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校服的女教师


字数:60130字
下载次数: 480






                前言

  这是一个揭露日本民族人性丑恶一面的故事。一位弱小无奈的女性,在资本制度之下被高权作出种种的羞辱,整个故事情节细腻,性爱场面层出不穷。
  本故事在日本深受好评,单行本销量超过五十万册,定能触发各读者的最高官能感受。


                (一)

  天要下雨了吧!窗外顿时变得黑暗。刚才还是初夏的阳光普照,开着窗户还是热得流汗。远方响起了轰隆轰隆的雷声。

  南阳子的眼睛离开了教科书,慢慢地拉开椅子,站了起来。她走近窗边,眺望着室外的天空。校园的运动场上,一群田径部的学生正在呼呼喝喝,列队在做运动。

  「南小姐,好像要下雨啦,到放学时,也许会被雨淋……」二年级的班主任英语老师下岛礼子从背后告诉南阳子。

  「啊,不过,我才备了小部分课……」

  「很费劲呀,我也想起来了,那时初来教学实习,我是在高年级的女生班实习。

  「不过当我站上讲坛时,满脸通红,也不知自己对学生都说了些甚么啦!」
  「我今天已讲过两堂课啦……拿着粉笔的手在卡答卡答地发抖,虽然自己很想要镇静,可是又想到下面有那么眼睛正盯着自己……」南阳子说。

  这时有个男教师说了声:「我先走啦!」便离开教研室。

  教研室除了南阳子与英语教师下岛礼子以外,还剩下三个教师。

  终于下雨了。操场上的学生都跑进体育馆旁边的田径部房间。

  厚厚的灰色云层遮住了天空,雷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其他的教师都亮起电灯了。

  「下雨了呀!」下岛礼子一边关窗,一边说。阳子也跟她一起将窗户关上。
  壁上的时钟是五时三十分。学生的放学时间是五时四十五分。

  「对不起,我先走啦!」下岛礼子回到自己的座位,开始整理自己的桌面。
  阳子回到离下岛礼子两张桌子的坐位。

  体育教师名仓芳男站在南阳子的背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探头俯视着她的脸,问:「如何?实习了两日,习惯了吗?」

  这个体育教师身高一米八上下,满身肌肉结实,体态魁梧。但是,阳子总觉得自己对名仓不抱好感。他还兼任生活指导员的职务。她只观察了两口感觉上学生都害怕他、讨厌他。

  可是名仓的手还是放在南阳子的肩膀上。通过阳子的上衣,很明显地得到一种瘦得见骨的感触。

  「呀!怎么说好呢?不过只实习了两日,腿还是会发抖!」南阳子说。
  「不过,看来学生对南小姐很有兴趣!」名仓说。

  「是吗?」

  阳子想避名仓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她慢慢地摇动了一下身体,名仓的手就滑到她的背部了。

  「特别是男学生,见到像南小姐这么年青的老师,都心神不安呀!」

  「哇!名仓老师!我看你也对南小姐抱有好感吧!」下岛礼子带点讽刺挖苦的口气说。

  名仓的手从南子的身上抽离了。

  「下岛老师,你是刚结婚,正跟丈夫打得火热,如胶似漆吧!到了我这个年龄,已对自己老婆兴味索然了呀!若是像南小姐这样青春活泼的女子多好呀!」
  名仓再次摇晃了阳子的肩膀一下,就走向教研室的一个角落了。他拿起麦克风,通知留在校园的学生快到放学时间了。

  「是很讨厌的事。南小娃,到那伙学生你还是小心点为好呀!很快就会来惹麻烦的!」

  「啊……」阳子斜着眼睛扫了名仓一眼。他已来到南小姐的座位旁边,开始吸烟。

  雨越来越激烈了,雨点扫在玻璃窗上,在教研室内,也可听到叭答叭答的声响。


                (二)

  天边划过一道闪电,校园内辟啦一声,一道苍白的闪光,教研室内的空气顿时震荡了一下。

  「雨下大啦,各位,我先走啦!」下岛礼子小跑似地走出了教研室。

  阳子还在伏案备课。她开始准备明天要上的课目。

  指导阳子两周的香川洋介老师,一下课就去到学校的教育委员会去了。他吩咐阳子整理归纳一下今天的教学感想,放在他的桌面上。

  阳子突然想起大津正彦的事。她的胸间一阵发热,脑海浮现出大津的面孔。
  跟阳子两周不能见面啦——三天前的夜晚,大津紧紧地搂抱着阳子的身体,喃喃自语地说。他还咬住阳子的耳朵,又吮又吸。

  她上衣下面的乳房感到发胀,乳头也开始发痒。她的双腿在桌子下面交叉地夹紧。粗大的腿根感到又麻又痹。

  校工渡边宽次进来了。他是快到七十,头发斑白的男人。

  「南老师,校长叫你去一下。」

  「是叫我吗?」

  「是的!理事长先生也在一起。」


                (三)

  故意留久光理事长与阳子在餐馆,接着将要搞甚么名堂,阳子是可以预想得到的,这是明摆着的事实。

  「校长,你不要离开啦!」阳子想叫住校长,但是她没有叫出声来,她的眼睛流露出湿润、妩媚的神色。

  「看来刮台风了吧……喂,南小姐!」理事长说。

  「不,我已经饮够啦,我也准备失陪啦……」阳子说。

  「下雨你也不必担心,我会用车送你回家!」

  「不要,我真的饮得太多啦!」

  「那末,你陪我饮,让我饮就行……」理事长的眼睛闪闪发亮,将自己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手腕依然搂住阳子的脖颈。

  「请不要这样!」阳子本能地抖动着身子,她想逃脱理事长的手腕,摇晃着上身。

  而久光理事长还是咕噜咕噜往口中灌酒,趁势扑到阳子的身上,他吻向阳子的红唇,将黏糊糊的东西注入阳子的口中,两人的身体紧紧地包在一起,双双倒在酒桌的旁边。

  阳子咽下了混合着黏黏糊糊唾液的酒,一瞬间,跟前一片空白,意识模糊起来。

  她的校裙被掀起,丰满的大腿显露了出来穿了裤褛的两腿,在萤光灯的淡光照射下,闪闪发亮。

  「你不要那么害怕才好。明年你就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啦。是呀,有美女当老师的学校,会更加出名……」久光沾沾自喜地说。

  理事长再次嘴对嘴地让阳子饮酒,黏黏的液体由喉咙滑落,进入了胃袋。
  她那僵硬的肉体内部,立即火热地兴奋起来。阳子的肉体变得软弱无力,她的手腕松弛地伸了出去,校服包裹着的胸部,在一起一伏。

  久光的手梳理着阳子额头的毛发,那发际间的肌肤,更能煽起男人的情欲。久光的嘴唇吻着阳子的额头,且用舌尖舐着她的额头,阳子闭起眼睛摇着头。理事长舐着她的眉头,吸吮着她的双眼皮,他用舌尖舐开阳子的眼皮,直接触及她的眼球。

  「啊,啊……」阳子细声呻吟,但是其声音比刚才还要细声,她那视网膜上似乎溶入了者喱状的东西,感觉得不舒服,阳子上半身避开理事长的舌头。
  理事长的舌头再舐向她的另一支眼睛,用手指揭开的眼皮,舐着她的眼球。
  「不要舐啦……」阳子叫着。理事长鼻孔呼出的热气令她感到发痕痒无比。鼻子、脸颊、耳朵,阳子的脸部被理事长执拗地舐遍了,满脸流着黏黏糊糊的唾液,细长的脖子也感到发黏。

  理事长隔着校服抚摸她的胸部,那富有弹性的乳房受到时强时弱的压逼。
  受到理事长用舌头搔扰一番的阳子,这时虽感到被男人性侵犯的恐怖,但她的肉体还是感到舒服,引起阵阵快感。她的乳头的尖端感到刺痛,有触电似的感觉,下腹部的深处,也迸发出火花。

  「啊……唔……不要这样……啦!」阳子有气无力地叫着。每被理事长吻一次,她便弯起身体扭动一下。

  她抬起下颚,身子向后仰着,额头淡淡一皱,紧闭的双眼一震一震,半张开的嘴巴喷出阵阵热气,脖颈青筋直冒,满脸通红。

  叽吱叽吱——阳子的手指甲抓住榻榻米,理事长的舌头,依然顽强地向她进攻着。无力反抗的阳子,这时真的生气了。

  只有室外的雨声响彻在自己的耳边,她的心身就像被洪水冲走了似的……
  阳子的校裙被掀起,裤袜与内裤被扯脱了,理事长将阳子丰满紧闭的大腿弯曲起来,开始胡搞蛮缠。这个玩惯女人的久光理事长的情欲被煽动起来了,饱览了一番阳子的裙底春光,他那色迷迷的眼睛盯着阳子年青的乳房,校褶被扯到腰间,下半身成了暴露状态。

  阳子虽然反抗着,但这位女大学生开始酒醉。被人性侵犯,被虐的心理也开始骚动不安。她那不够成熟的肉体,初次踏足到这个成人世界,看来她有所犹豫不决了。

  久光理事长那肥胖而又泛着油光的脸上,露出可怕的奸笑,他看着阳子歪着脸的痛苦表情,眼内闪着淫光,他那骨头粗大的手,抚摸着阳子的下腹部。
  「啊,啊……」阳子被玩弄得话不成声,再次将身子向上滑去。

  阳子鼓起那平坦的下腹部。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去,似乎她的肚子都挺得高高的。阳子那山丘下的芳草地,地冒出年青的泉水。沿着山谷间,生长着一片椭圆型的芳草,芳草的末梢互相纠缠着,还带有潮湿的露滴。

  「年青女子的芳草地带,看来真美呀!像阳子小姐如此美丽的身体,蕴藏着令男人返老还童的精华。」久光理事长不称呼她的姓名,而是直呼「阳子」这个美名。他有自信将阳子握在自己的掌心之中。

  久光将手指摸向阳子腿间,另一支手则除去她的校服,抚摸着她那丰满的胸部,手指尖则玩弄着她那粉红色的乳头。阳子的身体一起一伏,宛如一条从泥土中挖出的白色幼虫,不停地翻腾着、滚动着。

  「不行,太过刺激,不行!非让我冷静一下不可!我……饮醉啦,你用不合我饮的酒,将我灌醉……」阳子语不成声地叫喊着。

  当久光的手指摸她腿间裂缝时,腿间感到一阵刺痒,那一瞬间就像要故意引诱男人的手指,芳草地的花园入口立即收缩了。阳子下腹部裂缝深处,感到肌肉在蠢蠢欲动、喷出了热热的东西,透明的蜜汁黏在理事长的指头上,还拉扯出一根黏液的幼丝。

  「啊……唔……求求你,不要这样……停手啦!」阳子的话音消失在雨声之中。久光的指尖将阳子的峡谷左右分开,将深藏在肉缝中的花蕊,像剥豆荚似地掘了出来。从环状的裂缝中心露出的阴核,呈淡红的色彩。像被恶魔缠着,可怜巴巴地发抖。理事长的指尖抚弄着突起的阴核,阳子的肉体就像装了弹簧似地,突然跳起,胸部也感到发胀,粉红色的乳头被刺激得挺立起来。

  「嫩芽是新鲜的。那些上年纪的女人被男人摸了也没有甚么反应。而阳子小姐只要稍一抚摸,就全身发抖,你看,你这里……」久光轻轻地弹了一下那粒花蕾,阳子的身体便大大地地向后一仰。

  「唔……唔……」阳子发生像鸽子鸣叫的哭声。从喉咙深处,不断地呼出热气,芳草地的深处挤出了蜜汁,顺着腿间往下流……

  久光伏下脸去,舔舐着肉缝流出的甘泉,手指揉着那粒花蕊,刺激着那粒花蕊。

  「是最美的硷味,这种种年龄的女子是最好食的时候。上了年纪的女人则带有强烈的芝士味,唔……」理事长的舌头,沿着肉缝激烈地舐着,这时,阳子也加速地弯曲起身体。

  理事长将阳子的大腿大大地分开,偷看着那朵肉质花瓣,它在微微地发震。理事长的厚厚的舌头,伸进了肉缝,又吸又吮,发出了「吱吱唧唧」的声响。阳子真担心连内脏也被他吸了出来,她感到下腹部被溶化了似的,自己也感到爱液四溢……

  她忽然感到自己也许就会这样死去吧!若是真能死去那倒好。与其这样不断地被男人玩弄,也许死去还感到幸福哩!她的意识模糊起来了。她感到全身在燃烧,眼前覆盖着一层薄膜,身子轻飘飘地,开始腾云驾雾。

  久光的手指挖到了甘泉,他搔弄着芳草地,擦到了子宫深处的肉壁了。阳子从梦境回到了现直之中。现在她感到自己登上了高山之巅。配合着男人手指的动作,她的呼吸开始紧张,乳房感到发硬。当耻骨内侧的花蕊受到抚摸时,她立即感到尿急了。

  「啊,啊……尿出去啦,让我进洗手间……快!洗手间……」阳子叫喊着,但是语无伦次。

  阳子的仰着身体,后脑都碰到脚踝了,整个身子像一座拱桥,她的双手撑在榻榻米上乱抓,她一面平衡着自己的身体,一面仍像鸽子似地「唔,唔……」地叫着。理事长改变了手指的动作,像作活塞运动似的,他的手指在肉缝中出出入入,揉捏着那粉红色的肉粒,而那粒花蕊则歪来倒去,忽隐忽现。

  「唔,唔,唔……」阳子越来越尿急了。她咬牙切齿地忍耐着,她的大腿痉挛,僵硬得宛如铁棒一样。

  「啊,露水都溢出来啦……」理事长紧紧地压住阳子的耻丘,手指插入她那下腹部肉缝的最里面。热辣的黏液从裂缝中流出,冒出一股难闻的气味,直冲久光的鼻孔。阳子的脚猛一伸,踢到酒桌脚边上,光当一声,酒壶在桌上打滚,最后滚落到久光的脚边。

  满室充满了酒臭,当流出的酒弄湿了理事长的袜子时,他开始解开自己的皮带,趁势脱下裤子。久光摆出了越轨的姿势,挺出积满脂肪的下半身。

  理事长的腿间已达欲火焚身的地步,一片又密又硬的耻毛,那根好色的不文之物成直角度地挺起,久光紧握自己的不文之物磨擦着阳子的下体。

  就在这时,房间角落的电话响了,铃声响彻整个房间,震动着滞息而温暖的空气。

  「混蛋,偏偏在这时来电话!」久光理事长冲口而出,他的手指在阳子的下腹部乱钻,为了不让阳子的情欲冷却,于是仍然激烈地搔弄着阳子肉缝,然后再伸手抓起电话。

  阳子已听不见电话铃声了,她已被理事长上下其手,进入了忘我的世界,她已欲火焚身,将身子缩成一团。她仰起头,呼哈呼哈地直喘粗气,嘴角边流着唾液,眼睛翻白,瞳孔则消失在眼皮底下了。

  电话是校长大内打来的。

  「差不多快完事啦!喂,你听一下她那得意的呻吟吧,是相当好的女子,稍加训练的话,就会更好!」久光言毕,便将电话的筒按在阳子的嘴边。

  「啊……啊……唔~~」阳子摇头。她那烫成波浪式的发型,这时披头散发了。

  「理事长……」大内校长倒抽了一口气,他想像着理事长此刻与阳子缠绵的情景,顿时也心情荡漾起来。

  「现在开始做爱啦,你再听一下好吗?」理事长大声叫嚷起来。

  「对介起—回头再见!」校长大内说。

  「好呀,再见!」久光重重地放下了电话。然后他的手抚摸着阳子的胸部。
  「喂,阳子,我们尽情地开心一下吧,你不要有顾虑,你要大声地呻吟才好哩……」

  久光跪在阳子腿间,托起那根不文之物,将阳子的肉体对折起来插入。
  「啊……」阳子拖长声音大叫起来,她一时热血涌向全身,兴奋得全身发震。当被理事长深深地插入时,阳子有某种压逼感,而且意识模糊起来……

  久光仔细观察着阳子脸上的表情,腰身激烈地上下挺动着。他已兴奋得满脸通红,一时眉飞色舞,紧闭着嘴巴,屏息静气。当他那根不文之物在女人的体内一震,就在这一瞬间,他也停止了动作,上身倒在阳子的身上。

  阳子紧紧地搂住理事长的上半身。她那搂住男人背部的手臂,抓起男人的衬衫时,久光理事长已达情欲沸腾的境界,就在阳子的体内发射了。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flemingxxx 金币 +5 辛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