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的出轨


他四十多岁。

  据他说他早年因妻子患子宫癌去世后无再娶,他是我丈夫的老友。

  二年前,我丈夫却车祸成为植物人,使原本快乐的家庭蒙上了阴影。

  因医药费很高,我被逼到工厂打工,他也到工厂去当卫。

  如此胼手胝足地生活。

  我常依偎在毫无知觉的丈夫旁,以泪洗面,真令我痛不欲生,常想以自杀来了结,又不忍心让两位无孤的孩子成为孤儿,只好咬紧牙根活着。

  他也很同情我,帮我照顾丈夫。

  因此我们常常聊天到天亮。

  偶而我煮些菜和买一瓶米酒表达我对他的谢意。

  他也常常与我分担家事。

  某天晚上,我把孩子安置在睡房后,端出酒菜请他用餐,那天气异常炎热,我只穿着单薄的内衣和短礼,而他脱下内衣,露出那男性(淫色淫色4567Q.C0M)的肌肉,踩在凳子悠闲地喝着米酒。

  他见到我就说:「阿雪,辛若啊,何不也来一杯?」于是我就到厨房拿个杯子,陪他喝。

  我不会喝酒,只喝了一小口,就感到全身烧热。

  但他不断替我倒酒,不得已我也勉强喝下两三杯。

  他好像喝醉了,膳齿不清地问东问西,也一再地安慰我,并说若工作太苦,也不必勉强,可以把房子卖掉。

  我对他的爱护和关怀感激万分,同时对他早年丧妻的遭遇暗生同情。

  不由得说出:「你不必担心,只要有你在身边,我一定奋斗下去。」他喝醉了,我怕他摔倒,扶着他进入他的睡房,他的内衣因汗水他湿透,我单薄的内衣也因汗水而完全贴住胸部,双乳挺立着。

  我轻轻地的把他扶扶倒在床上。

  拿条毛巾擦擦他的胸膛的汗水。

  下想要离去时,突然,使我大吃一惊,他伸出手把我紧紧地地着不放。

  我被这一突袭吓得发不出声音来,心激动得快要跳出来,他接着用手指揉擦我的乳头,我不知如何才好,他一直瞪着眼看我,发疯了似地说:「阿雪!」「阿雪!」用低沉的声音喊着,而他的眼角流着泪水,又断断续续地说:「阿雪!我没有资格当你丈夫的老友,请你原谅……我太久…没有……了…」。

  「他!你不要这样,你喝醉了!」

  「阿雪!」

  他喘着气又说:「你丈夫已经病在床上两年,你必定很寂寞吧?」「你喝醉了!」我挣扎想离开,可是他的腕力太强,我怎么也挣不开,我意识到他必定向我行动。

  他又接着苦求我说:「阿雪!你不要把我当作丈夫的老友,当作一般男人吧!」他边说边脱下我湿湿的内衣,并将那有胡须的下颚靠近我的乳房,吻我的乳房。

  用力把我抱紧,用嘴唇含着我的乳头,吸吮和爱抚,顿然一股性(淫色淫色4567Q.C0M)湖急促地在血管奔腾。

  他用另一只手爱抚着我的乳头,且不断地舔我敏感的乳头,一阵一阵的快感向我袭击,全身感到无数次的抽搐。

  他的那充满蛮力的 {手终于战胜了理智,他抚摸我的私处,渐渐地呼吸急促,那粗壮的手指已经伸进我的阴道中冲击,热烘烘的嘴唇吸吮着我的乳头,那欲仙欲死的快感使我疯啊!这久违的快感,再度使我燃烧。

  我感到既满足但是又害怕。

  性(淫色淫色4567Q.C0M)慾的升燃使我不再挣扎。

  随着他的姿势,我配合他的冲击。

  我不停地摇摆臂部或扭转腰部。

  我也渐渐进入恍惚状态,陶醉于那兴奋、剌激的浪潮,两人的身体紧紧地抱紧,在翻腾,在兴奋。

  他紧接地移下头部,他的舌尖顺着我的阴唇作上下的滑动。

  每一寸阴唇都逃不过他舌尖的爱抚,我几乎要发狂,完全沉没在情爱的深海底。

  他脱下我的内裤,我赤裸裸地躺在床上,他即刻将两膝着床置在我腿之间。

  两眼向我扫射一番说:「阿雪!你真美!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美的身材。

  他欣善欲狂地赞叹不已,接着又弯下头部,用舌头爱抚我的全身。

  并用两手拉开了我的双腿,我的那地方真是湿得让我害羞,他目不转睛地注视我一回儿然后说:「哇!太好啊!」自言自语说着:「女人太妙!太迷人!」

  与此同时又将他的脸凑向我的阴部。

  我把我的脚拉开,任由他爱抚和舔那阴毛下的柔软部位。

  他不停地舔了又舔,甚至把舌尖插入我的阴道口猛力地吸取阴道中的淫水,快感使我抽搐发抖,我兴奋得要发疯了。

  我情不自禁地用双手抱住他的头,猛摇腰部,增加快感,而不断地发生如泣的兴奋声:「咿啊!咿啊!」他脱下了他的裤子,那又硬又壮的鸡巴浮现在眼前,我不自觉地伸手去握它,我从来未有过如此疯狂的性(淫色淫色4567Q.C0M)行为。

  那如饥如渴的需求逼得我将他的鸡巴放进嘴里,猛力去舔它,。

  用牙齿轻轻地摩擦他的鸡巴头,来引起他的快感,我们彼此都失去了理智了。

  我忘记他是丈夫的老友,忘记隔壁房间有生病的丈夫以及孩子,我把双腿开得大大,手握住他的鸡巴,使劲用力往里面塞,那时的快感,真是笔墨难以形容,一阵接一阵,愈来愈强,使全耳麻木了。

  他也从不懈怠,愈冲愈烈,冲击我的私处,无以计数的摩擦、搅拌、翻腾,使我如乘上浮云般轻松爽快。

  我已经进入忘我之境,我不断地发生兴奋的叫声。

  快感已经达到最高峰,全身院肉都要僵硬化,我不自主地说:「太爽!太爽!快爽死了!」他没有停止片刻,反而用更强力来抽动,使我的快感倍增,飘飘然,宛如腾上空中。

  我又重临温暖的世界,他的精力愈来愈旺,使我陶醉。

  我的头发 ︿散乱,而自言自语:「爽!太爽!爽死了!」把腰部抬得高高左右摆动,让那奇妙的快感渗透到体内,那一波一波的快感浪潮不断地逼向我,那情慾的漩涡迷惑了我。

  从那天起,暗夜对我有了吸引力,期望它早来临。

  有一天晚上我乘着孩子熟睡后,我又蹑脚溜进他的卧房。

  他早进入梦乡,我轻轻地握住他的手掌,让他温暖的手掌心接触到我的阴口,但是他依然熟睡不醒。

  我潜入他的棉被里,伸手到他的股间抚摸他的鸡巴,我心跳得很急,把头伸进胯间,用舌头去舔他的鸡巴,他的鸡巴在的嘴里逐渐膨胀起来,愈来愈坚挺…他醒了,看到我裸身躺在他的身躺,他一言不发地抱着我的腰部,我坐在他的上方,慢慢地将他的鸡巴推进去了。

  整支的鸡巴完全被埋没在我的阴道中,感到一阵又一阵的撞击,令我神志迷乱,隐约感觉到那热烘烘的鸡巴如虫一般在阴道中蠕动着,又逼我进入高潮的境界,我又尽全力摆动腰部以迎合他的冲击。

  不久我感到一股烫热的液体冲向我的子宫口,夹带着一阵的快感真是无法描绘,只知道那是女姓最高的幸福。

  这一冲使我全身振奋,活泼异常,真是性(淫色淫色4567Q.C0M)的奥秘所在。

  眼见精液流露满床,真有可惜之感。

  盼望每滴精液也不虚费,全被我吸收。

  我们又于高潮了,我闭上眼睛暗地里回味那快感。

  从此,他就成了我的老公,一起照顾我的丈夫,他喜欢在我丈夫的身边操我,一边操一边对我丈夫说:老友,我在操你老婆…

这时的我就会兴奋的一边把大腿分的更开一边对我丈夫说:老公,我就在你身边给你戴绿帽子……

字节数:5506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