在一起,连脚趾头亦像收紧在一起的样子。
  她一只手还拿着书,另一只手已放在胸前搓着双乳。

  这样玩了一会,她终於放弃了看书,又从旅行袋处把兰秋的按摩棒拿出来。
  雯雯开动了按摩棒後,就把它拿到胸前隔着上衣去擦自已的乳头,她面上的表情证明她很享受,接着她索性把上衣脱了下来,用按摩棒直接去刺激乳尖,後来更大胆地把短裤亦脱掉,然後把按摩棒放在底裤上面去自渎。

  她那欲死欲仙的表情令我无法再忍下去,我便急急穿过客厅去到兰秋房门口,我毫无先兆地把门打开。

  我先装作毫不知情地叫道:「雯雯,你知不知…你…你在做什麽?」

  「我…我…没做什麽呀…」

  雯雯用手掩着胸部,那支按摩棒已滚落她两腿之间,她一脸惊惶失措,我便乘机走到床边坐下,我把手放在她大腿上,表面则装成长辈安慰她的样子道:「其实你都不小啦,有性需要,也是正常的事啦!」

  「但是…但是…唉…我都不知怎麽说…」

  「傻孩子…我在你这样大的时候一样有自己玩啦…嘿…其实现在有时都…」
  「咦…老师都有?」

  「老师不是人吗?」

  「那这次就当是我们之间一个秘密啦!来!勾手指!」

  我伸出尾指和她勾了勾,但她却忘记了她正用手掩盖着奶子,她一伸手,半边乳房就一目了然,她好像知道我望了她奶子一眼,便道:「算了,刚才你都看到啦!现在遮住又有啥鬼用!」

  说完,她把另一只手亦松开,一双美少女形三十二寸弹力十足的美乳便出现面前。

  我不敢太急噪,便转移视线向她内裤底端看了一眼,说道:「你看你呀,骚得连内裤都湿啦!」

  「都是你啦,人家刚才都不知多舒服,怎知被你打断了。」

  「好啦好啦,我至多走避你啦。」

  我以退为进道。

  「喂!人家不是叫你走呀,你赔我就走了嘛!」

  「怎样赔呀?」

  「好简单,你让我看你自慰就走了。」

  「这…怎麽可以呀!」

  「不肯吗」你看我就行,而且人家都没见过男孩子是怎样的,你就当做老师在教学生嘛!」

  「好啦,不过条件是我们一齐做,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们还可以帮对方做。」
  你…你怎样帮我呀?」

  我叫她先放松自已,并合上眼,我先由她额头吻起,一直吻遍她面部,又舐她的耳珠,到她有反应时就嘴对嘴来个湿吻,我们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我还要她把舌头尽量伸出来给我吮,我又摸她乳房,还用手指夹着她的乳头揉搓。

  我知道她有些动情了,便为她脱去内裤,越吻越低,我用舌尖去挑逗她的奶头,又用指尖在她那阴户的裂缝上来回扫拂。

  她一面呻吟,一面扭动着身体,淫水流了一床都是,我接着跪到她两腿之间把她托起,双腿就托在我双肩上,我低下头去舐她的小穴,双手又伸到她胸前去玩弄她双乳。

  玩了一会,我拾起那支按摩棒,我按动了它之後便把它放在雯雯小穴的入口处,我当然不是用它来为雯雯破处,只是想把把弄松一些。

  雯雯这时己在半昏迷状态,口中不知在呻吟些什麽,我便改以棒棒玩她小穴,舌头却去舐她的菊花口。

  这时小棒己能插入她阴道半寸左右,我便在这半寸多的位置来回抽插。
  「老师呀…不要啦…我就快不行啦…我就要死啦…唷…真是不行啦…呜…好坏…老师好坏…呀…」

  她到了高潮之後,我把棒子拿了出来,她的阴精己被打成乳白色浓浓水桨,我舐了一些,味道不错,便用指头抹一些喂入她嘴里,她亦津津有味的吸吮乾净。
  回过神来之後,她问可可以怎样帮,我站起来,并叫她跪在我面前。

  我叫雯雯替我把裤子脱了,我那早已硬得发胀的八寸大阳具便向她致敬,她呆呆的望着我那小弟弟不知如何是好,我便拿起它在她面颊上摩来擦去,她只是向上望着我,还不时露出一个天真顽皮的笑容。

  我把龟头在她鼻子上触了触,马眼处居然滴了一点液出来,我便叫她伸出舌头,然後把龟头抹在她的舌头上,又把小弟弟一下一下的拍打在她舌头上,这时我亦很兴奋,便叫雯雯张口含着我的阳具,我要她吸吮我的大肉棒,又要她用舌尖围着龟头打圈。

  她好像怕做得不对,不时用她那天真无邪的眼神望着我,我忍受不了,便捉着她的头然後把她的小嘴当成小穴来操。

  她嘴里被我的小弟弟充满了,只能发出一些伊唔的反抗声,但那只会使我更兴奋,终於我在一轮拚命的冲刺之後,便从她小嘴抽出来射精,部份精液落在她未及合上的小嘴当中,其它就平均分布在她面上,我用手指沾了在她面上的精液喂给她吃,她津津有味的吸吮了。

  我们各自泄了一次後,我便拥着雯雯在床上休息回气,她依偎在我怀中,一只美腿就屈起来放在我小腹处,我一面摸她的腿和脚趾,雯雯就跟我说起话来。
  「你喜欢女孩子的脚趾?」

  「嘿,你的脚趾够性感嘛!」

  「你那麽喜欢,我让你吮啦!」

  「哦!原来雯雯没玩够!」

  「好坏呀!笑人家!喂!老师,你会不会插我呢?」

  「哦…你又想不想呢?如果你不想,我不会乱来的。」

  「其实我不是不想,不过一来怕痛,二来怕有BB啦!」

  「痛是会有少许,不过我不会硬来的,BB就更加不用怕啦,我不射入你体内就行了嘛!」

  「那麽…你射在那呀?」

  「唔…你说呢?」

  「刚才我都没认真试过味道,不如用个杯子装起来让我喝吧!」

  「好吧!开始下半场罗!」

  为了要雯雯充份享受第一次,我决定慢慢来,我先由她脚掌吻起,一直向上吻去,在吮遍她十只脚趾之後,我一直沿小腿向上吻去,到达她双腿尽头。
  我一直吻到她的小嘴为止,然後我把她翻过身来像小狗一样爬着,我由她耳珠一路吻下去,又用手搓她奶子和乳头,我的舌尖则停留在她屁眼上徘徊,一下一下的去挑弄她的菊花口。

  她已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腰部不断的扭动,我向下舐去,发觉她已泛滥成灾,淫水沿大腿内侧流到床上,连床单亦弄湿了一片。

  我想:时候到了,於是我跪在她後面,然後把小弟弟放在她阴道口磨着,她己忍受不了:「不要净是磨嘛!你逗我好难受呀,插进来啦…」

  我恭敬不如从命,想着长痛不如短痛,一下子整支阳具完全插进了她的淫穴内。

  「哎呀…痛呀…」

  我连忙俯下身去吻她的耳朵及粉颈,又抚弄她的乳房,直至她习惯了我的大肉棒後才慢慢的抽动。

  我试着动了几下之後问她:「还痛不痛呀?」

  「好些了!不过还是好胀…」

  我又继续插她,她开始有了反应,腰肢配合着我摆动,我知道她有些爽了,便用九浅一深进而三浅一深的方式!她大声叫了出来,「唷…原来是这麽舒服的,我要呀…不要停呀…大力…大力点儿啦…我…我不行啦…我来啦…」

  她全身大力扭动,高潮了整整一分钟,我拔了出来然後躺到她身下变成女上男下的体位,我调较好位置後便向上一挺,再次全根没入她体内。

  我教她如何骑马般上下耸动,不过她初经人事,又怎能支持太久,後来只是伏在我身上任我顶她,再把她推上另一高峰。

  之後我们改成正常体位,还一面插一面吮她乳头。

  这时她己不大清醒,只是口中低呻着:「呀…玩死我啦…玩死我啦…」
  在她第三次高潮过後,我亦要射了,这时才记起手边没有杯,唯有立即拔出来强插入她口中泄出今天的第二次阳精。

  看到精液由她嘴边满溢流出来,配合雯雯那稚嫩又带淫贱的面孔,我心理正盘算着下一步计划。

  她们买到泳衣回来时,已近中午了,我们匆匆吃了些东西後,大家便换好泳衣到沙滩去。

  渡假屋附近那海滩本来就十分偏僻,而今天亦不是公众假期,所以除了我们外什麽人都没有,兰秋,柯莉和雯雯先下水,爱美和丽莎就把我拉到附近的小树林里,原来她们想玩打野战。

  她俩还告诉我,昨晚一回房内就忍不住的磨起豆腐来,但始终没和我一齐玩那样过瘾,我们认为这树林十分安全,大家便脱去泳衣,幕天席地的做爱。
  爱美先为我吹了一会,我则一面吻着丽莎的一双大奶子,一面用手指在她的阴户扣了起来,我的手指在丽莎的小穴内沾满了淫水,便伸到爱美面前给她吸吮。
  我们不敢离开太久,怕其他人怀疑,我便叫丽莎背着我把上身俯前,双手放在一支横生的树干上支持着身体,我便由後面干她,爱美爬上那树干坐好,她张着双腿要丽莎吃她的小穴,我则按着丽莎的屁股用力地操她。

  丽莎很快到达高潮,接着,我们便换成丽莎背靠树干,爱美就靠在丽莎胸前站着借力,我就把她一只脚从膝弯处托起,然後面对面的插她,我不时和她接吻,而丽莎就从後面穿出手来玩爱美奶子,爱美亦很快到了高潮。

  正当爱美从高峰滑落下来时,我们右面来了些脚步声,我们在惊徨下一望,原来是兰秋和雯雯,原来她们玩倦了,柯莉先回去休息,兰秋和雯雯则来找我们。
  爱美和丽莎不知如何是好,兰秋就说明她和雯雯亦和我做过了。

  我看看雯雯,原来她刚才告知了兰秋,我正好没玩够,便叫她俩都脱光了,即时干了她们各一次。

  最後,我要雯雯贴在我背後把手由我腰部伸到前面帮我手淫,她们三个在我前面头背靠地、屁股向天,还要用手把阴唇扳开,我射精时,便由雯雯把我的阳具对准她们的小淫洞,到三个小穴都给我的精液填满後,雯雯就轮流去为她们吮出来。

  顽皮的雯雯更在吸吮的时候故意用舌头去舐弄她们的阴唇和阴核,令得她们呻吟大作。

  我看着听着又硬了起来,刚好雯雯的屁股正向着我,便俯下身先把她屁眼用口水弄湿,然後站起来向前一挺,阳具插了入她的菊门,这小妮子一天之内前後都被我破处,高声呼痛着,但一会之後她便爽了起来,还继续为她们舐穴。
  这样玩了十多分钟,她们都先後来高潮了,我便叫她们平排躺着,把精液射在她们身上,然後从对方身上把精液舐乾净。

  之後,我们穿回泳衣回渡假屋去,并且一边商量如何把柯莉拖落水。

  晚饭时,我们特意叫了些啤酒来喝,又在途中再买了一枝红酒,回到渡假屋之後,便在爱美和丽莎的进房玩卜克牌。

  她们又故意使柯莉喝了很多,柯莉面红红的样子十分可爱,兰秋於是提议玩牌要有些彩头,我们都赞成,兰秋说每输一局便要脱一件衣服,以四件为限,最先脱光的要听其他人命令,直至明早。

  大家一致说好,柯莉当然不敢反对,而且她亦己醉了一半,大家便开始玩起来。

  其实我们己计划好出术,令柯莉两姊妹一起输光,於是雯雯和柯莉便赤条条的站在我们面前了。

  兰秋向她们下了今晚第一个命令,就是要她们姊妹一同表演自慰,柯莉起先说什麽都不肯,但後来兰秋说如果她们不肯就会更变态,柯莉只好乖乖地躺上床和雯雯一起,爱美先把柯莉一只脚放在雯雯一只脚上面,她姊妹便自行手淫起来。
  雯雯是和我们夹计好的,很快便进入状态,柯莉则有些怕,不过可能是酒精作用,很快的柯莉亦享受起来,只见她越揉越用力,小穴并流出大量淫水。
  这时兰秋突然叫爱美和丽莎两人去为床上正在自慰的姊妹花舐小穴,兰秋而自已亦脱光了跨在柯莉的面上要柯莉吃她。

  看着床上淫声浪语的五个女孩子,我又怎能忍受站着乾瞪眼看呢?我急急脱去裤子,然後跨在雯雯的胸口玩乳交,雯雯的奶子虽不算大,但胜在很有弹性,我把她胸前双丸硬挤向中间来夹实我的大鸡巴,手指则搓着她的乳头,又要她低头张口去迎接我的龟头。

  玩了一会,我见兰秋给了我一个眼色,知道是时候了,便下床去敢代正在舐着柯莉小穴的爱美的位置。

  这时柯莉还是专心地吃着兰秋,我可以见到兰秋的小穴己滴着水,我不顾得别人那麽多了,先把鸡巴在柯莉的阴唇上磨了几下,然後便对准穴口插进去。
  柯莉被这突而其来的一痛弄醒了些知觉,她再不顾得许多,一手推开了兰秋,她看见原来是我,又用手摸了摸,发觉守了十七年的处女原来己经没有了,便说:「老师好坏啊!和她们鬼计玩人,还把人家开苞了!」

  不过,我知道她并非真的很愤怒,便笑了笑:「不要净是怪我啦,昨晚你跟雯雯那样放,我都不知看到多兴奋呀!」

  「哦!你昨晚偷看人家!好坏!」

  「那你现在还要不要呢?」

  「要就快啦!怕你呀!」

  於是我就继续抽插,一面看看其他人怎样,原来这时,丽莎正和雯雯背对背伏在床上,两个屁股之间则有一枝双头龙按摩棒连着,不用问这又是兰秋的玩具了,每当她们两股分别向相反方向拉动时,就会有些淫水向下滴出来。

  不知是谁放了一个大汤碗在下面,刚好把淫水全盛起来﹔那边爱美则躺着,奇怪的是,兰秋像男人一样伏在爱美身上抽送,我相信兰秋一定穿着她们提到的假阳具了。

  我看完她们,便收拾心情去干柯莉,这样子玩了十分钟左右,柯莉已先後来了两次高潮。

  这时我听到两声娇啼,望过去一看,原来丽莎与雯雯己双双到达高潮,她们还不忘把小穴对着碗口泄出阴精。

  我感觉自已亦就快到了,便把柯莉双腿托在肩头上作最後冲刺。

  这时兰秋她们那对,亦於高潮过後暂休,四个女孩子来到我们这边,丽莎和爱美两个就分左右去吮柯莉的乳头,另外的兰秋就在我身後去吮柯莉的脚趾,而雯雯就低头去舐我和她姐姐的交合之处。

  柯莉本来经过两次高潮,本己很迷糊的了,但这样的多重刺激又把她迅速推上另一高峰,我在她高潮时亦到了极限。

  我急急地拔了出来,然後插入雯雯口中射精,不过雯雯这次却没有把它吞下去,而是把它吐到盛她们几个女孩子阴精的汤碗去。

  我们休息了一会,便商量如何享受剩下的半过晚上的时光。

  正在没有什麽好提议时,兰秋就说不如用布围着我双眼,然後要我从她们各身体部份去猜估是谁,估中的我可叫她们做一件事,估错的便相反。

  我们都赞成,於是我先平躺在床上,她们便用枕头袋把我双眼盖好,我等了一会,有人先捉着我左手提起,放到一个乳房上面,我便轻轻地把它揉搓起来,接着又有人拿着我右手,把我的食中二指插入了一个阴户之中,然後有人把一个乳头放到我嘴边,我便张嘴吸吮着它,这时又有人把我的脚趾舐吮着。

  这时我的小弟弟早硬了起来,我感到有人跨在我腹下,然後我的小弟弟便被纳入一个小穴内,那人便上上下下的骑起我来。

  我被她们这样弄了一会,便说我含着的是柯莉的乳头,手指插的是丽莎的小穴,摸的是爱美的乳房,骑着我的是雯雯,吮我脚趾的是兰秋。

  於是有人拿走了枕头袋,我发现我掉转了丽莎和雯雯,丽莎便说:「我又要呀…继续…不要停呀…对啦…就当是我的命令啦…」

  我当然乐於应命啦!

  这时雯雯面向着我跨到我头上来要我吃她,我一面用手指刺激她的阴核,一面把舌头伸入她阴道去撩弄,她真是一个多水多汁的女孩,淫水不断涌出来,沾了我一嘴一面。

  这时雯雯全身向後仰,双手放在後面丽莎的屁股上,又回过头和丽莎湿吻起来了,兰秋更把那碗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倒在雯雯双乳上涂抹均匀,然後叫柯莉去舐,又不时用手指插入自已小穴去沾一些淫水放到雯雯和丽莎正在接吻的双嘴中,好增加她们的刺激。

  这样子玩了十五分钟,从她们的浪叫声,我知道她俩已先後来了三次,首先是丽莎败下砗来,然後雯雯亦放开我躺到一旁,我正奇怪为何不见了爱美,原来她在梳化旁站着,一只脚曲起踏在梳化面,手中却拿着一枝按摩棒在自慰。
  我便下床走过去,我先要爱美上半身伏在梳化上,屁股则高高挺起,我让按摩棒留在她体内,先把她不断流出的淫水抹了一些在她後门处,然後便挺着阳具插进去,爱美大声呼痛,但我这时把她按得很牢,她跟本无从反抗。

  我不停的抽插,她渐渐有了快感,加上按摩棒的震动,她很快便来了两次,我们插了十多下,迅速地拔出按摩棒,然後把阳具插入她小穴射精,她亦被我阳精一烫,再来了一次。

  我拔出来後,兰秋赶快递口上去吸吮,而柯莉就把我的阳具舐乾净。

  我们又再休息了一会,我便向兰秋望过去,兰秋会意的向我笑了笑道:「有何吩咐呀?人家前後都让你玩过啦!还有什麽好惊怕呀!」

  「我一直好怀念你昨晚那招脚交呀,不过你能不能想个办法,可以三个人或者以上一齐和我脚交呢?」

  小妮子两眼一转:「行!有计!不过最好你先插我们一次,忍住不要射,我们再帮你整,这样会比较容易让你射精!」

  於是,我先把柯莉按在床上,吻遍了她全身後就埋首在她阴户上,刚回气的雯雯和丽莎帮口为她吮乳头,爱美吮她脚趾,兰秋先把按摩棒插入自己小穴,然後才和柯莉嘴对嘴吻着。

  我舐着柯莉的淫穴,直至她流出淫水的速度快过我能吸吮的速度,接着便把阳具再次插入她刚开苞的小径里。

  我感到她仍然十分紧凑,每一次当我抽出来时都把一层薄衣带了出来,我干了她不及五分钟她便来了。

  兰秋这时叫道:「轮到我啦!」

  我要用老汉推车那招干她,又叫雯雯来舐她屁眼,爱美和丽莎就用双头龙玩起来,兰秋不到三分钟便完了,接着是爱美,她要玩女上男下,而丽莎我则从後面站着干,我们面对着一片全身镜,我把她上身拉过来靠着我,用手玩弄着她的乳房和阴核,又张开她的阴唇让她看着我的阳具在她小穴进进出出的淫态。
  到雯雯时我则用正常体位,一面和她热吻,一面则慢慢的一下一下的干她,我故意不理她的哀求,直插了她十五分钟左右,令她难受如命的徘徊在高潮的边沿,才突然加快速度,狠狠地插她,不用半分钟,她突然用尽全身气力,四肢一同缠实一我,到达了一次长达两分钟的高潮,我抽出来时,雯雯的阴精居然随之喷出,比男人射精亦亳不逊色。

  於是,兰秋叫我躺在床上,她叫爱美和丽莎学她一样,分三面每人用一只脚把我的阳具夹於其中,然後用脚趾为我按摩,雯雯和柯莉则用舌尖来挑逗她们脚趾弄不到的地方,这样新鲜的玩法,再加上我刚才玩了这麽久,不到五分钟我便射了出来。

  雯雯和柯莉分吃了对方面上和爱美脚趾上的精液,兰秋和丽莎则互相舐去对方脚趾上的阳精,然後才一起用口为我清洁。

  一觉醒来,己近中午,我们亦收拾好行装回家,当然少不了一些香艳镜头,虽然这几天来我体力实在透支得很利害,但仍每人干了她们一次,小雯雯很想试试我在她穴内射精的感觉,我便叫她下次有机会前吃定避孕丸,接着我们便回家去了。

  从宿营回来已半个星期,直至今天我似乎不敢相信发生了的事情,不过那是事实,也轮不到我不相信了,但那几天还留给了我一个後遗症,就是对美少女的性幻想,以前我就喜欢小女孩,但是自从和十四岁的雯雯做爱之後,我对年轻的女孩子便更充满好奇及渴望了!今天我竟然会一个人来到这城中最多油脂妹聚集的地方,可想而知,我是多麽想找个美少女温存一下啊!但我已在这地方徘徊了近半个小时,当中亦有两三个辣妹过来逗生意,我却嫌她们风尘味太浓拒绝了。
  正当我想着可能是来错了地方的时候,有一个脸上带点污渍的女孩子来到我面前,我看清楚些,便发觉她其实长得很清丽可人,只是那张俏脸被上面的污渍盖着吧!

  那小女孩应该是十五岁上下,她并没有那些辣妹那样轻挑的神态,而且很害羞,相信她是怕得很,说起话来抖得很利害:「先生,我是和妹妹离家出走,现在已经没地方可以去,你可不可以收留我们呀?我和阿妹都会好听话,你叫我们做什麽都行的!」

  我问她为何会离家出走。

  原来她们母亲一早过身了,父亲再娶,後母原本已对她们不好,一个月前父亲亦死了,後母更变本加厉,前天还借些小事就恶言赶她们,我见她说时,眼中己泛泪光,相信她并非骗子,便问她妹妹在那里?她回头在人群中找了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孩出来,我看得呆了,这时她告诉我她叫婷婷,那是她的孖生妹妹安安,她比安安早了五分钟出世,所以是姐姐。

  我看着这对孖生姊妹,她们样貌清秀不用说,笑起来面上各有两个小酒凹,十分俏皮可爱。

  我问她们饿不饿,她们立即点头,我便带她们到附近一间餐厅吃饭,原来她俩已一整天没吃过东西,因为她们只把身份证等文件带走,身上一点钱都没有。
  吃完了饭,我带她们去买了些日用品及衣服,然後才带她们回家,我虽然只是个教师,但屋子是父母移民前留下来的,是两层洋房,我又有另外三所同类物业在收租,生活还算充裕。

  我先把她们安置好在一间有两张床的大客房,然後便叫她们去洗个澡,自已则回到附有浴室的主人房洗。

  我思索着究竟发生了甚麽事,原本我是去找小妹妹发泄慾望的,结果是带了两个小妹妹回家,但我并不打算对她们做什麽…亦不是不想啦!是不喜欢乘人之危。

  洗完澡後我躺在床上看书,突然有人扣门,我便叫她们进来,我看着她们,即时目瞪口呆,洗过了澡、回复本面目的她们太美了:大眼小嘴还有酒涡,白里透红的皮肤,她们都穿上刚买回来的大码T恤睡衣,脚上穿着露趾布拖鞋,白皙完美的小腿和十只令人一见到便想吸吮的玉趾。

  我用了很大气力才控制到自己扑过去一手一个捉上床的冲动。

  不过不用我去捉她们,她俩竟一左一右爬上床来跪坐在我身旁两侧,我闻到阵阵少女的幽香,但还是弄不清谁是婷婷或安安,她们其中一个便说:「唔…让你容易点分别我们啦!我是婷婷。」

  说完便把头发束成马尾状。

  「你对我们那麽好,我们都没什麽可以报答你,我知道婷婷答应成过你,你叫我们做什麽都行的,那麽现在…」

  另一边的安安说。

  「傻孩子!我帮你们又不是要你们做什麽,」

  我说。

  「但我们总觉得不要意思嘛,白吃白住,如果你不让我们做点事,一是我们明日就走,一是出去赚钱交租给你,你想我们和你做,或者跟别人做啊?」
  婷婷好坚决的说。

  我说不过她们,其实自己亦十分心动,便问她们还是不是处女?她们答我说是,我又问她们有没有试过自慰,她们低下头说没有,不过有时洗澡时摸到身体上一些敏感的地方都会有奇怪的感觉,但就没有进一步探索下去。

  我决定要把这对孪生姐妹训练成我的私家床伴,所以我先要撩起她们的情慾和好奇心,我先带她们到我的AV室,那里有一台四十八寸大银幕电视机,各式音响器材,更有摄录机及一流隔音装置。

  我先为她们播放了一套三级日本片,片中有女主角自慰、同性恋、口交及乳交的场面,当然少不了性交镜头。

  我见她们看得很紧张,双腿合得很紧,知道她们有些动情了,便向她们解说我原本并无乘人之危要她们报答的意思,但见刚才她们那麽坚决,而我亦很喜欢她们,所以我也并不打算把她们当作泄慾工具,要吗就一起享受,所以我打算以训练形式令她们真正享受性爱的乐趣,她俩听後,都感激地望着我。

  我便继续说今晚是我们的第一课,我亦说明在性爱中最重要是完全投入,尽力取悦自已和对方,所以要紧记的是一定要完全弃掉羞耻的观念,不然凡事保留三分,何有乐趣可言?今天第一课是自我取乐和为对方手淫,我还要边为她们录映。

  我先叫她们背靠沙发坐在地上,然後把录影机放好和接较上电视,接着便叫她们模仿刚才色情片中的女主角自慰,我先要她们隔着衣服去抚摸自已的乳房,又教她们用手指尖揉搓的动作去刺激乳头。

  我引导她们合上眼,把全身的感觉集中在乳尖,全心全意去感受透过布料手指传来的快感,她们的乳头很快便硬了起来,她们的呼吸亦明显加快了许多,我见到她们伸出舌头去湿润双唇,连忙把这些绮丽的镜头拍了下来。

  这时,她俩已不自觉地扭动着身体,不用我教便不约而同地用手隔着内裤去抚摸下体,她俩努力地学着那女主角一样地用手指在阴户上绕圈子,开始轻轻地呻吟,我看到内裤上一圈明显的湿印在渐渐扩大,她们搓着小穴的速度亦越来越快。

  这样玩了五分钟左右,只见她们全身一紧,双腿向上弓起,只用脚尖支持着,面上露出辛苦的表情,口中依依呀呀的乱叫,接着全身一震,然後躺回地毯上,双腿紧夹着手,大力地喘起气来。

  我先等她们回过气来,便问她们感觉如何?她们笑着说从未试过这样舒服,我说还有更舒服的等着她们,她俩都瞪大双眼不信地望着我。

  我说该先轮到我享受一下了,便坐好在沙发上,然後叫她俩一左一右坐在我身边,我先轮流和她们拥吻了一会,又隔着衣服摸了几把乳房,她们的奶子不算很大,但弹力十足,接着我说接下来一课是互相手淫,我先脱掉裤子,把已硬得发紫的八寸半阳具解放出来,她俩齐声惊呼,显然是没想到我比起片子中的男角还粗大。

  我便教她们一人一只手去套弄我的大肉棒,而我就把手伸入她们底裤内,我先摸了摸她们的屁股,然後才越过屁眼去摸她们的小穴,後来我索性把她们的内裤脱了,一边享受着她们柔软的手掌为我带来的温暖和快感,一边则扣弄着她俩已滴出水来的淫穴,又轮流叫她们把T恤拉起来喂我吃乳头,耳边不断传来此起彼落的呻吟声。

  这样玩了十分钟,她们已各高潮了两次,我亦感到自已不能再忍,便叫她俩把脸移近我的阳具。

  刚各就各位,我便向着她们喷发,相信是「谷」了几天的原故,我喷射了半分钟有多才停下来,她们一面一手都沾满精液,不知如何是好,我便教她们互相去舐乾净。

  搅了半过晚上,大家都倦了,便一起洗了个澡然後去休息。

  我说既然大家有了亲蜜关系,偶尔一起睡亦无妨,於是我们三人便相拥而眠。
  第二天早上当阳光透过我的眼皮刺激着我双目时,我蒙蒙胧胧的赖着不起床,突然我感到有东西在我鼻尖上轻轻的拂着,我张眼一看,入目的是一排五只完美而修长的脚趾!我抬头一看,原来安安竟反睡得掉了头,睡到床尾去了,婷婷则仍然在我另一边睡得很甜,我慢慢地欣赏着安安的腿部,她的大腿圆滑有肉,但绝不松池,小腿修长得来并不觉瘦,脚部更显细嫩,脚趾亦性感修长,但并非露骨,趾骨节亦绝无那种刹风景的突起状,更难得的是全腿白嫩均匀,可说多一分少一分都不可以。

  我看着看着,便把头凑过去,先用鼻子嗅了嗅,少女的体香真是令人兴奋,於是我伸出舌头,先巡脚边舐了一片,然後把脚趾轮流放入口中吸吮,安安扭动了一下身体,一声娇吟,我看见她醒过来了,她想必是吃了一惊,不过她知道是我之後便合上眼不去理我,专心一意享受从脚趾传来的快感。

  我见她既然已经醒来,就把她两只脚踝放到胸口近颈处,把她十只脚趾不停又吻又吮,安安柔声地呻吟着:「呀…唔…怎麽吮人家脚趾啊…好坏唷…」
  这样的呻吟声终於吵醒了婷婷,她凑过来好奇地看着我吮她妹妹的脚趾,我便示意她亦试试,於是她便把安安一只脚分了去玩起来,安安更舒服得乱叫,我知道是给她们上第二课的时候了,便叫婷婷接着我做,我先由安安脚尖吻起,一路沿小腿吻至大腿。

  经过小腹时我把安安的大T恤脱了,我和婷婷继续向上吻去,我并不停在乳房而直接吻到她的嘴上,安安张开了口,我们三条舌头便交织纠缠在一起。
  我继续引导婷婷怎样服侍安安,我们一人一边去舐安安的耳珠和粉颈,令到安安淫声大作,我又教婷婷如何抚弄安安的乳房,又摸又吮之下安安如何抵挡,我隔着内裤摸了她阴穴一把,发觉她的淫水已如泉涌,便叫婷婷先把自己的乳头喂给安安吸吮。

  其实婷婷这时亦很动情了,我先把对安安施展的手段在她身上弄一片,由吮脚趾到弄乳房直至婷婷亦连声求饶为止。

  接着我便教她们脱掉内裤,我要她俩头对脚的侧卧着,先曲起一只脚给对方由脚趾吮起,慢慢地向上一路吻到对方的小穴,我教她们如何用手指扳开对方阴唇,然後把舌头尽量伸入阴道内,又如何用舌尖撩四周的阴道壁,又教她们吸吮对方的阴核,我除了做给她们看之外亦帮她们舐舐屁眼,又去把录影机拿来,把这两姐妹的第一次同性恋镜头保留下来。

  玩了一会,她们一同到达高潮。

  我待她俩休息了一会,便把录影带在房中的电视播放出来,她们看见昨晚自慰时自己的浪态,面都红起来了,但再看一会习惯了之後,情慾又再被勾引了出来,手不自觉地伸往下体处。

  我用脚架安好了录影机後,便上床去躺下,我叫她们为我脱去裤子,之後一边一个和我成九十度角躺下,我用她们的耻部夹紧了我的阳具,又把每人一只脚牵到对方乳房上,让她们用脚趾夹弄对方乳头,另一只脚则伸到对方嘴边,各为对方舐吮脚趾。

  然後,我扭动腰部,用阳具去磨擦她们的阴唇,她们亦随我扭动腰肢,使双方的阴唇能紧密合在一起,很快的,她们又再到达高潮,阴精淫水把我整个下体和大腿都弄湿了,我经过整个早上的辛劳,亦快到爆发点,便叫她们改为为我口交,我感受着她们的小嘴在我的阳具和春袋上不停的撩动,最後便在安安的口中射了精,安安还把口中的精液喂了一半给她姐姐。

  玩完之後,我们再小睡了一会,醒来时己十时多,匆匆吃了些早点,便出门去买东西了,主要是替她们买些衣服鞋袜,日常用品等等,还有是为她俩的房间添些家俱,我又特别买了一些避孕丸给她们吃,安全第一嘛!午後我带她们到银行,替她们每人开了一个户口,我每人给了她们五仟元作第一笔存款,并告诉她们我会负起家中一切开支,另外每人每月我会入三仟元入她们户口作零用,我亦会和她们找学校使她们能继续学业,将来就算不想靠着我亦能自食其力。

  既然还有整个月暑假,我便带她们去申请了护照,然後又到旅行社订了关岛的机票和酒店,准备好好地去玩一个星期。

  她们没想到我会对她们那样好,感动得差点哭了出来,其实我也是觉得她们太可怜了,从小到大都没有人对她们好,如此下去将来心理一定不会健康,於是便对她们特别好一些,希望可以补救一下吧!回到家已九时左右,晚饭早在外面吃了,我便说想洗个澡,问她们想不想一起洗,她俩都说好,我便先去调水并着她们回房拿衣物,主人睡房的浴室是我在父毋移民後改建的,有足足一般家庭的浴室四倍那麽大,中央有一个可容四人同浴的大喷水按摩池,旁边放有吹气床和一个个人淋浴室。

  我先把浴池放满水和启动喷水器,然後脱光了衣服便踏进浴池,我刚坐好她们便进来了,只见她们身上只围着毛巾,大腿尽处可隐见芳草幽幽。

  恋脚感官世界002她们很快脱掉那毛巾,然後步下浴池,一左一右来到我身旁,两个小美人儿赤条条的依偎在我怀里,还曲起一只脚分别在我左右大腿上磨擦着。

  我先分别和她们接吻,然後问她们开不开心,她们都点了点头。

  我拥着她们,大家都觉得暂时不想说话,过了一会,我突然觉得她俩的身子抖震了起来,我忙抬起她们的头看看,原来她们都在哭,我忙问:「傻女孩们,好好的为什麽哭起来呀?」

  婷婷答道:「我们是开心到哭嘛!你对我们这麽好,我们这样大了,都从来没有人这样好这样对待我们这样的…」

  安安接着说:「我们不止是说你给我们钱,收留我们,又或者是带我去旅行,我们是看得得出你真是很疼爱我的…」

  我说:「或者是人与人的缘份啦!其实我觉得现在这样跟你们做那回事,好像有点乘人之危啦!」

  婷婷连忙道:「你千万不要这样讲呀!是我们两个心甘情愿的,好啦!不要讲这样多啦!不如你今晚就真真正正和我们做爱啦!」

  我望了一眼左右两具白嫩娇美的肉体道:「你们是不是想清楚了?虽然我们已经玩了好多花样,但你们都还算是处女,如果就这样给了我,你们将来会後悔哦!」

  安安很坚决地说:「我们一定不会後悔的!」

  既然这样,我亦无谓多言,我先在水中和她们摸摸吻吻了一会,便和她俩离开了浴池,先叫婷婷躺在池边的气床上,我从浴室里的柜子找出一瓶按摩油,我把油倒在婷婷身上,然後叫安安伏在婷婷身上,我要安安尽量摩擦婷婷的身子,好令按摩油能沾满全身。

  她们乳房压着乳房,阴户顶着阴户,不自觉地接吻起来,我把大量的按摩油涂在她俩的阴部,然好跪在她们下半身旁边,用手去摸她俩的桃源洞。

  那两个淫洞竟然越掏越多水,花瓣儿亦越捻越涨,到後来,连我亦分不出那些是按摩油那些是爱液了。

  这样玩了她们一会,只见她们越来越兴奋,除了淫水越流越多之外,呻叫的声音也渐渐露骨起来:「哎…唔…不要呀…我受不了啦…」

  「呀…好舒服呀…就快死啦…」

  「是啦…就是那处啦…不要停呀…」

  「啊…我就要丢啦…」

  「我都是呀…」

  就在这个要命的时刻,我突然停下手来,她们唯有用阴户互相碰磨以保持快感,可惜努力了一会也没有甚麽结果,只好停下来。

  但在她俩刚停下来时我又继续玩弄她们,到她们将近高潮时又停下来,如是者反复了四次,每一次都在她俩高潮将至时便停手,使她们完全徘徊在高峰边缘,从她俩饥渴的眼神便可知她们是如何需要了。

  这时我却叫她们先去把按摩油洗掉,她俩不知我想怎样,但又不好意思问为甚麽,唯有照我的说话做。

  当她们把身体洗乾净後,我便叫她们抹乾身子到我睡房去,而我则先回房准备好一切,我先把一条又大又厚的毛巾铺在床上,又把摄录机安装好,我用了四部机分别去捕捉几个不同的角度,一切弄妥之後,她们便进来了。

  我先把她俩的大浴巾拿掉,然後自已亦和她们看齐,大家赤条条地上床去。
  上床後我先躺到中间,左拥右抱的和她们接吻起来,我双手由她们背部一直抚摸至屁股,还特意把她们大小适中的臀部用力搾了几下,我一面交替地吸吮着她俩的乳头,一面把手伸到前面去摸她们小穴。

  一摸之下发觉她们己非常湿润了,两片花瓣更微微张开,像等着我去插一样。
  我知道因为刚才在浴室我有心不让她们满足,这时我只要再摸几下,她们便会高潮了,这亦是我一心做成的效果。

  於是我先把安安放平躺好,叫婷婷手口并用的去玩安安的奶子,然後我先在安安的小穴上舐了几下,弄得安安周身乱震,还浪叫起上来:「哎…给我啦…我就快不行啦…呀…姐姐吮大力点…肏我啦…求求你啦…」

  我於是抽身上马,先把龟头在小穴口揉了几下,待龟头沾满安安的淫水後,便慢慢地插进去,虽然经过半个晚上的玩弄,安安的阴道仍然十分紧凑,她的表情告诉我她正在强忍着痛楚。

  我知道她姐妹俩和我那班淫荡的学生不同,她们莫说搅同性恋的玩意,就是手淫也是昨晚才学会,於是我先停了下来,改用姆指去轻揉她小穴上端两唇交会处,果然不到一会,她又舒服得呻吟起来,我更感到她阴道里的爱液越来越多,便又再挺进一些。

  如是者花了近五分钟时间,才把我八寸多的阳具完全插了进去。

  我告诉她们成功了,婷婷立即过来看了看,安安亦伸过手来摸了摸,我告诉他们说为了使她们尽量减少痛苦,今晚我是不会真正去抽插小穴的。

  说完我便叫婷婷跨坐在安安面上给她舐穴,婷婷即俯身向前为安安舐。
  当婷婷卖力地吃着安安时,我轻轻地抽动阳具,目的是要安安快些习惯。
  玩了一会,安安再也支持不住大叫起来:「姐呀…大力帮我吮啦…是啦…就是那处啦…吮啦…吮那粒啦…唔…不行啦…死啦…」

  我的阳具感受到安安阴道的痉挛持续了近五分钟以上,抽出来时,淫水处女血的流了一毛巾都是。

  接着,我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