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年夜饭】

  

  " 小雨轻轻地下了整整3 天了,外面的街道上也积了一些小水洼,就连空气也是湿湿的。本来雨后的空气应该是用清新来描述的,可是这里连连绵的小雨都没有把混在空气里的也许膻味除掉。是呀,谁让这里是土耳其人的聚居区呢。虽然土耳其人里不乏高挑精致的美女,但是这股味道却不是化妆品之类的可以去除掉的。" " 又是夜了,离三十还有不到20个小时。在漆黑夜色笼罩大地不久后各
家各户的灯渐渐隐去了。我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披上肥大的披风离开了我住的这间小公寓。这里的房租算是在这个城市里最便宜的了吧。

  因为连离着前面最近的聚居区都有不少的路程,中间还要穿越一片小森林。
  这里本来是为了给去森林边上体育场里的人提供餐饮服务而建的,后来因为体育场迁走了所以荒废了下来。小二层的建筑没什么特别,就是黑漆的墙壁让人有些压抑,好在里面的空间还是够大,而且最让我们相中的其实还是那个巨大的地下室。这里本来就是厨房,里面还有一个更大一点的储藏室。这里已经被我们改造成了屠宰场,好在本来就有一个大的陶瓷浴缸,清洗以后还算干净,至少这样血迹就不会留在墙上了。我们?为什么是我们而不是我?对了,忘了介绍我的室友了。陶倩,看名字就知道是中国mm了。25岁了,比我还大一点。不过她可是烧了一手的好菜。今天的晚饭就是她烧的。还有一个mm,是个俄国人,名字太长了,我根本记不住,所以干脆给她起了个中国名字,亭。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最让我惊奇是她们竟然去拜访了那个轰动世界的吃人狂。我以为她们是去当志愿被杀者,可是让我惊奇的这两个家伙竟然是去问问他有没有什么人肉拿手菜。结果是很失望,那个家伙只知道生吃。两个女人差点把他给杀了。如果不是他看起来不太好吃的话,估计他也不用落魄到被人家审讯这么倒霉,直接变成美女的盘中餐其实更好些。" " 倩和亭早就认识了,倩是在俄罗斯上的大学。她们两个在那里结成了死党,听她们讲她们把她们美丽的英语老师杀了,开了二人小party.
交流了厨艺然后品尝美食,最后疯狂做爱。这两个家伙是双性恋。本来我是没有机会加入她们的,但是她们觉得收拾这么大一个小楼两个女人无论如何也是办不到的。

  结果曾经和她们在网上聊过天的我就成了唯一的选择。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我曾经在世界着名的地下人肉餐馆,""血色风暴""(有点像个网吧的名字,呵呵)

  里面打过工,学了不少世界各地的烹饪技术。" " 昨天晚上,也就是3 个小
时以前商量年夜饭菜谱的时候,我打着哈欠听着两个女人的争论。" " 中国年吗,
应该吃中餐!是倩的声音,她今天穿了一件超低腰的牛仔裤,她前顷的身体让里面大红色的内裤露了出来(又不是你本命年,发什么骚呀)。我正在幻想里面的东西的时候,随着""啪""的一声,脸上一阵火辣。" " 看什么呢!!这个家伙还
是这么火爆,不过别看她平时这样,到了床上可是似水的温柔。不过可惜那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她过生日的时候喝醉了。跑到厕所里把我烧的美味佳肴都吐了出去。

  那些可都是一个法国美女身上的精华呀。然后我把她扶上床的时候她嘴里喊着一个含糊不清的名字,就把我也拽了上去。一会的功夫亭打开了房门。接着?
  当然她也加入了战团。那天过后我三天都直不起腰走路。不过那次后倩却说我占她便宜,让我离她远一点。倒是亭总是找机会跑到我的房间来,让我有些吃不消。

  " "no ,no. 我想吃法国大菜。亭抗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 不行,今天
必须吃中餐,而且还要包饺子。对吧,linking ?这个家伙想把我拉到她那边。

  可是求人家也要有点诚意的吗。我在这样的眼神里根本读不到诚意这两个字。
  她美丽的眼睛好像在说,如果你说不的话,有你好瞧的!" " 我看这样吧,吃土耳其烤肉吧,昨天我看到一个好材料呢。然后剩下的肉可以包饺子。我提出了折中的办法。

  一个男人夹在两个女人的争吵是件及其危险的事情。尤其是当他还要有所选择的话。

  " " 经过了精心动魄的半个小时的讨论,她们终于同意了我的折中建议。不过捎带的条件是我自己去找材料去,还要在1 个小时内完成,肉质要在A 级以上,
长的还要漂亮,等等等等。" " 可恶,现在什么时候了,哪里还有人呀。我刚才用望远镜找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只能出来碰碰运气。现在是夜里12点半了,如果算上时差的话离三十钟声响起还有不到20个小时。可是我却不能在温暖的被子里睡大觉,只能在这湿冷的土耳其居住区找肉料。真是倒霉!呓?!" " 不远处的路口走出来一个人。女人,年轻女人,漂亮的年轻女人!随着距离的减少我终于基本上看清楚了她的脸。大概24,5 岁的样子,土耳其女孩,170 左右的个子,
胸部丰满,脸蛋也不错,大眼睛,高鼻梁。好像发现了我的注视,她加快了脚步从我边上擦肩而过。我敏捷的一转身把涂满乙醚的手帕捂在了她的嘴上,她挣扎了一下就软倒在我的怀里了。不错,看来幸运之神还是站在我的身边的。哈哈,可以回去睡觉了。我看了看怀里的猎物,我笑了。" 你会很高兴地过一个我们的中国年的。我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 次日上午10点中左右,我醒了。是被迫醒的,因为亭把我由于生理现象而勃起的小弟弟含在嘴里,舔了起来。如果这时候还有哪个男人能睡下去,我一定对他说:""I 服了You !!""" " 草草结束了我的活塞早操以后我终于有机会整
理一下自己的形象。毕竟是过年吗,我可不想象亭那么没见识,说什么为了庆贺你们中国的新年我决定裸体一天。到是省了不少事!相处了三年多了,我终于肯定了这两个女人的心理有着很大的问题。当然我也好不到哪去,不然也不能忍受她们这么久。我不由得想起了莹。我的初恋女友,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希望她也能过个好年吧。不过我知道这可能只是我的愿望,我们是在血色风暴认识的。
  她也在哪打过工。不过有一次一个黑社会老大看上了她,要把她当晚餐,结果一个什么政府的头头帮她摆平了那个黑社会老大。还在最后的招待会上把那个老大的漂亮妹妹给活生生的支解做了涮肉。梁子是结下了。我这么个小人物哪有什么能力保护她,于是我们平静的分了手。她成了那个头头的第100 任情妇。想想还真担心她呀,她前面的99个有80个都被他老婆给活活整死了,连个全尸都没有留下。只有剩下的极少数拿着钱跑路到别的国家才活了下来。希望她没有被发现吧,我只能祝她好运了。" " 你完了没,快点下来料理她呀。连一刻钟的清静也不给我,真是的!" " 她已经醒过来了。身材确实不错,肉也不少。倩正在检查她的身体,捏捏乳房,掐掐屁股的,然后说她是A 级肉。这个家伙还真会冲样子,真正的肉质检验哪有这么简单,还充内行。不过我还是没敢揭穿她,我还想今年的三十在温暖的家里过,而不是被哄出去在街道上啃面包。" " 我抄起了刀,
然后对倩说:""行了,做土耳其烤肉只要她的腰臀和大腿跟这一段,首先要锯掉小腿,然后从肚脐把她截成两端,再处理下半身就行了。""" " 什么味呀,她身
上?" 土人身上的味呗!

  " 膻烘烘的怎么吃呀,不行!先除掉味再宰她。于是她延长了生命,可是我不得不把她扛到地下室里的清洗池里,然后放热水,给我们美丽的食物洗个稍微热了一点的澡。光这样还是不能完全除掉她身上的味道。我只能把葱姜蒜煮上一大锅倒在浴缸里再加上热水把她泡在里面整整两个小时。当我回来的时候弥漫在屋子里的是煮羊肉的味道。呵呵,就当她是只漂亮的土耳其羊了。做胡萝卜馅的饺子,我决定了。" " 还不快点处理了,我看她身上的膻味已经除的差不多了。
  亭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上半身从浴池里拽了出来,把头埋在她36的胸部前闻了闻。

  经过我们这一天的折腾,好像她已经失去挣扎的意志。其实人就是这样,恐惧往往比真实的痛苦能更快的摧毁人的神经。我把水放掉后用干净毛巾把她身上的水擦干净,然后把她扔到厨房中央的大屠宰台上。开始吧,是展示我厨技的时候了。

  我从抽屉里拿出专用的支解尖刀,在刀石磨了磨。这是亭和倩已经把她的四肢都固定了下来,而且还在她嘴里塞上了厚厚的毛巾。其实任凭她怎么喊叫也不会被路人听见的。不过一个女人临死是的惨叫几乎也是能刺破耳膜的。" " 第一刀从她的右肋割了进去,横着切到左肋。正好把她小巧的肚脐切成两半。棕色的细嫩皮肤下面是红色的肌肉,再下面是淡黄色的脂肪和白色的腹膜。随着暗红色的鲜血肠子也涌了出来。痛感让她张大了嘴想多吸进一些空气,可惜最终只能让人听见无助的哼唧声。我把双手从刀口伸进她的身体里,摸索着她的消化系统。
  因为没有给他灌肠我可不想不小心刺破她的肠子让恶心的粪便弄脏我的食物。
  我的整个右臂已经完全消失在她的身体里了。我终于找到了她的食道,并且把它拽断。

  倩在我的指挥下紧紧的捏住她肛门口的大肠,然后割断了它。整个食道,胃还有大小肠连在一起被取了出来,扔到事先准备好的白色垃圾桶里。不一会还在蠕动的肠子就把里面的粪便挤了出来,不过已经是在垃圾桶里了。其实这个技术还是在血色风暴学来的。身体里的其他器官都没问题,最重要的是处理的时候要注意消化系统和胆。这两样哪个弄破都会毁掉整个材料的。而且在那么小的创口下完成这件事是很难的技术了。即使是在血色风暴能完成这个的也只有5 个人,另外4 个都是40岁以上的厨子了。所以他们说我是天才,我想我应该是疯子才对,
因为我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其实本来我在那里还是很有发展的,如果不是莹的遭遇触动了我本来已经被冰封了很久的些许正义感,我可能现在已经成为那里的第一大厨了。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想我们今天这样做其实是很犯法的。可是在血色风暴里,一切都是合""法""的,上到政府官员,下到一夜暴富的暴发户,还有法官,球员可以说只要你有钱有权,你在这里可以肆无忌惮的蹂躏一些弱小的生命。

  你可以强奸,可以亲手杀戮。当然也可以斯文的品尝别人杀戮完再制作出来的美食。而想我和倩这样的人算是另类了。一个逃亡的人肉大厨和两个自命不凡的吃人女侠。我们毕竟联手干了些惊天动地的事情,比如那个血色风暴背后的大老板之一的那个市长的女儿就曾经被我们猎杀。虽然我知道把他的罪行加诸于她的女儿有些过分,可惜她5 岁的时候就到血色吃过饭。还亲手点了我漂亮的女同事莎莎做成烤肉。我知道她的手指是胡乱点的,就像在选择自动售货机里的货物那样毫无意义,但是我还是不能原谅这个她。我杀她的时候她才13岁,那是我第一次吃人肉。如果我们的事被发现,我可能接受一发子弹,而倩和亭的生命估计就会在血色风暴那里结束。因为自从那里开张之后,在这个星球上就不再有年轻漂亮的女死刑犯被用子弹处决了。而且如果那个什么市长如果知道他的亲生女儿是被我们三个捕获然后杀死的,最后还示威似地把头挂在那个城市最着名的大学的国旗旗杆上,不知道他有没有兴趣亲手处理她们两个呢。" " 亭和倩把她身体里面的零件一件一件的取出来,鲜红的血涌出后积在她的身体下面,顺着导流槽滴到下面的桶里。每一声滴答都见证着这个土耳其女孩生命的消逝。她已经不再大力的吸气了,任命似地把头偏到一边,她的眼睛看着我,没有仇恨,没有恐惧,也没有希望。" " 我和去血色消遣的人已经没有分别了。如果还有的话,我会自己处理我的猎物。艺术的而不是暴力的,宣泄的。离开血色的三年里我杀过十几个女人。其中只有两个和血色有着些许关联,更多的时候是控制不了的欲望。老师父曾经告诉过我,人肉是不能吃的。我们只是厨师,我们可以杀戮但是不能吃掉她们,这是血色所有厨师的准则。他还说过,一旦吃了就会把灵魂出卖给魔鬼。
  我们做人肉厨师的死了以后还有机会继续轮回,而吃人的人是一定被打入地狱忍受和他们吃掉的人所曾经忍受的同样的痛苦。我看了看自己粘着鲜血的右臂,本来就不够十几个饥恶的女鬼吃的,而今天我又邀请了一个。" " 而三年前当我杀了那个13岁少女以后我把她未发育完全的乳房生着塞进嘴里的时候,我把灵魂出卖给了魔鬼。" " 有没有兴趣用这个熬汤滋补一下呀?亭蹭了过来,用她的左乳挤在我的背上。她右手里拿着那副粘着鲜血的子宫和卵巢。" " 补完了,还不是全都捐给你。还有洗完再拿出来,别让血把地毯弄脏了。" " 呵呵,我给你煮汤去。亭在我的右颊留下一个吻以后跳着离开了。没有烦恼真好。魔鬼呀,如果你已经占据了我的灵魂为什么还让我有这种罪恶感呢,让我和亭一样吧。" " 清理完了,后面该你了。倩把她身体里最后的器官取了出来。那是一颗还在微微跳动的心。她虽然已经放弃了,但是身体还在徒劳的努力着,人呀,人呀,生存并不是你的意志给你的,而是身体,是本能。" " 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喜欢上刀子支解开骨头的声音,那么的清脆悦耳。这次也不例外,清洗完她身体里面的污血后我用刀子沿着她最后一颗肋骨切了进去,把她的背部也割断。其实想切断脊椎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对于我这个技艺高超的疱丁来说,一切都不在话下。
  她已经被我从腰部断成两端了。接着割断大腿的工作就更简单了。随着电锯的轰鸣声,两条美丽的大腿也离开了躯体。中间剩下的一段也就是今天烤肉的主料了,丰满的屁股,细嫩的腰窝肉,肥嫩的阴唇,还有厚实的一大段腿肉。" "你把她的乳房割下来,剥掉皮之后和从大腿上切下的瘦肉一起放到绞肉机里做肉馅呀,倩。" " 嗯,知道了。倩拿着刀开始从大腿上割下鲜红的瘦肉。然后把她一对丰满的乳房分离了下来,剥掉乳皮,一起去做绞馅了。" 这两个奶头扔了太可惜了吧。倩捏着刚刚割下来的乳头问我。

  " 好办呀,把它们以后和在馅里,包成饺子。看看谁能吃到。以前不是也有放硬币的习惯吗。" " 好主意呀,呵呵,我们就比比看今年哪两个人的运势比较好。" " 我一边陪着倩聊天,一边已经开始料理肉料了。用葱段和姜片加上盐先把它腌上半个小时,处处膻气。接着除去葱姜,再摸上现成的烤肉浆。摸匀后再加上一层蜂蜜。其实我挺喜欢从女人的身体里面抚摸她的屁股的。那个感觉是和外面截然不同的。" " 快点来和汤呀,我熬好了。亭跑过来,拉着我说。" " 等
我把它先烤上再去。有些人就是喜欢bbq ,其实烤箱烤出来的肉更匀,热量分配更均匀。稍微撒上些孜然之后,我把这块美女后座肉放进了烤箱。估计1 个小时后就差不多了。先喝点汤吧。亭的俄罗斯做法我可真是不敢恭维,一大堆洋葱和土豆里漂浮着已经煮烂的子宫。估计她把卵巢和鸡蛋大在一起了,因为鸡蛋吃起来味道腥腥的。" " 偷懒,快点过来擀皮。倩已经和好了面,调好了胡萝卜加土耳其美女肉馅。" " 真是的,我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了,料理一个人是那么容易的吗。" " 你们中国人真是麻烦,干什么还把肉做成馅,还要包在面里。直接烤了加上面包不是一样。亭小姐又在展示她浅薄的饮食观了。三年过来了,我已经没有力气和精力给她讲解我们中华美食的理念了。要不是她吃东西时还是会礼貌的夸奖你的手艺的话,我今天一定把刚刚补充来的""精华""现在就还给她,以示惩戒。" " 两个小时以后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了。倩不仅手艺不错,最可贵的是速度还快。炒肝尖,糖醋排骨,滑炒里脊外带一双正好的玉手(好像叫什么玉指葱葱)四道酒菜已经摆好了,当我把烤肉从烤箱里取出来的时候,香气四溢,让想我这样一天只吃了一口汤的家伙口水都流到地上了。" 开动吧。这是我把肉放到桌子上之后20分钟里说得唯一的话。连碰杯喝酒的时候都因为嘴里的美味阴唇而只能发出呜呜声。

  " 快到时间了,我去把饺子煮上。倩看了看时间,然后起身去煮饺子了。而我现在还在最后一块排骨的骨缝里寻找剩下的肉丝。亭已经给她自己倒好了醋了,十分企盼的等待着新年饺子。" " 喂,你倒什么醋呀,反正都一样,不如倒在锅里一起煮不就好了。吃了半饱的我终于有力气和亭开起了玩笑,就算是对她无知的美食观的些许反击。" " 你……哼!不理你了。亭看到端上来的饺子之后放弃和我的舌战。这个家伙虽然总是诋毁我们的手艺,其实心里还是很服气的。因为她哪里吃到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呢。" " 我咬开了一个饺子。乳房里的肥肉让整个饺子里充满了油脂,顺着筷子滴到醋碗里。鲜哪!羊肉鲜,其实人肉更鲜,尤其是很像羊肉的土耳其女孩肉。而且书上说,胡萝卜和动物油做在一起是最有营养的了,我想人肉应该也在其中吧。其实我根本不用找什么理论上的支持,看看两个那么重视身材的女人都在狼吞虎咽,我就知道今年的年夜饭还是很成功的。"" 我吃到了,哈哈,我吃到了。亭从嘴里吐出了一粒乳头,""没想到我能吃到,哈哈。""" " 让我怎么说她呢,这个女孩看起来天真烂漫,不黯世事。可是如果
你看过她杀人的话,你一定会认为她是魔鬼的化身,地狱的天使。美丽的笑容还挂在嘴边,对面的生命已经被她吞噬。她的出身应该是个迷,我也只知道个大概。
  出身名门望族,而且还接受过特种兵强化课程,后来认识了倩,离开了俄国来到这里。从没看过她家人的照片也没有听过她讲电话。好像是一颗美丽的天使,留在这个地狱一样的世界里,慢慢地妖魔化。" " 我也吃到了。你看起来今年地运势不怎么样吗。倩用筷子夹着另外一颗乳头,笑着看着我。" " 当然了,如果和你们两个在一起倒霉的一定是我了。不过这话我可没敢说出口,只能摇摇头苦笑一下。" " 对了,今天早上有你一封信,忘了给你,我拿给你。倩放下筷子,跑回屋子里。" " 信?怎么会有我的信,知道我在这里的人少的可怜,会给我写信的就更没有了。一定是什么电话费通知单,或者是银行的对帐单。" " 给你。
  倩把信交给我。嗯?是她给我的信。灵灵也是在血色认识的女孩,不过幸运的她很早就离开了血色,和一个平凡的老实人结婚了。如果说她还和那里有些什么联系的话就算是莹了。她们两个是最要好的朋友。" " 不知你还在不在这里。
  如果不在,就算了。反正你如果看不到这信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莹走了,在被那个女人折磨了3 天后,又在家里挣扎了1 天。是骨鬼""出的手,我能肯定,
因为我看到了莹的尸体,身体上的肉几乎都被割光了,但是筋脉和血管都没有被伤害到。

  她临死的时候一直抓着这个手帕,我想应该和你有关,因为上面绣着你的名字。

  我犹豫了很久是不是告诉你,我想莹一定不想让你知道。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给你写了信,地址是在你给她的信里找到的。你的信莹都没有看,都整齐地摆在装着这个手帕地小箱子里。我想我能了解她的心情。你能了解吗?""" " 信上满
是泪水浸透过的痕迹,我想灵灵一定是哭着给我写的信,而且是夜深人静的时候。
  我抽出了藏在信封里的那幅白色手帕,手帕中间有一团红色的痕迹,角上是莹绣的我的名字。这个是我们第一次做爱时用的,那是她的落红。她竟然一直收着,直到离开这个世界。泪水不争气的从眼眶里流了出来。亭和倩也看出我的异常,两个人傻傻地坐在那看着我。她们从来没看过我哭,一个那么坚强乐天的男人的泪水。" " 铛。铛。铛……是她们买来的钟,故意把时间定在除夕12点的时
候。

  我突然感到一阵恶心,推开桌子跑到外面,在新年的钟声里把我精心烹调的年夜饭全都吐到一株大树下面,一直吐到连胃液都呕不出来。我跌坐在地上,木然地看着阴沉地天空。" " 喀!!!一声炸雷一道闪电之后瓢泼大雨下了起来。
  雨水打到我地脸上,很痛很痛。我索性躺在地上让雨水狠命地冲刷我的身体。
  可惜这都不能挽回我所犯下的罪孽,是神在惩罚我吧。我永远都没有机会在见到她了,即使我死掉,也会因为我的罪孽而掉进地狱,而她和我唯一的联系就是这手帕了。

  " " 我躺了很久很久,我还记得我把拿伞过来的亭一把推倒在泥浆里,接着接着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 新年的第一天我醒了。今年的运势就像倩说得一样,在钟声响起的时候我接到了一生中最大的噩耗。直到现在我的手里还死死的抓着那手帕,但是但是她和我唯一的联系,那团血迹已经由于昨天雨水的冲刷而消失殆尽了。我看着看着,不觉得笑了……" " 新年得第二天,我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所有的事都要了结一下了。我要用我的生命来了结这一生的错误。我早上离开的时候吻了亭和倩,还说了一句话。" " 也许我再也不能见到你们了,但我会记得你们的。忘了我吧,忘了这三年吧。回去自己应该在的地方,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嫁个好丈夫,做个好妈妈吧。"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吾夜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