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6499
前文:





               第十八章

  蒂法愉悦地扬起长鞭,在空中甩一下,嗤嗤嗤嗤,然后皮鞭相互碰撞,「啪!」
  听到这个声音,我身体立即抖动起来,屁股还晃动了一下。「不错,这么快就形成了条件反射。」

  「呜呜呜!」我发出悲吟,但是料想的疼痛却没有出现,当放松了一些的时候,疼痛突然从我屁股上爆发了出来。「啪!」蒂法主人第二下重重的打在了我另外半边屁股上,瞬间起了一个狰狞的鞭痕,臀肉因疼痛一搐一搐的颤动起来。
  「呜哇哇哇哇!」这一下让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背上和屁股上被皮鞭抽过的地方,如火烧针刺一般难受痛苦。尤妮丝也用皮鞭抽打过我,但只会出现微微的刺痛感,就好像在玩游戏一样。哪像现在,这分明就是刑罚嘛!

  如此长时间没吸到血液,我的能量早已经枯槁,身体跟普通女孩一样柔弱,被这样子虐待,伤好后会留下难看的疤痕不说,再这样打下去,我怀疑会被活活打死。

  死……不,我不想死,准确的说,我害怕死亡,活得越久就越害怕这个。我还有希望,只要吸到血液我就可以过回原来的生活,不再成为供人使唤的,家畜……

  「夏丽丝,肯定有话想说吧!……喂,主人在跟你讲话,聋了还是哑巴了?!
  吱个声啊!好,你敢倔,看我好好修理你!「蒂法左一鞭右一鞭接连抽在我屁股上,啪啪啪啪直响和我的惨叫呻吟声,还有穿刺在会阴穴上的铃铛共同演奏着地狱哀歌。

  琪尔看到我血迹斑斑,已是满目疮痍的屁股,有些不忍心了,劝导起残暴的主人:「蒂法主人,请停手吧……」

  「怎么…同情起这个小贱人了?」蒂法停止了鞭打,寒光转向琪尔,「还是说你想代替她收惩?几天不打你,皮痒起来了吗?衣服脱掉。」

  「不,不是的,主人。」琪尔噗通一下跪了下来,一边磕头一边哀求道:「琪尔没有同情她,只是觉得再这样打,她会承受不了的。而且她主人也不是好惹的,万一出事,就麻烦了……琪尔只是在为主人着想,没有冒犯您的意思,求求您大发慈悲饶恕琪尔这次……」

  蒂法思索了一下,她叹了一声气,目光也柔和起来,「起来吧,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不鞭笞你了,衣服也不用脱了,免得看着恶心。」

  「谢谢主人……」琪尔恨极了蒂法,但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她把这样的情绪深深藏到了心里。「确实呢,这样的身体,连自己看了都想吐……只有穿上衣裙才觉得自己像个人样,这就是古代语所说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吧。把我身体摧残成这样,做路边的野婊子都没资格,更不指望过正常人的生活了,还嫌我衣服里面的身体恶心,明明就是你的杰作……曾经因为无法忍受偷偷跑出去自杀,但被发现了,你还假惺惺的大发慈悲放我自由,虚伪,卑鄙!为你工作了这么多年,一个铜板都没拿到,还把我辛辛苦苦攒积下来的私房钱通通刮走,然后还叫其他的老板不要给我工作,让我饿了好几天,走投无路只好回来找你,恳求了好久最后递给我一张永久卖身契,说我的身体按体重来称算只值这么多钱……为了活命,含泪签下契约把自己贱卖了,签完后叫我脱下已经脏污发臭的衣裙,然后指着我,说这样的肉体根本一文不值,手上的钱币还没捂热,就被收走了,之后就是变本加厉的虐待……我好恨,我好恨蒂法主人,好恨夏丽丝,凭什么她的主人对她这么好!」

  「琪尔,你有些心不在焉啊,在想什么?说来听听,看我能不能帮你。」
  琪尔眼球震颤了一下,「琪尔没有心事啊……」

  「是吗……」蒂法看出了琪尔心里有鬼,「掩藏得深一点哦,不要露出马脚。」
  「主人,您在说什么呀,琪尔没弄懂……」琪尔流出了冷汗,娇弱的身子开始战栗。

  「哼,少跟我来这套!我不想追究,这事就到此为止了。」蒂法不再理会心虚的琪尔,看了看在地上不停抖动,抽搐的我,「赖皮母狗,还要装到什么时候,我已经对你没耐性了。要不是看在你主人面子上,我已经把你抽得体无完肤了!」
  听到体无完肤这个词,琪尔差点哼出来,一方面是对于这个词已经实现在自己身上所带来的恐惧,另一方面是想象到夏丽丝的身体也招受到摧残,见不得人。
  忍不住产生了一种快意。

  「主人,贱畜听话!呜呜…请您怜惜我……」黑暗咒语又一次察觉到我产生了反抗意识,重重的惩罚了我,现在才刚刚消退。呜呜呜,怎么这样,我的灵魂和肉体同时受到折磨,承受着苦难。哇啊,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结束。跟从尤妮丝主人的时候也就痛过一次,那一次行动本来是瞄准她心脏的,要不是因为剧痛刺偏到肩膀,我说不定已经自由了,当然,这要付出尤妮丝主人的生命作为代价。好想吸取鲜血获得能量啊,可恨的是越来越难获得,嘴巴没办法咬东西,只得祈祷有个受伤流血的人躺倒在我身前了……唔!脑袋里又出现被针刺的痛苦,就连祈求一下自由都不行吗?我不再去思考这样的事情,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到现实,这样就可以逃避灵魂的受难了。

  蒂法扬起鞭子,手在空中虚晃了两下,啪啪!「嘿嘿,看你吓的!你以为能躲掉吗?屁股还不翘起来!」

  「遵命…蒂法主人……呜呜咕!」哎呀,屁股,我的屁股,痛死了,痛死了,要是我没长出屁股那多好,就不用被烙铁烫,被皮鞭抽了!

  「可怜的小家伙,唉!」蒂法伸出手触碰了一下我屁股上的鞭痕,我疼得一跳,「嘤!…请您饶恕贱畜……」

  「嘻,你这母狗,终于懂得使用敬语了,我还担心打不乖哩!」

  「贱畜该死…受鞭策也是…应该的!蒂法主人请…息怒……」我越说哭腔越明显。

  「早这样,就不用受虐待了!」蒂法跨过我身体,坐在了我腰上。「嘿,嘿,趴稳了,把我摔下来可不饶你!」

  「让您骑…是贱畜的荣幸…」我被迫说着这样屈辱的话,讨主人的欢心。眼泪一滴一滴滚落下来,顺着家畜面罩滴边缘滑落进土壤中。

  「哟,你还蛮聪明的!」蒂法抚摸起我柔滑的白色长发,然后一把从我头上扯下来,「原来真是假发!头发也被剃掉了啊,说实话让我惊讶不是你的光头,而是尤妮丝舍得在你身上投入钱。啧啧,这么漂亮的精灵长发!你也配!」说完她把手上的假发扔到一边,「家畜就得像个家畜样!又是耳坠,又是假发,竟然还敢化妆!琪尔,把她耳坠没收,然后把眼上的妆抹掉!」

  「遵命,蒂法主人!琪尔乐意效劳!」这是一句真真心心的大实话。

  我的心在滴血,说话已经泣不成声,「主人…那是我的……」

  蒂法双腿夹紧了我的腰部,笑嘻嘻地赖道:「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琪尔,这句话你觉得主人说得对吗?「

  「蒂法主人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琪尔拍马屁的水准一流,她无视我的伤心,高兴地摘着我的耳坠,「家畜姐姐,蒂法主人说话,你要洗耳恭听哦!学到了这么宝贵的知识,还不快谢过蒂法主人!」

  「谢……」我正想开口,蒂法先一步发言了:「琪尔,你没看到家畜姐姐很难过的样子吗?怎么还欺负她!」想不到蒂法主人会帮我说话,但是被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叫「家畜姐姐」,虽说是在羞辱我,但感觉太别扭了!琪尔为什么要这样喊我,一直想不明白,不过这样侮辱的词汇配上亲切的昵称,让我有一种羞耻感,抬不起头来。「不过,」蒂法话锋一转,我就知道不是好话,「琪尔如此关怀你这样低贱的家畜,还叫你姐姐,怎么样,你都得感谢感谢她,要谢还是得谢琪尔。」果然。

  「谢谢……」

  「不不,该谢的应该是主人,家畜姐姐快谢谢蒂法主人!」「谢谢蒂……」
  「不不,我觉得要先谢谢琪尔,夏丽丝,快说谢谢琪尔。」「谢……」
  「不不……」她们两人合作起来在整我,玩的很开心。

  「谢谢琪尔,谢谢蒂法主人,谢谢琪尔,谢谢蒂法主人,谢谢琪尔,谢谢蒂法主人…谢谢你们对贱畜这么好,呜呜呜呜。」

  哈哈哈哈,蒂法主人和琪尔笑的很开心,我却在她们胯下、脚边呜呜地直掉眼泪。笑了一会儿后,蒂法看到夕阳已经快沉入大地了,「咳,琪尔,玩过头了啊。还不快给她卸除装饰。」然后对我说道:「夏丽丝,你说你贱不贱,非得被教训一顿才知道要听话!」

  「是,是!夏丽丝…就是个贱骨头!不打是不会…长记性的……」蒂法压在我身上,我刚刚被打的死去火来,一点力气都没有,两腿不住的打着颤。好恨呐!
  要把我的东西抢走不说,还要我谢谢她们,太可恶了!

  「这个样子才像话!过去的你肯定是骄横惯了,否则尤妮丝也不会这样对待你。我说的对不对?」

  「对的…都是我不好…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惹尤妮丝主人…生气……我这个样子…是我活该。」我头上的假发被取走,光着脑袋,额前的淫奴印记完整地显露出来,再加上这面乌滑的脸罩和长长的舌头,一定很怪异……琪尔就要取下我另一只耳朵上的「花仙子之泪」了,呜呜,这个饰物我好喜欢的,不要拿走啊!

  「还挺有趣的,真想把你收了……可惜了,这么好的料子是属于尤妮丝的。
  表面这么的驯从,而且十分懂得如何讨主人欢心。嗯哼~ 你心里面一定很不服气吧「蒂法暗暗的想:这样的性格,调教起来一定很有意思,真想把你慢慢的玩坏。

  「蒂法主人,我心服口服啊……」她似乎看透了我的心,让我慌乱起来。这时候琪尔已经给我取下了耳坠,正在用力揉搓着我眼部四周,「琪尔,请别…好痛,呜……这个是纹上去的……」但是琪尔却没停下来,而且更加用力了,「求求你,这样好痛……唔!」我被弄得睁不开眼,琪尔的手指隔着眼皮用力往里面按压,眼珠子凹陷进了眼眶,我感觉要被压扁了,「啊啊啊!琪尔…请别伤害我……」

  「够了!琪尔!」蒂法主人怒斥着她:「你想把她按瞎吗!还不停下!」
  「对,对不起……」琪尔不是对我说的,「主人,耳坠给您。」在昏暗的环境下,她手中小心捧着的耳坠散发着柔和朦胧的粉红色微光,把晶莹幻紫的椭圆形耳坠衬托得更加漂亮。如梦如幻……这就是「花仙子之泪」吗?琪尔虽然爱不释手,但还是得乖乖上交。

  「不必了,三天后就得物归原主,这个你喜欢就留着吧。」然后蒂法主人终于起身了,走到后面不知道要做什么。

  「谢谢,谢谢主人!」琪尔立即把耳坠戴到了自己身上,好像就是属于她自己的东西,心安理得。

  「家畜姐姐,快看琪尔!漂亮吧!这幅耳坠更适合我去戴,像你这样的母狗根本没资格!」我张开了酸痛的眼睛,眼前是雾蒙蒙的一片,到处都是星星…过了好半天才慢慢看清琪尔。

  她耳朵上戴着尤妮丝主人送我的礼物,本来是我的!本来是我的!你怎么能……耳坠在这样昏暗的天色下更是璀璨,她还带着得意的神情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我,我的怒火燃烧起来,恨不得一口咬死她!「还给我,你个贱逼,还给我!」
  琪尔双目通红,睁大了眼睛,手抬起来遮挡住脸部的刻印,「你……刚才在说我什么……你、你敢、敢,再说一遍!」

  「贱逼,贱逼,你就是个是贱逼!」我原来的脾气和个性显露无遗,「卑鄙的掠夺者!你爸妈生你的时候…肯定忘记给你造乳房了!没有男人要,才做的奴隶吧……都刻上贱逼了,你还有脸哭啊,傻逼兮兮的。」

  啊!我惊呆了,竟然失去控制说出了这样的话。糟糕,糟糕!一生气没有稳住情绪……这个恶毒的女人肯定会报复我的。呜啊,好后悔,不知道她背地里会怎么暗算我!不行,我得赶紧说点什么。「琪尔,琪尔,对不起啊…当没听到好不好……」

  「你…你给我,给我记住!记住!等着瞧!」琪尔放下了狠话,让我想起尤妮丝主人也曾经这样对我说过类似的话,之后我被整的很惨……她哭哭啼啼地抹着眼泪,并用怨毒的目光盯着我看。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我大概已经死透透了。
  我背脊发凉,不敢看她。又闯祸了……幸运的是,她不是我主人,而且尤妮丝主人很快就会带我离开!不过这几天还是得提防着她,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唔…我不是故意……」

  「叽叽喳喳的,你们是不是又吵架了?」蒂法已经折回来,双手叉腰有些生气的样子,「琪尔,想被关禁闭吗?夏丽丝,还想被鞭子抽吗?」

  「不想,不想!」我和琪尔同时喊道。

  「我们没有吵架呀!」

  「嗯嗯,是的!」我这样附和道。

  蒂法注意到了琪尔的样子,看来是才哭完。刚才远远就听到她们两个吵架了,一清二楚呢!想不到夏丽丝嘴巴这么毒,每一句都能戳中要害,难怪会把琪尔气哭。好有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蒂法装出一副严肃的模样说道:「嗯,那就好。你们关系得融洽一些,不要趁我不在就闹个不停。」蒂法这时候想到了一个好玩的游戏,「琪尔,想不想先调教这只家畜玩玩?」

  「想!」琪尔高兴的说道,「琪尔保证不会手下留情的!」

  「蒂法主人…不要啊!琪尔她…琪尔她……」

  「就这样定了!琪尔,不许弄残她,你乱搞的话我会对你不客气。至于惩罚的方式,要由我来决定,不得动用私刑。」

  「好,好的……」琪尔看起来有点不情愿,但还是接受了。

  「唔,不要啊……琪尔,饶恕我……」

  琪尔长得虽然可爱,但现在一幅似笑非笑的表情,却比恶魔还要可怕。她眯着眼,拿起了我的乳链,「要叫琪尔主人哦!不然……」

  琪尔秀了秀手中的链子,「唔,琪……」然后快速地用力一拉!链子紧紧绷住。「……啊啊啊!」连接着这条铁链的乳环被往外狠狠跩着,把我的乳房拉得长长的。再不松手,我怀疑她会让我乳头坏掉,把乳环给硬生生的从我身体上扯下来。「哇啊…琪尔主人,琪尔主人,贱畜知道错了……琪尔主人,哇呜,请宽恕猪狗…不如的我……」

  琪尔松掉了链子。「再说几句能让我开心的话!否则……」她拉扯了两下链子,虽然没怎么用力,但我知道她威胁的意思……如果不是蒂法主人提醒过不能把我弄残,恐怕……

  「夏,夏丽丝是只贱婊子……是专门给…呜,专门给牲畜发泄兽欲的…淫贱婊子……」

  琪尔轻轻点了点头,显得很满意。「说,继续说!」

  「我下面有个…松松垮垮的…烂逼……呜,呜,我就是…个又烂又臭…又淫荡无耻的…的,的……」

  「的什么的?快说!你是什么?」琪尔催促地拉扯了一下链子,这次稍稍用了些力,有点疼还有点酸酸麻麻的快感。

  「…的…傻逼玩意……呜呜呜,请…不要让我…说了,要…呜…疯掉了……」
  我已经泣不成声,说话更加断断续续,泪水模糊了双眼,看外面都是朦胧的。
  「唔呼,傻逼玩意啊!好吧,正如蒂法主人所说的那样,你很会惹主人高兴!
  (也很会惹主人生气!看我不好好的教训你!)这次就暂时先放过你,下次有机会再慢慢玩吧,好不好啊,家畜姐姐?「她摸着我光光溜溜的脑袋,就像主人逗小狗那样抚弄着。

  「好,好的…琪尔主人……」面对身体和心理的双重虐待,我精神已经快要接近崩溃了。

  这时候蒂法已经把钩子钩在了我肛门扩张珠的扣环上,钩子连接着锁链,而锁链的另一头固定在了柱子上。蒂法朝琪尔鼓掌道:「不错不错,第一次调教就这么成功!看来那些知识没有白教你。」

  「嘻嘻,都是主人教导的好哇!」琪尔不好意思的抬手挠了挠后脑,长袖滑落到了手肘,露出的白净臂膀布满了凸肿的红色鞭痕,还有密密麻麻的小圆疤。
  「蒂法主人,你真的打算把爱希交给我管吗?」

  「这种事情骗你做什么。你刚才做的很好,我已经放心了。记住,不要将心比心,自己喜欢怎么玩就怎么玩,别去理会她们的痛苦。」蒂法把自己的那套完全教给了琪尔,她希望能培养一个接班人,而琪尔就是最好的人选,心肠歹毒,手段残忍,内心充满了黑暗,而且琪尔能很优秀的掩藏住这一面。

  「是的,琪尔已经牢记于心了!」琪尔拍着胸脯保证道。她眼睛里闪烁着光彩,所想的也只有蒂法和琪尔她自己知道。

  蒂法满意地注视着琪尔。很好,琪尔心灵已经被污染了,灵魂也渐渐堕入黑暗。接下来,就是欣赏琪尔怎么越陷越深,真是令人愉悦。折磨她的身体、瓦解她的意志、改变她的性格、扭曲她的灵魂、这一切的所作所为,就是为了欣赏堕落的她会有怎样的表现,真期待呢!这个游戏太好玩了。

  「嗯…」蒂法回过神来,「家畜,你不是想拉屎吗?想拉出来就拼命向前爬!」
  虽然不明白蒂法主人的意思,但我还是照做了。还没爬几步,就被后面的链子给定在了原地,原来是要我用自己的力量把肛门球给拉出来啊。「咦!咦!」
  我费尽力气向前挺着,链子被绷得直直的,但肛门球卡在我屁眼就是纹丝不动,只有我又流了一身汗。

  「两位主人…贱畜没力气…帮我……」

  「真是个傻逼玩意,我来帮帮你!」琪尔走到我身后,牵起长裙,穿着高跟鞋的她狠狠踹了我屁股一脚,这一下的践踏,尖尖的鞋跟正好踹到了高高肿起的鞭痕上,直接把表皮穿破,刺进肉里。

  「唔!唔唔!!呃啊!琪尔主人,琪尔主人……」

  「快爬!狗逼!只要发现你敢偷懒,我就踩死你!」琪尔冷酷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呜呜呜,我为什么要这么贱……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