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4035



  ***********************************
  这是个我构思很久的故事集,先写出一篇畅想2068年普通人一天的生活情形,看大家的反响如果好的话,会再写2068年土豪的一天、2068年屌丝的一天。

  本人是个冰恋重口爱好者,所以小说里会出现大量泯灭人性的剧情,毕竟克隆人就算是美女只要克服了心理障碍,而且有欲望就没问题吧。

  严格意义上是第二次写,对于这篇小说的文风和世界架构,如果大家有觉得不合适的地方,欢迎提出指正。

  ***********************************
  2068年,迫于人口压力和环境恶化造成的世界性社会矛盾,绝大多数国家已经对色情、赌博、毒品亮起绿灯。政客们希望国民纵情声色,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无休无止的纷争中。

  EC公司敏锐地觉察到市场的前景广阔,它迅速收购了一家老牌生物研究所,把克隆人技术推入了色情服务业,并用互联网思维,满足客户的定制要求。
  沈诚是一家银行的理财顾问,周末他在电脑前熟练地登陆进EC的主页,屏幕上出现了阵列式的女人照片供客户挑选。定制容貌则需要另付1000元。
  「必须是韩佩佩这个贱人!老子要干死她!」沈诚拍打着鼠标说。这个让他忿忿不平地女人是自己的上司,平日里一副高傲优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女强人样子。要命的是,沈诚工作上的每一个失误都逃不过韩佩佩的眼睛。事实上,他曾经向这个美女示好,反而像是惹怒了对方,整个事情就彻底成了一场梦魇。
  点击网页上的定制容貌后,沈诚上传了一张韩佩佩的漂亮工作照。

  下一步,选择身材。屏幕上出现了从一米二到一米九的女性各种身材示意图。
  根据目测,沈诚如实选择了T168B88W59H87等项目。

  然后,屏幕出现了选择音色的界面,他又上传了单位年会上韩佩佩主持讲话的录音。

  接着是性格设定,他毫不犹疑地选择了女王向。

  再下一步,情景设计。沈诚点了一支烟,陷入深深的沉思。他计划把自己压抑许久的怒火发泄到这个冒牌韩佩佩身上。他需要简单介绍自己需要的场景元素,让CE的工程师们把设定好的记忆灌输给克隆人。

  点击支付,克隆一个人的结算金额为6000元。看着卡里的钱被刷走,沈诚反而送了一口气,他穿好外套钻进车里,向目的飞驰而去。

  没多久,一座酒店式的大楼出现在面前,沈诚在电梯口刷了指纹,然后被送到了一扇编号为4120的房间外。

  他推开门,这是一间被布置成小型会议室的房间,正如他定制的那样。圆桌上放着考卷和笔,远处座位上端坐着一个女人正看着他。

  瓜子脸,精致的五官化了点儿淡妆,兼有女性的俏美和男性才有的英气,同为黑色的马尾辫发型和西装搭配显得率性利落,下身西服裙包裹着一双薄黑丝美腿又让人想入非非,这正是韩佩佩最常见的样子。

  「沈诚!迟到十分钟!」女人跷着二郎腿白了他一眼,这是他最经常听也是最讨厌听到的话。

  「佩佩姐,不好意思哈。考试迟到不算缺勤吧?」沈诚对眼前的克隆美女陪笑,戏要演下去才有意思。

  女人被灌输了自己就是银行行长韩佩佩的意识,嗔怒道:「少嬉皮笑脸的,这十分钟从你的考试时间里扣除!」拿起考卷一看,沈诚笑了。卷面上是他在网上胡乱填写提交的东西。

  「沈诚我说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傻笑个什么劲儿?考试不通过要降级的,到时候你再笑不迟!」冒牌韩佩佩简直可以以假乱真了。

  沈诚装模作样地一题题飞快写下去,填空,选择,问答,不到二十分钟交了卷子。

  原本对他正眼不看一眼的韩佩佩脸上闪过一丝惊奇,随即又变成了鄙夷的表情。接过卷子,还不忘挖苦道:「不会答用不着乱填啊,对自己这么不负责?」
  然而仅仅看了卷子一眼,美女的脸就红得像苹果似的,低头不再说话。
  沈诚装作无辜的样子上去说:「佩佩姐怎么啦?我能得多少分啊?」纸上赫然印着:填空题一,韩佩佩今天穿的内裤是:A肉色高腰式、B白色三角式、C红色丁字裤、D灰色平角式。

  「我选了C,正确答案是什么啊?」沈诚看韩佩佩刚才嚣张的样子瞬间一扫而光,强忍着没笑,却直接把手伸向她的西服裙底。

  「呀!」毫无防备,美腿被沈诚左右分开,露出裙底薄薄的连裤袜,可以看到两腿间只有一条纤细红绳,根本不足以遮盖御姐茂盛的花园。

  「沈诚!!!你敢碰我?!!」韩佩佩咆哮起来。

  「嘿嘿,我选对了。想不到佩佩姐外表这么大方得体,内心却这么骚。」沈诚看着她羞愤难当的样子,接着说:「我得对自己负责呀,看看其他题。」问答题一,如何证明韩佩佩是沈诚的性奴?!

  「够了!」韩佩佩忍无可忍,「给我离开这里!」她看到沈诚完全没有反应,吼叫着:「你不走,我走!」她跑到门口,想离开却打不开门,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被反锁在这间会议室里。身后传来沈诚一本正经的声音:「答,韩佩佩的奶罩和骚屄里有证明自己身份的标识。」沈诚说完就冲上去把她压在地上,飞快地扯开她西服前襟的纽扣,不顾对方如何激烈反抗,把露出的全罩杯文胸向上翻转,罩杯内的标签随即滑落出来。

  「看看这个,好好看!」沈诚激动不已,把标签举在可怜女人的面前,带着她体温的标签字迹清晰可见:「韩佩佩是沈诚的性奴,她的一切都属于沈诚所有。」
  韩佩佩大惊失色,双手紧紧守护着胸口,屈起腿想用膝盖顶走沈诚。哪料到沈诚顺势侧身,用身体压住她的左腿,一条腿顶住她的右腿,裙底的风景再次暴露无遗。

  「放开我!你胡说八道!」韩佩佩无法解释为什么自己的胸罩里会有和沈诚相关的猥琐字条,面对下属的袭击,她开始尝受到身为女性的劣势。

  「啊!」一只大手麻利地伸进裙底,把她的连裤袜裆部轻易撕开一道口子。
  「快住手!唔……」两根手指撇开丁字裤,紧接着粗暴地探进御姐的花蕊里,开始在整段阴道腔体里分头探索。指尖滑过体内的嫩肉,小腹就像被电流经过般地颤抖,但这些本能反抗在沈诚的粗暴动作下都不值一提。

  很快,又一张字条从女人的阴道里被抠出来。她被扼住下巴,不得不审视上面的文字「韩佩佩是沈诚的性奴,她的一切都属于沈诚所有。」自己的下身什么时候被塞进字条,沈诚又是怎么知道的,自己的身份难道真是……韩佩佩来不及多想,她趁对方自鸣得意的时候,猛地站起身来,跑到门边捶打会议室的小门。
  「来人啊!救命!」她一边大喊大叫,一遍拼命回忆自己是如何来到这个房间的,唯一的这扇门被她捶打得咚咚响,却始终没有人出现。我这到底是在哪里?
  其他人都哪里去了?可惜脑袋一直是一片空白。

  脑后的马尾辫被抓住向后扯,一阵疼痛把她拉回现实中。头皮像要被掀开似的,整个人不得不被那只抓住辫子的手牵着走。

  沈诚在身后大骂道:「贱货!还不肯相信是么!」手一扬,就又把韩佩佩摔得趴倒在地上,接着扑上去干脆三下五除二剥光了她除了丝袜外的所有衣物。自己又解开皮带,露出早就昂首怒立、宛如儿臂的阳具。他扭动腰肢,让阴茎头对准她肥臀间狭小的阴道口,双手紧紧捉住她的肩膀,两臂一松,腰向前挺,借着体重竟然将粗大异常的阴茎一口气全部贯入女人体内。

  「啊唔!!!!!!……」韩佩佩只感到两腿间撕心裂肺的疼痛,却不知道是沈诚给她定制的窄小娇嫩型小穴。精致粉嫩如花的私处在这第一次被巨物插入后,就已经毁坏得不成样子。那条近尺长的怪物就这样停留在肚子里,赤身裸体的她就像被串烤在滚烫肉棒上的鲜肉,俯卧在地上动弹不得。

  男人匍匐在她滑腻的脊背上,又伸手去捧起紧贴在地上那对儿肥硕的奶子。
  慢慢弓起小腹,肉棒缓缓退出三分之二。咬牙切齿地说:「填空题,韩佩佩最讨厌的性姿势是背入式没错吧?像你这么骄傲的女人,根本无法容忍这种被压着干的姿势。」话音刚落便展开第二轮冲刺。

  啪!啪!啪!啪!伴随着打桩般的单调动作,沈诚的小腹无数次狠狠撞击在她的美臀上,每一下都把韩佩佩全身向前方顶出去几寸又再次拉回来。胯下阴茎像巨蟒一样在韩佩佩两腿间的血洞灵活进出,宫颈早被坚硬的龟头闯入,刮出的粘膜、软组织和血液在她两腿间渐渐汇聚成一小撮肉沫。

  一口气猛挺了几百下,女人的惨叫也由清晰的啊啊,变成肺部与鼻腔共鸣出浑浊的哼哼声。沈诚逐渐感觉到压在身下的美妙女体渐渐失去了开始时与自己抗衡作对的意识,想起平时韩佩佩桀骜不驯的样子,他带着剩余的愤怒死死咬在女人的香肩上。衔着对方的肩肉,不甚清晰地笑骂道:「你就是野马,老子也照骑不误!韩佩佩!你他妈就是老子6000块买的一块臭肉!操死你!」就这样骂着抽插了几十次,沈诚才紧紧搂住韩佩佩的小蛮腰,将子子孙孙一下下射进女体最深处。

  结束后,他抓起她的马尾辫,让她的头以夸张的角度向上抬起来:韩佩佩被干得翻起白眼,有进气没出气,任凭一条沾满唾液的香舌挂在嘴角外,往日英姿飒爽的自信笑容变成了如今罕见的痛苦扭曲样子,那表情看起来恐怖又淫邪妖媚。
  胸口一对儿原本珠圆玉润的奶子被掐捏出道道血痕,让人目不忍视。两条套着丝袜的修长美腿人字形左右大敞着,还算完好,只是私密处已经面目全非了。
  沈诚在门上按下指纹,一个声音随即响起:「请为我们的产品及服务打分。」
  「100分,我很满意。」「请问您愿意捐献废弃产品给需要的穷人吗?」「哈哈,当然,操过她的人越多越好。」「谢谢惠顾,欢迎您再次光临。」周一,沈诚回到公司。面对上司韩佩佩的诘难,他轻易不会发怒了。

  同时,CE公司的侧门,一群流浪汉很早便聚集在那里。直到侧门打开,十几个身穿浅蓝色病号服的女人排成队走大厦。人群顿时骚动起来,流浪汉们一拥而上,开始了争夺废弃女克隆人的斗殴。

  四十多个流浪汉抢夺十几个女克隆人,场面混乱不堪。

  「和我走吧!」一个醉醺醺的酒鬼拦住一个女人说,他很快被后面的大块头踢了个狗吃屎,女人紧接着被后者拉走了。

  「我的!」「我的!」两个乞丐一人抱住女子的上身,一人抱住女子的双腿,谁也不肯松手,三个人在地上扭打作一团。

  代号4120的女克隆人,仅仅做了阴部修复手术,依然极度虚弱,丧失了行走能力。被抹去记忆的她,静静躺在一张长椅上。一个刚刚打架落败的流浪汉发现了她,扛起4120飞也似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