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欲望】


  字数:91271字
  TXT包:   (83.96 KB)   (83.96 KB)下载次数: 586





***********************************  人物简介:

  我——月儿,结婚2年的留守女人,丈夫长期在国外。无法抗拒外界的诱惑,最终成为欲望的奴隶。

  蕊——高中女同学,美丽的女同事,死党,从高中时便爱上我。最后成为我的同性恋情人。

  宇——工作上合作的男人,第一次偷情的男人。从此走向欲望的深渊。
  玫瑰-舞厅首席舞女,双性恋,我的同性恋老师,彻底解放我的女人。
  叶子-舞厅舞女,双性恋,玫瑰的同性恋情人。

  良——摄影师,曾为蕊多次拍摄写真。

  森——(玫瑰的异性情人。待定)

  界——(叶子的异性情人)

***********************************         
  第一次:禁忌之夜

  刚洗完澡的我坐在卧室里的席梦思上用电吹风吹着我的长发,电吹风的声音中夹杂着音响中流淌出来的美妙的古典音乐,这里是我的家,是我的卧室,窗户上挂着淡绿色的落地的窗帘,地板上铺着进口的橡木地板,四周装饰着别致精美的挂件,床头上挂着我的结婚照,顶上吊着精美的灯具,灯光洒下来照在我引以为傲的身上,一派温情的景象,可是我却我不由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我来说现在这个家就象个牢笼一样将我孤独的囚禁着,自从丈夫去了外国工作,我已经一个人在这里孤独的生活了快二年。

  在丈夫去澳大利亚工作的这些日子里,我越来越感觉到孤独,越来越感到生活的了然无趣。……

  我是二年前结的婚,那时我还只有二十三岁,从小就练过舞蹈和瑜珈的我天生丽质,年轻漂亮,身材又好,又是高薪白领阶层,追求我的男人有很多,按理说我不应该这么早就结婚的,我可以凭自已天生丽质自由自在的享受生活,享受男人们对我的呵护,享受恋爱的滋味,但也正因为年轻,定力不足,我经不住明的猛烈追求嫁给了他,早早的成为了一个有夫之妇。好在明是个外资企业的外贸部经理,是个有能力,有前途,又有经济基础的男人,长得也蛮帅,见到我们的人都夸我们是金玉良缘,佳偶天成,金童玉女等,因此我没有后悔嫁给他。
  婚后我们用自已的积蓄买了新房,筑建了我们爱的小屋,并买了车,有了自已的家庭后我也开始一心一意的做起了好妻子,好女人来,我象个快乐的影子尾随在良的身边,享受着甜蜜的二人世界,也享受着他的呵护,沉浸在爱的海洋里。
  可是好景不长,一年后,正在我和明耘酿是否要生个宝宝的时候,他却被派驻到澳大利亚的总部去任职,这个消息无异是晴天霹雳。我虽然百般不愿意,可是我却无法阻止他追求自已理想事业的想法。

  于是,突然间我从一个幸福的女人成了一个留守女士,刚开始的时候,明还会经常用国际长途或MSN联系我,说一些让我宽心的话,让我随时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新婚的激情也开始越来越淡,而且良的电话也越来越少,感情似乎进入冷淡期,这种感觉对结婚才一年多的我来说是极难适应的,我越来越体会到独守空房的寂寞,不仅是心理上的。……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已,刚洗完澡还未吹干的一头黑亮长发披在雪白浑园的肩上,高耸丰满的胸脯上仅穿着暗红色蕾丝胸罩露出周围雪白粉嫩的肌肤,纤细的腰肢,修长的粉腿,下身也穿着与胸罩同色的蕾丝内裤,曲线玲珑,丰满而有韵味的肉体,在灯光下变得更加妖艳,对于自已的美丽,我从不怀疑。因为即使是结了婚,依然有许多男士对我献殷勤,暗示喜欢我,单位里的同事更是有意无意的会偷偷的看我。可是因为个性的原因,更因为我是结过婚的女人,对男人们的追求我一向都是委婉的拒绝。

  但这样一来,我却也越发感到空虚,我忍受了两年寡妇般的生活,就象一朵美丽的鲜花即将盛放却失去了养份一样,我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心理和身理上的双重空虚。

  想到这里我的脑中出现了和明欢爱的情景,体内也有股热力涌上来,一只手情不自禁的伸向了我高耸的乳房,或许是许久没享受到性爱的欢愉,乳房显得异常敏感,手刚碰到乳房时,心里立刻产生悸动,乳房开始发胀,乳头发硬,我闭上双眼,用手轻轻的揉着我的乳房,如此的动作,或许是用来安慰自己那令人赞叹的迷人肉体吧!慢慢的被那不知不觉涌上来的快感所诱惑,轻轻的发出了呻吟声。

  我在干什么,我稍微的张开眼睛,喘着气的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已。长长的睫毛下,充满着感情的黑色眼睛,由于甜美的兴奋感而闪出欲望的光辉,使的害羞而喘着气的脸庞显的更加娇媚。

  正在想入非非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我吓了一跳,心卟卟的乱跳着,好象做了坏事被人发现了似的,我赶紧抢过电话一看,原来是条短信。这条短信让我原本糟糕的心情立即好转了很多。

  短信是蕊发来的,内容是「我已在你家楼下,你好了就下来!我等你」。
  我赶紧打开衣柜找合适的衣服,今天已经和蕊约好先去吃晚饭,然后再去逛街的。

  蕊是我的同学加同事,我们从高中的时候就认识,现在又一起在一家规模很大的内衣加工企业工作。

  我作的是行政助理的工作,而蕊在设计室,虽然不在同一部门,但每天都可以见面,她可以说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死党。

  她和我同岁,也是个天生尤物,身材脸蛋出奇的标致,美丽,身材更是象模特一样。也因此公司有时候会让她兼职作新产品的平面模特,其实公司有几次也曾想让我去试试,但因为我个性比较内向,对这种抛头露脸的事比较抗拒,由其是有时候要穿着性感的内衣拍照,更是让我无法接受,因此我断然拒绝了公司的提议。

  但蕊和我不一样,她可以很坦然的在聚光灯下,在镜头前搔首弄姿,把自已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但很奇怪的是她对男人又特别的凶,搞得就象韩剧里的野蛮女友一样,在我结婚后,她象模象样的谈过几次恋爱,却很快就半途放弃。
  作为她的好朋友,我每次都会关心的问她为什么放弃,但她总是说男人这样不好那样不好,说得好象天下的男人都是坏人一样,不过尽管这样,追她的人还是骆绎不绝。最近在公司宣传科新来的「良」因为帮她拍过几辑宣传照后,也在追求她。

  我和蕊的关系非常要好,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无话不说,在丈夫出差的这两年里,她更是经常陪我一起吃饭,陪我聊天,陪我做我喜欢做的事,陪我度过了无数个孤独寂寞的夜晚,可以说我们的关系甚至比我和我的丈夫的关系还好,同事们有时候会笑我们象同性恋。但也正因为有了她,才让我感到婚后的独居生活里有一丝丝的快乐。

  我甚至有时候做梦也会梦到她,有一次竟然还梦到她变成了一个帅帅的男人和我亲吻做爱,那个梦竟然让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已的内裤都湿了,现在想起来都脸红,怎么会做这种梦,以我和蕊的亲密关系,有时候做出一些亲眤的举动也属正常,比如说亲个脸啊什么的,但这纯属女人间的玩笑举动,可是在梦里我竟然会梦到和蕊做爱,这也太不可思义了,是自已太想丈夫了吧?还是太久没经历过丈夫的欢爱了?我为自已荒唐的梦辩解。我从来没有将这个梦告诉蕊,这种话说出来一定会被她笑死的。

  我边想着边把找好的衣服换在身上,因为天气渐渐转热,我挑了一件露肩的T恤,下身穿着薄牛仔裤,一身休闲的打扮。更凸显出我的玲珑的身材。

  穿好衣服,背上包包,赶紧下楼,蕊已经在楼上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一见面就说我:「你怎么这么慢啊?,不看看几点了,再晚就没座位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在出来之前我洗了个澡,所以慢了,不要见怪哦!」
  「我哪敢怪你啊!你总是这样慢性子!」

  「是啊,你也总是这样急性子,就象个男孩一样!」我笑着说她「去你的,我要是男孩子,非吃了你不可!」她也笑了。

  「看你凶的,怪不得男人见了你都怕怕的……」话刚出口,我突然闭嘴,意识到可能说到了她的痛处。

  「去你的,我很凶吗?」好在她并没有介意。

  「没有啦,你对我很好哦,呵呵。」我赶紧夸她几句。

  「知道就好啊!」她笑和更灿烂了。

  她今天穿了件小背心,弹力的小背心将她的胸部凸显出来,下身也跟我一样穿着条薄牛仔,身材跟我一样好,长长的一头秀发被她梳了个马尾绑在脑后。
  「哇,你今天好漂亮哦!」我为了减轻她等我的烦燥,打趣的夸奖她,不过她的漂亮也是不争的事实。

  「少拍马屁,和你站在一起,人家都看你,哪有我的份啊?」

  「谁说的呀,你看你今天穿得这么漂亮性感,没人看你说出来谁信啊?」我也笑了。

  「我哪有你漂亮啊,看你今天还穿着无肩装哦,小心男人的眼光烧死你,嘿嘿!」

  我们边开着玩笑边向车库走去。我开出的车载着蕊直奔目的地-万花鱼馆。
  这是一家专门烹调鱼的饭馆,生意非常好,晚来的肯定没有位子,我们来得还算及时,总算在角落找个位子。我们愉快的边聊天边吃着美味可口的鱼品,暂时忘记了丈夫离开二年的低落心情,很早我就发现只要和她在一起,我总能将许多不愉快的事忘掉。

  我们一边吃着,一边聊天,盘算着等会去哪里玩,我说去逛街,她说天天逛街也逛腻了,该买的东西也买了,因此提议去跳舞,说好久没去疯一下了。
  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跳舞,虽然跟她去过几次那种地方,但我不太喜欢那里嘈杂的环境,而且因为我和她长得漂亮,经常会有些无聊的男生来跟我们搭腔。
  但她即然提议要去,我也不好拒绝,我认真的想了一下,反正也没事干,就跟她去吧,以前一直是她陪着我做我喜欢的事,偶尔我也随她的喜好吧。

  就这样,我们吃完了饭休息了一会就去了城东一间规模不错的舞厅里,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们两个吸引了很多男生的注意,还好今天放的大都是DISC,那些男生们没有机会来邀请我们跳三步四步。但即使是这样,在跳DISC的时候还有很多男生围在我们周围,向我们献殷勤。

  到了晚上十点钟左右,舞厅里开始放慢歌了,也陆续有情侣们上去跳慢舞,为怕那些男生再来邀请我们,拒绝他们又不太好,我就拉着蕊的手离开了舞厅。
  可能是天热的原因,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路上还是有很多行人,经过了一阵DISC,我们两个的身上也全是汗。

  「今天的澡白洗了!」我说。

  「有什么关系啊,反正天热,再洗一个呗,我也想洗一个呢!」她白了我一眼。

  「那到我那里去洗吧,今天还睡在我那里。」我说。

  「又要睡你那里啊?」她假装惊讶。

  「怎么了?你不愿意吗?」我反问她。

  「没有没有,呵呵,开玩笑啦,能和美人一起同床共枕,我巴不得呢!」她笑着。

  「那你还说!」我也白了她一眼。

  回到我的住处,我们将包包扔到沙发里,然后将卧室里的空调先打开。
  「你先还是我先?」我问蕊。

  「一起吧!你刚洗过澡了,不知道太阳能里的热水还够不够。」

  「好吧!」我说道,事实上我们两个一起洗澡也不只一次了,反正大家都是女人,也没觉得什么,但每次我看到她赤裸的美妙身体时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想还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看见过她的身体吧?

  我们一起走进浴室,并开始脱起衣服,我的眼睛不知不觉瞄向蕊,看见她将衣服一件件脱下,露出露出雪白粉嫩的肌肤,修长的粉腿,高耸的胸部,纤细的蛇腰,突然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在看什么呢?没看过吗?」蕊不知什么时候发现了我正在看她,她的脸好象涌上一层红晕。

  「没什么,没什么,我在看你的身材真好。」我觉自已的失态,赶紧将目光收回。

  「你笑我啊,你的身材比我还要好不是吗?」她的目光也扫了一遍我的身体。
  我被她看得有点心里发毛。赶紧说:「你这么漂亮,要是哪个男生追到你真是她的福份哦!」

  「我才不要呢,你那么漂亮,明把你追到手了,你觉得自已幸福吗?」她反问我。

  我一下子沉默起来,她的一句话,让我无言以对,正如她所说,我现在的婚姻生活一点也不幸福,丈夫都不在身边哪来的幸福可言。

  她好象发觉了我的尴尬,赶忙安慰我说:「我开玩笑啦,别在意哦,你身边还有我呢,我也喜欢你哦,呵呵!」

  「去你的!」我也笑了。她的每句话都会让我心情愉快。

  很快,我们将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然后走进浴缸,她还关心的对我说:「小心滑!」

  两个赤祼裸的女人站在浴缸里,打开喷淋头,任凭温水洒在我们身上,突然发现浴缸真的是太小了,我几乎是和蕊贴着身子在冲水的,莲蓬头只有一个,我们换着冲,她让我先冲,她站在我身后,我边冲的时候边想,蕊是不是在身后看着我,看着我的裸体,想着想着,我的脸红了,然后赶紧将脸抬起来,让热水冲在脸上,或许这样她就看不出我脸红了,「我帮你擦擦背吧?」蕊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轻轻柔柔的。不知道她的声音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温柔。

  「嗯!」我也只是轻轻的答应了一下。然后就感到蕊的拿着毛巾手轻轻的抚在我的背上,轻柔的擦试着,开始还很正常,可是慢慢的,我发现她的手不再拿着毛巾,而且越来越温柔,几乎是在抚摸我的身体,慢慢的,从背上到腰上,到臀部上方,就象情人的爱抚,天啊,是我在乱想吗?还是真的?为什么我的身体开始发热了??

  「好了吗?」蕊在我的身后问我。

  「嗯,好了,好了!」我一惊,赶紧将莲蓬头下的位子让给蕊。

  我刚想跨出浴缸,却被蕊拉住了。

  「别走,帮我也擦擦背好吗,我们一起出去!」

  「嗯!,」

  就象刚才的一幕一样,不过是换成了我在蕊的身后,热水从她美丽的肩膀上流下,顺着她的背,流下她的纤腰,流向臀部下方,我拿着毛巾的手伸向蕊美丽的背,擦试着她粉嫩的肌肤,我脑子里想到了刚才她为我擦试时的感觉,她也会有这种感觉吗?我的双手在她的后背慢慢的抚摸着,慢慢的双手伸到了她的纤腰间,突然有一种想抱着她的冲动,不知不觉的我就将手从她腰间伸向她前面,身体也慢慢的靠近她的背,突然蕊转过身来,面对着我,这时才发现我离的她好近,好近,她的脸就在我眼前3-5公分的样子,她的眼里闪着异样的光彩,她看着我,我也被她的眼光吸引,她的目光里有太多的感情,让我无法从她的脸上移开,就这样对视了几秒种,而这几秒钟竟象有几个小时那么长。

  「怎么了?」蕊突然问我,立刻将我从幻想拉近现实,我惊觉自已的失态,毛巾也掉了下来,我赶紧退后一步,想离她稍微远点,这时脚上一滑,我的身体向后倒下。

  眼看就要摔倒的时候我的身体突然停住了。原来是蕊拉住了我,可是这种情况却更加尴尬,她的一只手搂在我的腰上,另一手原本想拉我的手的,却意外的抓到我的乳房,而我的一只手却勾住了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抓住了她抓我乳房的手,这种情况真是糟羔极了,我整个人都在她的控制这下,不知是我的幻觉还是我希望是这样,我感觉到她抓我乳房的五指似乎轻微的动了几下,她似乎是在想用力将我拉起来,可是我的乳房却意外的开始发胀起来,我想用点力帮着蕊将我的身体站起来,可是乳房传来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却是舒服得让我根本不想动弹。
  这是腰上传来一股力量,终于将我快要倒下的身体抬了起来,也将我拉回现实中来。

  我这是怎么了?刚才的一幕是假的吧?是我想象出来的?可是乳房上的感觉却还在!

  「可以了吗?」蕊说道,明亮的眼睛还在注视着我,却并没有将我放开,而我此时两只手竟然都勾在她的脖子上。

  「嗯!」我的声音轻到连自已也快听不见了,象作了亏心事一样,不敢看她的眼神。赶快将手拿开,轻轻挣脱蕊,跨出浴缸。我是怎么了?我的心里乱乱的,脑子里不时想起浴缸里的那一幕。清楚的记得蕊的手掌在我乳房上的感觉。记得自已是多么的舒服。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啊。

  那夜,蕊虽然和我睡在一张床上,可是我们并没有向往常一样聊天聊天睡着,浴室里尴尬的一幕让我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不知道自已是怎么睡着的,在梦里我竟又一次梦见了蕊。

  第二天以后,我们还向往常一样有说有笑,我们也还是经常在一起聊天,一起吃饭,一起去疯,但谁也没提那一晚发生的尴尬事情。好象没发生过那种事一样,但事实上那种感觉却深深的烙在我的心里。每每想起来还是会面红耳赤。
  不久,公司又推出了新的内衣产品,这次蕊主动要求担当新产品的平面模特,在拍摄的那天,蕊邀请我也去参观拍摄,我知道通常拍这种内衣照片,都是摄影师和模特单独相处,因为有外人在场会令气氛尴尬,不利于模特发挥,也不利于拍摄,本来不想去的,但我还是签应了,表面上看我只是想去看看新设计的内衣是什么样子的,但其实却有一种想看看蕊穿着新内衣是怎样一种诱人姿态的心理使我答应了蕊的邀请,因为和蕊是特要好的朋友,应该不会令气氛有什么尴尬吧。
  摄影时间约在晚上,因为怕受到外来影响,而晚上顾客大都走了,工作人员也下班了。

  吃完晚饭,我和蕊来到影楼。蕊已经化好了妆,因为本身就极漂亮,因此不需要刻意的划浓装,只是淡淡的打了些粉底,修了修眉毛和睫毛,唇上也涂了点肉色的口红,看起来更加漂亮了。

  一个帅帅的很有艺术家气质的男生看见我们来了,赶紧迎了上来,大概这就是良吧?我心想。因为蕊也是美女,挑男友应该会找个比较优秀的男人。

  果然蕊向我介绍说这就是摄影师「良」,因为是初次见面,又因为他是蕊的男朋友,我特别的留意起这个男生来,不经意间,我竟然发现其实明也在偷偷的观察着我。大家寒喧了几句,然后才进入影楼。

  可能是大学毕业不久的原因,良的身上还带着书卷气,看上去比较缅腆。我也因此能看出他有点兴奋,大概他对这次拍摄也很期待吧。

  摄影室在影楼的二楼,空间很大,里面灯光明亮,但四周已经被裹的严严实实,外面绝对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摄影室内,摄影器材、灯光、布景道具一应俱全,看上去是个很专业的摄影工作室。

  在我们进去后明将门关起并保上,应该是防止有人误闯进来吧……

  良招呼我们在摄影室里面的一张沙发上坐下,并为我们递上果汁饮料,然后就去摆弄他的摄影器材,并将聚光灯对准照像机前面的布景上,布景的前面是一块很新的羊毛地毯。

  我们渴着饮料,看着良忙的不意悦乎的样子,我拉了拉蕊的衣服,偷偷的对她说:「这个男生不错哦,对你也很热情,现在你们进展怎么样了?要抓紧啦!」
  蕊白了我一眼说:「什么啊,你认为他好,我让给你好了!」

  「神经,这种事还有让的啊,再说人家对我没意思,而且我也结过婚了的。」
  「你怎么知道人家对你没意识啊,我看他刚才在偷偷看你哦,再说了,结了婚怎么了,你老公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音讯,你跟没结婚有什么两样,你大可以重新来过啊!或者找个情人什么的。」

  「去你的,我可没你这么前卫哦。你也是,好男人一大把,也不知道抓抓紧。
  难道想变成老处女啊?「

  「这不正因为思想前卫嘛!不想这么早被婚姻捆住手脚。象你说的,好男人一大把,我大可以趁没结婚好好的享受享受。」蕊笑着对我说。

  她的一番话让我的心里突然有阴影,我突然想到了自已,丈夫一去沓无音讯,让我无法享受到太夫的疼爱,又因为是已婚女人,而无法享受到其它男人的关爱和怜惜。现在的我的确是被婚姻捆住了。

  「想什么呢?思春啊你?」蕊拉拉我说。

  「你才思春呢,我没什么啦……」我拍了一下蕊。

  这时良走上前来对我们说,:「可以开始了吗?」

  「好吧,那我去换衣服了。」蕊站起来对着我说。

  「嗯……」我点了点头,目光不经意间又发现良在看我。蕊起身离开后,他马上转过头去了。

  蕊走进换衣间,过了一会儿,换衣室的门打开了,走出一位性感妖饶的女孩。
  我的眼睛一下子瞪的大大的。这个蕊吗?这个女孩雪白粉嫩的肌肤,高耸丰满的酥胸上穿着一件鹅黄色的的胸罩,胸罩将她的乳沟刻划的极其诱人,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间一条细细的带着连着下面同样是鹅黄色带花边的性感小内裤,修长的粉腿更显得迷人,再看她的脸,柳叶眉下一双清彻的眼眸顾盼生辉,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双唇微微张开,好象在引诱人去亲吻。精致的五官拼凑起一张异常美丽动人的脸蛋,乌黑亮丽的头发披洒在香肩上,这不正是我熟悉的蕊吗?天啊,她好美啊,我的心里不由的惊呼起来,蕊的身体我不只一次的看过,每次看见我都会有一种异样的心动的感受,但今天这种感觉却份外强烈,是她穿的性感的内衣吗?

  还是在灯光的照耀下才显得份外的动人心魂?我实在无法说清楚,更无法解释我心跳的感觉。

  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仔细的观察过蕊的身体,这时我发现良的眼睛也瞪的园园的,喉头轻轻动着,好象有咽口水,都说男人见了美丽性感的女人会流口水,其实我何尝不是象男人一样呢?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也说不清楚。

  「怎么样?」蕊站在那里问。

  「太美了。」明说「好漂亮。」我和良的感受是一样的。

  「那开始吧……」蕊大方的走到聚光灯前,「要我摆什么姿势呢?」

  「啊,……这样,你尽量摆一些诱人的姿势,我先拍一些,等会我再叫你摆一些特定的姿势。」良说完走上去摆弄灯光,让灯光全集中到蕊的身体上,然后他走到照相机前准备拍摄。

  蕊在灯光前摆了几个姿势,明兴奋的连续按下相机的快门,镁光灯闪烁着,将这个诱人的场面拍下来。

  这时良要求蕊躺在布景前的羊毛地毯上摆姿势,蕊依言躺下,扭动着身体摆着各种姿势,时而侧卧,时而将手臂放在头上,每一个姿势都是如此诱人,每一次动作都引人想入非非,美丽动人的身体和动作被照相机不断的捕捉着。

  要是我也象蕊一样拍摄不知会是个什么样的景象,能用照像机将年轻漂亮的身体永远留住其实也蛮不错的,为什么当初我会拒绝这种拍摄呢?我的心里想着这些问题。

  这时听见良的说话:「蕊,为了完展示新产品,请你趴下好吗,然后将臀部对着相机,再将头回来过看着我。」

  「哦………」蕊轻声应着,看了看我,然后依言趴下身体,将臀部向着镜头,回头看时,我发现她的眼神是湿润的,犹如在引诱着观看者。

  「上身尽量前倾……」又说,我注意到他的声音微微颤抖。

  蕊的上身压在羊毛地毯上,诱人的臀部高高抬起,自然形成极富挑逗性的趴姿。

  我的心跳也随之跳动的更快,受不了了,我赶紧起身,轻声的对正在拍摄的他们说:你们先拍,我去一下洗手间。「没等他们回答,我就匆匆的往洗水间跑去。

  后来传来良的声音:「洗手间在换衣室后面。」

  其实我根本不想上洗手间,因为外面的拍摄太让人心动,再看下去,不知道我会有什么反应。我跑进洗水间,关上门,走到洗手间的镜子前,突然发现镜子里我,天啊,我的脸居然这么红,我怎么会有这种反应。真是太奇怪了。

  在洗手间里待了一会,激动的心情也慢慢的平静下来,感觉自已的脸已不再红了的时候我就走出了洗手间。

  这里耳朵里传来良的声音:「她比你说的,比我想象的更漂亮,真希望也能帮她拍些照片。」

  是在说我吗?那个她是指的我吗?我立刻停下脚步。

  「你是不是有点喜欢上她了,我刚看见你一直偷偷的看她呢。」是蕊的声音。
  「是………吗……但是漂亮的女人谁不喜欢,况且象她这样漂亮的女人更是少见,当然要多看几眼了。」

  「你们男人都是这么色,她已经结过婚了!虽然现在老公不在,不过我还在,你没有机会的,即使她没结婚,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的。」蕊说。看来是在说我,在这种情况下,我走出去大概不太好吧,于是我靠在墙壁上,一方面也想听听他们怎么说我。

  「是……是吗?我对她可没什么非份之想,我了解你对她的感情,可是我不在乎,我对你的感情也是真心的。」

  「是吗,那你说我和她比,哪个更漂亮?」蕊好象在问明。

  「我实在不好说,我只能说你们都很漂亮。不过我喜欢的可是你啊。」
  看来明真的很喜欢蕊,蕊好象也对他很在意,突然感觉心里酸酸的,有种被抛弃的感觉,我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这时我的喉头有点痒,不经意间我轻轻的咳了一声,还是出去吧,不然被他们发现我在偷听可不好,于是我赶紧走出去。

  蕊和良也停止了交谈,我看见蕊又换了另外一种颜色的内衣,依然是那么性感撩人,我的目光也依然被她吸引住了,不经意间,眼角的余光又发现良偷偷的瞄着我。

  几个小时过去了,拍摄终于完成了。过了几天宣传照也出来了,看见的人都说很漂亮。有这么漂亮的模特,这个新产品一定销路很好。

  我也为蕊感到欣慰。同时因为这么漂亮的模特是我的好朋友而感到高兴。但同时我的心里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忧虑:蕊真的喜欢明吗?良嘴里说的蕊对我的感情是怎么回事?


  第二章:女同的初次体验

  几个星期后,在偶然的情况下,一个男子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他叫宇,27岁,比我大一岁,我认识他时,他已是位优秀的公司经理了。是个有前途的年轻人,因为业务上的关系,我开始跟他合作,也因为这种合作,让我和他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多,他是个英俊帅气的阳光男孩,性格非常开朗,在这一点上,他比我的丈夫强多了,而且宇在许多地方都对我关爱有加,或许是许久没享受到异性的关爱了,我并没有向对其它男人一样拒绝,相反,我惭惭的和他成了好朋友。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