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刑日记


字数:75587字
TXT包:   (67.44 KB)   (67.44 KB)
下载次数: 164






              行刑日记(1)

  海蓝色的天幕,白色的粉墙,聚光灯照射在粉墙上面,很像一个拍摄电影的摄影棚。

  「啪!砰!啪啪啪!砰砰!啾啾!啪啪!」响起了一阵爆豆似的枪声。
  「哎呀!妈呀!打下面都有!」

  「哎唷哟!好肉酸呀!」

  「哎唷!哎呀唷!打人女仔小便!」

  「哎呀死罗!好衰呀!连人地胸都打呀!」

  「哎呀妈呀,为什么打人女仔小便呀!」

  「哎唷死罗唔知衰!我死都唔放过你地!」

  「哎呀唔好!啊!死罗!好痛啊!」

  响起了一片娇声的惨叫声,然后是喘着气的呻吟声和扑腾栽倒的声音。看来这里正在枪决女人。从喊叫的声音听来,大概正在枪杀年轻的女人。

  苏炳走进去的时候,刚好听见了这一切。他很好奇地想看看究竟杀的是什么样的女人。他推开枪眼室的门,里面有三个粗壮的汉子,穿着短裤,赤膊,手里面拿着点22的自动手枪,正准备走出来。苏炳看了他们的短裤一眼,没有什么异样,他知道这些人都不像是喜欢干这个的。三个汉子看见苏炳肩膀上面的三颗星,立即立正行礼。苏炳回了礼:「你们休息一下吧,善后我去啦,很久没有进过行刑室了。」三个汉子放下枪,默默地走了出去。

  苏炳拿起一枝枪,推开门,走上了行刑台。在聚光灯下,他看到受刑人躺在那里了。台上面躺着七个妙龄少女,都还没有断气,仍然在挣扎着。苏炳蹲到一个穿着白色TEE,蓝色牛仔短裤,单辫的少女面前,她双手紧紧地捂着阴部汨汨流出来的血,紧闭双眼在无力地挣扎。她有着娇好的面容,修长茁壮的大腿。
  「你叫什么?」苏炳看得出来子弹并没有打中她的阴蒂,因为她还没有感觉到快美。

  「梁……维维。」少女吃力地喃喃了一句。这个妞身材还可以,就是不知道嚐起来怎么样,最可惜那些笨蛋竟然把子弹打在她的阴阜上面!苏炳想着,把梁维维托起来,用手去摸她的左乳房。少女发出愤怒的呻吟声,想挣扎,但全身无力,眼泪流了下来,闭上了眼。

  苏炳感觉到少女小小的鼓鼓的乳房和在他的抚摸下而硬起来的乳头,乳房软绵绵的很舒服。他把TEE拉高,里面是一件很普通的吊带式少女胸罩,大概是30以下的。苏炳伸手到少女的背后,解开扣子,就把胸罩解开了,暴露出姑娘的双乳。粉红色的乳晕和圆圆的乳头,乳房还很小好像刚刚膨胀,窄窄地向外伸展,底部还不是很圆,看样子16岁都未满。苏炳尽情地搓捻着玩弄着,姑娘不禁发出舒适的呻吟,羞涩的脸更红了。

  苏炳把手移到下面,把少女的双手分开。她的牛仔短裤是布皮带的。他把皮带松开,然后一下子就把拉链拉开,然后轻易地便把她的牛仔短裤脱了下来。里面的白色棉布少女三角裤裆部染红了一大片,苏炳很快又把姑娘的三角裤脱了下来。果然是一颗子弹打在阴阜上面,弹洞还在冒血泡。姑娘的阴毛很浅颜色,而且不很密,才从阴唇往上长,阴蒂细长的躲在比较长的小阴唇里面,分开她的双腿,还可以看到星状的处女膜。阴道有一点血流出来,大概是那一枪打坏了里面的器官,内出血。

  苏炳用手指轻轻地去玩弄着姑娘的阴蒂,圆周地摩擦着,弄得少女呻吟着扭动身体,但又无力反抗。苏炳悄悄地对少女说:「你现在一定觉得不如早一点死了,不要再继续受那样的折磨了吧?好,我会成全你的,而且会非常舒服的。」
  他把手枪对准姑娘的阴蒂扣了扳机。

  「啾!」一股血溅了出来!维维呀了一声,全身一缩,开始作散漫的摩擦和性感的扭动,苏炳知道她已经在体会少女独特的快美感了,下一步就是抽搐和绷紧双腿的快美挣扎,离休克断气也就不远了,就来到另外一个少女前面。

  这个少女长长的头发沾湿了汗珠子,她穿着一件很紧身的TEE和黑色的短裙,子弹竟然打在她的腿上面,而右胸也中了一枪,打在乳房突起的地方,一看就知道不是乳头,离乳晕还有一段距离呢。苏炳喃喃了一句:「都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这个少女有结实隆起很优美的乳房。苏炳对准她的左乳头部位开了两枪,姑娘惨叫了一声,全身卷曲着抽搐,脸红着在骂,直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在台上面的少女全部都是趴在地上的,只有一个是仰面朝天的。她有长到肩膀的头发,而且穿着一件细带的背心和很短的牛仔短裤。子弹打在她的不是鼓起的很高的乳部和牛仔短裤的裆部,但显然看得出没有打中乳头和阴蒂,她还在抽搐。苏炳把少女捂着胸部和阴部的手拿开,穿这种背心的少女他还没有射死过,他拉高少女的背心,里面是一件无带的乳罩,右乳给血染红了一片。他把扣子解开,乳房也是没有成型,鼓鼓地一点,粉红的乳头硬硬的。苏炳也搓玩了一下,一边就把枪对准少女的裆部扣了扳机,子弹撕开了她的少女装牛仔短裤、阴唇,把死亡快美地送进去她的阴蒂了。血尿飞溅而出,少女扭动着身体呻吟着,蹬踢着优美的长腿直到断气。

  趴在这个少女傍边的是一个短发瓜子脸的俏丽姑娘,她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断气了。在TEE的左面隆起的地方有一团血迹,子弹正正钉进了她的乳头。西装短裤裆部是湿的——性感太强烈,不知道是淫水还是尿泄了出来。苏炳暗暗赞了一声打得真好。但他觉得大概是碰巧的,所以就去看第五个。

  这是一个有马尾辫和少女背心装、田径短裤的健壮的少女。在她的短裤裆部一大滩血尿。苏炳心头一震,少女双腿的腿绷直,脚尖也绷直,这是快美断气的样子,难道,难道正好也碰巧打中阴蒂?他赶快把姑娘的短裤一拉下来,再把三角裤也拉下来,分开双腿。她的阴毛浓黑,但小阴唇已经被撕开了,子弹从尿道打上去破坏阴蒂,非常专业的射法,血尿还在流。「不可能。」苏炳对自己说。
  第六个少女也是细吊带的背心,不过也是穿一件相同颜色吊带的少女胸罩,在洁白的香肩上面有四条细细的带子了,十分性感。她丰满的胸部和白色牛仔短裤都有红色的弹孔。苏炳一眼就看到少女穿的是少女型的没有棉垫的乳罩,两颗子弹非常准,都打在她乳房隆起最丰满的地方,虽然不一定打中乳头,但起码是乳晕了。牛仔短裤没有脱,但可以猜得出来部位也差个八九不离十,一定是撕开了阴唇了。

  有点奇怪的是少女并不是快美休克而死的,她的样子看来很甜美温柔可人,短头发扬起在脸颊上面,还浮现隐约的红晕。「死得真好看。」苏炳对自己说。
  看来打这个少女的是高手,得跟他好好学习。

  他好奇地把少女的白色牛仔短裤的拉链拉开,然后把少女装皮带解开,拉脱下来,里面是一条普通的白色棉质三角裤,裆部双层裆的地方一片血尿。他一拉下来,分开少女的双腿,果然,子弹撕开了阴唇和小阴唇,斜向上射穿了阴蒂,打得十分爽和准确。阴道有血和淫水渗出来。他觉得奇怪,把少女的脚再分开一点,看清楚阴道,发现处女膜竟然已经破了,而且还是新的伤痕。她的阴毛不是非常密,顺着阴唇两边生,很稀疏的,刚刚生上了阴阜。他想,难道有行刑的枪手在行刑以前奸了她?但好像她没有伤痕,似乎是自愿的?

  他把少女翻过去,发现她的牛仔短裤的后袋居然有一个小夹子,里面有一张相片,里面的她就穿着这套衣服,笑咪咪地和一个梳单辫的、非常俏丽活泼的姑娘在一起,望着镜头。照片的后面有一行娟秀的字体写着:「不求同月同日生,但愿同月同日死。苏卿梅和王丽仪」,苏炳不知道这个死了的少女是卿梅还是丽仪。他翻到前面,发现在前面的透明袋里面有一张学生证,照片上正是死去的少女正抿着嘴,望着他,姓名:苏卿梅;性别:女;年龄:16;海岩女子第一高中。

  苏炳赶快看一下第七个少女,这个少女并不是丽仪,她有一头柔软的披肩长发,苗条修长的身体。她穿着工装短裤和衬衣,还在挣扎,子弹打在她的右胸脯上,但不是要害,她还没有断气。苏炳分开她的双腿,朝里面补了两枪。少女惨叫一声:「哎呀!杀女孩还要打人家……那里!」血尿突突地冒了出来,她扭动着抽搐,挣扎几下就蹬直双腿不动了。

  苏炳走下台,走进休息室,按了一下铃。几个军人从台的后面出来,就把台上面的少女屍体抬下去了。地板机马上更换地板和墙壁。一个穿两杠肩章的胖子匆忙地走了进来,向苏炳行礼。

  苏炳问:「下面还有人要杀吗?」

  胖子看了看手里面的拍纸簿,「报告长官,有,还有10个,是少年宫舞蹈队的,听说长官要来,特地准备给您看的,您可是来早了……」苏炳挥了挥手:「她们有多大?穿什么衣服?」

  「都是17岁,穿练功服,就是健美服啦……」

  苏炳皱了皱眉:「你们的行刑队呢?我跟他们讲几句话!」

  苏炳来到等候室,里面已经坐着10个穿着整齐的军人了。他把壁上面的玻璃灯打开,在玻璃墙上显出一个立体的穿健美服的少女的形象。他回过头,看见刚才在行刑室里面的三个枪手也在,便挥手叫他们出来:「你们每人打一次给我看看!」

  「是!长官!」三个枪手应了。拿起前面的电子枪。

  「王力!」报完名之后,他举手瞄准、发射,子弹在少女健美服裆部鼓鼓的地方留下了两个弹洞。少女形象做出了一个很性感的姿势,闭上了眼睛,表示死去。苏炳按一下按钮,墙上面的立体少女恢复了调皮的活泼样子。

  「关防!」到第二个枪手瞄准发射,子弹在少女的右乳和裆部留下了两个弹洞。

  「张炳林!」第三个枪手发射以后,子弹在少女的双乳留下了几个弹孔。
  苏炳叫他们回去,就跟枪手们说:「我们的目的是打乳头和阴蒂。你们看看这个模型。穿着健美服,好像很容易打,但并非如此。17岁少女的乳房大多数是挺拔的,所以最挺得高的地方就是乳头了,跟19、20来岁的少女不一样,她们的乳房多数下垂一点,乳头不是在挺得最高的地方。她们穿的健美服最吸引你的目光的是裆部那鼓鼓的地方。但是,那并不是阴蒂,那是阴唇上面的阴阜来的,打中那里一点都不舒服,也不会打出快美高潮,要打下面一点,而且,如果你的子弹不撕开阴唇,是没有办法带给她们无边的快美的!明白?」

  「明白了!」大家雷吼一样叫了一声。

  枪手们进了枪眼室,做好了准备。门打开了,少女们走了进来。一个长腿的金发女郎在指挥她们:「背靠墙壁,排成一行,双手放在后脑,向前弯,双腿分开……对,就这样,到拍完了这个镜头,我说好了,你们就可以准备做第二个动作……」

  苏炳在想:「这个主意真不错。女孩子一般都害羞做像这样把乳房挺高,双腿分开的动作的,但对于舞蹈队的少女,这是她们日常表演的一部分,所以就不会太觉得害羞了。」

  他逐个地欣赏这些活泼鲜嫩的少女。每一个都那么漂亮苗条,腿儿溜溜长长的,胸脯鼓鼓的,简直选不出哪一个好打。他注意到了一个有点害羞的梳一条长辫的少女,可以看得到她的裆部的小缝隙,好像她的健美服窄了一点。另一个是一个长发的少女,很标准的胸,腰,臀曲线,茁壮的长腿。还有是第十个,是一个胖姑娘,圆圆的脸,丰满的胸,健康的美腿。她是梳侧面的马尾。

  在每一个少女前面地下的枪眼都打开了。少女们不知道,仍然是做着这个诱人的充分体现少女曲线的动作。

  「打!」枪响了。少女们全身一震,纷纷饮弹,发出一片娇惨的呼叫,整个行刑室充满了「哎哟」、「哎呀」、「妈呀」、「为什么连人家的胸都射呀」、「呵唷!好肉酸唷」、「好痛呀呀」、「死衰格呀!」、「下流胚,为什么打人家女孩下面呀!」等等含羞带怒的少女特有的各种哀叫声和临死的骂声。

  血柱一股又一股地从每一个姑娘的鼓鼓的胸部喷出来,同时也从她们的裆部喷出来,多数少女都是同时在乳房和阴部中弹的。那个长辫少女先是被打中了阴部,娇吟着双手去捂的时候胸部也迸裂出了血柱,在隆起的乳部上面溅出了殷红的鲜血。子弹果然射进了她阴部的小肉缝里面了。她很性感地挣扎着,张开了双手,扶着墙,慢慢地滑下了地。

  长发少女左乳和阴部都中了弹,张开了嘴,扭动着身体很羞臊地哀叫着、抽搐着,软绵绵地栽倒。胖姑娘的丰满的乳部中了好几枪,几个血洞喷出了鲜血,连奶汁都射了出来,她一直叫着,一直到弯曲了双腿栽倒在地上为止。中弹的少女们都表现了非常优美的舞蹈姿势,显出了各种各样挺迷人的女性曲线抽搐着倒下。

  子弹的烟雾还没有散去,苏炳就一个箭步跳上了行刑台。他没有理会在台上面性感地呻吟着、翻滚着挣扎和抽搐的少女们。他径自走向那个长辫少女,因为她已经不动了。苏炳把姑娘掩住下身的手拿开,爱液和血尿正汨汨地流出来,子弹真的正正钻进少女的阴蒂的部位。他从姑娘的领口撕开她的健美服,暴露出还没有完全发育完的双乳,子弹精确地从少女的乳头打进去,连乳晕都没有全部破坏。苏炳知道是谁的杰作了,他暗暗点头称赞。

     ***    ***    ***    ***

  海岩女子第一高中。在操场上,高三(1)班学生在上体育课。女学生们穿着白色运动短袖衫和蓝色田径裤。沈燕萍是她们的体育老师,她是一个22岁少女,跟她学生很合得来。她面向入口,学生们正排成三行横列在做准备活动。
  当枪手出现的时候,燕萍发现了。她大叫着:「快跑!到更衣室去!别回头看!」姑娘们一窝蜂地向更衣室跑。士兵气极,「哒哒哒!」一串红光在燕萍高高隆起的胸上留下了点点血柱!「啊呀!」她只来及惨叫一声,双手张开,头向后仰,倒退踉跄几步,双腿一弯就栽倒了。

  姑娘们跑进了更衣室把门锁上,士兵一推不开举枪就是一梭子!锁打烂了。
  两声惨叫,两个17岁女学生燕明和妍嫣被打中胸口,「哎呀!哎唷!」两个女学生软绵绵地仆倒了。其他少女吓得乱叫!门被一脚踢开。

  「出来!」众少女无可奈何,抱着胸部排成一排走了出来。

  士兵拉了6个女生背靠黑板墙站成一排:短发的丽云,珍珍;长发的雪谊马尾辫的莲天,欣梅。她们都是胸部发育得很丰满的女中学生。还没有等她们醒悟过来枪就响了!子弹像泼雨一样射进姑娘们鼓鼓地隆起的胸脯,喷溅出殷红的血花染红了她们少女的胸脯和胸罩。

  「哎呀呀!你们为什么打女孩胸部!好肉酸啊!」雪谊扭曲了茁壮的腰枝惨叫了。她双手抱住胸部,仰头张开了嘴,然后咬着嘴唇弯曲了双腿倒下了。
  「哎哟!死啦!好痛呀!」丽云吐着血尖叫着。她捂住乳胸,羞红了脸,紧紧贴着墙无力地滑倒在地下了。

  「啊呀!唔知丑!打人家胸!」珍珍是一个丰满的少女,她羞涩地呻吟了一声,羞红了脸,双手死死捂住乳房部位,血从指缝流出来了。她浑身颤着贴着墙软软地倒下了。

  纤弱的艺谊有着得很高的胸脯但纤细的腰枝,少女的鲜血当即把她雪白胸罩染得殷红,她只惨叫了一声「哎唷!痛死我啦!」就咽了气。

  「哎唷唷!」莲天把硬净的胸脯一挺,向后弯了腰接受了子弹,正在挣扎着仆倒。欣梅被子弹打得贴在墙上只呻吟了一声「嗯呀!」便闭上了眼弯曲双腿栽倒了。

  士兵逼少女们拉开这6个少女倒在地上的屍体。很多人已经吓得全身都发软了,有人开始哀求,但士兵又拉了6个女学生站在墙边。这次是英华、美玉、纤琴、美闽、青晴和巫贤。

  「哒哒哒!啪啪!嘟嘟嘟!」枪又响了,宣告了这几个美少女的生命结束。
  子弹一个接一个打进姑娘们柔软身体,带出姑娘们颤抖的巨痛和女性特别的快美和飞溅的热血。英华乳房喷出了一串血柱,美玉的裤裆部全染红了,纤琴胸脯和阴部都溅出了红花,美闽茁壮的胸脯留下了一列红洞,青晴左右乳头打穿了,开了两朵小红花。巫贤的短裤裆部染红了,血从她姑娘家柔软修长洁白的双腿汨汨地流了下来。

  「妈呀!唔知衰!唔知丑呀!你们为什么打女仔的小便!」

  「哎唷唷!好肉酸啊!妈呀!唔知衰!哎哟妈呀!哎哟唷!打人家胸都有!
  天啊!真下流啊!打人家女生胸和下身!「女中学生们惨叫着挣扎着捂住伤口抽搐着慢慢地栽倒。姑娘们倒在血泊里还蹬踢了好一会,才一个个开始断气。
  拖开她们的屍体以后又有6个女中学生被选中了。这6个姑娘有着茁壮的腰肢、优美的腰臀曲线,和修长洁白的双腿。

  「哒哒哒!啪啪啪!砰砰砰!噗!噗噗!」可怕的枪声又响了!姑娘们开始发出绝望的惨叫声了!妙龄美少女们一个接一个中弹了。这次子弹专门钻进姑娘们最羞地方——阴部。一列红花在女学生们短裤的裆部地方下面开花,血尿顺少女们大腿流出来了。所有小子弹撕开了她们阴唇直接打进了阴蒂或女性的尿道外口。有的子弹从姑娘的屁股穿出,有的则打进了子宫或膀胱。引起了少女们一阵愤怒叫骂惨叫,和从未体会过少女特有快美感快意羞辱和极羞臊的女性的感觉。
  「妈呀!好肉酸啊!」这是玫裳——双辫苹果脸的少女。子弹正打中她的小阴唇,连爱液都打了出来,她舒服地呻吟着仆下。


              行刑日记(2)

  「哎哟妈呀!你为什么打女仔的小便!」这是马尾辫的艳燕中弹了。子弹打烂了她阴蒂,一阵电击般只有少女才体会到的特别快感传遍她全身,令她全身酥软不得不倒下。这个漂亮女孩子平时极爱乾净,但这串子弹使这个整洁的少女再也无法整洁了,不但血尿射了出来,连大便都泄了出来,下身脏得一塌糊涂。
  「哎哟唷!打人家女生下身!」这是娇媚的莉丽中弹了。她连眼泪都流出来了,用双手捂住了下身,歪倒着双腿,全身发软,慢慢地栽倒了。她的血尿流到一地都是。

  「妈呀!唔知衰!人家小便都打!哎唷!」这是羞红了脸的敏仪。子弹从她宽宽臀部穿出大股血尿,淫水从她紧紧的处女阴道渗了出来。她双手捂着阴部,而她的手掌还可以感觉到阴阜处软绵绵的,但她已经全身酥软地浸在少女特有快美中慢慢地仆倒了。

  「哎唷!好肉酸啊!打女孩这里都有!真不知羞!」这是羞臊的泳琳。一只小手捂住了羞处,血尿全泄出来了。她咬着嘴唇,想忍住那种奇怪的舒服感,但身体不听指挥,一阵猛烈的快美感爆发,把她送进了永恒的黑暗。

  「啊唷唷!死啦!为什么要打我小便啊!这样咸湿!」泳荷仰起了头绝望地惨叫着。子弹打穿了她的卫生巾把她少女月经血和尿全打出来了。她胸脯发涨,一阵阵少女的羞涩感传遍她全身,她骂着,抽搐着,很不情愿地栽倒了。倒在血泊以后,还在不停地蹬踢。

  姑娘们一个接一个地踉跄着栽倒挣扎,发出「咕……啊!」的断气声。在操场这一角已摆了18具女中学生屍体。少女的血尿和月经血流了一地。她们有交叉双手掩着胸,有死死捂着阴部。羞红了脸。士兵开始脱掉她们衣裤了。

  「哒哒哒!啪啪啪!砰砰砰!噗噗!哒哒哒!啪啪啪!砰砰砰!噗噗噗!」
  在更衣室里响起了枪声,子弹向高三(1)班女生剩下的少女射去!「啊唷唷!

  死啦!为什么要打我小便啊!这样咸湿!「」哎唷!好肉酸啊!打女孩这里都有!真不知羞!「

  「哎唷唷!好肉酸啊!妈呀!唔知衰!哎哟妈呀!哎哟唷!打人家胸有!天啊!真下流啊!打人家女生胸和下身!」

  「啊呀!唔知丑!打人家胸!」

  「哎哟妈呀!哎哟唷!」

  「哎唷!没羞!人家小便打!」

  「哎哟!打中我啦!真下流啊!」

  「啊呀!妈呀!我好辛苦啊!」女中学生们惨叫着、挣扎着,捂住伤口抽搐着,慢慢地栽倒。12个姑娘一个个体会了少女被枪杀的时候特有的羞涩快美感觉和子弹打穿少女最羞辱的部位时心理上面的巨大羞臊。流着泪、吐着血,挣扎着踉跄着。几分钟以后女学生们全倒下了。一部分士兵在脱被打死少女们的运动衣、乳罩、田径短裤和女三角裤,另一部分则继续寻找其他女学生来射杀。
  三个士兵躲进了体操室,等着女生们进来。

  乔丽和乔洁是两姐妹。她们一个17岁,一个16岁,长长的黑发披肩,苗条的身体,修长的大腿。乔丽穿了一条橙色西装的短牛仔裤和有一朵大向日葵花的T恤,而乔洁则穿了一条蓝色牛仔短裤和一件蓝色横纹的细吊带少女背心。乔丽是姐姐,高一点。但乔洁却发育得玲珑体态,丰满可人。她们拉着手跑进体操房。

  「快点!姐姐!」乔洁嬉笑着。「等一下我嘛!坏丫头!」乔丽追着。
  三个士兵从三个方向冲出。王力和张炳林一下搂住两姐妹,麻醉巾一下捂住她们的鼻子,两个少女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就软绵绵地昏倒了。三个士兵把她们抬进垫子房,放在垫子上面。王力和张炳林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王力:「妈的,这么水灵!」

  张炳林说。「我们怎么分?」

  关防说:「你们俩一人一个吧,等一下有好的我再要。」

  王力说:「老关,真够义气!下面的好妞我一定让你!」

  关防说:「你们好好享受吧,我到外面监视!不要玩得太久,药力过了就不好玩了。」说完就走了出来。

  张炳林说:「好了,你要哪一个?」

  王力说:「她们的样子很相像啊,大概是一对姐妹花,哈哈,真好,同时破瓜呀。」

  张炳林说:「未必是处女,不要太高兴了。我看这个矮一点的身材那么好,乳房颤颤的,肯定是姐姐了,我就要她吧!」

  王力裂开大嘴笑一笑:「阿炳,是不是从来没有脱过穿背心的靓妞呀?」
  张炳林已经抱住了乔洁,贪婪地品嚐她少女柔嫩的双唇的美妙滋味,他吻了乔洁很久,才把软绵绵的姑娘翻过来,拉开她背心后面的吊带活结,很快把她的背心脱了下来,又忍不住吻着和咬着姑娘雪白的颈脖、手臂和肩膀,深深地呼吸着姑娘身上淡淡的幽香。少女穿着一件朴素的白色少女装交叉带乳罩,并不是很大。他很快又把乔洁的乳罩解开,看了一下标签,88公分。哈,小小年纪,真不错。

  等乔洁的双乳完全暴露出来,他才发现姑娘的双乳虽然比较丰满,但还没有发育完全,底部还不是非常浑圆,上面耸起,而乳头和乳晕还是俏丽的粉红色。
  他朝王力那边看了一眼,王力也把乔丽的上身脱光了。乔丽的双乳比乔洁的圆一点,没有乔洁的那么高和耸得鼓,但乳头的颜色深一点点,而且小一点,说明她应该是姐姐。乔丽的胸围只有82公分,没有妹妹那么丰满。

  张炳林解开乔洁的少女小皮带,用力把她的牛仔短裤脱了下来。里面是白色棉布的少女三角裤,在裤头橡筋上面还有一个很俏的卡通Hello小猫。他没有再脱了,开始搓弄少女的双乳,用嘴轻咬她的乳头,轻啜她的乳头,然后用舌头卷着品嚐,把整个乳头啜进去口里面使她变硬。同时,用手去感觉少女阴部鼓鼓的阴阜,粗粗的毛的感觉,稀疏的,然后从下面往上搔爬。

  少女有反应了,她呻吟了一下,双脚分开了一点。然后他开始上下抚摸少女的阴蒂,一边吮吸她的乳房和搓动她的另一个乳房。他看到少女裆部开始慢慢出现了一个圆形的湿印,慢慢地向下扩散——动情了!她的爱液流出来了!忽然,少女全身紧张,张大了口,呻吟着,淫叫着,双腿蹬直。张炳林马上加快了抚摸她阴蒂的速度,用力压,哎呀一声,少女夹紧了双腿,全身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王力在另一张垫子上面正专心地把乔丽的双腿分开,把她的贴得紧紧的小阴唇一片一片分开,一边抚摸着,一边研究着少女的阴部:「怎么看不到她尿尿的洞呢?呀,她也动情了,爱液流出来了!」他把乔丽的双腿再分开一点,张开了她的阴道口,看到了粉红色的处女膜,是星状开口的。他再也忍不住了,抱紧这个苗条俏丽的少女,就向阴道插进去。

  少女仍然是昏倒的,不会配合,而且还是一个处女,阴道口非常狭窄,虽然很多爱液润滑,但仍然很难插进去。他换了一个姿势,用两个垫子垫高姑娘的臀部,终于把龟头插进了少女的阴道口,被处女膜挡住了。他就喊:「阿炳!我准备好了,你怎么样?我们一起给姐妹花破瓜呀!」

  张炳林原来已经把乔洁的三角裤脱下来了,也在姑娘的臀部下面放了两个垫子。少女的阴毛顺着阴唇薄薄地生上阴阜,还没有铺满阴阜,而且颜色也不是很黑的。他看看王力身下面的姐姐,阴毛就黑一点了,但也是比较稀疏的。他也看到了涂满了白色浆状爱液的处女膜,是星状开口的,他很容易就顶住了。听见王力喊,便说:「好啦。你来喊123,我们一起!」

  「1,2,3!」两个人同时往前一捅。「噗!噗!」两个妙龄少女的臀部下面溅落了几滴血花,可怜乔洁和乔丽姐妹俩同时失身了!

  王力和张炳林同时感受到少女阴道里面热热的,紧紧地包裹住,说不出的爽啊!他们马上冲刺。乔丽因为身材修长,阴道比较长一点,王力全身送到尽,才捅到她的子宫颈口,所以每一次进出运动,都可以顺便吮一下少女的乳头,舒服又销魂。乔洁呢,阴道比姐姐短,但更有弹性,非常紧,夹得死死的,如果她不是已经来了一次高潮,阴道松弛了一点,恐怕还会更紧的。

  张炳林看着少女俏丽的面容,奸着这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而且抱着丰满浑圆滑溜的娇躯,哪里支持得久?他只觉得一阵快美的热流从龟头的尖尖直冲上腹部,然后两个睾丸猛烈收缩,他大叫一声:「啊!我射给你啦!」十分快美的昏晕狠狠地一击,他借着这个势用力一插,捅在乔洁的花心里面,大股浓热的精液就随着极度的快美一下一下地射进了这个16岁少女的子宫。他紧紧地抱住少女,直到最后一滴精液停止了喷发,灌满了姑娘的阴道,从缝隙里面汨汨地流出来,才从少女的身体拔出来。乔洁的臀部下面垫着一滩精液和她的爱液。

  王力还没有射,他慢慢地享受着奸污这个美女的快乐,他吻着乔丽的嘴唇和乳头,尽量延长舒服的时间,同时也玩弄着姑娘的阴蒂,令乔丽娇喘吁吁。她毕竟只是一个17岁的少女,哪里能承受这样的性快美?她很快娇呼一声,阴道一紧一紧地,流出了大量爱液,然后是一阵扭动的蹬踢和紧张之后的放松——高潮来了。

  王力在她的长腿上面一磨,再看到姑娘享受的样子,哪里还忍得住?一股热流直冲出来,向着最快美的高峰进犯。他用最后一分力气,一下子吻住姑娘的双唇,用力一吸吮,就射精了。快美的浪潮一波波地把热辣辣的精液射进乔丽的子宫,王力用尽全身力气乘着每一下射精用力地捅,把最后一滴快美的精液都射进了这个娇媚的少女的身体里面才塌陷在她的身上。

  王力和张炳林过了一阵才恢复过来,两人还贪婪地全身摸着两个美女。关放进来说:「快给她们穿上衣服吧,药力快过了!」

  三个士兵七手八脚地为两个姑娘穿好衣服,乔丽的吊带式乳罩一边的带子都还没有穿好。

  两个少女醒过来了。「怎么回事呀?怎么会这样的?」乔洁觉得好像自己的衣服有点零乱,而且下身有点湿湿的,还有点痛。她朝更衣室跑去。

  「等一下!你怎么弄得我胸罩一边带子脱下来了!」乔丽埋怨着妹妹,然后站起来想整理好带子再追她。不过,乔丽再也不需要整理她的胸罩带子了!
  「啪啪!哒哒!」瞄准两姐妹枪响了!一串红光先射透了乔丽的阴部打穿了她的橙色的西装短裤,鲜血飞溅。然后又打中了她微微隆起的左乳房,溅出一串血花!

  「哎唷哟!妈呀!死啦!这么坏!人家女生小便和胸都打!」她惨叫一声,双手捂住下身,皱着眉头,张着口,摇晃着,软绵绵地栽倒在地上。再次袭来的难忍的快美立即弥漫了她的全身,蹬踢开始了。

  乔洁惊叫:「姐姐!你怎么啦?」但她自己立刻就明白了!「哎呀!」一声惨叫,乔洁那16岁的乳房也被一排子弹打穿了!几个子弹钻进了她的隆起的乳部,乳头和乳晕都被打烂了。殷红的少女鲜血喷了出来,因为她的乳峰打起来太爽了!

  她还没有来得及挣扎,下身一热,一串子弹又射透了乔洁的阴户,把她才16岁的阴蒂、女性尿道外口、膀胱、子宫全打烂了。她又酥又麻又羞又痛,血尿顺姑娘洁白的大腿流泻。

  「妈呀!唔知衰!人家小便都打!」她也体会到姐姐的姑娘家最羞地方被子弹打中的味道了!两个少女摇曳着、挣扎着先后栽倒了。王力和张炳林神色黯然地看着乔洁茁壮的双腿颤抖着蹬直,先咽了气。然后是乔丽,全身一阵紧张,在快美高潮中也吐出了最后一口气。两个鲜嫩可爱美丽的少女就这样魂断。

  许艳桃也是一个高中女学生,刚过16岁。她有着漆黑的长发,柔软地铺在肩头上。她艳若桃李,脸蛋像鲜花一样的笑脸。她穿一条牛仔裤,一件少女背心装,蹦蹦跳跳地跑进来了。一双洁白的长腿很结实。刚进门,麻醉巾就盖住了她的鼻子,姑娘双腿一软,昏到了。

  「嘻嘻,现在轮到我享受你啦,小美人!」

  关防太喜欢了,因为这个少女比乔丽和乔洁都漂亮。他把艳桃的背心装向上一推,原来姑娘里面是真空的,没有穿乳罩。太好了!他尽情地吮吸着少女带着乳香的颤动着的粉红色的乳头,圆锥型不是非常丰满的乳房,在乳晕下面还是有一点硬硬的。他一边吻着少女,一边解开她的牛仔短裤的少女装布皮带,把短裤拉下来。里面是一条晴纶的粉红色三角裤,裆部的地方已经湿润了。

  他玩弄着,把手指深探幽沟里面那销魂的电源,少女开始张开嘴呻吟,而爱液也慢慢湿透了她的少女内裤。他一下就把艳桃的三角裤拉掉,分开姑娘结实的双腿,一下就插了进去,那薄薄的处女膜应声而破了。虽然艳桃的处女膜立即被捅穿,但因为她已经非常动情了,阴道十分湿润滑溜,而且紧紧地包裹着关防。
  他摩擦着洁白结实的少女大腿,抱紧了美艳苗条的16岁少女尽情地冲刺、抽插,那销魂的快美舒服越来越高涨,他知道快不行了,于是一下吻住的艳桃的双唇,尽量把身体捅到姑娘阴道的最深处,然后全身一震,「射精啦!」他大叫一声,把一股一股浓浓热热白色的精液射进了少女的子宫里面,灌得满满的!
  关防射完精以后,艳桃的药力开始恢复。他一下又把麻醉药巾捂在少女的鼻子上面。「嘻嘻,他们真是蠢,只玩一次,看我来两次!」他继续玩弄艳桃的电源,心里面想:这个靓女真是厉害,玩得她那么厉害都好像没有到达高潮。看见她俏丽的脸孔,红红的双唇,微微张开在呻吟,就把小老二塞进去她的口里面。
  艳桃的小嘴居然一张一合地含起来,小舌头还会在里面乱搅,一下子就把关防弄得又怒涨起来。

  他抱着艳桃的头,抚摸着她润滑的长发,尽量地捅进她的喉咙深处,啊!给你!他的睾丸紧缩,又是一大通精液灌进了少女的喉咙!尽情地射呀射呀,直到软耷为止。连最后一滴都给艳桃的小舌头添乾净了。药力又快过了,关防很快为艳桃穿上衣服,最后摸了摸她的双乳,她的长腿,才依依不舍地退下,准备好射杀她的子弹。

  艳桃站起来,还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她突然发现倒在地上的少女屍体,艳桃大吃一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乔丽倒在地上,两腿伸直分开,一大滩血染红了她橙色西装短裤,血还在流出来。乔洁头枕在姐姐的小腿上,乳部和阴部也是一片鲜红,她仍然捂住短裤裆部。艳桃刚要叫,「啪啪!」枪就响了!可怜这个美丽的少女也难逃毒手!

  「啊唷!妈呀!好肉酸呀!哎唷哟!不害羞!为甚么连女仔的小便都打!」
  艳桃羞红了脸尖叫了一声。子弹先射穿了姑娘的牛仔短裤档部,血尿像喷泉一样射出来顺大腿流下来,她用双手捂住向后踉跄了几步,咬住了嘴唇;但红光又在少女隆起在背心装下面的乳房打出了几朵血花!

  「哎呀!」姑娘再惨叫了一声,口一甜,鲜血涌上了她的喉咙,吐了出来,连刚刚吞下去的精液也呕了出来了。关防有点可惜地看着刚刚才在他身下辗转享受快美的小美人,如今却在羞臊的子弹穿身之后挣扎了!看着她软绵绵的身体发颤,弯曲长长的,洁白的双腿慢慢地栽倒了。她抽搐着,挣扎着,直到断气。娇魂飘渺。

  殷蓓、殷殷、殷蕾是三姐妹。殷蓓17岁,殷殷16岁,殷蕾15岁。她们都是美丽的少女,有着修长的身体,长长的黑发和茁壮的腰枝。三姐妹刚进来,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枪就响了。子弹先打穿了殷蕾的迷你裙,一股血尿迸射出来,顺着姑娘的大腿流了下来!

  殷蕾尖叫了一声:「啊唷!姐呀!好肉酸啊!」便用双手捂住了阴部,弯低了腰向后踉跄了几步。少女的娇羞快美令她全身颤抖,她只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中学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快美,也从来没有体会过少女独特的性快美的感觉,她只觉得这个感觉挺舒服,挺奇怪的,全身都会发麻,发软,发热,她忍不住了,只能娇吟着挣扎着软下来。尿泄得她的女三角裤一片黄色。

  「哎呀妹妹!你怎么啦?」殷殷上前扶她,但一串子弹从她宽宽的臀部下方顺少女腰臀曲线射了进去,又从殷蕾的迷你裙再打了进去!殷殷绷得紧紧的少女牛仔裤前后都溅出了血花。两个娇羞少女的全身猛烈地颤抖了一下。殷殷是一个怀春少女,对她自己的性感觉有一点觉悟了,那奇怪的女性身体的快美感立即把她全身弄得非常酥软!

  「啊,怎么可以这样舒服,怎么可以这样羞臊的!好羞呀!」她的脸飞红。
  「啊唷!妈呀!好肉酸呀!哎唷哟!不害羞!」她们同时又中弹了!又咸又羞的少女的特有的感觉昇腾了。她们搂在一起,抽搐着、呻吟着,准备倒下。
  殷蓓叫着:「妹妹!」扑上前去救两个妹妹。这个单辫17岁少女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个娇羞可人的女学生!「噗噗!啪砰砰!」子弹阻止了姑娘,在她颤动地隆突的乳房上钉进了两朵红花,也在她的美琪女裤的裆部打出了一团血花。
  「哎唷呀!死罗!这样咸湿!连人家的胸和小便都打!」她哭了。少女的快感伴随着涨隆乳胸的巨痛涌满了她少女的全身,她羞红了脸,一下捂住阴部一手捂住乳部,眼看着两个妹妹慢慢地栽倒在地上,乱踢几下就断气了。自己也体会了少女羞辱和少女身体特有的快美感觉。殷蓓踉跄了几步,就软绵绵地栽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就再也不动了。


              行刑日记(3)

  另一组士兵冲进了高三(2)班。拉了7个少女出去。剩下的女生要她们站在黑板前。23个少女颤抖着站好了。

  「打!」

  「哒哒哒哒哒!啪啪啪!」子弹朝姑娘们的乳房和阴部射去!

  「啊唷!妈呀!好肉酸呀!哎唷哟!不害羞!哎哟唷!打人家的胸都有!天啊!真下流啊!打人家女生的胸和下身!」

  「啊呀!唔知丑!打人家的胸!」

  「哎哟妈呀!哎哟唷!」

  「哎唷!没羞!人家小便都打!」

  「哎哟!打中我啦!真下流啊!打人家的下面!」

  「哎唷!死罗!打女仔小便和!啊呀!我被打中小便啦!死咸湿!」

  「哎哟哟!点解打人胸啊!」

  「妈呀!救命呀!好肉酸啊!」

  「哎哟!死罗!打中小便原来这样肉酸!」

  「啊哟!好痛啊!打人女仔胸都有!」

  少女们惨叫着,挣扎着,掩住乳部和阴部,飞溅血尿,一个接一个横七竖八地慢慢歪倒再栽倒在地上。地上躺满了蠕动着抽搐着的女中学生,有的姑娘还在挣扎和呻吟,但不一会就开始听见「咕……啊!」断气的声音。少女们一个个死去了,血和尿流了一地。

  七个少女站成一排,她们已经看到倒在地上女学生屍体。这几个少女是:短发的刘伊灵,双辫的王菊薇,单辫的李丽珊,马尾辫的林思思,长发披肩的张敏红,陈绮琳,梦嘉。思思颤抖着说:「死啦他们打人小便!我穿着牛仔短裤肯定被他打小便啦!我最怕痛了点办呀?」

  伊灵说:「傻啦,一打中就死啦!痛不了很久的!」说完,她挺了挺茁壮的胸脯,伸了伸她的长腿。她是一个挺乐观的漂亮的少女,对什么事情都不看得很重。

  菊薇哭着说:「为甚么要打死我们啊?我不想死啊。」

  丽珊搂着她:「哭甚么!让他们看了笑话。别怕!一下就死了,来世做男孩就不会给他们欺负了。」

  敏红说:「以为啦!打中小便要痛很久才死!我希望他们打我胸死快些。」
  绮琳说:「人人像你就好啦!胸挺得这样高!最衰我今天戴了胸罩了,不然打我胸也快死些。」

  伊灵说:「我穿了裙裤,不知道会不会打我小便呢?」

  丽珊说:「不会吧?一般是穿短裤容易打些吧?我穿短西裤,思思、敏红、梦嘉穿牛仔短裤,我们肯要被打小便了。绮琳穿网球裙;难打一点,菊薇穿牛仔裤,她就好了。」

  菊薇哭着说:「好甚么!我今天倒霉才穿长裤的,谁知!」

  绮琳说:「我也是啊!真惨!」

  丽珊说:「其实让他们打小便更好,他们就没法发现例假了。」

  两个少女一齐骂她:「死啦你!等阵先打死你!」

  丽珊说:「如果我先中弹,我一定会告诉你们痛不痛的。」

  梦嘉说:「等下如果我先中弹,你们不要看我好吗?我一定会很难看的。」
  敏红说:「我们不看你,让我们永远保持第一公主的美貌!」

  思思说:「谁也别看谁啦!核突到死!」

  「预备——放!」「啪啪啪!」羞辱的枪弹向娇美的少女射出了!

  「哎唷!唔知羞!打人小便!」第一声惨叫是伊灵发出的。她非常意外,因为她穿着裙裤都被打中阴部,而且打得那么准,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子弹击中阴蒂的时候那酥麻的一刻!快美高潮立刻冲了上来。她裙裤的裆部涌出了一股血尿,顺姑娘洁白的双腿流了下来。伊灵向后踉跄了两步,羞红了脸,双手捂住,摇幌着,慢慢地栽倒了,大腿还在乱踢。下身一热,尿泄了出来,臀部一抽一抽地拱动;抽搐了一阵,然后双腿一紧,全身像高潮到来的时候一样一挺,就不动了。
  这三枪打得非常准,当场把这个漂亮女学生打死了。

  「哒哒哒!」一串红光钻进了丽珊洁白的西装短裤,血尿横飞!子弹偏下了一点,直接从她的尿道外口打进去,尿全喷出来了,爱液也顺着大姑娘修长的大腿流了下来,一阵极其害羞的感觉昇上来。

  「啊呀唷!好肉酸啊!死罗!好羞的感觉啊!」她踮起双脚,羞涩地仰起了头,双手捂住裆部抽搐着挣扎,少女特有的快美令她不知道如何描述,她羞红着脸享受。

  「哒哒!」

  「哎哟!连胸都打埋!」她惨叫了一声,吐血了。她踉踉着,挣扎着顺墙倒在地上,双脚不停地蹬踢,直到死去为止,长长单辫拖在地上。

  「哒哒哒!」

  「哎哟唷!真的打我胸喔!」敏红颤巍巍的少女乳胸喷出了两朵血花,立即把姑娘的乳罩染红了,她咬住嘴唇,闭上眼双手掩住双乳,扭曲了娇美的面容,吃力地挣扎着。但一串子弹又射穿了她牛仔短裤那绷得紧紧的裆部的拉链下方,从鼓鼓的地方下面打了进去,把她的女外生殖部全破坏了。血尿马上射了出来!
  然后,一阵少女特有快美感也涌了出来。她全身酥软,只呻吟了一声,就慢慢地仆倒了。虽然她是一个运动员,有着强壮的身体,但子弹把她少女的身体破坏得太厉害了,死亡很快就降临了。她绝望地蹬踢着,呜咽着直到断气才停止。
  「哒哒哒!」

  「哎哟唷!打人家的胸都有!」

  「哒哒!」

  「哎呀!死罗!打小便啊!」这是思思,子弹打中她的时候,她还在看敏红中弹样子,想不到自己也中弹了。她乳头和阴部喷出了血花和殷红的血尿,她扭曲了脸,睁大了双眼,不相信似地向后踉跄了几步,一阵少女特有的咸羞感觉充满全身,她吐了一口血,然后开始呕吐,也慢慢地栽倒了。思思没有敏红强壮,她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修长的双腿乱踢几下,就很不情愿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菊薇看见枪口向着自己,她心头一震,知道自己女性生命即将结束了。她捂着脸大叫:「不要!」但「砰砰砰!」子弹在她牛仔裤的裆部爆出了一朵血花,她全身一震,阴部一热,一股又咸又羞的女孩的特别滋味昇了上来,她终于体会到了!

  「哎唷!死罗!打女仔小便喔!」她尖叫了一声。子弹打穿了她的卫生巾、月经垫,再撕开阴唇,破坏了她女生殖部。血尿齐流。她全身发软,羞臊着、抽搐着,一手扶着绮琳、一手扶着梦嘉,慢慢地倒了下地。她是一个强壮的少女,仍然一下下地在挣扎未断气。

  剩下的两个少女看着女同学们一个个在面前倒下,吓呆了。绮琳看到枪口对着自己下身,鼻子一酸,知道即将接受女性最大的羞辱了,就对梦嘉说:「别看我,我们看不到你中弹的。」

  「哒哒!」

  网球裙冒出了一朵红花。「嘟!嘟嘟!」微微隆起的胸罩喷出了几处血柱!
  「哎唷!死罗打到人!哎哟哟!不害羞!」绮琳满嘴鲜血,扭曲了漂亮的俏脸,双手掩住阴部,向前踉跄了好几步,弯曲了优美的大腿,软软地跪倒,再向前噗通一下仆倒在地上了。她没有怎么挣扎,很快就断气了。

  梦嘉理一下她像瀑布一样的长发,她真后悔自己为甚么要穿这件俏丽米黄的T恤和深蓝色的牛仔短裤,让她一双长腿显得特别茁壮,一双乳峰显得特别结实隆突。她听见上子弹的声音。

  「也好,就让他们又打胸又打下边吧,快死一点!」她想着,双腿分开了一点。双手捂住了双眼,挺起了胸,等待着女性最羞辱一刻。「啪!」「哎唷!」
  梦嘉只觉得右乳头顶住T恤地方被狠狠地一击,一阵奇怪的巨痛伴着羞臊直刺阴部。

  「死罗!他们真下流,专打人家女仔乳头!」她踉跄了两步想骂,但全身发软,她用左手捂住乳房,血从指缝流了出来。

  「嘟嘟!」

  「哎呀死罗!打小便啊!」她忍不住娇声叫了出来。她浑身一震,一股甜美可喜的热流从阴部涌出,带来一波只有妙龄少女才能感觉到的、又羞又臊的快美感!现在她终于知道她女同学们为甚么阴部中弹后会有那样奇怪的表现了。她羞红了脸,咬住嘴唇,张大了嘴,挣扎着,血尿从洁白茁壮的大腿流了下来,梦嘉抽搐着,弯曲了双腿,顺墙慢慢地倒。快美感越来越强,她挣扎着,呼吸急速,「啊!好舒服!快!快!再一点!再一点!啊!!!」一股巨大快美浪潮淹没了她,姑娘乱踢了几下,全身一紧「咕……啊!」一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她全身立刻放松,美丽的姑娘终于香魂飘渺,娇羞地死去了!

  枪手们沿着走廊跑向游泳馆。一路不时会碰上一些避避不及,还抱着笔记本或者是书包的少女。于是,枪声和惨叫声不停,一个个软绵绵的身体捂着胸部或阴部东歪西倒地栽倒在地。到处是一片片的血泊。作业本子,文具和女孩子的零碎物件像小镜子啦、唇膏啦、卫生棉啦、卫生巾啦、纸巾啦,洒了一地。

  高一(4)和(5)班女学生正在游泳馆上游泳课。21岁白媚是她们的老师。

  少女成熟的乳房、丰满的臀部在三点式泳衣下显得特别迷人,她是女学生们羡慕的对象。枪手一冲进去就把白媚抓住了,她拼命挣扎:「别杀她们!」她哀告着。

  (4)班的女学生们在冲身。七彩的泳装下湿淋淋显出15、6岁少女丰满不一圆形的乳部轮廓。枪手们每人瞄准了一个女生,大屠杀开始了!女生们还不知道她们死期已至!

  「哒哒!」

  「哎唷!」苹果脸卫佩玫第一个中弹了。她的花泳衣裆部喷出一股血柱,全身一震,羞涩地咬着嘴唇,双手捂着阴部,踉踉着栽倒了。

  「哒哒!」

  「哎呀!不害羞!打人家胸!」张倩倩的俏脸飞红,刚挺起胸就中了弹。子弹钻进了她的少女胸型,她全身酥软着,抽搐着,慢慢倒下。

  「哎哟哟!真下流,专打人家女仔乳头!」这是赵欣灵。她修长的双腿颤抖着,乳头射出一股血花,染红了姑娘的乳胸,她用双手捂住,痛苦地挣扎着倒下了。

  「啊哟!唔知羞!打人小便!好肉酸啊!」这是林红敏。苗条羞涩的少女被子弹打得转了一圈。血尿飞溅,顺她的大腿流了下来。她抽搐着,弯曲了双腿,栽倒在地。

  「啊唷唷!死啦!为甚么要打我小便啊!这样咸湿!」结实漂亮的梁嘉颖中弹了!只有少女才能体会到的特别的快美感涌了上来。她挺起胸,挣扎着。一串子弹又打穿她隆起乳房!「呀哟!这么下流!」她倒退了好几步,呻吟着,吐了血,软绵绵地栽倒了。

  「哎哟哟!点解打人胸啊!」

  「妈呀!救命呀!好肉酸啊!」

  「哎哟死罗!打中小便原来这样肉酸!」

  「啊哟!好痛啊!打人女仔胸有!」陈天雯、路静莲、黎欣薇、梁蔚妍,一个接一个中弹了!她们先后体会了妙龄少女特有的,极其羞臊的感觉。子弹在她们胸脯和阴部打出了血花!这几个漂亮的少女正在怀春妙龄,她们惨叫着,很不情愿地搂在一起,挣扎着慢慢地倒下了。

  「哒哒哒哒!」

  又有几个女生饮弹了!她们是被称为「漂亮一群」的娇艳少女李莉闵、童声
  微、王天天、李郦雯、魏飞飞、梁军、曾鹃娟、曾佩芳、雷真真、邝小茜和张菱
  玲。她们穿的泳衣是很耀眼的黄色,橙色,和红色三点式少女游泳衣。为了照顾有些少女乳房还未发育得很丰满,乳罩都有海绵垫。不过这样就更容易打中啦!

  姑娘们简直就像没穿衣服一样。

  「哎哟妈呀!你们为什么打女仔的小便!」

  「妈呀!好肉酸呀!哎唷哟!不害羞!为甚么女仔小便都打!」

  「哎唷哟!妈呀!死啦!这么坏!人家女生小便和胸都打!」

  「哎哟!打中我啦!真下流啊!」

  「唔呀!真下流啊!打人家奶!」

  「哎唷!死罗!打女仔小便和!」

  「啊呀!我被打中小便啦!死咸湿!」

  「哎哟哟!点解打人胸啊!」

  「妈呀!救命呀!好肉酸啊!」

  「哎哟死罗!打中小便原来这样肉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