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幼的关之琳

        关芝琳4.jpg (9.87 KB)

   关之琳2(482楼).jpg (9.42 KB)



字数:5145字

  马利诺书院位于官塘一个僻静的港湾里,这是一座有着宗教色彩的女校,九月的阳光透过郁郁葱葱的树阴照在灰色的只有三层高的教学楼前,1975年九月二十二日的一个中午。这时正是下课去饭堂吃饭的时间,和其他普通公立学校不同,没有喧哗,没有打闹,所有女孩子们排成两人一排的纵队,有序安静的由教学楼中鱼贯而出。

  「Rosamund,出列!」一声慈和而不失威严的女声传来。不用抬头,所有学生都知道这是书院主任san修女的声音。

  从队列中走出一个女孩,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她穿着深蓝色的校服,头发编成粗大辫子,可是,不同的是这个女孩有着让太阳失去光芒的美丽。

  Rosamund,中文名关家慧,出生于香港,血型B。是马利诺书院公认的校花,身高一米四五,在弯弯细长的眉毛下,有一双可以容纳夜空所有星光的大眼。

  每当双眼眨动时,所有的光都似乎都变成的彩虹,俏皮的鼻子下有着一张菱角般的小嘴,红润而饱满,双唇微开微合之间可以看到整齐洁白有如玉石般的的牙齿,虽然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女童,但是已经可以让世界所有光芒集中在她的身上。

  「Rosamund,再过两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你吃完饭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给你开一张出门证,你可以回家过生日,另外还有些事情给你说。」
  家慧因为惊喜圆睁她的大眼。

  「是真的吗,san嬷嬷,谢谢你!」

  「当然是真的,傻孩子,快先去吃饭吧!」san修女笑着说。看着家慧的目光充满了慈祥。

  「谢谢san嬷嬷!」敬了一个礼,家慧听话的转身快步去追已经远去的队伍,在这所学校礼除了少的可怜的体育课外,女孩子是不允许跑得,这是礼仪。
  当家慧迈着比平时大的步伐离开时,san修女锐利的目光盯着家慧深蓝校裙下闪着象牙般光彩的小腿,露出一丝不被人察觉的诡异笑意,诡异中似乎还有着一丝狞恶。

  吃完饭,所有的孩子都要参加一个时间为一个小时的祈祷,只有家慧因为san嬷嬷的吩咐,前往办公室,因为是这个学院的主任,san嬷嬷的办公室是一座独立的欧式二层楼,它独立的树立在小操场的另一边,san嬷嬷为了这个学院付出了一切,一楼是她的办公室,二楼就是她的卧房,据说当年盖这坐楼时正面临日寇的侵略,所以还有一个很隐秘的地下室,不过学校里并没有任何人去过,一阵秋风吹过。

  家慧把细长的脖子往回缩了缩,想起两年前有位学姐忽然精神失常,san嬷嬷为了不使她惊扰别的学生,好心把她接到她那里休养,谁知这位学姐竟然跳楼身亡了,从此,除了办公楼一楼的大门,所有的窗户都装上的铁栅栏。

  「或许那位学姐的鬼魂还在附近游荡呢!」家慧想到这里,害怕的立刻打断自己的想象,快步向办公楼走去,办公楼的大门越离越近,黑色的大门敞开着,似乎象恶魔的嘴巴,可以吞噬一切。家慧站在门前,门没有关,怯怯的敲敲黑色厚重的门板,咚咚的声音在空旷的客厅里传出回声。

  「是Rosamund吗?进来吧。」san嬷嬷的声音传了出来,家慧长出一口气,下意识的用手拍了拍刚刚开始发育的胸部,放心的向里面走去。来到办公室,san嬷嬷似乎正在写着什么,看到家慧进来,san嬷嬷放下手中的笔。

  「坐下!」san嬷嬷指指在宽大的办公桌旁边的一张椅子。家慧乖乖的坐下,恭谨的看着嬷嬷。

  「Rosamund,这是给你开的出门证你拿好。」家慧压制不住喜悦的表情,感激的从嬷嬷手里接过那张纸片。San嬷嬷看着很犹豫,认真的端详了半天家慧,不知为什么,家慧的心里产生了一丝阴影。

  「Rosamund,你是个大孩子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神的教诲,你应该具备其他孩子没有的勇气,所以嬷嬷要告诉你一些事情,但是,你必须用自己的救赎来起誓,不能够把今天的话透漏给任何人。」

  有一些紧张,但是家慧还是答应「是,嬷嬷。」

  「你是秉承着神的旨意降生的孩子,神对你充满了眷顾之情,但是,正是因为这样,你才要小心,因为因为嫉妒,恶魔会专门给你带来灾难。」

  「啊。嬷嬷,会是这样吗?那我应该怎么办?」长期的宗教灌输,家慧一点都不会怀疑嬷嬷的话,她只是觉得害怕。

  「没关系,你先回去,如果家里发生了什么不幸,你不要害怕,赶快回到嬷嬷身边来,神会保佑你的。」说着话,嬷嬷走过来,慈爱的抚摸着家慧的头,并顺着幼嫩光滑的脸庞划下,san嬷嬷手的皮肤保养的很好,但是却有着一般女人没有的粗大骨节,这双手充满了力量,家慧曾经看到过一个严重违犯纪律的学生被拔下短裤,就是这双手,轻轻的一下,即使过了一周,家慧还是看到那个女孩子屁股上掌型的红印。

  「你先在就可以回家了,我已经通知你父亲来接你了,记着,今天嬷嬷说的话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父母,愿圣母保佑!」感觉温热的大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脖子,家慧好像得到了很大勇气。「是,嬷嬷。那么谢谢您,愿圣母保佑。」
  家慧给大门看管的两个嬷嬷交上出门证,从旁边的小门来到了外面的世界,爸爸正坐一辆那辆已经开了五年的旧福特上等着自己,快乐的向爸爸跑去。小孩子就是那么善望,只需要少许的快乐,就把刚才所有的阴影吹散了。

  家慧的父亲关伯威,籍贯是辽宁沈阳人,满族人,今年四十二岁了,艺名关山,有着东北人特有的大个子,曾经是台湾当红的演员,最得意最喜欢在女儿面前夸耀的作品就是二十三岁那年凭借第一部接拍的电影《阿Q正传》,获得瑞士罗家诺影展最佳男主角奖,成为首位华人国际影帝。

  但是现在早就已经沦为三四线演员很久了,一路上家慧发现父亲比较沉默,似乎有着什么心思,乖巧的她没有多问。回家后家慧看到母亲刚哭过的样子,聪明的她想起嬷嬷的话,心里非常的郁闷。

  当晚,父亲说要去台湾拍外景,就提前给家慧过了生日,在庆祝生日的过程中似乎一家还是那么和和气气的,尤其加上小毛头一样的弟弟,一家表面上也是幸福家庭的样子,但敏感的家慧还是看到父母偶尔交汇的眼光中的一丝冷漠。
  九月二十四日是家慧的生日,外祖父打来电话让她去家里吃饭,饭后因为晚外祖父劝说她留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家慧心里总是惶惶不安,非要要求回家,无奈之下,就由舅舅送她回去,还没到家,就看到一片火红,家里着火了,吓傻的舅舅一把没有拽住家慧,她就冲入了火海之中。因为她的行动,舅舅似乎也清醒了过来,跟着她冲了进来找到已经昏迷的母亲合哭喊的弟弟拖了出来。苏醒后的母亲紧紧的抱住家慧,发出伤人肺腑的哭泣。

  「你爸爸不要我们了。」

  心中惦记着san嬷嬷的话,看到母亲和弟弟已经恢复。有外祖父一家照料后,家慧没有多呆,急急忙忙的返回了校园。

  「san嬷嬷,请您帮助我,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给家里带来了灾难?」
  「是的,因为恶魔的嫉妒,你身边的人都有可能遇到厄运,唯一的办法就是你进行一次告解,明天吧,明天就说自己喉咙不舒服,我会让你来我这里住一段时间,你来进行一次长时间的祈祷,我想圣母是会保佑你和你的家人的。」
  第二天,没有多费周折,家慧就搬进了san嬷嬷的小楼,随着小楼大门的关闭,家慧再也听不到外面学友的读书声,同样的,外面也不会听到家慧的声音。随着嬷嬷来到二楼,一个宽敞的卧室出现再眼前。

  「Rosamund,这是一次特殊的祈祷,为了表示你的虔诚,你要赤裸裸的跪在神前祷告。」san嬷嬷的慈和的声音打消了家慧的疑虑,再加上平时san嬷嬷经常会出现在她们的浴室,所以没有太多羞耻的感觉,到底因为不是洗澡,当家慧脱掉自己白色的小内裤时还是感到一丝羞涩,一丝粉红的波纹从脸上扩散,一直感染到整个身体,整个嫩白的小身体,也多添了一层粉红的美感。
  虽然只有十三岁,但是家慧的身体却非常的匀称,细细的脖颈,丰腴适当的身体,配上一双相比身体细长的双腿,皮肤是象牙般的乳白,有一种透明般的感觉,透过皮肤,可以看到淡青色细细的血管,因为羞涩,皮肤上还有一层粉红的光彩,这种美感,即使是温纯的老者,也依然会产生把这娇美的小肉体压在身下,融入体内的兽性。

  「Rosamund,我将帮你驱除你身上的魔鬼,你要无条件的配合,中途有任何的中断,你将失去主和圣母的眷顾,必将沦入恶魔的掌握。」san嬷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平时没有的亢奋,而家慧因为对恶魔的恐惧,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意志,她所能依靠的就是眼前的嬷嬷了。

  San嬷嬷满意的看着眼前这副躯体,这已经不是幼儿的身体了,但是成为一个成人的体态还需要时间,这是一具只有十三岁这个年龄才有的性的魅力和诱惑,胸部已经有了隆起,有如鸡头肉般大小的膨起,和位于那顶端,只有介于米粒和小豆粒之间的大小的粉红的乳头,和同年龄的男孩有了确实的形状上的差异了,纤细的双臂和大腿再配合由细腰到臀部的曲线,在加上女孩阴部寥寥几根细细软软称不上阴毛的阴毛,都加强了只有少女才有的那种一旦身陷其中恐怕就再也无法逃脱的魅力。

  嬷嬷忽然伸出双手,用少女无法抵抗的力量抱起家慧,平放在她那足可以让四五个人在上面打滚的大床上,而少女此时,除了占占抖抖的身体,没有任何的抵抗。在柔软的大床上被平放的家慧,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正被san嬷嬷骑跨式的压在身下。

  「啊。」胸前两颗粉红的肉豆忽然被嬷嬷的大手掠过,一丝让全身发麻的感觉涌了上来,部由全身想缩成一团,可是嬷嬷巨大的身躯正压在家慧的身上,牢牢的控制着她的身体,「这种感觉好奇怪。」

  因为是从小在女校读书,家慧并不知道现在发生着什么,但是在小女孩的天性里潜藏的因子,却使家慧感到了羞涩。嬷嬷低下头,开始用舌头交互舔吸着两颗小豆豆,似乎玩具一样的被玩弄着,两颗幼稚的乳头慢慢变硬凝结,一种称不上舒服,但是也绝对不讨厌的感觉随着嬷嬷的舌头掠过,总是有着一闪而过的过电,潜藏在身体内部属于女性特有的母性似乎被这样的行为激发出来,看到嬷嬷稍稍有些花白的头在自己幼嫩的胸前不停转动,一种受尊重骄傲的感觉涌上心头,而且正随着嬷嬷舌头在一双乳头上不停的舔动,这种感觉也越发强烈起来。
  「啊,啊……」少女发出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呼叫,听到这种声音,san嬷嬷的脸有如被撕扯般的变型,正舔着乳尖的舌头也往心口滑落,从那里开始慢慢向肚脐方向移去。天性使家慧察觉到在自己身上开始向下移动的嬷嬷的舌头指向的是哪里,刚想绞紧自己的双腿抬起上身的她忽然想起嬷嬷事前的警告,忽然就放弃了所有的抵抗而默默忍受。

  嬷嬷的舌头穿越可精致可爱的肚脐,抵达了只有几根毛的三角地带,伸出双手,用不用质疑的力量分开了家慧细白的双腿,伴随着被打开的双腿,没有染上什么颜色的大阴唇也张着口,小阴唇内包着使那美丽的裂缝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少女那粉红干净幼稚的性器暴露在空气中,在嬷嬷眼前毫无保留地展现出妖异的光芒。嬷嬷低下头,到刚才为止还在吮吸着乳尖的舌头,接触到了大开的腿间。
  还没有变成复杂的形状,的的确确是小孩子的裂缝,血红色的舌头,开始玩弄起位于稚气的入口处的肉粒珍珠,「啊、啊、啊……」此时,不可克制的发出气喘的家慧,感到自己曾因为好奇而抚摸过带来莫名快感的肉芽正被嬷嬷含在嘴中,未成熟的裂缝被左右交互舔弄,让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到的官能快感支配了全身。

  「世界上竟然有这么舒服的事……」她甚至这样想到。家慧感觉自己就像阳光下的冰激凌一样正在慢慢融化并沉到黑暗的深渊,甚至,这时的她羞耻的感觉自己瘦小的屁股上似乎满是液体,「难道我尿床了吗?」

  因为这个想法,家慧把脸深深埋在床单下,并没有注意到嬷嬷快速的褪下了自己的下衣,一根青筋暴露,长接近二十公分,乌黑的阴茎出现在空气中,天啊,受人尊敬的san嬷嬷竟然是个男人。

  这时候家慧身上的这个(男/ 女)人,显示有着强大意志的粗大鼻孔不受控制的张大缩小着,脸上再没有了平时慈祥的容貌,而有如一头凶兽,这人吐了两口吐沫抹在自己的粗大凶器上,把它直接顶在少女尚未成熟的肉缝上,没有一丝怜惜,挺动自己的腰部狠狠的插了下去,正被快感和强烈的羞耻困扰的家慧突然被要被扯裂直到脑顶般的剧痛贯穿了少女稚嫩的肉体。

  「呜啊!痛、痛……啊!」家慧全身挣扎着述说这种剧痛。虽然有唾液和少女第一次分泌的爱液双重的润滑有减轻摩擦造成的疼痛,但把收缩起来的阴道壁的括约肌硬撑开的疼痛却是无法回避的。

  「不、不要……妈妈……啊、啊……」

  「……」少女求饶哀告般的哭喊在san嬷嬷的房间回荡,可惜,加厚的墙面阻隔了所有的声音,外界不会有人知道她们心目中的小天使正被应该受人敬仰的san嬷嬷压在身下,正在用她不应该有的肉棒毫不怜惜的抽插着,突然,家慧突然平静仰起上半身,似乎在体会这种感觉,然后又柔弱的摊倒,这个突然的动作的可爱度使家慧身上的凶兽也达到了临界点,一股浓浊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家慧本身干净幼小的子宫深处。而我们的小天使家慧的神智早已经沉入深深的黑暗中……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lexlippy 金币 +20 又见关之琳!!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