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新娘」番外



                (上)

  「嗯嗯……爸爸……啊……」凌晨3、4点钟本应该是大家睡觉睡得最香的时候,但是在尉迟家男主人的卧室里是个例外,因为这家的男主人正和他的小「妻子」打得火热。

  「宝贝!你好棒!好热!」男人紧紧地扣住身下男孩的细腰,用力地向前冲刺着。

  「啊啊啊……爸爸……啊啊……再深一点……啊啊……好舒服哦!啊啊啊……」辉罗的小脸上一片兴奋的潮红。主动扭着屁股去催促男人,他想要爸爸更多的疼爱!「啊啊……爸爸……啊啊……宝贝好喜欢……啊啊……啊啊啊……」
  「你这个小荡妇!」看着自己宝贝那张饥渴的小脸,男人呵呵地笑了,他俯身宠溺地亲吻了一下辉罗濡艳的唇瓣。

  「啊啊啊……爸爸的好大……啊啊啊……再深一点,宝贝还要……啊啊……」他的爸爸好帅哦!而且亲亲的技巧又好,他好喜欢爸爸哦!

  「小妖精!我会被你给榨干的!」狠狠地低咒了一句,男人倏地热吻上辉罗,那股狂热劲儿好象要把他给吃掉一样。

  「啊啊啊……爸爸……呜嗯……啊啊……好舒服……啊啊啊……」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爸爸冲撞得更卖力了,辉罗也更加放声地浪叫了起来。

  此刻就是所谓的「朱漆门外夜色寒,芙蓉帐内春宵暖」……

  「爸爸!宝贝走了!」穿好了校服,戴好了校徽,准备去上学了的辉罗甜笑着向门口的爸爸道别。

  「宝贝在学校要努力学习哦!」走到辉罗的身前俯身为他细心地整了整衣服,男人又忍不住亲了亲辉罗的唇。

  「嗯……宝贝知道……」也响应着男人在他嘴唇上的轻吻,辉罗的表情很是满足。

  「好了,快点走吧!」终于放开了辉罗,男人微笑着拍了拍男孩的头顶。
  「是!爸爸。」立正向男人行了一个俏皮的童军礼,辉罗笑着搭校车离开了。
  午休时间——「铃铃铃——」正一个人在学校图书馆里悄悄看书时,辉罗的移动电话响了,他一看号码是爸爸的,就立刻接了起来。

  「爸爸!」出了辉罗以外一个人也没有的大图书馆里,只听见一个童音甜甜地叫着爸爸。

  「我的小新娘,你在做什么?」电话另一端,男人娇宠的磁性嗓音慢慢地传来。

  「爸爸,我在图书馆里看书!」男人的称呼让辉罗微微羞红了小脸。

  「只有你一个人么?」男人问。

  「嗯!这里现在只有宝贝一个人!」

  「宝贝怎么没有去吃午饭呢?」男人又问。

  「宝贝不想吃东西!」辉罗回答。天气很热,吃东西会不舒服,下午上课时会犯困!

  「宝贝不吃可不行!」男人扳起了脸,但是下一刻,他的声音又变得性感无比,故意放低的嗓音充满了情色的意味「宝贝,既然你不想吃东西就喝点牛奶吧!」
  「牛奶?那不也是要出去买?」辉罗嘟着小嘴:他就是不想出去才躲到这里看书的!

  「宝贝的身上就有‘牛奶’,干吗还要出去买呢?」男人呵呵地笑了。
  他身上有牛奶?!一时没有明白过来的辉罗微微地皱着眉头:他的身上哪里有牛……嗯?牛奶?!终于想到了爸爸指什么的辉罗脸「轰」地一声就变得像一颗红西红柿。

  「宝贝?」辉罗半天不作声,男人叫了他一声「宝贝,我想听你的声音!好不好?」

  「嗯……好……」虽然这里没人,爸爸也不在,可是辉罗还是觉得抬不起头来。

  「我的宝贝真乖!」男人笑了「宝贝,把你的裤子拉链拉开好么?」

  虽然男人用的是征询的语气,但辉罗明白这是命令,而且他也不想违抗爸爸。于是,他慢慢地拉开了校服短裤的拉链。

  「把手伸进去摸摸你的小鸡鸡。」听到那拉链一点点打开的猥亵声音,男人的声音也再也轻松不起来了。「小东西,我应该教过你怎么做吧!」

  「嗯……是的,爸爸……」辉罗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从敞开的裤链处伸到了内裤里握住了自己那个刚开始发育的小东西慢慢地揉捏着「啊嗯……嗯……爸爸……好舒服……嗯……啊……」迷离地仰起头,辉罗花瓣似的小嘴里吐出的尽是羞人的呻吟。

  「嗯嗯……啊……爸爸……嗯……啊啊……嗯……」紧紧地包覆住自己的小分神,辉罗不停地上下揉搓着那个白白的茎身,偶尔也忍不住摩擦一下粉红色的可爱顶端。受到这种刺激,那个小花茎很快就挺得高高的了,从裤子的开口里羞涩地探出一个湿润的小头头。

  「宝贝,你在摸哪里?」男人满意地听着辉罗的可爱喘息。

  「啊嗯……啊……爸爸……我在摸……嗯嗯……小雀雀……啊……哈……」一边抚慰着自己,辉罗小声回答,却掩饰不住声音里的难耐。「啊……好舒服哦!啊……嗯……」

  「宝贝,那样怎么能很舒服呢?」男人的口气像辉罗做错了事「宝贝,听话!你可以两只手一起摸下面的蛋蛋,也可以一边摸蛋蛋一边摸顶端,那样会更舒服哦!宝贝,把你小鸡鸡上面的薄皮翻开!」

  「啊啊……是吗?啊……嗯……」听说会更舒服,被挑起了热情的辉罗立刻就照着男人的话一边揉捏着下面的囊袋一边翻开了小分身上的薄皮摩擦那个顶端的小孔「啊啊……好舒服……真的爸爸……嗯……好舒服……嗯……」辉罗享受地眯起了眼睛,深神情像一只慵懒的小猫,媚惑得很。

  「宝贝,你的小东西是不是湿了??」男人听着辉罗诱人的甜叫,声音又地沉了一点。

  「啊啊……是啊……好湿……啊……嗯……啊啊……好棒……」听着爸爸的声音自慰的辉罗幻想着现在摸自己的是爸爸的大手,所以他诱人的声音又提高了几个音节「啊啊……舒服……啊啊……爸爸……好棒……啊啊……」

  「那就把裤子脱掉吧!弄脏了可不好!」男人在电话那一端很「好心」地建议。

  「嗯……啊……好……」颤抖着站起身,辉罗把校服的短裤连同内裤一起褪到了脚踝,现在他的下身就是光溜溜的了,在那光溜溜的腿间一个可爱的小分身正翘得高高的,上面被自己的体液染的晶亮濡湿。

  「宝贝的后面一定也湿了吧!」男人故意说得很慢,让辉罗充分意识到自己菊花的湿润「那个贪心的小菊花一定受不了只是玩前面,它一定在说:」我好空虚,我要爸爸‘对不对?「

  「嗯啊啊……对啊……啊啊啊……爸爸……宝贝后面好‘饿’!」听着爸爸猥亵又煽情的话语,辉罗的下身又是一阵发颤,站不稳的他主动趴到了阅览桌上,只剩下小屁股还高高地翘着,就像平时那种很方便男人玩弄他的姿势。「爸爸……宝贝好想要爸爸的大肉棒……嗯嗯……」

  「这样啊!宝贝,爸爸也很想你的小菊花,可是现在我没办法过去,宝贝还是自己弄吧!」显示很惋惜地叹了口气,然后男人叫辉罗自己插自己的小菊花。
  委屈地扁了扁嘴,辉罗还是忍不住把手指伸进了那个最最想要东西填满的小洞里。

  「嗯唔……唔……」有点紧,不过没有关系!辉罗小心地伸进了两根手指,穴口有点干,不过里面却还留有一部分男人昨晚射进去的精液。虽然爸爸说过那种东西要清理干净,可是辉罗还是悄悄地留下了一部分在里面,他不在乎会不会肚子疼,他只想要身体里有爸爸的东西和爸爸的味道。「嗯啊……啊啊啊……啊啊……」认真摩擦着爸爸告诉他的那个敏感点,辉罗又忍不住叫了起来。

  「啊啊……爸爸……啊啊……舒服……啊啊……屁屁里面好舒服……啊啊啊……」辉罗放浪地叫出了声音,嘴里的蜜液也因为分泌的过多而流了出来,滴落到书桌上,和下身的淫液一起把桌子弄得脏了一大片。「啊啊……爸爸……啊啊……舒服……啊啊……爸爸……宝贝还要……啊啊……」

  「宝贝想要爸爸?」男人也轻喘了起来。这虽然不是他们两个第一次这样玩了,可是每次玩它的宝贝都会让他感觉到什么是「欲火焚身」,这个小妖精!总是用那么好听的声音勾引他!

  「啊啊……啊啊……是……是……啊啊啊……我想着……啊啊啊……在插宝贝屁屁的……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是爸爸的大肉棒……啊啊啊啊……」辉罗一只手插着自己的小菊花另一只手继续在前面玩弄着那个胀鼓鼓的小花茎。

  「爸爸也想你,宝贝!爸爸想你那张甜甜的小嘴,想进到你的小菊花里,感受那种又湿又热的感觉!」男人像就在辉罗耳边耳语一样地呢喃,惹的辉罗又是一阵心痒。

  「啊啊……爸爸……啊啊啊……宝贝受不了了……啊啊啊……要去了!要去了!」下身猛然一个紧缩,后面的小菊花就紧紧地吸住了里面的手指,前面的小东西也快要爆发——辉罗达到了一个高潮。

  「不行!宝贝不能这么快就去!捏住你的小东西!」男人一听辉罗要先高潮,立刻命令他停止。

  「啊啊……对不起爸爸……啊啊啊……」虽然好想出来,但是辉罗还是听了爸爸的话捏紧了根部不让蜜汁出来「啊啊啊……爸爸……啊啊啊……」

  「谁准你先射的?宝贝不听话了?」男人故意沉下了声音。

  「啊啊啊……没有……啊啊啊……宝贝没有出来……啊啊啊……宝贝听了爸爸的话……啊啊啊……把小鸡鸡给捏住了……啊啊啊……」辉罗怕爸爸生气,立刻哭着解释。不能释放的痛苦逼得他双腿不住打颤。

  「乖!宝贝,现在舒不舒服?」直到辉罗听话,男人立刻转换了语气不再生气了。

  「啊啊……求求爸爸……啊啊啊……让宝贝出来……啊啊啊……宝贝好难过……啊啊啊……」辉罗觉得自己的小雀雀都快要涨爆了。「爸爸……放过宝贝好不好?啊啊……求求爸爸……啊啊啊……宝贝好想……啊啊啊……」虽然难过,可是辉罗还是不自觉地抽插自己的小穴,慢慢地翻搅着那抽搐着的媚肉。

  「宝贝就那么想去?」男人很坏心地明知故问。

  「啊啊……是……啊啊啊……求求爸爸……啊啊啊……」辉罗忍不住哭了:爸爸坏!总是喜欢这么捉弄他!「啊啊啊……求求爸爸……啊啊啊……宝贝好想射……啊啊啊……要不……爸爸等到晚上再玩好不好?啊啊啊……宝贝回家了任爸爸玩好不好?」带着浓浓的鼻音,辉罗羞怯地向男人提议。

  「晚上呵!那……好吧!宝贝,我们等晚上,爸爸可要好好‘疼’你哦!」男人轻轻地笑了,他终于准许了辉罗高潮。

  「谢谢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得到了允许,辉罗这才敢放开捏在分身根部的手让那个还很稚嫩的东西尽情地喷射在自己手里。

  「宝贝你射了么?」听着辉罗最后的尖叫,男人笑着问。

  「嗯……爸爸……」片刻失神的辉罗趴在那里等待着后面张开了的花蕾闭合。
  「你的‘牛奶’射在哪里了?」

  「手里……」辉罗失神地回答。好舒服哦!

  「把他们吃干净哦!不要弄脏了图书馆!」男人提醒。

  「是的爸爸!」轻喘着答应,辉罗把沾满了自己体液的手送到了唇边,然后一点点地吃掉上面的白蜜。

  「宝贝,你的‘牛奶’甜么?」男人笑问。

  「爸爸……」清理好了自己,恢复了神志的辉罗为爸爸大胆的话语而再次羞红了脸。

  「说啊!」料想自己宝贝一定又害羞了,男人笑得更开心。他一定要宝贝自己说!

  「爸爸好坏!你明明知道的!」辉罗对着电话娇嗔「其实……宝贝更喜欢尝爸爸的……」辉罗最后红着脸小声地说了这么一句。

  「呵呵~ 那就等到宝贝回来吧!宝贝,认真学习哦!爸爸晚上等你,早点回来!」开心地笑了,男人温柔地叮嘱。

  「好!」辉罗也愉快地答应,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谢谢老师允许我午休时在图书馆看书!」看了下表,午休的时间快要过去了。于是辉罗找到了老师归还钥匙。

  微笑着接过辉罗递过来的钥匙,老师也和蔼地看着这个脸色微红的可爱男孩,只是她并不清楚这个午休图书馆里都发生了什么脸红心跳的事情……

  《爸爸的「新娘」》H番外(中)

  「爸爸!宝贝回来了~ 」兴高采烈地走进玄关,辉罗高声叫着爸爸。
  「噢?宝贝回来了?」从一楼那个大得不象话的厨房里探出头来,男人的身上系着一件围裙。

  「爸爸?你怎么……夏礼爷爷和琳姨呢?」看着男人身上的围裙,辉罗奇怪地问。爸爸一般是不会下厨房的啊!

  「呵呵!宝贝,我给所有的人都放了一天的假,今天我们自己来弄吃的!」笑着上前亲了亲辉罗嫩嫩的小脸蛋,男人看起来很开心。

  「自己弄吃的?好耶!爸爸!宝贝也要来帮忙!」甜笑着拍了一下手,辉罗马上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送书包。

  「爸爸!宝贝来帮爸爸做饭了!」也扎着一件和男人配套的小围裙,辉罗蹭到了男人的身边,张着一双期待的大眼睛看着男人。和爸爸一起做饭!咦……真的好象夫妻哦!

  「宝贝……在想什么?嗯?」突然贴进兀自笑的甜美的辉罗耳边,男人在那被柔亮短发覆盖着的耳朵上吹了口气,情色的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没……没想什么……」耳际一阵酥麻的辉罗连回话都没有了几分底气。
  「宝贝不乖!」男人笑了,张口含住了辉罗的耳垂儿。小东西!他从小看着他长大,他的心事他一清二楚,怎么能瞒得住?「小东西……你想什么?告诉爸爸。」

  「没有……宝贝只是在想和爸爸一起做饭好像夫妻哦!」他经常和爸爸洗鸳鸯浴,但是和爸爸一起做饭好像还是第一次。

  「呵呵!小宝贝!」心里一阵宠溺,男人低头由背后把辉罗的小身体整个抱进了怀里,然后双手直接就伸向了辉罗的衬衫里揉捏起了那两个淡粉色的小乳头。
  「嗯……爸爸!」爸爸有点粗糙的大手又摸上了自己胸前辉罗眯起眼睛呻吟了一声:好舒服哦!不好……他的腿又要开始发软了!

  顺势接住辉罗开始不断下滑的身子,男人低下头把唇贴上了怀中男孩露在衣领外的颈子来回地轻啄。

  「嗯……嗯……爸爸……」觉得有点焦躁的辉罗微微睁开了一点眼睛舔了舔嘴唇「爸爸……做饭……」

  「宝贝……我们这不是正在做饭吗?」声音低沉而优雅地呢喃着,男人把手逐渐下滑来到了辉罗下身那条校服短裤的中间,然后张开轻轻包住中间那微微隆起的部分慢慢地抚摸着。

  「啊!爸爸!」男人手上的温度透过了布料,辉罗身体一个微微地抖动,双腿很自然地张开了一点好方便对方的玩弄。

  「小东西!怎么这么快就把腿张开了?」隔着布料揉着那越来越硬的地方,男人轻轻地撕咬着辉罗的颈侧。

  「嗯……爸爸……舒服……嗯……」放心地把头仰靠在爸爸的胸前,辉罗得一双小手也不闲着,它们悄悄地向后溜到了男人的腿间。

  「小东西你干什么?」及时捉住辉罗调皮的手,男人干脆把它们反剪在了辉罗的身后。

  「爸爸放开我!宝贝也想摸爸爸!」扁起小嘴看着身后板着脸的爸爸,辉罗觉得自己委屈得很。

  「不行!要是宝贝把爸爸弄泄了那待会儿谁来疼你的这朵小菊花?」男人伸手在辉罗的臀缝中间狠狠地一顶。

  「啊啊!」中午的时候被自己玩弄得很敏感的后庭现在又被男人恶意地一戳,辉罗立刻就高高地向前弓起了身子「啊……爸爸……不要碰那里……」

  「小荡妇!不想叫爸爸这么快就碰你那里?」男人把手又移回了辉罗的胯下,时轻时重的摩擦实在是太销魂,惹得辉罗像只被主人宠着的小猫咪一样神情慵懒「那我应该碰哪里才能让我的宝贝觉得舒服呢?」

  「前面……嗯啊……前面想要爸爸的手……」既然爸爸不叫自己摸他那么他就去磨蹭他。嘻嘻!就这么办!到时候爸爸一定会忍不住的!「爸爸……摸摸宝贝好不好?宝贝的小雀雀想要被爸爸玩!」羞红着小脸说着勾引人的话语,辉罗主动挺起了腰去蹭男人的手,像是要让对方感受自己有多么饥渴一样地上下磨蹭。
  「这样吗?」男人就势握了一下那个鼓鼓的小帐篷。

  「嗯啊……啊……爸爸……不要这样……不要隔着衣服……爸爸……」微微张开了一点嘴唇,辉罗急促地呼吸着。

  忍不住低头封住那张甜甜的小嘴用力吸吮那香软的红舌,男人终于拉开了拉链伸进了手去。

  「嗯!还是湿的!宝贝中午的时候射了很多?」脱掉辉罗的短裤握住那个还有点湿润的花茎上下撸捻着,男人在辉罗的颊边和耳垂儿附近细密地吻着,并把两人的身体都向前挪了一点。

  「啊……嗯啊……爸爸……快点……」主动挺着腰把自己送入男人手中,辉罗催促。他最喜欢被爸爸摸了!「啊啊……嗯……啊……爸爸……」虽然很急切,可是辉罗却不敢太过向前,因为前面瓦斯炉的温度正好灼烧着那个稚嫩的顶端,产生了一种痛痒的快感。

  「嗯嗯……啊啊……爸爸……好烫……啊啊……烫……」感觉自己分身上一阵火燎的刺痛,辉罗立刻尖叫了出来「好烫!啊啊!」下一秒钟,男人的大手上就一阵强烈的湿意。

  「宝贝!怎么了?」惊觉手上一阵湿热,男人也吓了一跳。他的宝贝应该没有高潮,怎么一下子就……

  「呜……爸爸,好痛哦!呜呜……」用力夹紧了双腿,辉罗双手捂住了还有点刺痛的地方。

  「宝贝,快点让爸爸看看你怎么了?」转过他的身拉开紧按着的小手,男人心疼地看着那个正在发育的小花茎染着一片不正常的红色。

  「呜……爸爸……刚才……呜呜……刚才太靠近瓦斯炉了啦!」用力地吸回去泪珠,辉罗嗔怨地看着男人。

  「所以就被烤到了?」男人明白了原因之后竟然爽朗地笑了。

  「爸爸坏!宝贝痛爸爸还笑!」转身靠在水池边,辉罗气愤地向男人挥着小拳头。爸爸好讨厌!

  「现在没事了吧!」突然敛起了笑意,男人关心地蹲在了辉罗的胯下,然后张口含住了那个现在没有一点精神的小东西「爸爸来舔一舔就不痛了,乖!」
  看着自己的分身被男人珍重地含进嘴里,辉罗得脊背又是一阵颤抖,一阵酥麻由下自上,惹得那个小菊花里都是一阵紧缩。

  「啊啊……爸爸……嗯……啊……爸爸……」受到男人很悉心地舔弄,刚刚被灼痛的小分身又颤抖着站了起来,还有点刺痛的皮肤感受着湿润粘膜的包裹,那种感觉简直不是言语可以表达得清的。「嗯嗯……啊啊啊……爸爸……快点……宝贝还要……啊啊……」

  「宝贝……舒服了吗?」抬起头看着辉罗享受的表情,男人又声音低哑地问。
  「嗯嗯!好舒服……啊啊……爸爸……宝贝好舒服……啊啊啊……」胸口急促而剧烈地起伏着,辉罗眼看又要达到顶峰了。

  「嗯啊……啊啊……啊!爸爸不要!」正在享受着即将高超的灭顶快感时,辉罗即将喷发的分身被男人猛然一个掐紧,满胀的精液就这么被硬生生地堵了回去,刺激得辉罗猛摇着头眼角落下颗颗清泪「啊……哈……爸爸……好难过!求求你让宝贝射!求求爸爸!」

  「不行哦!宝贝说过回了家让爸爸玩的!」男人轻轻地一笑,一手还紧卡住辉罗分身的根部,而另一只手轻而易举地托起他的身体,让他坐上了流理台。划开脸色潮红男孩的白皙双腿,男人从旁边水池里拿起了一根黄瓜和一根胡萝卜。
  「可是……爸爸……」辉罗拼命地忍着,但是却因为男人的置身而没有办法并拢双腿「爸爸……求求你了……」

  「宝贝,撒娇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行得通的哦!」还是轻笑着看着可怜兮兮的辉罗,男人提醒他不要每次都用同样的招数「我的宝贝喜欢哪一个呢?黄瓜还是胡萝卜?」

  「爸爸……啊啊……不要……啊啊……宝贝要爸爸……不要黄瓜,也不要胡萝卜……啊啊啊……」看来爸爸是要打算玩到底了!哎~ 眼圈红红地看着男人和男人束在自己腿间的手,辉罗忍得都有点颤抖。不过就算要玩他也是最喜欢爸爸进来,他才不要别的东西呢!

  「不行……宝贝你必须要选一样……否则,什么都不给你贪心的‘小菊花’吃!」男人用胡萝卜的尖端轻刺着辉罗不自觉打开的后庭。

  「啊啊……黄……黄瓜……爸爸……」刚洗过的胡萝卜上面带有冰凉的水柱,刺激的那个粉色的入口一阵开合。

  「但是我觉得胡萝卜更有营养啊!」说着,男人突然向前一送,只听「噗」一声,一整根胡萝卜立刻就没进去了一半。「有营养的东西爸爸可要多给宝贝吃一点,尤其是这张总是吃不饱的‘小嘴’!」

  「啊啊……啊啊啊!」冰冷粗糙的胡萝卜一下子就没入了一半,辉罗立刻攀叫了起来「啊啊……爸爸……慢点……啊啊……好冰……啊啊啊……啊……」刚才还热热的肚子里被塞进了一根凉凉的东西不舒服得很,辉罗出声哀求着,希望爸爸可以给他一点适应的时间。

  但是男人可没有听到辉罗的请求,而是马上就前后抽送了起来:慢慢地向前顶入一点,旋转,左右搅弄,然后再向前顶进,再撤出,再旋转……不断以这个节奏刺激着辉罗深处的那个敏感点,一下一下地尽数刺在了最可以令人疯狂的地方。

  「啊啊……啊啊啊……爸爸……啊啊……不要……啊啊……宝贝受不了了……啊啊啊……爸爸……要去了……啊啊……」冰冷的楔形物体下下直戳前列腺,辉罗连腰都在颤抖,而且看着下身胡萝卜不停地进出,从那个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带出一截桃红色的嫩肉然后再慢慢地推回去……辉罗不停地摇着头,太厉害的快感让他简直哭得一塌糊涂。「啊啊……爸爸……不好……啊啊……我……我……啊啊啊!」小腹一阵颤抖,但是并没有蜜汁喷出,因为男人的手还在束缚着青芽,不允许它释放。

  「嗯啊!啊啊……啊啊……爸爸……放开……啊啊……」觉得下身很胀的辉罗哀求着「啊啊啊……爸爸……让宝贝射吧!啊啊……爸爸……」

  「好啊!但是宝贝要先自己把胡萝卜排出来!」放开胡萝卜转而托住辉罗青芽下面因积压两次而沉甸甸的囊袋,男人要他自己来。

  「啊啊……好……好……啊啊……」终于快要可以解放了!听了男人的条件后急于高潮的辉罗马上咬住了下唇,开始用力排着胡萝卜,但是无奈胡萝卜表面太粗糙而自己那里又咬得太紧,所以他很费力才把里面的东西弄出一小点「嗯……唔……呜……嗯……啊……啊……啊啊啊!」终于,小穴一阵撕痛后那根东西终于被他排了出去掉在地面的大理石上。

  「啊啊……哈哈……爸爸……宝贝把胡萝卜……排……排出去了……放开我……」有点虚弱地喘着气,辉罗要求男人赶快放开他,因为下身的涨满都快要弄爆他了!

  「宝贝做得真好!」眼神火热地盯着辉罗那个还在继续着排出动作的粉嫩小穴口,男人低头在涨得有点红的小分身头部轻吮了一下「我的宝贝是最棒的!宝贝……爸爸现在放开你,但是你还不可以射,知道吗?如果你要是射了的话爸爸以后就再也不让你舒服!」

  「呜……不要!爸爸骗人!」辉罗的嘴巴又一扁,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他还是说了出来:「爸爸骗人,说好我把胡萝卜……把胡萝卜弄出去就让我去的!」
  「宝贝,爸爸没有骗你,只是……你看,我们这不是在做饭吗?」男人伸手指了指瓦斯炉上不断翻腾着东西的锅子「爸爸在煮奶油玉米汤,但是家里的奶油不多了,所以味道不会很好,那么爸爸想用宝贝的奶……」男人一边露骨地说着一边还在揉捏涨得不行的分身。

  「不……不要……宝贝不要……」辉罗一听急了:不要!他不要做那么丢脸的事情,刚才自己弄那个出来都够丢脸的了,现在坏心眼的爸爸又要……不干!
  「乖宝贝,我知道你会同意的!」用自己也涨鼓的下身轻轻撞击着辉罗兴奋敏感的身体,男人耐心地哄诱着「我的宝贝最乖了,爸爸好想看宝贝挤牛奶的样子,好不好?宝贝会让爸爸看的对吧!」

  看着男人俊帅的脸孔上渴求的性感神情,心里一百个依着爸爸的辉罗竟然像被人下了蛊一样地点了头。

  「宝贝真乖!」开心地笑了,然后拿那人慢慢放开了束缚着辉罗小分身的手从瓦斯炉上端下那锅热气腾腾的汤送到了辉罗的胯间「来!宝贝!」

  「嗯……啊……呜……啊……啊啊……啊啊啊!」不敢抬头看男人的脸,辉罗只得从脸一直红到脖子地我住自己腿间翘得高高的小东西靠近还在沸腾着夹杂有金黄色玉米的白色液体,然后轻轻地撸捻着自己,锅子里蒸汽的熨烫又给他带来了新的疼痛快感,所以在一个尖细的吟哦后,花茎开始喷射了,浊白的蜜汁真的一滴不漏地全部射进了汤锅中,然后又被翻腾着的牛奶汤汁搅成一体……
  「宝贝……」眼看辉罗射出最后一道精液时,男人才笑眯眯地把锅子放在一边,又把辉罗的整个身体抱进怀里,男人扳起怀里小人儿的下颚就是一记热辣煽情的深吻,问得本就高潮无力的辉罗更是软趴趴的「宝贝……有了你的‘牛奶’,我想这道汤会是今天晚餐上最美味的东西!」

  「嗯……爸爸……」懒懒地靠在男人怀里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辉罗轻轻地打了一个哈欠。

  「呵呵!宝贝,累了吧!来,先回房间去睡一觉,爸爸把剩下的东西做好!」从流理台上抱下辉罗还在脱力的身体,男人送他回了房间。

  「宝贝,好好休息!晚饭好了爸爸叫你!」为辉罗体贴地盖好被子,男人在他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嗯……爸爸……刚才……刚才……刚才宝贝虽然被爸爸弄得好舒服,可是却只是被胡萝卜……而已,没有爸爸!」男人临离开前,辉罗拉住了他的衣角撒娇。

  「不要着急宝贝!今天家里就我们两个,时间还多这呢!」微笑着点了一下辉罗得鼻尖,男人有恋恋不舍地舔了舔他的唇「爸爸会满足我饥渴的小宝贝的!所以宝贝现在要补充体力,晚上再陪爸爸玩哦!」

  「好……」羞羞地把脸埋进枕头中,辉罗期待着真正的「大餐」……

 
                (下)

  「辉罗……我的乖宝贝……」安静的卧房里,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轻柔地呼唤着安睡在柔软大床上的天使男孩。

  「嗯……嗯……爸爸……」听到有人呼唤,辉罗微微地把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

  「宝贝,快点起床了,晚餐已经做好了哦!」轻啄了啄辉罗的脸颊,男人温柔地笑着。

  「爸爸……宝贝起来了!」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辉罗打了一个不小的哈欠,缓慢舒展的少年腰肢像慵懒的猫咪一样优美。

  「那……我的睡美人就快快和我一起去共进晚餐吧!」绅士地伸出手,男人像邀请一位贵宾一样地优雅。

  不好意思地看了自己的爸爸一眼,辉罗这才把自己的手伸了出去搭在男人的手上。然后,两个人共同走出了卧室……

  体贴地给辉罗拉开椅子让他就坐,男人始终是笑得温柔。不过在辉罗的看来这个笑还有别的意思——让他不太好意思去想但又忍不住去想的那个「承诺」。
  「宝贝,你一天都没有好好地吃什么东西了吧?」替辉罗拿了很多沙拉在盘子里,男人目光炯炯地看着他的宝贝。

  「爸爸……」确实是一天都没有正经吃过东西的辉罗有点心虚地接过盘子「宝贝不是觉得很俄!」

  「那可不行!宝贝不好好吃东西会身体不好的,而且会瘦瘦的哦!到时候爸爸抱着我的宝贝也觉得不舒服。」男人又把刀叉也放在了辉罗的手里。

  「……」微微地嘟起了嘴巴,辉罗一听自己太瘦会让爸爸抱起来不舒服就马上叉起了很多的蔬菜送到嘴里去:他要把自己养胖点!

  看着宝贝那纯真的心思,男人呵呵地笑了。真想就这样宠着他过一辈子!辉罗……你永远都会是爸爸唯一的宝贝!

  「咦?爸爸,什么东西?好香哦!」正在努力吃东西的辉罗突然闻到了一股好香好诱人的奶香。

  「呵呵~ 着不就是加了我宝贝‘牛奶’的玉米汤吗?」端过那客乳白中泛着金黄的浓香液体,男人俯在了辉罗的耳边缓缓地吹着气「宝贝要不要尝尝它的味道?很香,很浓的!」

  「爸……爸爸……」想起下午时自己都做了什么丢人的事情,辉罗白皙的小脸又染了点诱人的红。

  「怎么?我的宝贝又害羞了?」侧脸张口含住辉罗的耳朵轻咬。男人本是想先让宝贝吃饱后再开始他的「大餐」的,但是无奈辉罗让他调教得太诱人了,仅是这一个脸红就是那么可爱。所以他发放弃了原先的想法,决定先满足自己的「胃口」之后再让他的宝贝吃饱。「辉罗……你的样子好可爱,好诱人……爸爸好想抱你……」

  轻柔深沉的呢喃是最好的蛊惑剂。只是听着爸爸这样的低喃辉罗就觉得自己的脊背窜上一种痒麻的颤栗:自己真是好贪心哦!不是中午的时候才和爸爸亲亲过一次了吗?

  见自己的小宝贝只是浑身轻颤却没有任何表示,男人干脆伸出舌头舔吮起了辉罗。灵活的舌尖由上至下地描画着那耳廓的形状,来回几次后就冷不防地钻进了耳洞里轻舔着,充满湿热的粘腻感觉说不出的情色,辉罗觉得自己的身子都酥了。

  「嗯……啊……」不小心溢出小小的叫声,辉罗得脸更红了,他轻轻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宝贝……」继续着他的调情,男人的舌逐渐下移,转眼便舔到了辉罗露在衣领外的脖子。不满足地整张唇贴上,男人着迷地轻轻啃咬着那可口的肌肤。
  「嗯啊!爸爸!」再也忍不住这情色诱惑的辉罗终于扬起了头溢出一声好听的娇吟。周围的空气顿时又变得燥热粘腻了起来,舔了舔自己好像很干燥的嘴唇,辉罗轻吟着:「嗯……爸爸……抱我……」

  「辉罗……我可爱的宝贝!」从椅子上抱起辉罗的身体,男人把他高高地托了起来,而辉罗则主动抱住了男人的脖子低头把自己的香唇送上。

  「爸爸……」和男人激烈地拥吻着,对于辉罗来说爸爸的亲吻就是世界上最甜的糖果。「爸爸……宝贝好喜欢爸爸……」

  这样相濡以沫的法式热吻不仅陶醉了辉罗,就连男人的热情也很快就被挑了起来。不断变换着角度,男人狂热地攫取着辉罗那份已经属于少年了的清新和甜腻,紧紧地圈住辉罗的身体,又是他真想把这个小妖精给毁掉!

  「嗯……唔……爸爸……嗯……嗯……好甜……」辉罗的小嘴已经承受不了两人的唾液了,于是从被吻得濡艳的唇角渐渐地漏下一丝银色。

  「我的宝贝……」眼看着怀里的人脸颊已经完全是缺氧地潮红后男人才恋恋不舍地暂时结束一吻,但还是忍不住又舔了舔那漏下的银蜜。「好甜!宝贝,爸爸好想你!让我疼你好不好?」

  从男人眼睛里也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烫人的欲望,辉罗迷乱地点着头。好想要爸爸,好想要爸爸尽情地疼爱他!

  「真是爸爸的乖宝贝!」刚一得到辉罗的允许男人就伸手把餐桌上丰盛的美食胡乱一扫,扫除一片空地后就把辉罗放上了餐桌,看着被一堆美食环绕着却面带春色的男孩,男人三两下就脱去了身下男孩的衣服。虽然那些美食也都很诱人,可是却都比不上他热情的宝贝!

  「啊!爸爸!」光溜溜地躺在餐桌上,辉罗有点不安地望着正在欣赏眼前美景的男人。「爸爸……」

  「别怕!我的宝贝,你才是今晚最可口的菜肴……」轻声而优雅地说着,男人把身子欺上了辉罗亲吻着他纤细的锁骨和上欠缺结实的胸膛。

  一寸一寸的吮吻,最后的目的地却是已经绽放的红樱,温柔地含住一颗在口中吸吮,用舌尖拨弄,男人心醉地听到了辉罗似痛苦又似愉悦的轻哼。有点粗糙的大手在不知不觉间扳开了那已经在微微张开的白嫩双腿,手指慢慢向上滑动着,然后一把握住了辉罗胯下那个蠢蠢欲动的嫩茎。

  「嗯……啊……啊……爸爸……」敏感的地方被人抓住,辉罗的身体向上蓦然弓起了一下,但有点颤抖的双腿却不自觉缠上了男人的腰。「啊啊……爸爸……多摸摸宝贝……宝贝好喜欢……啊……嗯……」

  眯起眼睛看着此刻已经媚眼如丝的辉罗,男人缓缓地动起了握在那流泪花茎上的大手,上下套弄的同时还用拇指不停地摩擦着粉嫩湿润的顶端,偶尔也微微翻开一点羞涩遮挡着那个小孔的两片嫩肉。

  「噫啊!」男人技巧的玩弄,辉罗得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就连腰也在随着男人的动作轻晃。「啊……啊啊……爸爸……啊……好舒服……啊……爸爸,宝贝还要……」同时难耐地伸手自己揉捏着胸前,辉罗向男人魅惑地要求着更多的玩弄。

  「宝贝……舒服吗?」男人低声地问着,带有情欲的沙哑诱人的很。「还要不要?想要爸爸怎样对你?」

  「唔唔……舒服……宝贝还要……要……要爸爸吃我……」羞怯地说出心中可渴求,辉罗马上便得到了满足。降下身子含住了自己宝贝那鲜美可口的花茎,男人着迷地吸吮着,舔弄着,就像在品尝珍馐佳肴一样。

  「我的乖宝贝,我的辉罗……你的身体好甜……」用舌尖轻戳着嫩茎顶端的小孔,男人尽情品尝着从里面泌出的甜液。

  「啊啊……爸爸……啊……好舒服……啊啊……」享受地眯起眼睛浪叫着,辉罗的小脸更加兴奋地发红了,因为有点受不了太大的快感,他的眼角都湿润了「啊啊……爸爸……宝贝好喜欢……啊啊……舒服……啊啊……」

  「宝贝……后面的小菊花开了哦!」把另一只手顶进去了两根手指,男人看着那饥渴吞噬着他手指的粉红入口邪肆地说道。

  「嗯哼……爸爸……」用力缩紧了内壁吸住男人的手指,辉罗小小地俏皮了一下。

  「吸得这么紧?怎么?宝贝想要不听话?」轻轻地一笑,男人把插在辉罗菊花里的手猛然抽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手指快速抽出时剧烈地摩擦到了肿胀敏感的边缘,辉罗在这种刺激下一下子就达到了顶点。

  觉得手上一阵湿粘,男人知道宝贝高潮了。

  「宝贝不乖了哦!看,你的东西把爸爸的手弄脏了。来,把你的东西舔干净!」把沾着白蜜的手送到辉罗的面前,男人用自己也硬的可以的下体轻撞着辉罗的被他自己弄得一片潮湿的腿间。

  「爸爸对不起!」忍着高潮过后的虚软坐起身,辉罗像只柔顺的小猫一样伸出舌尖一点一点地把男人的手清理干净。

  「宝贝,爸爸刚才还没玩够你就射了,你说爸爸应该怎么惩罚你?」神色突然一敛,男人故作严肃。

  「爸爸……宝贝刚才是太舒服了嘛!」又嘟起了嘴,辉罗委屈地说。「要不……爸爸来惩罚宝贝?」主动转过身趴在餐桌上,辉罗对着男人高高翘起了自己的小屁股,还在颤抖的菊花微微张开着,像一张贪婪的小嘴。

  「你这个小淫猫,想得倒美!要罚你做我的‘晚餐’!」拍打了一下辉罗那诱人的臀瓣,男人把唇贴上了他的脊背一路下滑。

  「嗯……好……嗯……」敏感的身体接触到了男人烫人的鼻息,辉罗觉得自己好容易平静了的心又颤抖了起来。

  「那爸爸可就不客气了哦!」笑着把辉罗改放成仰躺的姿势,男人从一边拿起了一纸桶奶油「既然宝贝是爸爸的‘晚餐’那么爸爸可就要把宝贝装饰一下喽!」说着就在辉罗的颈子周围点起了奶油花。

  「嗯……好凉!」经过冰冻的滑腻奶油点在自己火热的皮肤上,辉罗小小地叫了一声。

  「看!宝贝,这条奶油的项链多适合你!」赞叹地看着辉罗锁骨和脖子周围的一圈奶油花,男人上前亲了亲辉罗先前被吻肿的樱唇。那细腻雪白的奶油和辉罗那同样是牛奶色的肌肤混成了一副更为美丽诱人的画面。

  「嗯……嗯……爸爸……」看着自己正被爸爸一点点地装饰,感受着爸爸火热情色的目光,辉罗股间的小东西又不受控制地兴奋起来了。「啊……嗯……啊……」

  「这么喜欢吗?你的小东西又起来了哦!」男人说着,但手上的动作未停,仍是继续挤着奶油。「这两个小珊瑚怎么办呢?爸爸把他们装饰成奶油樱桃好不好?」

  「嗯……啊……爸爸……爸爸怎样宝贝都喜欢……啊啊……嗯……」下身兴奋却没有抚慰,辉罗难耐地很。真想让爸爸快点弄他!「啊啊……爸爸……宝贝想要……」

  「不急!今晚都是属于我们的!」男人说着就挤了很多奶油在辉罗很有精神的小分身上,把那个小东西完全覆盖在了香浓的奶油下。

  「啊啊……啊……啊啊……」突然被冰冷包裹更能让辉罗感受到自己的火热,一种新的快感涌上,辉罗尖细地叫了出来。「啊啊……爸爸……啊啊……」那小东西非但没有软下去反而更加挺立了。

  「真美味!」舔吮完辉罗胸前和颈子周围的奶油后男人又再次含住了辉罗的花茎,虽然是有着奶油,可男人高超的技巧却更多地是在挑逗那青涩的分身。
  「啊啊……爸爸……宝贝好舒服……啊啊……嗯……啊……」带着奶油的滑腻,辉罗更能感受到爸爸对自己的挑逗,所以他的叫声不自觉的好听了起来。「啊啊……爸爸……啊……宝贝还要……」

  接着舔吮着辉罗的小花茎,男人又把手探向了他臀缝间那个紧窒的天堂。虽然辉罗的小菊花没有被特别的照顾到,可是凭借着男人玩弄他前面的快感,他已经绽放了开来,还被溢出的花蜜给润泽个彻底。

  「宝贝……我们给这张总是吃不饱的‘嘴巴’喂些什么好呢?」用自己的唇贴着辉罗不停溢出淫叫的唇,男人挑逗地说:「宝贝觉得还是奶油怎么样?」
  「啊啊……好……好……啊……」早就觉得饥渴难耐的菊花一张一合地收缩着,迫不及待地想要什么动地的进入和贯穿。「啊啊……爸爸……快给宝贝……宝贝好想要爸爸……」

  开心地一笑,男人把奶油纸桶的嘴部送进了辉罗的体内,然后他手上用力一捏便送入了大量的奶油,同时也听到了辉罗高声的浪叫。

  「啊啊……啊啊啊……爸爸……啊啊……」身体里被塞入了很多冰凉软腻的物体,辉罗的快感更强了,他哭喊着想要男人的进入「啊啊……爸爸……宝贝好想要你的大肉棒……啊啊……爸爸……宝贝要你嘛!」对着男人大大地张开腿,辉罗轻晃着自己的纤腰,整个被玩得一塌糊涂的私处都暴露在了男人充满欲望的视线下。

  「呵呵,宝贝!你用这么好听的声音求爸爸来疼你爸爸怎么忍心拒绝呢?」退下自己的裤子释放出自己兴奋的巨物,男人双手扣住桌上男孩的腰骨就把自己猛然插了进去。

  「啊啊……爸爸……啊啊啊……嗯啊啊!」感觉到爸爸粗大的分身一下子就插了进来,辉罗的声音又提高了几个音节,但他更加地勾紧了男人精壮的腰杆。「啊啊……爸爸……啊啊……用力地把宝贝弄哭……啊啊……爸爸……宝贝好喜欢……啊啊啊……」

  在辉罗迷乱的高声浪叫中男人也用力地摆动起了自己的腰快速地进出着辉罗的菊蕾。男人强有力的抽插弄的辉罗骨头都酥了,他的内壁不断地颤抖着想要缠住男人的分身,但是因为有奶油的关系两人的身体虽然紧紧密合着辉罗却无法留住那让他得到难以言喻快感的肉棒。

  「啊啊……爸爸……啊啊……宝贝好舒服……爸爸……用力………啊啊啊……宝贝还要……啊啊……好舒服……」不断扭着腰配合男人的节奏,辉罗的眼神早就已经涣散,除了爸爸之外他什么都看不到了,除了身体内翻涌的灼热和快感外他也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看着辉罗那沉醉的淫糜表情,男人也很是欲火焚身。但就在辉罗繇再次高潮之际他却把自己的分身从辉罗努力吞噬着他的小洞里抽了出来。

  「啊啊……爸爸……爸爸……啊啊……进来……啊啊……宝贝要你……进来……进来……」即将高潮的身体却失去了男人的贯穿,辉罗难过得想哭,但是那种酥软的感觉还让他全身无力,所以他只能媚叫着乞求男人继续的怜宠。

  「宝贝别急!爸爸差点忘了我们还有一瓶香槟没开呢!」从冰桶中拿出香槟打开,男人这才把自己又插进了辉罗那流着不知是融化奶油还是男人体液的菊蕾之中,再次进入的同时两人都享受地发出了呻吟。

  「嗯……啊……啊啊……爸爸……动嘛!宝贝求求你了!」男人只是插入却迟迟不抽动,这比没有东西的填满更加空虚。

  「小东西!你的小菊花吃了爸爸的大肉棒会不会觉得口渴啊?爸爸给他喝点香槟吧!」说着男人又缓缓地,像折磨似的摆动起了腰,但同时却把那瓶香槟也淋在了两人胶合着的部位。

  「嗯啊!啊啊……啊……嗯……呜……啊啊……啊……」那冰凉的液体随着男人的来回抽送被带进了辉罗体内,前一秒的冰冷下一秒却成为了烫人的炙热,酒精刺激着辉罗娇嫩的内里,虽然没有喝到这瓶酒,可是他却已经醉倒了「啊啊……爸爸……好热……啊啊……肚子里好热……啊啊……爸爸……爸爸!」不知是不是吸收了祥斌,辉罗更加香汗淋漓了,而且周身都散发着诱人的酒香,这和他小嘴里凄媚的叫声一起成为了男人最好的催情剂。

  「啊啊……爸爸……啊啊……好舒服……啊啊……爸爸……要去了……啊啊……宝贝要去了!」随着男人的挺进和抽离,辉罗高声地媚叫着,听的人心里发痒。

  激烈地进出着辉罗紧窒湿热的身体,男人享受地仰起了头。然后他更加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刻不停地进出着辉罗的身体,更引起了更大的水声。就连那混合着男人体液、辉罗的精液、奶油和香槟的淫液也顺着辉罗紧含着男人分身的地方溢了出来,在餐桌上湿成了一大片。

  最后,在那欲望攀升至极致的时候辉罗再也无法忍耐地率先喷出了自己散发着诱人麝香的蜜液。而与此同时菊花里的一阵剧烈痉挛也促使男人在辉罗的身体里释放了自己……

  不过夜还长,欲望的晚宴也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清早——「夏礼爷爷,林姨!」正在花园里同爸爸一起给花浇水的辉罗看到老管家和女仆归来就高兴地扔下水管跑了过去。

  「老爷小少爷早啊!」老管家慈祥地揉了揉辉罗一头俏丽的短发「小少爷,昨天我们不在您和老爷肯定很不习惯吧!」

  「夏礼,昨天我们很好,而且很开心!」也扔下了水管,男人走了过来从身后搂住了辉罗的要把他圈在怀中,然后对老管家一笑。「对不对,宝贝?」
  「啊!是的!」领会了爸爸的意思,辉罗先是一愣,然后才柔顺地靠在男人地怀里甜甜地笑了「是啊!夏礼爷爷,昨天我和爸爸都很开心呢!」

  他可没有说谎哦!只要是和爸爸一起,他永远都是最快乐的!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