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玉纵横


纽约市,某公寓内,晚饭时间。

  我悄悄推开厨房门,看见一个黑色短发,身材高大的男青年,在厨房为我准备晚餐,忙得手忙脚乱。我心里感到一丝甜蜜和好笑。

  我踮着脚尖,走到男青年背后,温柔地伸手抱住他。

  「哦!嘿!樱梦,你吓我一跳!」男青年一手拿着锅铲,回过头说。然后他又赶紧去对付锅里的菜。

  「嘻嘻。」我把脸贴着男青年宽阔的背,说,「渊今,我今天飞来纽约看你,高兴吗?」

  「当然,不过,你应该先告诉我,我会去接你。今天开门,突然看见你,好惊讶好惊喜!今天是我来纽约以来,最高兴的一天!」渊今一边说,一边炒菜不停。

  「你来纽约留学快一年了,我想你了,所以来了。对不起,我应该先知会你的。」我放开渊今,看着渊今帅气的背影,黑色精神的短发,有些歉意娇嗲地说。

  「有什么对不起的?你自己送上门,我高兴都来不及。」渊今关了灶的火,在围裙随便擦擦手,抱紧我,脸上有些坏笑地说,「亲爱的樱梦,我也想你,你先去客厅等吧,一会晚饭就好。」

  「当然要对不起,因为我来的时候,还在想,我突然来你这里而不先告诉你,或许会刚好碰见你在沙发上,和某个别的小妖精鬼混。」我有些撒娇,有些酸酸地说。

  「你不会碰见的,因为我只爱你一个。你知道我不喜欢欧美女孩。」渊今给了我一个,又长又深情的热吻,然后才放开我。

  「我有些晕。你吻得我喘不过气。」

  「哈哈,这样你才不会胡思乱想。好了,去客厅等我吧。」「我想帮忙。」

  「不必了,我能应付得了的。你去多休息,坐飞机一定很累吧?」「真的不要帮忙?」

  「真的,亲爱的。」

  「可是我想……」

  「没有可是。老婆,去休息吧。」渊今把我轻轻推到客厅。

  「为什么不让我看你做菜?你要给我下药吗?」我开玩笑说。

  「因为怕你偷学,对,我会给你的菜里下很多的迷药和春药。」「你好坏呀。」我的脸发烫。

  「你亲自送上门来,不就是让我使坏的吗?」渊今低头,温柔地吻住我的耳朵,我浑身一阵颤抖,呻吟出声。

  「才不是~!」我羞恼地说。

  「哈哈哈,我就喜欢看你害羞的样子,你害羞的样子能迷死一群男人。」渊今抓着我的肩,让我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然后笑着跑回厨房,「再等一下,菜马上好。」

  「……」我脸颊发烫地坐在椅子上。

  渊今把厨房门关上,不让我闻做菜的油烟。

  我坐了两分钟,有些无聊地四处打量。渊今租的房子不大,一套一的房子,简单的装潢,简单的家具,干净整洁。房间铺有木地板,连地板都擦得很干净。

  现在房里就我和渊今二个人。

  我走进渊今的卧室,渊今的卧室就一张双人床,一个书桌,一个椅子,一个小书架,桌上有台电脑。小书架上放满了英文的专业书。

  「哇塞,渊今的房间收拾的好干净。啊,真羞愧。我的房间总是乱糟糟的。

  咦,渊今的电脑开着?」

  我坐在渊今的电脑前,「咦,竟然要密码?密码是什么呢?」我只想了一秒钟,然后在电脑屏幕上的密码栏,输入了几个数,然后按回车,电脑显示密码正确,电脑解锁了。

  「哈哈,我就知道密码是我的生日。嘻嘻,看看渊今的电脑他应该不会发火吧?」

  电脑解锁以后,进入系统界面,电脑显示了一个打开的文件夹,里面有很多文件。

  「这是渊今在我来的时候,正在看的东西吗?还是不动他的好了,等等,这些是视频和图片吧?点一个看看。」我好奇地点开一个文件。

  「咦,是电影吗?额,跳过开头吧。」我随手一点,点到视频中间播放,视频内容让我瞠目结舌。

  电脑上播放的视频内容,是一个男人和一个被捆得像粽子的赤裸女人,正在做爱。女人发出很大声的娇喘声,我这才发现电脑音箱声音开得很大。

  我赶紧关掉视频。

  渊今听到声音,也跑到卧室来,坏笑着说:「樱梦,没想到你看色色的视频,放那么大声呀,我在厨房都听到了。」

  「什么呀!这,这是你的电脑里的。」我脸烫,赶紧解释,「我,我……」「嘿嘿,不必解释了,一会哥哥陪你一起看那种片子哦~要乖乖的哦~等哥哥把菜炒好……」渊今坏笑着说,然后又跑去厨房了。

  「不,不是的……」我还想解释,渊今已经回厨房了。

  「啊,好丢脸,竟然点到渊今收藏的色情影片。好尴尬!」我捏起拳头,轻砸桌面。

  我半遮脸,悄悄探身,看渊今。我看见渊今正在厨房里,厨房传来炒菜的声音。我缩回身子。

  「真不好意思。」我长出一口气。

  「额,渊今来纽约留学,一定会寂寞吧?」我自己小声呢喃,我脸有些发烫地看向屏幕上那些文件,「这么说,我来的时候,渊今在看色色的了?」「这么说来,嘻嘻,渊今果然在纽约没找别的女孩子呢!」我高兴起来。

  「果然,渊今依然心里只有我吗?」我又偷偷探出身子,去看厨房,然后缩回身子,心里很高兴。

  「呼。」我长出一口气,我又瞄了一眼电脑屏幕,「渊今不会故意让我看见这些吧?额……渊今好坏!」

  「吃饭了~」渊今喊。

  「来了。」

  我跑出去想帮渊今,可是渊今已经把菜都摆满餐桌了,一切都做好了。

  「哇~好多菜。」我看着一桌子丰盛,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流口水了,「渊今……」

  「什么?」

  「谁嫁给你一定很幸福。」

  「那你就嫁给我吧,嘿嘿~」此时的渊今,真是英俊帅气,憨实可爱。

  「……」我低头,笑而不语。

  「给。」渊今突然拿出一束玫瑰花,「刚刚出去买菜,顺路买的。」「渊今~」

  「恩?」

  「爱你。」我接过花,扑向渊今怀里。

  身材高大、匀称的渊今,一把把我抱在怀里,「老婆,我也爱你。」「对了,老婆,吃饭之前,我要干一件事情。」渊今放开我,对我说。

  「什么?」

  「花先放下。」渊今从我手里接过花,放在一边,然后渊今抓着我双肩,轻轻把我拖到沙发上,轻轻按我肩,让我坐在沙发上。

  「干嘛?我要吃饭了,你做的菜看样子好好吃~!」「先做一件事。」渊今在沙发前的茶几下面掏啊掏的。

  「你在找什么?要我帮忙吗?」

  「找到了!」渊今从茶几下,拿出一卷绳子,「老婆,我们像以前一样吃饭好不好!?」

  「……」我惊讶地嘴巴都张大了,愣了好几秒,然后说,「等等,渊今,你……还是喜欢像以前那样吗?」

  「对呀!」渊今的笑容充满爱和阳光,显得很开心。

  「不,等等,渊今……」

  「来吧,老婆。」渊今温柔地笑道,可是动作却不太温柔。

  渊今把我推倒在沙发上,让我面朝下,然后把我的双手抓住,放在身后,竟然开始用绳子,强行反绑我的双手!!

  「喂,渊今,不要,我和你一年多不见了,你就这么对我吗?!」我想要挣扎,可是渊今不但高大帅气,而且很有力气,我在他怀里手中,就像无力柔弱的小猫。

  「喂,喂,渊今,我要叫了?!」

  「嘿嘿,亲爱的,如果你大声尖叫,我会被纽约的警方逮捕起来。你舍得吗?」渊今帅气的脸上带着坏笑,他嘴里这么说着,手却没有停。

  「我,我……渊今,你脸皮真厚~」我被渊今按在沙发上,脸朝下,我的手已经被渊今反绑住了,我使劲踢腿,却毫无作用。

  「好了,起来吧。」渊今反绑我双手后,把我扶起来坐着,然后开始捆我的上半身,把我的双臂和上身紧紧捆在一起。

  「不,不要啊,渊今!」我虽没有大叫,但大声抗议,我很着急,我努力挣扎,可是没有用,我的双手已经被紧紧地捆在背后了。

  渊今迅速捆好我的上半身,让我的双手被反绑,双臂紧贴上身被捆住,还用绳子捆过我的胸部,我上半身已经无力挣扎了。

  我穿着一件长袖白色t恤,一条超短裙,和丝袜高跟鞋。

  渊今捆好我上身后,把我放倒在沙发上,轻轻抚摸我的双腿,「樱梦,你的腿依然这么修长,迷人,我迫不及待要把她们捆起来了!」渊今说着,就把我的双腿并拢,拿起绳子一圈圈,捆起我的双腿来。

  「不要啊,渊今,我那么远来见你,你就这么欢迎我吗?」我试图用楚楚可怜的姿态打动渊今。

  「就是因为一年多不见,看见你的时候,发现你更美艳动人了,我早就迫不及待想要把你捆起来了!」渊今暂时停下手,把我抱在怀里,深情地轻抚我的脸颊,「你还记得出国前,在我家那次吗?」

  「我,我……我记得。」

  「那一次,你对我说:「渊今,你就要出国了,今天想对我做什么都行。』你还对我说:「我会一直等你回来。』你记得吗?」渊今轻轻吻我,问我。

  「我,记得啊,我有等你啊。我妈要我嫁人,我都不肯。有好多人追我,我都拒绝了。就为了等你啊?」我点点头。

  「你还记得吗?我出国前,我们那疯狂的一晚,我把你捆起来,狠狠滴要了你。」渊今轻抚我的唇,温柔地亲我的耳朵,颈子。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阵阵颤抖,我紧咬嘴唇,却锁不住吐出来的娇喘呻吟。

  我感到意乱情迷。

  「恩~那次,你要出国了,我当然……恩,你对我做什么都行了?」我感觉我在渊今的亲吻下,快要融化了,快感一波紧接一波。

  渊今的手,抚上我的胸部,我不禁娇吟:「恩哼~!」渊今对我一番抚弄亲吻以后,抬起身,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所以!今天一看见老婆,我就想把你紧紧地捆起来!」

  然后渊今继续用绳子捆绑我的双腿。

  「恩?啊?!什么呀!」我从迷糊中,反应过来,「可是,可是?!你今天干嘛要捆我?!」

  「因为你太美了,看看你的双腿,又长又美又性(淫色淫色4567Q.C0M)感,不捆起来太可惜了!」渊今停下来,面带沉醉地摸摸我的腿,然后更卖力地紧紧地捆我的双腿。

  「强盗逻辑!」我喊道。

  「你们男人都这样吗?」我哭笑不得,听渊今这么说,其实我心里有一丝甜蜜。

  「对啊,我们男人都这样,看见美女就流口水。不过我的眼里只有你这一个美艳如花的女人!」渊今说着,亲了我一口。

  「我抗议!」

  「抗议无效,捆好了!」渊今说着,打好一个绳结,把我的双腿紧紧地并拢捆在了一起。

  现在的我,双手被反绑,双腿被捆,躺在沙发上,就好像一条上了岸的鱼,任人宰割了。而且我挣扎无用,被捆得好紧。

  我的眼眶里,眼泪在打转。

  「好啦,好啦,亲爱的,别哭,别哭~我爱你。」渊今把我从沙发上扶起来,温柔地哄我,亲吻掉我流出的一滴泪。

  「出国前不也这么玩过吗?这一年来,我老想你了。别哭啦~」渊今哄我说。

  「出国前,那是想着你出国了,也许就爱上外国的金发女郎了。或许你毕业就在国外定居了。以后也许不能再见面了。所以……」我委屈地嘟哝。

  「别哭了,亲爱的这么美,我怎么会爱上别人呢?」渊今帮我拂开乱发,再次亲了亲我,温柔地抱着我,说。

  「我……我也想你。我在家里,很想你。」想到思念渊今的辛酸,我痛哭出来,「所以,我借钱买了机票来纽约。其实,我都没钱回家……」「傻妞。怎么这么傻?要是找不到我怎么办?放心吧,我兼职赚了一点钱,我有。别哭了,乖哦~」

  「就是啊。我坐在飞机上,才想起,要是你喜欢别的金发妞,我怎办?你不要我了,我岂不是会饿死在纽约?!」我哭着抽泣。

  「傻丫头!刚才见面为什么不讲?!说到这!」渊今突然生气起来,「那你到这来,人生地不熟,钱也没带够,你个傻丫头为什么不先给我电话?!要是你走丢了,或遇到坏人怎办?!」

  「人家想给你惊喜嘛~!」我委屈地哭得更大声了,「再说,人家要突击检查,要是发现你喜欢别人了,我就饿死在纽约算了!呜~」「你个笨蛋?!你从来没出国过耶!你真让我担心!」渊今的眼睛也湿润了,生气地大叫,「你!!」

  「人家这么辛苦,照你电话给的地址找到你,见面你还把人家捆起来!哇~」我大哭,「人家这么想你~!」

  「好了好了,不哭了,乖哦~你真叫我火大耶!你好叫人担心你知不知?!」渊今的声音温柔起来,扯纸巾给我擦眼泪和鼻涕,「你笨蛋,你来纽约应该给我电话啊?真是傻妞!」

  「我知道错了。对不起,让你担心。我本来打算不讲的。」我依然在抽泣。

  「你家里人知道吗?」渊今温柔地问,「乖啦,别哭了,乖哦~」「知道。我给爸妈说了,可是妈妈不许我来,还逼我嫁人。爸爸支持我来,给我办了护照签证。可是爸爸的钱被妈管着,爸没钱给我,借朋友钱给了我。我又问朋友借了钱,才有钱来纽约。」

  「呵呵,在你妈心里,我一定是个诱拐少女的坏小子了。」渊今苦笑着说。

  「哈哈,你就是坏小子,还不放开本姑娘?!」我看到渊今的苦样子,破涕为笑。

  「不行哦。你私自来我这里,不告诉我,要罚!要捆起来狠狠滴打屁股!」渊今好像唬小孩。

  「什么嘛,尽找借口欺负我!还不是想把我捆起来,然后……」「呵呵。谁叫你自己送上门来?还有,竟然怀疑我有外遇,罪加一等。等会你的屁屁会有馒头一样肿。」渊今替我擦干净脸。

  「啊啊,可是我没叫你捆我,我不是犯贱!」我挣扎,全身被捆的好紧。

  「不,你不是犯贱,你是我最高贵的公主,不过是被我俘虏的。」渊今温暖阳光地笑着,捏住我的下巴,吻了我。

  「对不起,樱梦,如果不是假期我要做兼职赚学费,我一定回国看你的。真的对不起,让你受委屈。」渊今歉疚地对我说。

  「好啦。我不怪你啊?我是自己想你了,来看你的。再说,你在美国留学是应该的啊,没有什么不对的。」

  「呵呵,樱梦,你依然这么善良。好像我做错什么,只要真心对你道歉,你都能包容我。你真好。」渊今紧紧把我抱在怀里,深情地说。

  「好啦,我不哭了。呵呵,知道我好吧?快解开绳子嘛~?不过你出轨我要把你切成一丝丝的,我才会原谅你哦?」

  「对不起,委屈你了。不过我不会放开你的,这辈子都不会。好了!我们吃饭吧?」

  「那你放了我啊,我好吃饭。」

  「笨蛋,嘿嘿,就是要把你捆起来,然后,嘿嘿嘿嘿……」渊今坏笑着把脸靠近我,「……边调戏你,边吃饭呀。」

  渊今一把把我横抱起来,然后走到餐桌旁,用脚把椅子弄到旁边一点。然后,渊今坐在椅子上,把我放在他腿上,把我的上半身扶起来抱着,让我坐在他腿上。

  渊今一手搂着我,一手拿起筷子夹菜,放在我嘴边。

  「你……好坏啊。放开我,我自己吃。我会咬你哦。」我对渊今讲。

  渊今说:「你咬试试看,我会把你吊捆起来一晚上。快吃吧,我喂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夹。」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残忍?吊我一晚上?」我嘟起嘴,不满地说。

  不过,我依然乖乖张嘴,吃了渊今喂给我的菜。

  「嘻嘻,开玩笑的,怎么舍得让你被吊捆一晚上。不过,老婆,你好美,我有点想把你吊捆起来,看看是什么样,但不舍得吊捆你一晚上。」渊今一边给我夹菜喂我一边说。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好烦啊,以前就知道你喜欢捆女人这一套。可是还是爱你。」我皱着眉,又吃了一口菜。

  「嘿嘿。我很早就想试试把老婆捆起来,然后让老婆无助地坐在我怀里,我喂菜给老婆吃,就像现在这样。」

  「你混蛋,你预谋已久,对不对?我这样,真的好无助,好烦,老公你好坏!」我张口又吃一口渊今喂的菜。

  「老婆,你现在的样子好乖!」渊今说着亲了我一口。

  「你妹,废话,我都被捆起来了,你说我敢不乖吗?对了,老公。」「恩?什么?」

  「你的小弟弟硬起来了,好硬好热。」

  「我知道。我的弟弟,看见你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对你起立敬礼了。」「好色。」

  「那是因为老婆很美。」

  「老公你也吃一点。」

  「恩。好啊。」渊今说着夹了一口菜喂我,然后夹了一口菜自己吃,「好吃吗?」

  「好吃,一年没见,老公你做菜更好吃了,好像五星级大厨。要是解开我身上的绳子,我会更开心一点。」我笑着对老公说。

  「不行。你知道吗?我就喜欢看你被我捆起来,在我怀里害羞挣扎的样子。

  还有,我可比不了五星大厨。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渊今说着亲了我一口,「就你个傻姑娘喜欢我。」

  「嘻嘻。」我嘴里包着菜,笑了,「我老公这么优秀,很多女孩喜欢的。老公,你嘴好多油。老公,你就喜欢这么一边亲我,一边吃饭,对吧?」「对呀。真是深知我心,来,再亲一个。对了,要不要尝尝这个菜,这个菜是我来纽约以后学会的。」

  「好呀,老公你做的菜,真的好好吃。我要吃那个,那个?」「哪个?我给你夹。」

  ……我就这么被捆着,坐在渊今的腿上,怀里,和渊今一起笑闹着,被渊今喂着,吃了一顿饭。窗外,天渐渐黑了,许多灯,像星光,亮了起来。

  ……半小时后。

  「要不要再吃点?」渊今问我。

  「吃饱了,吃不下了。你把我捆得好紧,要是解开绳子,我或许会多吃点。」我对渊今讲。

  「不行。」渊今像个顽皮大男孩,笑着讲。

  渊今把我横抱起来,走向卧室。

  「要做什么?」我被渊今突然抱起来,惊呼一声。

  「你立刻知道。」渊今笑着说。

  我竟然觉得渊今好帅,笑起来好迷人。

  渊今抱着我走进卧室,坐在电脑前,然后把我扶起来,让我面向电脑屏幕,坐在他腿上。

  渊今一手抱着我,一手握鼠标,点开电脑上的视频。

  「你干嘛?」我问。

  「说了啊,一会大哥哥陪你看色色的电影啊?」渊今亲了我一口。

  「我不要看,放开我。」我挣扎扭动起来,全身的绳子紧紧束缚我,我低下头。

  渊今打开电脑桌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小段绳子,然后把抱着我的手拿开,对我说:「坐稳啊。别掉下去。」

  「你做什么?」

  渊今用双手,梳理了下我齐腰的长发,然后捉起我的头发,用小段绳子,扎起我的头发,扎了个马尾辫。

  然后渊今轻轻用力,既温柔,又不容我反抗地,抓住我的马尾辫,慢慢往下拉,强迫我抬起头。

  「会痛,不要拉我头发。」我轻呼出声,可是我头发被拉,不得不抬起脸。

  「对不起啰。」渊今把捆住我头发的小段绳子,在我脑后和背上捆来捆去。

  过了一会,渊今说:「好了,现在你非看不可了。」我试着轻轻低下头,可是我发现我的马尾辫被捆住了,捆我头发的绳子好像和捆我上身的绳子,捆在了一起。我现在只能略微扬起脸,却因为头发被捆住,不能低下头。

  「你太坏了。」我咬着唇,再次尝试把头低下来,却拉得头皮一阵发疼。

  「你太诱人了。」渊今很方便地低下头,亲吻我的唇。

  「恩~」我努力挣扎,可是好像从头到脚都难以动弹,我的手虽然被反绑着,不过我努力地伸手掐了渊今一下。

  「嗷~」渊今呼痛,「小猫咪,爪子挺锋利呀~」这时电脑的色情影片已经开始播放了,渊今伸手点下鼠标,跳过片头。电脑直接开始播放一个亚裔女的身着和服,乖乖跪在地上,被一个老男人,渐渐捆起来。

  渊今又伸手东翻西找,找到一捆胶布,然后渊今略带粗鲁地,稍微往前推我的上身,让我趴在桌上。然后,渊今笨手笨脚地,把我的两只手分别握成拳,用胶布粘起来。

  渊今粘好我的手后,我掐渊今也做不到了。渊今又把我小心地扶起来,抱在怀里。

  「和大哥哥一起看色色影片吧,小猫咪~」渊今这下可得意了。

  「我要咬你!」我嘟起嘴,生气地说。

  渊今拿出一个塞口球,往我嘴巴塞。我半推半就地,让渊今给我戴上了塞口球。

  「嘻嘻,这下咬不到了吧?小猫咪,你皱着眉头的样子,好令人心碎,好可爱~」渊今有些色色地看着我,得意地对我说。

  「唔唔唔唔唔。」我张嘴要说话,就说出这么一串声音。

  其实我想说,令你心碎,你不放了我。我不服气地挣扎扭动,可绳子好像越捆越紧了,好像有口水流了下来。

  「真诱人,热吗?我把空调打开。」渊今说着,拿起电脑旁的遥控器,打开了空调。

  现在是夏天,还是蛮热的。

  渊今扶正我的身子,搂着我,对我说:「好好看色色的电影吧,老婆。我不能低头的高贵公主,哈哈哈。」

  我现在真的低不下头了,渊今的电脑,播放一个女的被脱光衣服,捆起来,被一个老男人上下其手。那女的开始呻吟浪叫,脸上全是动情的表情。

  渊今对我也伸出魔手,上下抚弄我,还从身后亲我的颈子,耳朵,头发,脸。

  我的身体经不住阵阵颤抖,快感像巨大的海浪,席卷了我,搞得我分不清东南西北,难以思考。捆住我全身的绳子,好像在啃噬我的身子,和我的心,让我又痛又有被捆的快感。

  渊今对我爱的呢喃,和我的无助,一起把我推向云端,我感觉全身都融化了。

  我的心在对我讲,就这样,沉沦在渊今的爱里吧。

  电脑播放的视频里的女人,开始高声地呻吟浪叫,羞耻不堪。可是我的嘴里,也开始禁不住吐出羞恼的娇喘。我嘴里的喘息,娇吟,也不比电脑视频里的女人的声音,高雅到哪去。

  电脑播放的视频里的女人,脸上出现动人的表情,那女人的浪叫,更催化了我血液里的情愫。

  我现在被捆着,又能做什么呢?就这样任渊今为所欲为吧。我这样想着。

  我感觉我的下体,双腿之间,涌出爱液,湿了我的内裤,丝袜。

  我挣扎扭动,却只带给自己新的一轮高潮。

  「你知道吗?我日夜想你,每天都会想起你。我真的爱你,樱梦~」渊今的喘息也又粗又急促了,他像出笼的野兽一样,狂热地吻我,爱抚我,不停地狂野真挚地告诉我,他对我的爱和思念。

  渊今的甜言蜜语,令我感动。

  「恩~唔唔唔……」我好想大声对渊今说,我也爱你,想你,可是说出口的就是这些。

  我努力调整姿势,用我的被反绑的,被粘成拳头的手,去蹭渊今硬得像铁的,火热的小弟弟。

  渊今感受到我的动作,也自己把小弟弟往我身上蹭来。

  「受不了,我要你~!」渊今大吼一声,突然把我抱起来,把我扔到床上。

  我全身被捆着,被突然扔到床上,虽然床很软,可是我全身都被绳子勒痛了一下。

  「唔~」我呼痛出声,我的口水已经打湿了我的衣襟,好羞耻。

  渊今飞快地脱了全身衣服,露出一身匀称锻炼过的健美身体,渊今的小弟弟像狰狞的怪兽,挺起老高。渊今点下鼠标,关了电脑视频,跳上床来,狂热得像野兽一样,对我又亲又摸。

  我被捆着,只能被动地接受,其实我好想伸手抱着渊今,回应他的热吻。

  渊今坐在床上,把我被捆的双腿,抬高,把我被捆的双脚放在他肩上。然后,渊今撩起我的短裙,伸手抚弄我的私处。

  「恩~」我一阵娇呼,全身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就像过电一样。

  「哈哈,老婆,原来你这么湿了。」渊今坏笑一声,说。

  有多湿,我又看不见,我心想。

  不过,我感觉好像小裤裤都湿透了。我一阵娇羞。

  渊今突然放下我的腿,跑去拿出一把剪刀,吓了我一跳。不过渊今不是要伤害我,而是,用剪刀,小心翼翼地,剪开了我衣服,露出我雪白柔嫩的双峰。

  然后渊今,又抬高我双脚,把双脚放到他肩上,埋头用剪刀剪烂了我的内裤丝袜。

  我感觉我的私处暴露在空气中了,而渊今盯着看,我很不好意思地一阵扭动。

  渊今对我喊道:「老婆别动,免得伤到你,让我再把你的内裤丝袜多剪掉一点。」

  我很想说,那是我的衣服耶,裙子啊,你就给我剪了?!干嘛不给我松绑?

  我自己脱衣服啊?

  可是我被堵着嘴,什么话也讲不出来,只能像动情的母兽那样呻吟乱叫。当冰冷的剪刀,挨到我的私处的时候,我有些害怕,怕渊今伤到我,不过其实他很小心,我丝毫没受伤。

  然后渊今把剪刀一扔,放下我的腿,抓住我的腰,把我弄成面朝下,跪着趴着,屁股高高撅起的姿势。我觉得这个姿势好羞耻。

  然后,渊今在我身后,一挺小弟弟,他的小弟弟一下子进了我的湿热的私处。

  渊今开始了狂风骤雨式的爱爱。

  我感到一种被侵入的快感,又有一种无助被动,脸趴在床上,无法反抗,屈辱的快感。

  我发狂地乱叫,感到好舒服,好像飘上云端,难以名状的快感,令我欲仙欲死,大脑一片空白。

  我什么都懒得去想,就期待渊今的侵犯更猛烈些,更深一些…………一番云雨之后,我和渊今一起到达了云端。

  我和渊今都累得大口喘气,我们赤条条的身体交缠在一起,好累好累地躺在床上。

  我更是累得一个指头都不肯动。我和渊今都大汗淋漓。

  那个的时候,真的好舒服,那个过后,真的好累。

  舒服过后,渊今依然很体贴,拉过被子,盖住我和他。渊今又解开我嘴里的塞口球,我终于能把嘴合上了,我流了好多口水,好羞耻。

  渊今扯纸巾帮我擦了擦口水,他显得好疲累,因为我们爱爱了三次,也不知道爱爱了几个小时。

  「终于能说话了,你好坏。我爱你,渊今。」我说。

  渊今对我一笑:「委屈你了,亲爱的,我们睡会吧。」「恩。」我想点点头,这才发现头发依然被捆着,我没法点头。

  渊今坏笑了下,解开了捆着我头发的绳子。

  「你真的好坏~我想咬你~」我有气无力地说。

  渊今笑了笑:「睡吧。」

  渊今拉过被子盖着我俩,抱着我,亲吻了我一下。然后,我们一起沉沉地睡去。

  我被绳子捆得好痛,我也好累,可是我依然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醒了,绳子捆得我痛,而且,我想尿尿了。

  我略微挣扎,发现自己依然被捆着,不过,渊今取了塞口球,我可以讲话。

  我想喊醒渊今,可是又看他睡得好熟,不忍心叫醒他。

  可是,我尿急,我想自己解开绳子,又做不到。我动作很小地挣扎了下。

  渊今醒了,他睡眼惺忪地揉眼睛:「老婆?怎么了?」「我要去下厕所,帮我解开绳子好吗?」

  渊今好像听到什么很令人高兴的事情,大笑,说:「哦。对不起,我依然把你捆着。让你受委屈了,老婆。」

  「那放开我啊?」

  「嘿嘿」渊今又坏笑起来,「对不起啊,老婆,我把你捆起来应该更多照顾你的。」

  「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现在不怪你了。放开我,我要去厕所,很急啊。晚饭时候,你给我灌了几杯红酒,又给我喝了很多汤。」「嘿嘿,这就带你去。」渊今大笑。

  渊今站起来,把我横抱起来,往卧室里的厕所走去。

  「喂喂,你干什么?放开我,我自己去!」我惊讶地大叫。

  「嘿嘿,我照顾老婆是应该的。」渊今厚脸皮地笑着说。

  「什么呀?!喂!放我下来,我很急啊!」我着急地大喊。

  「很急就好啊,这就在带你去厕所啊。」渊今说着,一脚踢开虚掩的厕所门,抱着我,走进厕所,然后把我放下来,让我坐在马桶上。

  「额,谢谢老公。现在,麻烦老公帮我解绑。然后出去,顺便带上门好吗?」我好像猜到渊今要干什么,我露出甜美无比的笑容,笑着说。

  「不行。老婆,快尿吧。」渊今蹲在我面前,笑着对我讲。

  「不~要~!笨蛋!快出去!」我有些惊讶,羞恼地说。

  「嘿嘿。不出去。」渊今一脸坏笑地说,「好早好早就想看老婆尿尿。」「啊!草!我就知道,你好坏!快出去啦!」我大喊。

  我感到尿意更急了,我使劲夹紧双腿,我改用乞求的羞恼的语气,对渊今说:

  「老公~拜托你,快出去,带上门好不好?不要做这么变态的事情,我会很不好意思的~!」

  「有什么嘛?老婆,我们都交往好几年了。你全身我都看过了。可是没看过你尿尿,满足我一下好奇心吧?以前我说看你尿尿你都不肯。这次终于有机会了!」渊今好像一个好奇宝宝。

  我看渊今那又色又像大男孩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又羞又恼。

  我好窘迫尴尬,我说:「你快出去嘛,你看着,我尿不出来。我真的很急。」「嘿嘿,就是老婆急,我才有机会看啊~」渊今伸手揪我胸前的蓓蕾,轻轻抚弄。

  我咬住唇,身体不可抑制地因为快感和刺激抖动,我尽量不发出羞人的声音。

  渊今突然用嘴含我胸前的蓓蕾,轻轻咬一下,然后使劲吸允。

  「啊~」我嘴里吐出娇羞的呻吟,偏偏我被捆着,不能伸手阻止渊今,我好羞耻,我说,「不要,渊今。」

  渊今抬起头,就让我坐在马桶上,然后抬高我被捆的双腿,然后又用嘴,进攻我的私处。

  「啊哈~脏,不要啊,渊今。」我全身一阵绷紧。

  「我爱你,老婆。」渊今一边用唇舌进攻我的私处,一边对我深情真挚地说。

  「哼恩~」因为快感,我咬住唇,一声闷哼。

  「嘻嘻,你湿了,老婆。」渊今抬起头,笑着对我说。

  「……」我脸发烫,心跳加快,无言以对。

  渊今把我的腿抬得更高,我的私处露在他面前,他用手指,轻轻抚弄我的私处。

  我挣扎扭动,大喊:「不要,快停下!真的,快停下!」渊今不顾我的喊叫,把手指伸进我身体里,更快更强地爱抚。

  「啊~!」我一声尖叫,令我极度羞耻的一幕出现了。

  我竟然当着渊今的面,忍不住尿了出来,身体阵阵痉挛抖动。我的下面,就像关不住的水龙头。我甚至尿到了渊今的身上。

  尿完了以后,我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羞得不行,我哭了。

  「呜~你欺负我。」我哭着对渊今讲。

  「好了,好了。对不起,不要哭了,好不好?」渊今赶紧把我抱在怀里,轻柔地,慢慢地给我解开绳子。

  渊今哄了我半个小时,我才慢慢收住泪。其实我心里不是很责怪渊今,但是我感到很尴尬。

  渊今慢慢给我解绑,花了半天,才解开我身上所有捆住我的绳子。我身上被绳子绑得地方,果然大多地方都有一点淤青了。

  「额,真对不起,我的好樱梦。都怪我太色了,对不起。」渊今看着我身上的瘀痕,心痛地说,「对不起。你太美了,太诱人,我一看见你就失去了理智。」「现在才知道心痛我?早干嘛去了?!」我的嘴嘟得老高了。

  「这,对不起啦,都怪你长得太漂亮。平时我都很理智的,看见你,我就会变得疯狂又变态。」

  「切!」

  「哎,真对不起,樱梦。这次我玩过火了!」渊今皱着眉,一脸歉疚地拿着从我身上解下来的绳子,走出厕所。

  看到渊今歉疚的脸,渊今又对我不停地道歉,我心里其实已经不太生气了。

  我长叹一口气。

  我坐在厕所马桶上,看见渊今走到卧室门口,打开卧室门,把绳子往客厅扔出去。

  「对不起,樱梦,这次你来纽约,我太高兴。很久不见你,我快想你想得发狂了。所以,我得意忘形了。」渊今愁眉苦脸,一脸歉疚地回到厕所来,局促不安地对我道歉。

  我深呼吸一下,拉住渊今的手,勉强笑了笑,说:「好了。我不生你的气了。

  其实我……我……并不很怪你,只是我被你弄得……我很羞啊?」「真对不起。」渊今蹲下来,蹲在我面前,歉疚而关切地看着我。

  「好了,别说对不起了。我,已经不怪你了。」我伸手摸摸渊今的脸,轻柔地摸了摸渊今的头,说,「我……爱你。谁叫我爱你这个大变态呢?」我勾住渊今的脖子,轻轻地在他嘴上,印一个吻,说:「别说对不起了。谁叫我爱你呢?我想洗澡了,我们洗澡吧?」

  渊今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好!媳妇儿,我们洗澡!谢谢你,媳妇儿,你真好!」

  渊今紧紧地把我抱了起来,我说:「傻瓜,高兴啥?」我觉得渊今的怀抱,又温暖,又让人安心,又厚实。

  「你原谅我了,我当然高兴了!哈哈。」

  「傻瓜。」我也紧紧抱着渊今,我说,「快洗澡吧,我想洗澡了。都怪你,现在你和我身上都是我的尿。大笨蛋!」

  我和渊今的脚下,有一大堆,渊今刚刚替我擦眼泪鼻涕,用过的,丢在地上的卫生纸团。我把身上又是汗,又是尿,被渊今剪得破破烂烂的衣服脱了,丢在地上。渊今把地上的垃圾扫了,扔进客厅的垃圾筐。

  然后,我和渊今一起洗了个澡,渊今轻柔地为我按摩身上的瘀痕。我身上被绳子捆,产生的瘀痕很快就颜色淡了许多。

  我和渊今洗完澡,看看时间,天没亮,还是半夜呢。洗完澡,渊今硬是不让我穿衣服。于是,我和渊今洗完澡,都没穿衣服,上床相拥而眠。赤身的男女,睡在一起,哪能直接睡着,我和渊今又做了一次,才累了睡了。

  第二天,天亮了。

  我因为睡得晚,又累,想睡懒觉。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渊今先起床了。渊今对我说,叫我多睡会,他起床买早点。我胡乱应了声,又睡着了。

  睡着后,我做了个梦。

  我梦见有一天,我睡醒了,起来,身上竟然穿的透明内衣。渊今和我一起睡的,他也起床了。他比我起得早,已经做好了早饭。渊今看见我起来了,亲了我下,说去上班了。我说好。

  然后我去吃早点,渊今给我做的早点是个蛤蟆状的巧克力面包和一个鸡蛋。

  我正要吃面包,面包突然变了,变成一个真正的浑身鼓泡的可怕的大号蛤蟆了。

  那蛤蟆一叫,一跳,声音又怪又大声。我吓了一跳。

  我早点也不吃了,出门去找渊今。渊今没有走远,拎着个公文包,在前面走。

  可是我明明看渊今慢腾腾地散步一样在前面走,我使劲跑却追不上渊今。

  我跑了好久都追不上,然后我一看街道,挺熟悉,可以找近道去追渊今。我就转弯,进了个小巷子,穿过小巷子。我正好出现在渊今前面。

  我对渊今说:「渊今,可找到你了!为什么我刚刚追不上你呢?」渊今先开始,还很和睦对我笑,突然脸上出现生气的表情。渊今从背后拿出一副手铐,把我铐在街边一根又锈又旧的水管上。然后我就看见渊今抱着别的女人,在那亲吻。

  我好害怕,使劲挣扎,可是手铐很坚固。我眼睁睁看着渊今和别的女人抱在一起,渐渐走远了。渊今头也不回地抱着那女人走了,那女人回头一瞪我。那女人眼睛铜铃似的,发着很亮的黄色光。本来很美的嘴一张开,全是尖利吓人的牙!

  那女人瞪了我一眼,回头去看渊今,又变成美女的脸了。

  我大喊:「渊今,快回来,那是妖怪!」

  然后,我醒了!

  「渊今!渊今!」我醒了,就大声喊。

  「怎么了?怎么了?!我在呢!」渊今闻声跑进卧室。

  「渊今!不要走!」我着急地喊。

  「傻妞,做恶梦了?」渊今上床,和我睡在一起,抱着我,安慰我,「我在,我在。我买了早点回来啦,我不走,不走!我会陪伴你一辈子。」「渊今!渊今!我做了个好吓人的梦,梦见你和妖怪女人走了!」我说。

  「笨蛋,我还以为你梦见,你送我出国,送我上飞机的时候呢?!」渊今笑着抱着我说,「好了,好了,醒了吧?傻妞?没事的,我不会离开你的。」「恩,醒了。」我说,「有点不对劲啊?你先起来。」「什么不对劲?」渊今笑着站起来,我咋觉得渊今笑得很可疑呢?

  我抬头往床头一看,我看见,我雪白纤细的双手手腕,被一副手铐铐在床头的栏杆上。

  我想要动脚,发现脚也动不了。

  渊今坏笑着揭开被子。

  我再低头一看床尾,我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草!」我的两只脚的脚腕,被亮锃锃的两只金属脚镣,大大地分开,铐在床尾。我的腿被迫大大分开,我连腿都合不拢。我全身依然没穿衣服。

  我挣扎了一下,手脚都被铐着,根本动不了。

  「草!」我又爆了句粗口,我看向渊今,说,「老公!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你搞的吧?!哪来的镣铐?!快放开我!」

  「嘿嘿。我去买早点的时候,顺便去了趟成人商店,买了新的,捆绑专用的柔软的绳子,和这些镣铐。」渊今早就在那乐得不行了,嬉皮笑脸地说。

  「我被你打败了。这就是,你出国前,常说的,想趁我睡着的时候。把我铐起来?!」我惊讶地大张开嘴。

  「对啊。我买了早点,去了成人商店回来。看见你还在睡懒觉,嘿嘿,我就趁你睡着,把你这么铐起来了。」渊今色色地看着我,显得很兴奋。

  「你……你……」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说,「渊今,你来纽约一年多,你学坏了!快放开我!」

  「嘿嘿嘿。我还买了这个哦~!」渊今用近乎唱歌的声调说。

  渊今说着跑去拿了一个口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巨大型号的假阳具按摩棒,一个跳蛋,和一个一端是个圆球的按摩棒。

  「你……你……」我头大如斗。

  「老婆,你放心,这些东西我都用消毒水擦过了。新买的绳子洗了晾着呢。

  我在纽约,没女朋友,所以平常没买这些东西。昨天捆你用的绳子,还是晾衣服用的棉绳。昨天那塞口球,是出国前给你用的,我随身带来这里。老婆,你放心,你来纽约,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你……你就不能带我去旅游,去逛逛美国的景点什么的吗?你要天天把我捆在家里,和我做爱啊?!」我大惊,我感到不可思议。

  「老婆,我要把对你一年多以来的思念,和我存了一年多的精液。全都在老婆身上发泄出来!」渊今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对我讲。

  「这,我,渊今,你个变态!放开我!」我一阵挣扎,毫无用处,只弄得铐住我的镣铐「哗啦啦」乱响,那些镣铐冰冷又坚固,好像永远无可撼动。

  「老婆,你现在相信我没有找别的女人,心中只有你了吧?」渊今把脸凑近我,正经地说道。

  「我信了,解开手铐脚镣吧?」我躺在床上,仰面看着渊今,眨了眨眼,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老婆!你这个样子我太喜欢了!我就说我不会喜欢别人。」渊今狂热地扑上来,亲吻我,摸我的胸部。

  「我是要你放开我,不是要你上床来,欺负我。」渊今亲吻我后,我说。

  「可是老婆你刚刚那个表情,太诱人了,完全激发了我的兽欲。老婆,对不起。这两个,你选一个吧。」渊今拿起手里的巨大型号假阳具按摩棒,和一端有个圆球的按摩棒,对我说,「老婆,我迫不及待想要你了。」「我……我……我两个都不选!」

  「老婆。」渊今突然一改嬉皮笑脸的表情,认真地说。

  「什么?」

  「真的,你很美,我一看就你就控制不住自己了。我爱你。」渊今深情地说完,就开动了按摩棒。

  ……我被锁在床上,被渊今用按摩棒弄得高潮了。我高潮的时候,渊今也受不了,把小弟弟夹在我的胸部,磨蹭了几下,泻得我一脸都是。

  我感到又舒服,又无助,又难受。

  高潮以后,渊今解开铐着我的镣铐,和我去洗了个澡。我和渊今吃了他买回来的东西以后。渊今又不让我穿衣服,给我戴上脚镣手铐,把我按到电脑前。

  虽然夏天不冷,可我不穿衣服,总是害羞。我完全不能反抗渊今,他很有力气。

  渊今让我戴着手铐,把这两天我和他发生的一切,在电脑上写下来。

  渊今说,如果我不写下来,就要把我锁在床上,用按摩棒,让我一天高潮六次。还要让我穿裙子,不穿内裤,夹着按摩跳蛋,和他一起去坐公交车出去玩。

  其实渊今各方面都挺好的,对我也很好,很温柔。渊今很爱我,可是,我发现渊今来纽约真是学坏了~!混蛋渊今!

  可是我爱渊今。

  而且,渊今说,如果我把这两天我和他发生的,写下来,发在网上,才准我穿衣服,而且他会带我去逛哥伦比亚大学,联合国大厦,看自由女神什么的……逛那些什么地方,我不是很稀罕,可是我要穿衣服啊……而且,渊今说我乖乖听话,那么,他发泄掉一年积蓄的精子以后,会比较少欺负我。渊今是混蛋有木有?渊今还反说我是超美貌的妖精,要榨干他。渊今不讲理……

  然后,我可耻地屈服了。用两天时间写完这个。

  ……现在,渊今早已毕业,他回国了,找了个好工作。我和渊今在家乡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结婚以后,渊今对我很好,我们偶尔会继续在一起适度玩一些SM游戏。换妻什么的,重口味什么的我和渊今不会玩的。

  做的时候,我完全受渊今摆布。可是,渊今很爱我,不会和别的男人分享我。做的时候以外,渊今都对我很好,很尊重我。

  我想,我会和渊今一起幸福地生活下去。我会给渊今生二三个孩子。

  这就是故事的结尾。这个故事应该没有续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