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85889(1-3部共48章全)

                第一部

            第一章花香岂能轻采摘

  「阿来,这次赚大了,队里来了大美女。」强子兴奋地跑过来跟阿来嚷道,阿来问强子:「那你跟人认识了没有?」强子憨憨摇头。阿来和强子是「野驴户外网」的资深驴友,两人是一对死党,一起走过很多地方。强子不善言谈,一碰到女孩就开不了口。这次组队去妙华山徒步,一行有十二个人,阿来是副领队,大家约定在火车站南广场碰头。

  人都到齐了,最后两个女孩子也到了,正在跟领队老张他们一堆人认识呢。
  阿来忙走过去,不由得眼前一亮,一个女孩个子很高,阿来估计能到176,跟自己差不多,身材匀称,容貌异常靓丽,带一个鸭舌帽,头发从鸭舌帽的扣子中伸出来,成一个长长的马尾,青春气息十足;另一个女孩164左右,圆圆胖胖,两眼大大,很是灵动,整个人甚是可爱。

  「这是我们的副领队,阿来。」老张介绍道,阿来打了招呼:「你们好,两位美女。」

  「你好,我的网名叫兰可儿。」高个女孩倒是很大方,主动伸出手来跟阿来握手,说道:「久仰你们的大名了,你们的英雄事迹我们都看了。」

  「我的网名叫妞妞。」另一个胖胖女孩说道。这个名字倒是很符合她的样子。「等会再跟我们讲讲啊。」

  原来去年冬天阿来强子去走鳌太,遇大风降温,队中有人失温,阿来强子把队友背了下来,救回一条命,事后在野驴户外网发贴说了一下整个过程。

  「人齐了,先上车哦,呵呵。」老张张罗道。大伙上了车,自我介绍,检查装备,一通忙乎后各回各铺,阿来强子正好跟兰可儿妞妞一个隔间,跟她们讲起了鳌太救险经历。整个过程也很平常,就是发现队友有失温迹象,立马放弃冲顶,轮流把人背下来而已。但是三周后鳌太又出了全国闻名的大事,另一个队冻死三人,就显出当时阿来他们的一些做法的正确性。

  兰可儿听得入迷,说道:「听当事人讲,就是不一样。」

  阿来指着强子的腮帮子上一条长口子说:「摔的,逢了7针。」妞妞吸了一口气,道:「我们这次不会遇险吧,听说妙华山挺野的。」阿来笑了,说道:「放心吧,凭我们两个猛男,扛也要把你扛出来。」

  没想到一语成僭,妞妞在妙华山崴伤了脚,为了不拖大队后腿,老张带着大队继续行进,阿来强子带着妞妞兰可儿下撤。山高林密,走了大半天,两个老驴居然也迷了路。GPS也不准,数字乱跳个不停,看来是坏了,阿来暗骂了声「该死的!」

  阿来和兰可儿架着妞妞,强子把妞妞的包背在胸前开路。天色将晚,看来要在这个野地里露营了,四人都有焦躁之色。阿来想调整一下众人的情绪,想了个话题,问兰可儿道:「兰可儿,跟兰蔻谐音啊?」

  兰可儿还没回答,妞妞抢先说了:「就是兰蔻的意思,她给兰蔻拍过广告。」阿来立刻肃然起敬,兰可儿道:「别听她瞎说,就是试过镜而已。」阿来问:「你是模特?」兰可儿说:「不是,学外语的,偶尔客串一下。」阿来把衣服撩起,举到兰可儿面前,嚷嚷道:「大明星,签个名吧!」众人都笑了,气氛轻松不少。

  「兰可儿,兰蔻。怪不得闻到一阵香气。」阿来心想今天即便要露营,跟两个美女在一起,也必定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强子就叫起来了:「好香啊!你们闻到了么?」兰可儿和妞妞也叫道:「我也闻到了!」

  众人猛地发觉亮堂了很多,原来已经钻出了密林,眼前一片豁然开朗,举目四望,是一个山谷,坡上一大片桃花林,粉红色的桃花朵朵盛开,地上还有片片残瓣,微风吹过,香气扑鼻而来。阿来觉得有点奇怪,现在已经是五月份了,怎么还有桃花?可能山里气温低,花季较晚。

  四人搀扶着奔进了桃林,只觉神清气爽,通体舒泰。阿来说:「反正今天也晚了,咱们就在这里露营吧?」兰可儿和妞妞均叫好。四人卸下装备,在桃林中搭好帐篷,铺上地席。四人躺在上面,微风吹来,片片花瓣掉落到他们身上,四人都有陶醉之意。

  兰可儿站起来,她个子高,伸手摘了两朵桃花,一朵插在头上,给妞妞也插了一朵,说:「真好看。」夕阳洒在兰可儿身上,有种出尘的感觉。阿来和强子咽了几把口水,正要说话,忽然脚下的地颤动起来,眨眼间变一个大洞,四人身体顿时空了,一起大叫,跌了进去。

  阿来看见洞口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渐渐地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了,只听耳旁的风撕裂的声音。四人惊恐万分,手脚乱抓,但什么也抓不到。也不知掉了多久,阿来感觉风声小了,似有减速,忽然一声巨响,似乎拍在了水上,四人都晕了过去。

            第二章仙境地狱各不同

  兰可儿悠悠醒来,张目四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房中家私古香古色,窗户是老式纱窗,纱窗上画得几枝花朵,窗下是一个小几,几上还熏有檀香。兰可儿起床,推门而出,外面是一个走廊,还有几个房间,好像是个宾馆。出得院门,太阳当空,原来已是第二天。阳光甚是温和,全无毒辣之意,不远处是高山,这里是在山脚下,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花果树木,一条小溪在花丛中穿过,兰可儿沿着小溪而行,一路行来,万花飘香,争相开放。溪边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几个古字,兰可儿辨识了半天,应该是小篆体的「桃源仙境」四个字。

  兰可儿正在辨识碑文,身后传来声音:「你醒啦?」兰可儿回头,一个美女站在身后,白衣白裙,服饰似古似今,扎了一根绿色的腰带,举止非常优雅。兰可儿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想:「看了这么多穿越剧,今天不会是穿越了吧?」女孩看见兰可儿的动作也笑了,说道:「你在找你的朋友?」兰可儿急忙问道:「他们在哪里?他们都好吗?一个胖胖的女孩子,两个男的。」又想起来可能就是女孩救了自己,说道:「是你救了我们吗?这是什么地方?」女孩微微一笑,也不正面回答道:「你的女伴也醒了,我带你去见她。」

  阿来也醒了过来,却是被痛醒的。睁开眼睛,发现身处一件石室,而自己正躺在一张大木板上,双手双脚都被大大地叉开,用皮带固定在木板上,一个浑身赤裸的光头男子,目光冷峻,正从旁边的桶里拿出一团黑泥,在自己身上涂抹,黑泥抹在身上,先是一阵刺痛,有强烈的烧灼感,接着是麻痒难当,好像有无数虫子在咬噬。阿来又惊又怒,大喊:「你要干什么?」光头象是没听见阿来说话,拿出两片胶布贴在阿来眼睛上,阿来眼前一黑,就被一团黑泥封住了脸面,紧接着全身都被抹上了,甚至包括鸡鸡和菊花!阿来恨恨地想:「tmd,这是哪家的马莎鸡,等会投诉你没完!」一会又觉得这里不太会是服务场所,不知接下来如何;一会又担心强子是否活了下来,心里惴惴不安。只是身上麻痒难当,阿来扭来扭去,十分难受。

  渐渐地麻痒感觉消失,阿来犯困,又睡了过去。睡了一会,忽然被一盆水冲醒,连续冲了好几下后,阿来的眼罩被揭开了,光头男蹲在旁边,给阿来带上脚链,手上戴了一个红色的环,又把门板上固定阿来手脚的皮带解了开来。阿来看到了光头男的前额头顶的地方有一个印记,是个梅花形,粉红见肉,不像是文身,不知道是怎么弄上去的。阿来还在张望,被光头男拉着手链从木板上拖了起来,阿来知道这不是讲理的地方,跟着光头男走了出去,穿过一片走廊,又到一间石屋。门口居然又有一个光头男子,也是全身赤裸。那人将石屋的铁门开开,两人把阿来推了进去,紧接着铁门被锁上了。

  阿来进到石屋,里面光线极暗,只有墙上很高的位置有个碗大的气孔,透进来一点点光线。阿来的眼睛还在适应,强子的声音传了过来:「阿来,是你吗?」阿来循着声音道:「强子,你还活着!」阿来的手被强子握住了。阿来渐渐适应了屋内的光线,看到屋子里蹲着7、8个人,个个全身赤裸,被剃了个光头,戴着手脚链,阿来道:「强子你那个帅帅的头呢?」强子道:「你还不是一样?」阿来一摸自己,果然也是光头。强子道:「不光是头,你再看你的JB毛。」
  阿来这才发现自己除了眼睫毛,全身上下一根毫毛都没有了,连菊花毛都干干净净。阿来寻思:「刚才被抹的黑泥,应该是一种褪毛膏,不知道还能不能长出来,长不出来的话,大概以后很难找到女朋友吧。唉,现在想那么远干嘛?先逃出去再说。」

  大家一交流,有四川的,有东北的,各地人都有。有的是在野外花卉摄影时被弄了进来,有的是骑自行车经过花园时被弄了进来,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跟花有关。至于怎么进来的,都莫名其妙,说不清楚。大家商量着能否逃出去,很仔细地检查了石室,没有下手的地方,看来是被绑架了。对方抓了这么多人,一定有重大图谋,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命运?还能不能逃得出去?大家说了半天,没有结果。阿来坐在地上,想起了兰可儿和妞妞,尤其是兰可儿,这么醒目的女孩子,千万不要遭遇什么不测。

            第三章全新人生从今起

  到了晚上,石屋中已经完全看不见了,众人默坐在地上。铁门开了,进来一队光头男子,众人被一一牵出。外面明月高悬,视野很好,路边的路灯很像是十九世纪英国的煤气灯。阿来想:这是个什么地方啊?众人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一个大房间。

  门开了,里面灯火通明,众人被牵了进去,在房子中央站成一排,阿来在排尾。阿来向周围看去,房间很大,最上首坐了一位紧身超短皮裙的女子,长腿黑丝,穿一双高跟长靴,极为火辣诱惑,扎了一根红色腰带。红带女子旁边是一个扎蓝带的女子,两人正在说笑,下首坐了7、8个女子,都穿得很艳丽,腰间都有一根醒木亮丽的腰带,有黄有绿。而且,这些女子居然都是坐在一个个趴着的男子身上!阿来等人被牵进去站好,牵他们进来的光头男子都退到众女身边跪下。
  众女子看着阿来他们,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红带女子做了个手势,蓝带女子站起,手拿鞭子,向阿来他们走了过来,绕着他们走了一圈,上下打量。在一众女孩面前赤身裸体,阿来等人感到很羞耻,不由得都捂住了下体。女子们都笑了起来。

  蓝带女子走到队伍前面,说道:「欢迎来到桃源仙境。从今天起,你们将告别过去,过一个全新的美好人生。当然,学习的道路会比较漫长,但你们在这里,最后都将找到自己人生的真正价值。」蓝带女子声音清脆,口才很好,阿来这才知道这个地方叫「桃源仙境」。

  「我们这里,有一个至高无上的规矩,就是男人要绝对服从女人!」蓝带女子指着一众跪着的光头男子继续说道:「女人都是主人,男人是奴隶、是狗、是马、是马桶,是女人的财产,唯独不是人!任何违背、冒犯女人的行为,都将受到严厉的惩罚,我的这些话,你们一生都要牢记。」

  蓝带女主做了个手势,一个绿带女主端了一个托盘走过来,托盘上是一些五颜六色的项圈。「现在,跪下!」蓝带女主发令道,拿着皮鞭,盯着排头第一个男子,那个男子犹豫了一下,立刻被蓝带女主狠狠地抽了两鞭,男子倒在地上哀嚎,身上两道血痕,蓝带女主又是两鞭下去:「叫你跪下!」男子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跪好,蓝带女主看了男子手上的紫色手环,给他套上了紫色的项圈。蓝带女主走向第二个男人,是个小个子男人,不待蓝带女主抬手,连忙跪了下去,蓝带女主点了点头,给他也套了项圈。

  蓝带女主走向第三个,第三个是强子。阿来在强子身边,看到强子身体绷得很紧,阿来有些担心他。果然,强子突然爆发起来:「跪你妈B的!」一把打掉蓝带女主手中的项圈,蓝带女主脸色大变,鞭子一把抽来,强子以前练过多年散打,这回早有准备,快速迈步向前,抓住蓝带女主的胳膊,将鞭子夺了过来,然后一肘顶在蓝带女主的腹上,将蓝带女主打飞了出去。强子发作,阿来立刻跳过去,众男子也跳了出来,众人嗷嗷大叫,把手环摘下来狠狠地摔在地上,双手握拳,摆出打架的姿势,连地上跪着的两个也被激得站起来了。

  众人慷慨激昂,阿来却发现几个女主都没什么动作,十分镇定,似乎有什么后手。只听得「啪啪啪」拍手的声音,上面的红带女主鼓起掌来。她走了下来。
  看着强子道:「很好。」强子说:「给我们衣服,让我们走,否则老子拆了你这个地方!」红带女主道:「给你们个机会,只要你们能出这个门,就放你们走。」

  「打开脚链!打开门!」红带女主命令道,一个男奴爬过来,给阿来等人的脚链开了锁,又把大门打开。

  强子看红带女主十分笃定,心有疑惑,突然一鞭抽过去,红带女主侧身避过,抓住鞭稍,一把就将鞭子夺了过去,强子是散打高手,十分大力,居然被红带女主轻松将鞭子夺去。阿来和强子对望一眼,眼中都有惧色,强子大喊一声:「跑!」众男子立刻分头向门口冲去。阿来正要冲出大门,忽然被鞭子缠住脚踝,甩到空中,摔回到房子中间,摔了个七荤八素,只听得啪啪声响,其他人也被摔了一地。
  「还要衣服?你们今后永远都不用穿衣服了,在桃源男奴不穿衣服。」红带女主走到强子面前,抓住强子的脖子,将强子拎了起来,强子全无反抗余地,红带女主冷冷道:「你会被改造成一个特殊的工具。」说完猛地用鞭柄砸向强子的嘴巴,强子一身大叫,满嘴鲜血,吐出几颗牙齿,原来强子的几颗门牙都被砸掉了。红带女主又抓起强子的脚,众男子正惊异间,红带女主一扭,听得强子连连两声惨叫,红带女主将强子扔在地上。阿来等人看向强子,已然晕了过去,双脚自脚踝以下扭曲变形,触目惊心,已然被红带女主用手生生折断。

  强子被人拖出了大门,大门又重新关上。阿来等人乖乖地跪好。红带女主回到上首坐下,冷冷看向阿来等人,道:「任何违背、冒犯女人的行为,都将受到严惩,你们都记住了?」阿来等人心中惊惧,耳中仿佛全是强子的惨叫声,再也无人敢出大气。蓝带女主问道:「手环都摘掉了,项圈和手环对不上了,怎么办?」红带女主道:「随便套一个。」众人都被人套上了项圈,阿来被套了个黄项圈,他记得自己当时带的是红手环。

            第四章宁无一个是男儿

  接下来再无人敢反抗。调教开始,阿来等人听蓝带女主的命令下跪、磕头、在地上爬行、学狗叫等等。学狗叫的时候,阿来犹豫了一下,立刻吃到一鞭子,阿来叫了一声,自己都觉得很难听,又叫了几声,才慢慢顺畅起来。

  众女主在上面开始谈笑,吃东西喝饮料。开始做游戏,阿来等人一排跪好,女主们比赛丢食物到阿来等人的口中,接到的学一声狗叫,阿来接到一块,众女主一片哄笑,阿来心想:「这回是真的做不了人了。」

  玩了一会,红带女主站起来,踢了一下脚下的男奴,男奴立刻起身,跪在女主两腿中间,头上仰,嘴张大,红带女主将皮裙上拉,却是没有穿内裤(桃源所有女人都不穿内裤,后不赘述),私处对准男奴的嘴,居然开始尿尿!男奴似乎十分享受,全部接纳,咽了下去,完了后还用舌头给主人清洁。阿来看到这一幕,感受到强烈的感官刺激,腹下一股热浪,忍不住jj翘了起来。

  红带女主看众人翘j,说道:「可以了。」众男奴推进来七八个木桩,阿来等人一个个被拉到木桩上,手脚反绑,嘴里被塞了口球。红带女主和蓝带女主拿了一堆工具走了下来,红带女主走到阿来面前,轻轻地抚摸阿来的JJ,阿来还从没被人碰过,十分敏感,一下子又翘了起来,红带女主十分满意。红带女主继续抚弄,阿来呼吸变粗,就在阿来马上就要释放的时候,忽然胯下一阵剧痛,阿来一声哀嚎,原来guitou已经被女主用刀切去,阿来的JJ迅速地萎了下去,蓝带女主给阿来剩下的半截JJ抹上药膏,插入导尿管,再用纱布包好。其他几人也被依法施了手术。

  调教结束,阿来等人被几个男奴一一架回石屋,扔在地上。强子没有回来,阿来躺在石屋,看着自己包着纱布渗血的下体,欲哭无泪:「二十多年的青春,还没有尝过女人滋味,更没有后代,就被去了势,对不起自己的父母啊。」
  跟白天热烈讨论的情况不同,晚上石屋一片沉默。不久,石屋里传来了哭泣的声音,此起彼伏。

  药膏很神奇,两周后,阿来等人迅速康复,又被牵出去调教了几回,只是再也没见过强子。逃也逃不掉,下体残疾,全身无毛,就算逃出去也很难生活,阿来也认命了。最后一次调教的时候,阿来等人被告知,明天是新主人挑奴的日子,要好好表现,赢得主人欢心,就可以被主人领走成为私奴。

  阿来想,我会有一个什么样的主人呢?

            第五章他乡遇故重相逢

  第二天,阿来等人被从石屋中牵出,走出院子,这是阿来第一次出这个院子,院子外是一片桃林,风景倒是不错。走了十来分钟,来到一个大院,里面传来一阵身音:「第六组也来了!」阿来等人被牵了进去。

  院子里有一个很气派的大理石的楼,楼前是一个两三亩见方的操场,操场上也铺的是大理石,操场上跪了五排男奴。原来新奴不只阿来他们8个,还有其他人,阿来他们是第六组,被牵到后排,依次跪好。操场前是一个主席台,台上站了一个女子,长发如云,穿紫色长裙,扎一根黑色腰带,十分优雅。主席台两侧分四排坐了四五十个女子,第一排都扎白色腰带,后面几排扎彩带。众女子看着这些新奴指指点点,交头接耳。操场四周还有几十个女子,立在一旁。

  黑带女王开口道:「本月选秀大会正式开始!」声音清澈动听,两边的女子立刻鼓起掌来,气氛十分热烈。等掌声稍停,黑带女王接着道:「我先介绍下流程。首先是奴隶们的才艺表演,然后进入挑选程序,照例是系白带的实习女主先选,然后才轮到各位高阶女主,今天有十位实习女主,她们将抽签决定今天的选择顺序。」

  阿来向前排的实习女主看去,忽然看到了兰可儿和妞妞,两人都穿着露肩的长裙,扎白色腰带,手臂上戴着红色手环,两人正言笑晏晏,相谈正欢,兰可儿似乎受到了感应,也向这边看来,兰可儿神情一震,看到了阿来,兰可儿嘴角蠕动,想说又说不出来,妞妞看兰可儿神情有异,顺着兰可儿眼神看过来,也看到了阿来,妞妞张着嘴也说不出来。

  黑带女王说道:「第一项,才艺表演。」操场周围的女子们上场,一手持皮鞭,一手牵着一个男奴爬行,开始绕场。经过兰可儿和妞妞的身边时,阿来感觉到她们的目光,觉得羞愧难当。绕场结束,众男奴听女子的口令,做站起、蹲下、跪下、爬行的动作,然后是学狗叫,最后是趴在地上,女子们全部退场。

  黑带女王发声道:「第二项,抽签开始,实习女主先抽。」一个盒子端了上来,系白带的实习女主轮流伸手进去摸。一个女孩高声叫道:「一号球!我第一个耶!」兰可儿摸到了三号球,妞妞摸到九号球。

  黑带女王道:「第三项,选奴开始。我特别提醒各位的是,各位实习女主的手环是什么颜色,你们将不能挑选同样颜色项圈的男奴。」兰可儿看了自己手臂上的红环,又看了阿来脖子上黄色的项圈,两人对视了一眼,微微点头。

  摸到一号的女子率先下场,走到一个大块头的男奴面前,命令他站起、跪下、爬行,十分满意地把他牵走了,看来是事先就看好了的。摸二号的女子却朝阿来走来,停到阿来面前,原来阿来长期进行户外运动,身形健美,十分醒目,那女子正要开口,阿来猛的一个喷嚏,口水打在那女子的脚背上,那女子露出厌恶的神色,跺了跺脚,走向了阿来旁边的奴。

  兰可儿松了一口气,径直走向阿来,将他牵了出来,跪到旁边。妞妞也选了一个瘦瘦的奴。实习女主选好,轮到高阶女主挑选,高阶女主挑得仔细多了,有的看了牙口和舌头,有的闻了闻胳肢窝,有的甚至掰开看了菊花。

  选秀大会散场后,阿来跟着兰可儿回她的住处,一路上两人心神不定,默然无语。

            第六章各自经历各自谈

  回到住处,兰可儿关好门,解开阿来的项圈,想给阿来找件衣服,房子里又没有合适的,阿来见兰可儿找衣服,道:「兰可儿,别找了,这里男的不让穿任何东西。」两人坐下,兰可儿道:「阿来,强子呢?他还活着吗?」阿来说:「还活着,不过我后面没见过他了。」阿来把自己醒来后的种种遭遇说了一遍,兰可儿看着阿来光光的脑袋,和只剩半截的下体,心里一阵难过。阿来看兰可儿神情落寞,就问她:「兰可儿,你这几天是怎么过的?」兰可儿也讲起了她这几天的经历。

  原来兰可儿醒后,妞妞也醒了,两人死里逃生,看这里环境优美,气候舒适,人人和气,十分欣喜。问过旁人几次,是否发现阿来和强子的踪迹,别人总说:「以后你们会知道的。」后来被人带去观摩调教,非常震惊,然后就是选秀了。兰可儿说:「调教时看到那些男奴,我就想到你们是否也是这样,没想到是真的。」兰可儿站起来扶摸着阿来的光头,幽幽道:「阿来,在我这里,以后不会让你受苦的。」阿来抱住了兰可儿的腰,闻到兰可儿身上淡淡的幽香,这些天来担心受怕的日子终于过去,心中一片宁静。

  「这个地方,到底是个什么地方?」阿来问道。兰可儿道:「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只知道叫桃源仙境,新人实习期不让出去,要拿到黄带以后才能出去。」
  阿来问道:「黄带白带的,是怎么回事?」兰可儿道:「是这里的女主人的级别,按白、黄、绿、蓝、红、黑分级,跟跆拳道的分级一样,什么级别系什么腰带,黑带最高,白带最低,是实习期。」阿来道:「好,那你早点过黄带,我们出去看看。」兰可儿道:「那也要你配合的啊。」阿来不解,兰可儿解释晋级是要考试的,考的就是对奴的调教水平。阿来道:「我会对你百依百顺的。」这话有点暧昧,两人都笑了。

  妞妞住在别的楼,到了晚上,妞妞也过来了,阿来又讲了一遍离别故事,妞妞一声叹息,道:「你放心,我和兰可儿在,不会让你吃亏的。」这话和兰可儿说的一样,兰可儿和阿来都笑了。兰可儿问:「妞妞,你今天牵的奴呢?」妞妞道:「扔房间里了。」兰可儿道:「你出来他没有意见?」妞妞说:「他敢有意见,我大耳刮子扇他!」妞妞已经很有女王的感觉了。

  阿来道:「今天好险,差点被别人牵走了。」兰可儿道:「还是你机灵,一个喷嚏把人打跑了。」阿来道:「其实我能跟着你,还是沾了强子的光。」阿来把强子反抗,弄乱项圈的事情说了一下。阿来想起强子,神情又有些落寞。兰可儿道:「阿来,等我们晋级出去了,我们去把强子找回来。」阿来点点头。
  妞妞回去后,兰可儿在床边的地上铺了被褥,阿来躺在上面,睡了二十多天来最安稳的一觉。

            第七章人生归属从此定

  接下来的几天,兰可儿每天都去调教学习班。上午是学习女主人的化妆、仪态、穿着、言语等,兰可儿做过兼职模特,这些内容以前也学习过,自然是轻松自如,班上也有褪毛膏,兰可儿也学别的女主,将私处和胳肢窝的毛褪了个干净。下午是观摩高阶女主调教奴隶,晚上回来后对阿来的调教却总是不得力,一点威严感都没有,总是笑场。倒是阿来看着兰可儿的身体十分心动,求着兰可儿给当椅凳、舔脚、穿裆、按摩等等,接触到兰可儿曼妙的身体,阿来不禁心猿意马,偶尔透过腿缝看到兰可儿的私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几次以后,兰可儿也有所察觉,故意在阿来头上跨来跨去,小便时不关紧卫生间的门,甚至用下体蹭到阿来光光的头,看着阿来半截JJ竖起来,呼吸急促,心里不禁莞尔,心道:「这真是个不错的调教。」

  黄带考试主要是考察奴隶对主人的顺从,两人都觉得通过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黄带通过以后,主人要在奴隶的额头上烙上印记,确定终身归属,这个有点麻烦。兰可儿和阿来一起设计「兰记徽章」,取了兰可儿的首字母,设计了个英文花体「L」,兰可儿拿图样去登记注册,回来后却笑个不停。原来桃源的L型徽章已经有了,不过像个李宁的标记,看来那位主子肯定是穿惯李宁鞋的,阿来也笑翻了。

  几天后,兰可儿拿到了自己的徽章,做得非常精美,入手很沉,居然是白金打造,徽章背面有一个小螺纹嘴子,供铁签拧上去伸到火里去的,徽章用白金链子串起来,挂在兰可儿脖子上,是一件很精美的饰物。阿来道:「没想到这么漂亮。」兰可儿拿徽章在阿来头顶脑门上比划了一下,道:「就是这里了。」用力按了几下,阿来脑门上出现一个浅浅的印子,兰可儿道:「效果不错。」

  几天后开始黄带晋级考,上次十个实习女主悉数到齐。各女主依次上场,发口令让奴隶完成规定动作,如磕头、爬行、穿裆、舔脚等,众女主悉数通过了考核。兰可儿看了其他奴隶身上,都有伤痕,看来平时没少挨揍,只有阿来身上光滑如缎。

  主考官是个红带女主,给众女授予黄带后,开始进入烙印仪式。徽章都用铁棍连着,一排伸到火里,烧得通红。兰可儿是第一个,依着仪式,阿来跪在兰可儿面前,兰可儿把手放在阿来的头顶,说到:「掌汝生死,控汝人生。桃花仙女在上,众人见证,今天收你为奴。」阿来道:「我愿把生命和灵魂奉献给您,我的主人。」阿来磕头到地,重重磕了三个头,然后含了一根嚼棍。兰可儿从火中拿出徽章,看着阿来,却不忍下手,阿来见状,又磕下头去,在兰可儿脚上亲吻了一下,抬头看着兰可儿道:「兰可儿,我真心愿意的。」红红的徽章黯淡了下去,兰可儿一咬牙,往阿来头顶猛烙了过去,「吱」的一声,一阵青眼升起,阿来嘴角咧了一下,紧闭双眼,面目扭曲,显示了极大的痛苦。兰可儿丢开烙铁,一个烧焦的「L」印记清晰地烙在阿来的前额。兰可儿轻轻地抚摸着阿来的脸庞,喃喃道:「你是我的了。」

  主考官看着兰可儿和阿来,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赞许。后面几个女主的烙印仪式却没那么顺利,第二个上场的女主烙铁一烙上去,奴隶发出了惊天动地般的哀嚎,头一扭,烙印也烙花了,奴隶倒在地上,满地打滚,痛哭流啼。后面的几个奴隶任主人打骂呵斥,再也不肯乖乖地让主人烙印。主考官下令推出刑具,是一个笼子,上面一个洞口,将奴隶关进去,头从洞口伸出,机构扭动,洞口收紧,奴隶的头被夹住不能动弹,然后完成烙印。一时间,房间里哀嚎声、哭泣声、呵斥打骂声,响成一片。兰可儿和阿来对视了一眼,阿来目光清澈,兰可儿面有得色,小声道:「今天你真给我长脸了。」

  仪式结束,主考官对几个新女主说:「从现在起,你们就正式成为了桃源的一员,你们将离开这个培训学校,拥有自己的住处,你们每个人还都将有一份工作,希望你们生活愉快。」

  兰可儿分到的房屋是东8区252号,领到的工作是糕点师。在桃源住宅和工作是根据级别来的,黄带是低级职称,住小屋,干一些繁重的工作,绿带和蓝带是中级职称,住大院子,干一些相对轻松体面的工作,红带和黑带是高级职称,住豪宅,干管理和培训工作。食品的事情,不能让奴隶的脏手碰到,需要较多的人,兰可儿的糕点师就是一个。

            第八章桃花源里寻住处

  兰可儿妞妞带着阿来等从培训学校出来,到处是桃花烂漫,走了没几步,培训学校已经掩在桃花林里看不见了。又行了没多远,听到一阵水声,转过山脚,就看见一条大瀑布从天而降,水气迷漫,瀑布是从一个大石台上落下来的,落差将近200多米,水量很大,极为壮观。石台上是一个巨大的宫殿,通体洁白,气派非凡,透过瀑布的水气看过去,仿佛天上的宫殿。

  「那是天宫!」妞妞道,她已经跟别的师姐打听过了,「那是桃源最神圣的地方,供奉着桃花仙女,只有黑带才能进的。」兰可儿奇道:「仙女,桃源还有神仙?」妞妞道:「师姐们都说有的,不过都没见过,可能只有黑带才能见到吧。」又说:「每周日是礼拜日,所有人早上都要到天宫下的广场去礼拜桃花仙女,礼拜之后就是休息天了。」

  不多久就进得城来,城中街道整齐干净,一幢幢小楼分布在街道两侧,被树木花果环绕。街上行人甚多,女子个个形态优雅,举止从容,或牵着男奴,或骑在男奴身上。看到兰可儿妞妞她们,都点头示意,甚是友善。

  桃源东南西北各有8个街区,妞妞在东7区,兰可儿在东8区,都是东城靠边的区域,两人分手。兰可儿带着阿来找了自己的住处,是一栋小楼,靠着河边,楼里面是两室一厅。两室中,一室独大,是主人间,家什物件齐全,另外一室较小,刚容纳下地上的一个小榻,其他什么都没有,是奴隶间。兰可儿看阿来房间太小,让阿来把小榻搬到自己床边,道:「阿来,我屋里大,你搬过来,咱俩也好说说话。」

  天色将晚,外面人头窜动,兰可儿出去问了一下,晚上将是一个月一次的红月大会,是桃源的盛大节日。兰可儿想这个可不能错过,拉着阿来出门,路上被巡街的红带女主拦住,原来桃源男奴没带项圈不许出门,而且女主人更不能拉着男奴的手行走,教训了半天,兰可儿求了半天情,说是第一次,才被免于处罚。
  兰可儿阿来只得回家来,兰可儿取了项圈给阿来带上,再用链条扣上,牵出门去。这一耽搁,天已全黑,月亮已经升天,果然是一轮满满的红月。只听得城中心的位置传来「咚咚」的鼓声,红月大会已然开始了,兰可儿和阿来赶紧向城中奔去。

            第九章红月大会两情悦

  城中心是一个大广场,广场上人山人海,不下万人。广场中心是一个圆形大台,台周围有十来根柱子,每根柱子上插着火把,柱子旁都有一个男奴跪地,栓在柱子上,台上立有四个黑带女王,正在表演节目。

  兰可儿阿来来得晚了,在广场边缘。只听得人声鼎沸,掌声阵阵,远远地却看不清楚,两人费了半天劲,终于挤到台下,节目已经过去好几轮了。只见一个黑带女王手持长鞭,立在台中,先是「pia」的一声鞭子甩起,声音响彻云霄,立时将全场嘈杂的声音盖过,全场安静下来。黑带女王又是一鞭,将一个男奴脚踝卷起,甩向空中,居然有四、五米高,不等男奴摔落在地,又被鞭子卷起,甩向空中,台下喝彩声一片。在众人的喝彩声中,只见第二个奴、第三个奴也被甩向空中,竟似表演杂技一样,兰可儿阿来也忍不住大声喝彩。一会儿三个男奴被一一放下,三个人一起向黑带女王磕头,又退回柱子旁跪下,竟然毫发无损。
  月上中天,气氛也越来越热烈。只听得鼓声响起,一位个子极高的女子走上台来,比旁人都高出大半个头,长发飘飘,容貌极为艳丽,那女子没扎腰带,身穿大红色紧身旗袍,叉开得很高,露出傲人长腿,身材极为火辣性感。台下传来激动的声音:「三宫主!三宫主!」桃源有三位宫主,是桃源的最高统治者。三宫主站在台子中央,看向柱子旁的男奴,所有的男奴都露出渴望的神态,三宫主一指其中一个,那男奴立刻爬了过去,仰头向天,满是幸福的神情。三宫主撩起旗袍,露出私处,跨在男奴脸上,鼓点响起,三宫主在男奴脸上扭动,象舞蹈一样,富有韵律。鼓点加快,三宫主也越扭越快,圆润的臀部上下起伏,嘴里传来诱人的哼哼声,兰可儿和阿来看的血脉怦张,如痴如醉。鼓点进入高潮,三宫主一把撕掉旗袍,全身赤裸,一手抚摸自己的胸,一手掰住男奴的头使劲往自己的阴部压,男奴口鼻都埋在三宫主的阴部里。一会儿男奴气短,手脚抽搐,而三宫主此时也达到高潮,浑身颤抖,嘴里「啊啊」地撕叫。过了一会儿,三宫主缓过神来,将男奴丢在地上,男奴一动不动,全无呼吸,似已气绝,兰可儿和阿来对望一眼,心有疑惑:「死了?」只见三宫主蹲下去,在男奴胸口猛击了几掌,男奴咳了几下,又苏醒过来。全场一片欢呼,气氛达到了最高潮。

  旁边黑带女王给三宫主递上了新的衣服,三宫主穿上后即下台离开。鼓点又响起,全场都开始躁动,四位黑带女王也各自寻了男奴口活。阿来看向兰可儿,发现兰可儿也在看他,阿来跪了下去,兰可儿扯掉自己的裙子,一把将阿来的头按向自己私处,已经连大腿根都湿透了。阿来伸出舌头使劲往兰可儿私处深处舔舐,入口是甘甜的蜜汁。阿来尝到一阵血腥味,看到兰可儿密缝中有血迹流出,兰可儿居然还是处?阿来疑惑地看向兰可儿,兰可儿看向阿来带血丝的嘴,朝阿来点了点头,道:「阿来,别停下!」阿来心中感动,更卖力地舔拭。两人意乱情迷,兰可儿娇羞连连,气喘吁吁,不一会兰可儿一通乱扭,猛地一阵痉挛,蜜汁一股一股流入阿来嘴中,已然到了高潮。

  这一晚两人也不知道口活了多少次,两人都筋疲力尽,直到红月将落,黎明时分,大会散场,两人才回到家中,相拥而眠。

            第十章山穷水尽疑无路

  两人直到日上三竿才醒过来,阿来看着枕边的绝色佳人,天使般的脸庞,雪白的肌肤,傲人的长腿,还有那丰润无毛的私处,真是仙女一般的人物,兰可儿性格又是那么温柔,阿来心中感慨,如果不是在桃源,自己也没可能跟兰可儿有那么亲密的接触吧。问兰可儿道:「兰可儿,昨天是你的第一次?」兰可儿笑道:「便宜你了。」摸着阿来的半截JJ道:「阿来,你有女朋友吗?」阿来道:「没有,昨天也算是我的……」顿了一下道:「初吻。」兰可儿咯咯笑了起来,道:「那我也没吃亏。」兰可儿又道:「以后你睡床上吧。」阿来道:「我还是睡地上,睡你旁边,我怕出问题。」

  阿来撑起来准备下床,看着兰可儿胸前两枚红点甚是诱人,忍不住上去吮吸,兰可儿气喘得粗了起来,把阿来推开,道:「我还没嘘嘘呢。」阿来把兰可儿拉起来,跪倒在兰可儿身前,兰可儿道:「你想要?」阿来点点头,兰可儿跨在阿来头上,阿来用嘴包住了兰可儿的私处,不一会儿一股咸咸骚骚的水流入了阿来口中,阿来心想:「这些液体,是从兰可儿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流出来的,这是上天对我的恩赐啊。」阿来虔诚地一饮而尽。兰可儿问阿来:「什么味道的?」
  阿来道:「咸咸的,但是很好喝,以后我都想要。」兰可儿道:「我以后都给你。」阿来又道:「我帮你清洁一下。」说完舔拭兰可儿私处,不一会兰可儿气息又急了起来,两人又口活了一回。

  一阵痉挛之后,兰可儿心满意足,问道:「红月大会后有三天假,咱们去哪逛逛?」阿来道:「咱们到城外去转转吧,看有没有什么出去的路,叫上妞妞他们。」兰可儿和阿来出门找到妞妞家,跟她一说,妞妞正有此意,妞妞的奴叫乖乖,四人收拾行装,一同出门。

  妞妞道:「兰可儿,昨天的红月大会你去了没?我没看到你们。」兰可儿道:「我们去晚了,人太多,不过玩得很爽。」说完温柔地看了阿来一眼。妞妞道:「我也很爽。」妞妞一扯乖乖颈上的绳子道:「乖乖,你爽不爽?」乖乖有些畏惧地答道:「爽。」妞妞放声笑了起来,跟兰可儿说:「看我把他调教得多好。」又看着阿来道:「阿来,昨天你很给兰可儿长脸啊。」妞妞指的是昨天烙印的事,阿来道:「我是第一个上啊,不知道有多疼啊,要是后面上,我肯定也不干了。」兰可儿道:「还疼吗?」阿来做了个很疼的样子道:「主人心疼我,再疼也值啦!」三人皆笑了,唯独乖乖不敢吭声。一路上三人有说有笑,仿佛是回到当时妙华山徒步的情形,可惜强子不在,换成了乖乖。

  四人走到山下,看着笔直光溜的悬崖,直上天际,怕不下于千米之高,山顶倒是长满了松树。阿来拿石头在悬崖上凿了几下,居然连个印子也没有,显然崖壁都是极为坚硬的石头。四人沿着悬崖走了一个下午,来到一条河边,天色将晚,四人决定在河边露营,阿来看见水里有鱼,拿树枝做了一把鱼叉,站在深水区刺鱼,兰可儿和妞妞坐在大石头上洗脚。乖乖跪到妞妞面前道:「主人,乖乖恳求嘘嘘。」妞妞说:「去吧。」乖乖跑到河边树林里嘘嘘去了。兰可儿奇道:「嘘嘘也要你同意啊?」妞妞面有得色,道:「这个是我跟师姐学来的经验,就是奴隶的吃喝拉撒等一切生理欲望,都要反复恳求主人同意才能获得,这样奴隶才能被主人完全掌控。你知道桃源为什么所有男子的guitou都要剪掉?就是让他们的性欲永远都得不到满足,乖乖地听我们使唤!」兰可儿心道:「原来如此。」又看了远处在河心专心捕鱼的阿来,心想:「完全掌控?也不见得啊。昨天烙印还不是不行?比阿来差远了,我还是喜欢我的阿来自由自在的。」嘴上却道:「好经验。」

  妞妞看兰可儿言不由衷的样子,叫了声:「乖乖!」乖乖赶紧从树林中跑出来跪到妞妞面前。妞妞站乖乖面前,把短裙撩起来,露出私处,妞妞道:「想舔吗?」乖乖眼睛发直,喉头蠕动,头凑了上来,「啪!」妞妞狠狠地扇了乖乖一个耳光,厉声道:「你配么?你就是条狗!」乖乖吓得在地上连连磕头,妞妞脱下了一只鞋子,远远地丢了出去,道:「我数十下,你要是能爬过去叼回来,我就让你舔。」乖乖迅速地爬了出去,妞妞数到九的时候,乖乖已经把鞋叼了回来,给妞妞穿好,河滩上都是各种石头,乖乖小腿上膝盖上全是血道子。妞妞满意地点点头,让乖乖舔拭下体,不一会儿发出哼哼的声音。

  兰可儿看妞妞居然当着她的面口调奴隶,心里也痒得受不了,叫了声:「阿来!」阿来看到这边的情景,赶紧从河心跑过来,抱着兰可儿下体舔拭,不一会儿,两个女主都发出哼哼的声音,此起彼伏,越来越响,倒像是比赛一般。妞妞其实并没有进入状态,眯着眼看了看兰可儿和阿来,兰可儿脸色潮红,双手使劲按压阿来的光头,阿来一边舔拭,居然一边举手揉捏兰可儿的胸部,不一会兰可儿高声哼叫,越来越急,身体象触电一般地一阵阵抽搐,已是到了高潮,这种生理反应,是装不出来的。

  阿来终于在太阳下山之前捕到了两条大鱼,众人拾来干柴,阿来从包里取出火石,生了一堆火,将鱼考熟。今天路走得比较多,吃好晚饭,阿来给兰可儿揉捏小腿,舒展血脉,完了又给妞妞揉捏,这些事阿来这个户外专家做起来轻车熟路。妞妞舒服得想喊,轻抽了一下乖乖,道:「学着点。」阿来道:「这个有手法的,要点时间学。」

  第二天,众人走到一个200米见方的大水潭前,河流在此断流,看来水潭就是河的下游。阿来从包里拿出一根30多米的长绳,绑上石头,扔向潭中心,绳子一路下沉,居然30米也不见底。

  第三天下午,众人终于回到了出发的地方,众人绕着桃源边走了一整圈。阿来估计这三天大概走了60多公里路,一个出口都没有,被悬崖封死了,看来桃源是一个直径20来公里的圆形谷地。河流的源头就是天宫的瀑布,下游就是那个大水潭。另外阿来也发现了古怪的地方,就是太阳非常温和,阿来和乖乖在野外赤身裸体晒了3天,居然一点都没变黑,这个地方的太阳也有点古怪。

            第十一章新版闻香识女人

  兰可儿开始上班。阿来却不用出去干活,在桃源,每个女主可以允许一个私奴在家料理家务,不用出来。兰可儿初尝性的滋味,十分饥渴,早晚都要,有时甚至一晚要两三次,阿来自是卖力服务,口水、春水、圣水,全部笑纳。兰可儿从进桃源到现在两个多月没来月事,有些担心,跟糕点店的同事一交流,原来桃源的所有女子都没有月事。

  兰可儿报名两周以后的绿带晋级考,光报名费就花光了这一个多月来挣的所有工资,看来要必过才行,否则一个月白干。跟前辈们打听,原来绿带主要考两样,一考女主的绳艺,二考奴隶对主人味道的熟悉。

  绳艺好练,阿来户外经验丰富,本来就是打结高手,加之两人亲密无间,沟通顺畅,阿来根据自己感受给兰可儿提反馈意见,要怎么样才能绑得不能动弹。
  只一周时间,兰可儿就练得滚瓜烂熟。兰可儿把阿来绑得死死地吊在天花板,骑坐在阿来腰腹上荡秋千,骑得阿来连连求饶,兰可儿十分得意。

  第二项考奴隶对主人味道的熟悉,原来是要奴隶在一堆圣水中,或闻或尝,把主人的圣水挑出来。兰可儿和阿来都不愿阿来去喝别人的尿,这就有些困难了,接了妞妞和糕点店同事的尿回来让阿来闻,却哪里闻得出来?兰可儿和阿来想了一个好办法,就是憋一泡最浓的尿,这样就能识别了。

  于是考核前一天,兰可儿就很少喝水,考核当天更是滴水不沾,早上尿也不洒,就带着阿来出门了。这期绿带考的人挺多,有三十来个女主,先考绳艺,兰可儿轻松过关,不过一组一组地考下来,三十多个人考完已过去了2个多小时,兰可儿憋得都要爆掉了。一听主考宣布考第二轮,很多人急急忙忙冲向另外一个房间去拿杯子,一边跑一边说:「憋死我了!我都憋了一天了。」原来大家都想到了憋尿这个「好办法」。兰可儿想,这回坏了,这尿肯定一个赛一个的浓。兰可儿看到走廊上有一株盛开的兰花,香气扑鼻,心中一动,摘了两朵,趁人不备塞入自己的下体。

  为了防止考生舞弊,杯子都有编号,考生们当着主考的面放尿,然后退出房去。阿来排名第四个,被牵进来时,看着这一杯杯黄黄的尿液,个个黄得跟浓茶似的,心里倒抽一口凉气。挨个闻了过去,想找熟悉的兰可味,入鼻的却全都是浓浓的尿骚味,不一会鼻子就适应了,闻来闻去觉得哪杯都是一个味。阿来正没理会处,忽然闻到一阵极淡的兰花香,在一堆尿骚中还是隐隐地闻了出来,阿来心中一动,赌博似地把这杯的编号告诉主考。

  果然通过了!兰可儿和阿来一阵欢呼雀跃,紧紧地抱在一起,两人感受这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喜悦。旁边的女主拍了拍兰可儿,示意此举犯禁。阿来赶紧跪下,紧紧地抱住了兰可儿的腿,鼻子凑到兰可儿私处去闻那幽幽的兰花香。这一次绿带考有三十多个人,居然只有六个人过关。没想到妞妞也顺利过关了,兰可儿问妞妞的秘诀,妞妞得意地说:「你忘了我是四川人吗,我的尿都是辣的!昨天我吃了一斤辣椒!」兰可儿和阿来相顾愕然,这也行啊!?

            第十二章家添新丁乐事多

  兰可儿和妞妞都被授予了绿带。每晋一级,女主都自动获得一个新奴名额。
  两人这次的运气极差,抽到了最后两个签,等别人都挑完了,兰可儿和妞妞只牵到剩下来的两个矮小瘦弱的奴。

  烙印的时候,小奴惊惧地看着烧红的徽章,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兰可儿心情不爽,也没兴趣跟他矫情,按着小奴头顶宣誓主权后,一脚将小奴踢翻,踩住小奴的脸,干净利索地在小奴的额上烙上了自己的标记。小奴倒也给力,忍住了没有叫出来。

  兰可儿这回换了个三室一厅的稍大房子,这个房子比前面那个更靠近城中心一点。新奴实在矮小,比兰可儿矮了整个头,兰可儿穿上高跟鞋的时候,新奴只到兰可儿的胳肢窝。新奴趴在兰可儿脚下,撅着屁股,头磕在地上,等待着兰可儿的指示,如果不看脸,还真以为是个小孩子,阿来看了都有些不忍。兰可儿问阿来:「阿来,给咱们狗狗起个什么名?」阿来道:「就叫旺财吧。」兰可儿骂道:「没文化。」想了一想说道:「我以前养了一只泰迪叫铃铛,你以后就叫铃铛吧。」铃铛倒很乖巧,弱弱地应了声:「谢谢主人。」

  身高差距带来的心理优势很大,兰可儿丝毫不顾忌铃铛的感受,给铃铛发令让他做这做那,铃铛一一遵照完成,兰可儿第一次感受到了做主人的乐趣。兰可儿有了便意,说道:「铃铛乖乖地,表现好的话,一会儿有好东西赏你。」兰可儿拿了一个盘子,让铃铛跪在一旁,当着他的面拉了5、6根香蕉在盘子里,然后坐在椅子上,问道:「铃铛,想吃吗?」铃铛看着兰可儿翘着二郎腿,玉足在自己前面摆来摆去,真是无比性感,说道:「想吃。」兰可儿道:「想吃就求我啊,磕一百个响头。」铃铛朝兰可儿磕了一百个响头,每磕一个头,都念一句:「求主人赏我黄金。」兰可儿满意道:「赏你了,吃吧。」铃铛爬过去,叼起一根黄金,毫不费力地咽了下去。看铃铛吃得那么专注,兰可儿心道:「做主人的感觉还真不错。」不一会儿铃铛已经吃下去3、4根,阿来看铃铛吃得这么香甜,也凑了过去,使劲地闻了闻,道:「这么好吃啊!我也想尝尝。」兰可儿笑着将阿来拉起,按向自己的淫部,不一会已是娇羞连连,高潮迭起。

  当晚兰可儿和阿来睡大房,铃铛独睡小房,隔壁不时传来兰可儿放肆的哼叫声,铃铛想到刚才阿来给兰可儿口活的画面,心潮澎湃,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第二天早起,兰可儿也想铃铛记住自己的味道,对着铃铛的嘴放尿。尿毕,铃铛看着兰可儿白嫩的蜜缝,忍不住舔了一口。兰可儿大怒,这是对她的严重亵渎,狠狠地扇了铃铛几个耳光。兰可儿想起了妞妞的经验,将铃铛双手反绑半吊在卫生间天花板上,将铃铛嘴里塞了口球,在铃铛的半截JJ里塞上尿道锁,和阿来两人出了门。

  兰可儿领了一个服装制作的工作,阿来也得干活,分到一个做家具的体力活。晚上回来,看到铃铛正不断扭动,满是哀求的神色。阿来摘去铃铛的口球,兰可儿问到:「下次还敢么?」铃铛哭道:「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兰可儿点点头,阿来撤去铃铛的尿道锁,铃铛的尿马上不受控制地彪了出来。铃铛儿被阿来牵到兰可儿面前跪好,兰可儿道:「未经我的允许,不能碰我身体的任何地方。阿来可以碰,那是因为阿来是我的亲人,而你,只是我的物品,记住了吗?」铃铛低声道:「记住了。」阿来听到兰可儿说是她的亲人,心中感动,握住了兰可儿的手。兰可儿又道:「我不在的时候,要绝对服从阿来,他甚至可以决定你的生死!」最后一句话很有杀气,铃铛心中一凛,低声道:「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