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公元2080年,中国大陆经济发展迅速,公民经济收入明显提高,曾经为生计而奔波的公民们终于入住了高层住宅,开起了私家车,大陆经济发达成为了国家领导人在外交方面经常津津乐道的话题。

  然而,经济的发展并没有改变大陆人的文化修养,长时间的安逸生活使得人们的生活趋于堕落,曾经洗米买菜上班挣钱的男人女人们开始频繁的光临ktv,赌博bar,尤其是很多大学,中学生们也自甘堕落,抛弃学业开始对虚荣,享乐的追求,尤其是曾经让家长自豪的乖乖女生们,也开始了浓妆艳抹,泡网吧,跳艳舞的堕落生活。外国很多经济学家与社会学家分析,如果此种现像再不加以制止,新一代的中国青年很难承担起未来国家发展的需要。中国领导人也为此事多次讨论,最后讨论一致认为:环境是影响下一代生长的最大因素,要想让下一代健康成长,必须要将社会上一些堕落「榜样」们清除掉,那么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榜样」呢?当然是那些在自甘堕落的同时,又能吸引人们眼球的堕落女学生了!于是,国家秘密成立了一个叫做「社会净化组织」的机构,专门对长相美貌却又自甘堕落的女学生们进行秘密处决。组织成员都是从部队挑选的思维敏捷,心狠手辣的上等兵,组织由一个叫做苏炳年轻上尉全权负责。

  一场香艳的战斗打响了!

                 一

  王莲莲一大清早就直奔网吧,开始了自己的交友游戏,她今年19岁,在中学的时候由于环境比较好,所以虽然自己不是很努力依然考上了一所三流大学,然而另一种环境却立刻改变了她,每当她听到自己室友和几个男生轮流操穴淫声连连的时候,她的心里痒极了,但又出于怕羞,她不敢找本校的男生,所以准备试探着网上交友。王莲莲打小在家里养尊处优,生的细皮嫩肉,刚过了发育年龄的她正是亭亭玉立,所以很不幸,刚去网吧的第三天,她就被净化组织的色魔们
               相中了……

  郊外,「社会净化组织A城办事机构」昏暗的地下大厅里……

  一群新兵正在兴奋的从不同外形的汽车中卸下漂亮的女学生,为了不引起人们的注意,苏炳可以说是煞费苦心,他从不同城市购买了不同型号,不同外形的家用车,专门用来运输被捕获的女生,女生都是用各种非常隐蔽的方法捕获的,比如王莲莲,她在网吧刚和一个小白脸聊上,觉得口渴就要了一瓶可乐,有人说了:是在可乐中放了迷药吗?当然不是了,不然稍作调查,就可以查出可乐中有迷药成分,这不就穿帮了吗?王莲莲喝了可乐后,去卫生间小便,里面的一块纸巾被士兵作了手脚,在上边滴入了一些快速渗透致幻剂,纸巾和皮肤接触10分钟后,王莲莲进入了幻觉状态,迷迷糊糊的从网吧走到了一个僻静地方,乖乖的钻进了士兵准备好的麻袋里睡着了。

  「真水灵啊!」

  新兵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负责将捕获到的女生扒光衣服,送到通往地下二层的传送带上。看着一个个粉嫩性感的女生软绵绵的躺在传送带上,新兵的小弟们早就已经肿胀的要死,为了积攒新兵的欲望,苏炳是严令禁止新兵操女生的,新兵必须升级为王兵后,才有资格对指定女生随心所欲,所以不少新兵一边拖女生衣服,一边手淫,弄得自己的裤裆粘粘糊糊。

  地下二层是体检中心,因为要被处决的女生太多,尸体必须加工成食品作为士兵们的食物,所以在这里要对所有女生的身体内外作详细的体检,凡是发现肉质有问题的必须在这里解决。有一个22岁左右,身材高挑的女生舒梅被检查出来有艾滋病,需要经过等离子射线照射处理,王兵把舒梅悬挂到一个全金属封闭的小屋内,恋恋不舍的揉了揉她的乳房,然后将传感器接到她的胸部和小穴上,锁上房门,启动了电源,通过观察镜看里面的舒梅。直流电迅速开始刺激舒梅的三点,强大的刺激将她唤醒,她看了看四周,发现是一个狭小的,有着银色金属墙壁的房间,只有一个透视镜可以看到外边,外边正有一张色迷迷的脸看着她。
  舒梅又羞又怒,想捂住自己的羞处却发现自己双手和大腿根不被吊着,使自己的臀部高高挺起自己却又动弹不得,张口就要大骂,王兵见状赶忙加大了电流,在致幻剂作用还没有彻底散去的情况下,电流可以使舒梅获得巨大的快感,舒梅突然觉得自己的胸和小穴像被无数只蚂蚁爬过一样,舒服至极,很快顾不上羞闹,大声呻吟了起来,就在这时电流变成了一股股的X射线,流量比以前大了数倍,致命地刺激着舒梅的三点。

  「啊!啊!哦……啊!嗯!啊……」

  舒梅随着射线的节奏快乐的叫喊,身体一张一驰地抽搐着,在她爆发高潮的时候电流开始一直不停,这使她的臀部高高撅起,一根细长的金属枪迅速刺入了舒梅的肛门,她觉察到了有异物塞进了她的肛门,可是快感使她顾不得这些,只是把臀部稳稳的抬着,任凭其插入,自己想要获得更大的快感。可是等到金属枪刺穿了她的大肠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哎呀我地母啊!~ !!」

  舒梅作了最后的呼喊,小便失禁了。5秒钟后,金属枪从她的嘴里穿了出来,整个金属枪变成了蓝色,开始杀菌了!

  王兵看着外面屏幕上的艾滋病菌归零后,切断了电源,金属枪直接就把舒梅的尸体运到了烧烤间。

          (行刑继续……在体检中心……)

  「哎呀我地母啊!~ !!」

  舒梅作了最后的呼喊,小便失禁了。5秒钟后,金属枪从她的嘴里穿了出来,整个金属枪变成了蓝色,杀菌开始!

  王兵看着外面屏幕上的艾滋病菌归零后,切断了电源,金属枪直接就把舒梅的尸体运到了烧烤间。

  另外还有两个女生杨露和苏晓丽一个被查出来肛门内侧有一块癣,一个被查出来乳房里有小肿块。癣菌是需要用高温杀死的,王兵将杨露拖到了高温杀毒室,将电热棒塞进了杨露的屁眼,为了不让她死的太痛苦,王兵同时把挤奶器和阴户按摩器加到了她的三点上。而苏晓丽就简单一些,在她高潮的时候将有肿块的乳房接触就可以了,王兵把苏晓丽挂到杨露旁边,给她也安上了挤奶器和阴户按摩器,不同的是她的挤奶器旁边有一把锋利的短刀。

  王兵启动了电源,两个女孩子一前一后被唤醒了。

  「哎呀,这是什么地方……哎呦……下流!有东西在挤我的胸!」

  「呀这是要干什么呀!啊呀!电人家小便都有的!」

  两个女孩突然感到有东西在不停的骚扰她们的私处,两人又羞又痒,惊叫连连。挤奶器不停的吸允着两个女生漂亮的乳房,而阴户按摩器不停的刺激着两个女生最快美的地方,她们虽然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可是快感已经无法抵抗的充斥
             着她们的神经……

  「这是……怎么回事啊?」

  杨露是个很风骚的女孩,虽然羞红了脸,双腿却慢慢加紧了下面的按摩器,胸部也挺了起来,任凭机器羞辱她的娇驱。

  「嗯,讨厌,讨厌死了!啊……」

  挤奶器不光只起到按摩挤压乳房的作用,同时也通入了电流,当电流一股股的流入苏晓丽的乳房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胸正被一种莫名的奇痒充斥着。
  「这是什么感觉呢?」

  苏晓丽想着……朦胧的快感中,她回忆起自己第一次的经历,让男友,不,应该说是好几个男孩子把她架在床上,使用各种电磁按摩仪挑逗她的乳房和阴户的时候……那种万蚁穿心的感觉!对!就是这种感觉!苏晓丽想着自己的初潮,虽然有些痛,但是那种快美是无法形容的,几个按摩体挑逗自己的羞处,无数只粗糙的大手蹂躏着自己的身体,还有那大而粗或者细而长的阴茎,一次又一次刺穿她的身体……那一次次的快美……苏晓丽越想越兴奋,越想越配合机器的摆布。
  20分钟后,两个女孩同时爆发了最大的高潮,她们全身挺直,嘴巴大张着,双腿使劲夹着下面的按摩器,王兵见状,坏笑着启动了电热棒和短刀……

  「烫死啦!哎呀,下流死啦!怎么还带这样的啊!」

  杨露突然觉着屁眼吃痛,惨叫一声开始一个使劲开始扭动屁股。电热棒的温度越来越高,杨露的屁眼里面发出了「呲呲」的声响,要是换成平时她很快就会被疼的休克的,可是在致幻剂的作用下,杨露的快美还没有结束,她依然呻吟着,任凭屁眼里面已经冒出了白烟!

  而苏晓丽低头一看发现自己一个乳房被奇奇的切下,尿液立刻像喷泉一样直直的滋了出来!

  「天啊!我的胸!」

  苏晓丽为了让自己的胸更加丰满,不知道已经往上面抹了多少滋养露,花掉了多少父母的血汗钱,可今天就这样突然被切下,这比让她死还心疼!待到尿液排完后,她径直昏死了过去。

  那边的杨露呻吟声也慢慢低了下来,王兵见差不多了,拿了一把匕首朝两个女生的肚子各桶一刀,反正一会也是要解剖的嘛!两个女生各翻起了眼,就这样灰飞烟灭了!

  所有被查出毛病的女生,全都在享受了快美的高潮后开始消毒,杀死,然后直接送到烧烤间或者肉类加工厂作深加工,而合格的女生,则运往地下三层——「天伦厅!」

               第一章完

  二。

  天伦厅是普通王兵享乐的地方,虽然相当部分被筛选出来的美女要交给上等王兵享受,可留给他们的数量还是相当可观的。陈海正是天伦厅的厅长,他正带着3,4个刚升上王兵的新兵参观。天伦厅的管理很轻松,只要把相当出众的美女筛选出来后,其余的女孩子可以有王兵们任意挑选,任意摆布!大部分王兵喜欢给女孩子再喂一些催情剂然后奸淫,或者注射一针迷药迷奸美女。不过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喜欢强奸轮奸的变态王兵把女生绑好后用电棒弄醒开始强干,任凭女孩子们哭鼻子抹泪喊爹叫娘!有的朋友又要问了,这样岂不是很吵,女生们大喊大叫,岂不是会把其他女生都吵醒吗?呵呵作爱当然不是像炖大锅菜一样都在一个大厅里面,虽然叫做天伦厅,可真正的厅是用来挑选和传输美女的,王兵做爱一般要在包房里,非要在大厅干也可以:一边干胯下的一边看传送带上的更漂亮的美女嘛!但不能把女生弄醒,也就是不能强奸啦!

  大厅里有4,5百间包房,每一间包房中都有完善的设备,人体器官是很值钱的,基本上每一个女孩的器官被出售后可以购买大半个房间的设备。所以每天要处决的女生自然很多啦!

  王兵小坏正兴奋的往包房里面拖一个大奶子的美女,这个女孩个子不是很高,但是皮肤格外白皙,奶子大的都有些下垂了。还有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在腰际!
  小坏就是刚才被陈海正带着参观的新生上来的王兵,看着满厅的大白条早就欲火难耐了!他刚开始参观的时候就看上了这个波霸美女陈婉菲,陈婉菲是四川大学英语系的系花,要比外表清醇可爱整个学校也没有人是她的对手,这个女孩平时给人一种很乖巧的外形,可是她的品质并不好,在学校里高傲的很,哪个男生都看不上眼,平时也娇气的很,别人稍微不小心碰她一下她都要不高兴好长时间,而且她的英语水平并不好,要不是高中的时候和40多岁的英语老师做爱,她可考不上这所大学。正因为这样,所以陈婉菲的朋友不是很多,自己没事喜欢在网上榜个大款骗点钱花花,好吃懒作时间长了,身体也有些发胖,好在皮肤白皙,所以不但不显着难看,反而更加丰满了!

               *******

                陈婉菲

               *******

  话说回来小坏把这个波霸往床上一丢就扑了上去,两只手同时揉着丰乳,并贪婪的噙着这个小波霸的嘴唇,要是陈婉菲醒着的话,怎么可能让这么个脏小子去碰自己娇嫩的身体呢?小坏是个老实本分的孩子,所以不敢直接操陈婉菲的穴,于是他把自己的老二哥夹在陈婉菲两胸之间开始乳交,光滑的乳房刺激着自己的阴茎,这种快美不一会就让小坏射了,精液喷了陈婉菲一脸!小坏爬在陈婉菲的身上休息了好一会才把陈婉菲脸上的精液擦净,然后将自己的阴茎塞到陈婉菲的嘴巴里,抽插了一会后又重新挺立了起来,于是他分开陈婉菲的双腿,将自己的阴茎顶在陈婉菲的小穴上一点一点的搦了进去,由于阴茎刚被陈婉菲吃过,很滑,所以小坏很快就抽插了起来,同时嘴巴噙着陈婉菲的乳房,自己一边操着,一边伴随着节奏叫着「哦……哦……哦……」20分钟后,小坏把自己的精液全都射到了陈婉菲的子宫里边,自己爬在陈婉菲柔软的身子上喘着粗气,任凭精液从陈婉菲得跨间流出!

  又休息了一段时间后,小坏突然想起刚才陈海正命令他完事后要给他汇报的,于是赶紧穿上衣服,一路小跑到陈海正的面前说:「报告长官,我干完了,女人很爽!」

  陈海正听了哈哈大笑:「傻小子,我让你告诉我一生就行了,不用说这么多!
  哦反正时间也挺紧的,咱们得抓紧!」说着指着旁边几个5,60岁的老兵说,「你们赶紧去处理一下吧!」说罢就让小坏带着几个老兵走向自己的包间。
  此时陈婉菲还在包间柔软的席梦思床上甜甜地睡着,殊不知自己的小命已经快要到了尽头。老兵们打开门,直奔床上的陈婉菲,两个老兵抓着她的掖窝向上一拎,陈婉菲就站了起来,随后老兵扶着陈婉菲的腰向下慢慢放,让陈婉菲保持一种类似于「骑马蹲裆势」的姿势,然后对旁边另外两个老兵说:「好了,抄家活吧!」说罢只见旁边的老兵掏出一个盒子来。小坏此时赶紧走过去看个新鲜,却看到盒子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银针,有粗有细,有长有短,其中还有一个1尺见方长,4根手指粗的银棍。这几个老兵原来是从全国搜罗来的屠夫们,原来专门负责给别人杀猪宰羊,平时就喜欢研究在宰杀动物的时候,怎样让动物能快快乐乐的,毫无挣扎的死去!对于人,他们经过多年研究发现女孩的身体上有几个「风骚穴」,只要使用银针一刺,在正经的女孩也会不管不顾的快美起来!只见其中一个老兵拿起了一根短一些的银针,朝着陈婉菲乳房下放一刺!

  「哦……」

  风骚穴被刺,陈婉菲吃痛立刻醒了,此时她迷迷糊糊的并没有正开眼睛,只是感觉到自己的乳房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开始的时候疼了一下,随后立刻开始发麻,麻种略有一些痒痒。

  看到陈婉菲醒了,老兵赶紧有拿了一个针扎在陈婉菲另一个乳房下面。
  「啊呦!干吗呀!」

  陈婉菲再次吃痛,哼唧了两句,可是随后马上感到自己的双乳开始剧麻,乳头立刻挺立了起来,有一种想被男人吸噙的欲望!她扭动着腰,将胸微微向前耸立。

  这第三根针,此在了陈婉菲小穴和屁眼之间的那个自由地带,此时的陈婉菲突然觉得小腹开始发胀,慢慢也变成了和胸部一样的麻,痒!一股莫名的快感油然而生!

  「啊……啊……不要啊……」

  陈婉菲沉醉着,昏沉着挣开眼睛,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几个老掉牙的老骨头和一个土气的穷小子!自己精心保养的身体竟然被这种人看了,玩弄了!
  陈婉菲觉得自己心里一百个不高兴,可是那种莫名的快感越来越厉害,她的双腿渐渐开始不听使唤,哆嗦起来,此时的陈婉菲早已深陷风骚,不能自拔,就算是让这些人轮奸自己也不会再有意见,可是这几个人光看,谁也不动手,陈婉菲受不了了,自己身体像被一种欲望包裹着,这种欲望是她的身体前后抽搐起来!
  「你们来啊!不行……别乱来……哎呀还是来……啊……」

  陈婉菲虽然嘴上此时还有些不乐意,可心里一直盼着能有个东西赶紧插入她的下身吧!老兵见状,拿起了那根银棍并按了上面一个机关,银棍立刻深长成为一个尽2米长的银枪!只见两个老兵一人一边一手扶着陈婉菲的腰,一手拖起陈婉菲膝关节的后边,把陈婉菲平铺在床上,阴户大张着,陈婉菲此时因为有人摸了自己,抽搐的更厉害了!

  一个老兵拿起银枪,另一个老兵上前摆开陈婉菲的小穴,银枪被一点点送到了陈婉菲的小穴里。

  「呀……啊……」

  陈婉菲又闭上眼睛,开始享受了,可是随着银枪刺入的越来越深,陈婉菲明白自己将会怎样!

  「不行!停止!会死人的……啊……死了啊……」

  陈婉菲一边制止,一边却忍不住将双腿分的更开,任凭银针刺入!

  「别……求求你们别……死人啦!」陈婉菲扭动着身躯,「下流死啦!!救命啊!死啦……」陈婉菲快美而绝望着呻吟着,慢慢呻吟变成了歇斯底里的惨叫,惨叫声随着银枪的深入而慢慢减小,最后只剩下「哦……哦……」的哼唧声。
  当最后一点声音也没有的时候,银枪从陈婉菲的嘴里穿了出来,陈婉菲全身挺直,白眼一翻,脖子一歪,一个丰满的大美女就这样被处决了!

  几个老兵把死去的陈婉菲抗起来,向外走去,「这个肉不少,拿回去正好蚝油!」回头再看小坏,早已经又手出一大把精液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