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蒸花凤琴


字数:1.6万

  下班回到家里时,已经是6点钟了,整个人简直疲倦得不得了,一动也不想动。还没有吃饭,肚子又饿得不行,吃点什么呢?

  正好这时电话铃响了,是同乡兼好友阿南打来的∶「嗨,老弟,在干吗?今天是周未,怎么一个人在家了,快过来,我请你吃好东西。」

  阿南的老爸是个大老板,最近听说开了个饭店,规模还不小,只不过我一直没去过。

  「不就去吃饭吗?怎么这么神秘兮兮的?」我有气无力的说。

  「你来吧,我请你吃你肯定没吃过的好东西!」

  「什么东西啊,你先说。」

  「好、好、告诉你是人肉。」阿南的语气中充满了激动∶「而且是美女的嫩肉,今天我店里刚来几个美女,我准备先弄一个来宰杀了吃,要不是你是我的死党,才不叫你呢!算你有口福了。」

  「真得,好啊,我马上过来!」我也不由得激动起来。我还真没吃过人肉,更别说是美女肉了,我也曾听说过现在在超豪华的大饭店里有将年轻漂亮的女孩宰杀掉,然后烹调起来做成菜食用的传言,而且价格惊人,恐怕我十年的薪水也不够吃一顿这样的美食。

  驱车来到一个偏僻的城郊接合部,路灯都三三两两的没有什么亮度,有一栋三层楼的中式建筑,远远看去,亭台楼阁,颇有些苏州园林的风味。没看见有什么人进出,看起来很安静,也许是刚开张的原因,知道的人还不太多。

  店的名字叫《天香楼》,真是不错,阿南还真有水平,想出这么好听的店名,不过也名附其实,美女被煮熟后的肉香难道不是天香吗?

  我一边看一边走进了大堂。

  「欢迎光临」

  站成两排穿着中式旗袍的漂亮女孩们的声音让我一愣,这时一个非常漂亮可爱的女孩走了过来∶

  「先生,您好!一位吗?」

  我点了一下头:「我找你们老板阿南」

  抬头看了下女孩。我一下呆了,这女孩真是太美了,穿着一身合身的工作服,大概二十三、四岁的年龄,一米六四的高度,有一头染成金黄色的秀发,黑色的制服更是显得美丽的脸庞白嫩无比,好一个青春美佳人啊。

  女孩直被我盯有点难为情了:「您好!您大概就是阿斌先生吧!」

  「是、是的!」我一阵不自然。

  「我是这里的大堂主管,阿南经理要我在这里等你,叫我带你去贵宾房。」
  「好、好!」

  女孩的举止谈吐依然十分的得体大方,虽然刚才我非常的不礼貌。

  「那请跟我来。」女孩把我引到了后院的一幢有单独园子的平房,进门一看里面好大,有好几间房。女孩带我一间间的参观,有卧室、厨房,还有一间放着好多好像是刑具的房间,奇怪的是正中的一张大桌子,外圈是上好的红木,中间却有大约两个平方米的面积的不锈?钢槽,就像一个大水槽。

  「小姐,你们这里总体的感觉都挺不错的,怎么这里有一个这么不协调的东西?」我问道。

  小姐甜甜的笑了笑∶「是啊,是很不协调,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有些客人喜欢厨师在现场进行宰杀和洗剥,如果没有这个不?锈钢的血槽,血就都流到桌子上和地上了,打扫起来很麻烦的。」

  「原来是这样,那女孩就放在这上面被现场宰杀啊!」

  「是啊」女孩回答道。

  「先生,我给你介绍一个女孩,还是你自己选。」

  「先等一下,小姐,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噢!不好意思,我叫花凤琴,是鲜花的花、凤凰的凤、钢琴的琴。」女孩认真地向我解释她的名字,「你可以叫我花花,也可以叫琴儿」

  「好名字,真是人如其名,我就叫你花花吧。」

  「好的,谢谢先生,要不你在这里先休息,我去叫阿南经理。」

  「好的,你先忙吧!」

  花凤琴给我泡了杯茶然出门去了,我呆呆地看着花凤琴如花般的背影伴着清脆的高跟鞋碰地的声音慢慢地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才不情愿的走进屋里。

  我走进卧室里坐在沙发上,暗想着:这位花小姐真TMD诱人,比电影里的明星还要漂亮,要是能把她弄来吃掉的话,叫我少活十年都值,不过听她说自己是前台的经理,要吃她看样子是不可能的。算了,这样高贵的天鹅肉不是我能吃到的。

  正在我胡思乱想时,阿南来了,「不好意思了,兄弟等久了,今天生意不错,现在是我们天香阁为期一个月的优惠期,我们在举行一个吃掉女招待的活动。菜价一律可以打八折。挺忙的,照顾不周了。」

  「没事的!自己人有什么照顾不照顾的」我客气道。

  「怎么样,兄弟没骗你吧!」

  「好!好、真得不错,你怎么想起干这行了?」我问道

  「干这个好玩啊,你看这里有这么多的美女可以玩,还可以合法的宰杀吃美女的嫩肉,多好啊」阿南得意地说道。

  「那你从哪里找来这么多漂亮女孩」

  「这个不能说,商业机密,不过你放心我跟她们全签过协仪的,兄弟你看中那个了,我马上叫人把她带过来宰杀掉做成下酒菜下酒」

  「真得吗?我可以随便挑吗?我挑中了你别又舍不得!」

  「怎么会呢,前台这么多女孩看中那个了」

  阿南边说边打开了电视,画面中出现了前台大堂,原来这是闭路电视,电视中闪过一个个女孩,真是个个青春亮丽,要是在平时我早就欢呼了,但现在我老是想着刚见过的那位花小姐的倩影。

  「怎样,选中了吗?」阿南催促道,

  「选是选好了,不过……」

  「那个了,指给我看。」

  我点了点电视中花凤琴那美丽的身影。

  「什么……」这会轮到阿南睁大眼睛了,「你看中花凤琴小姐了,不行不行,你还是换一个吧!」阿南急了。

  「不是你自已说的可以任挑的吗?怎么又舍不得了,是不是花小姐不能吃得?」我装作生气的样子。

  「这道不是,主要是花凤琴小姐本来是准备在我老爸生日晚会上蒸了做主菜的,要是今天被你小子吃掉了,生日时就没主菜了。」

  「那就换一个了,反正你这里有这么多女孩,实在不行再去找一个嘛!」
  「你说的轻巧,像花凤琴这么像貌漂亮、身材俊美、肉质细嫩的极品美女说找就找得到吗?」

  「好了好了,舍不得就算了,我就知道你要反悔」

  我固意激阿南的将,因为我了解阿南最经不起激将了,果然阿南脸涨的通红的:「你说什么?我反悔,罢了,你要花凤琴就给你吧,我阿南向来说话算数的。」
  「好!好,别生气了阿南,我知道你是说话算数的,来喝口水。」我拉着阿南坐了下来。

  此时电视中我看到花凤琴仍在忙碌着,我跟阿南刚才的一番争执已经决定她的命运,可怜的女孩还不知道自己就要走上不归路成了我们口中的美食了。
  阿南又坐了会儿,和我再聊了聊就先走了,说是去通知一下花凤琴,叫她准备准备。

  我又一个人在房里,说句实话刚才我真没信心让阿南答应我,不过现在己经过去了,花凤琴小姐的嫩肉我是吃定了。这只美丽的天鹅肉,哈哈哈!!!听了阿南的介绍我才知道女孩的肉也分几个档次,正真能上大雅之堂的女人肉只有江浙一带的几个地方,江苏的苏州、扬州,浙江的杭州、温州。苏州的女人最为美貌,但是筋骨稍韧,所以最适合拆骨剔肉炒食或烹羹煮粥;扬州女人由于久居江北,身材丰硕且骨肉饱满,是整人烤制的最佳食材啊!杭州的女人由于身在帝都,更肥嫩一些,所以进油锅一炸才真是油酥肉嫩,至于温州的女子虽同在浙江,但较杭州女子无脂粉气而更显清纯且骨肉如水,肉嫩如羔羊,整体上屉一蒸遍滋味全入。而花凤琴小姐正是浙江温州人,我已经在想像花凤琴被蒸熟了的一身美味嫩肉了。

  正在此时,门口传来几声轻微的敲门声。

  「请进!」我应声答到,门被轻柔的推开,门口立着一位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一袭雪白至一尘不染的白色连衣裙,脚穿一双白色羊皮细带的性感高跟凉鞋,正是花凤琴小姐,与刚才穿工作服相比显得更加娇美动人。

  花凤琴关上门款款地走到我的跟前,现在我终于可以近距离仔细观看这位即将成为我的食物的美佳人了:圆润柔和的脸型,挺直而小巧的鼻梁,淡淡地斜挑在一缕蓬蓬松松的刘海下的眉毛;一对在洁白的牙齿衬托下更显娇艳诱人的红唇,一双清澈透明的眸子水汪汪让人怜爱,还有那一头染过色的流光闪动的金黄长发,美丽几乎不是文字或语言所能够形容的。让人情不自禁的产生出一种九天仙子染足凡尘的感觉。

  「你好,先生!」

  「你……好!花小姐,噢不,花花」花凤琴那悦耳的声音将我从惊艳中惊醒过来,「来来,快坐下。」我拉住花凤琴白嫩的小手,一阵柔软无骨般的感觉告诉我这肯定是一双保养极好的美丽玉手。花凤琴温顺地依着坐到沙发上,我一把搂住花凤琴的细腰,一只手放在露在裙摆外的一小节雪白的大腿上,那大腿上的皮肤细腻极了。

  我由忠地说道:「花花,你真美啊!」

  「你喜欢我吗?先生!」花凤琴略带羞涩的问道。

  「喜欢,太喜欢了!」我急忙回答。

  「先生是准备今晚就将琴儿宰杀了烹食掉,还是晚上让琴儿倍先生明天再吃掉呢?」花凤琴怯怯地问我。

  「那当然明天再吃了,今晚让我好好的玩玩你,好吗花花?」

  「嗯!」花凤琴小声的同意了我的建义。这么漂亮的美女在宰杀之前当然要尽情的享用一番,不然就太浪费了。我的手己经伸进裙子里面,正抚摸着花凤琴那细嫩的大腿皮肉。

  「那我先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前台,叫厨房的人今晚不用来了。」我松开了手。

  打完电话,花凤琴站起来慢慢地脱掉那件白色的连衣裙,里面只穿着一条窄窄的小内裤。女孩本来以为马上会被宰杀了,所以都没戴胸罩,花凤琴那对娇美的嫩乳不是很大,但非常坚挺。纤美苗条的身材细腰丰臀,全身肌肤雪白细嫩,两条修长的美腿下是穿着细带凉鞋的精致玉脚,白白嫩嫩的,柔弱无骨,圆润的脚跟是淡淡的粉红色,逐渐向上过渡成嫩白的颜色,就像两朵玉立的莲花。真是太美了。

  我一把抱起诱人的娇躯,然后放在卧室中的那张大床上,从头到脚抚摸、玩赏花凤琴那美妙绝伦的艳体。从娇嫩的脸蛋、粉颈、香肩、椒乳、细腰到大腿、小腿直到女孩的那双白嫩纤美的玉足。我脱去脚上两只细巧的凉鞋,双手抱起修长圆润的小腿,一边抚摸滑嫩的小腿一边观赏着花凤琴这只精致的小脚,小脚丫白嫩,瘦削,曲线优美,当那脚背被我用手扳住绷起的时候,由小腿的胫骨沿脚背下弯,再到脚趾上翘,形成一个柔和而弯度极大的「S」形曲线,那小巧的脚跟后一簇深深的皱纹,更把那光洁如玉的纤脚衬得性感十足,光看看,就己经让男人的老二起立致敬了。

  「好美的小脚丫。」我忍不住凑上去吻遍了花花那只美丽的脚丫儿。

  花凤琴被我弄的不停地扭动着,呼哧呼哧的娇喘带着美女特有的那种兰香。望着床上这活色生香绝美佳人,我感到一股冲动,一股想搂,想抱,想把花凤琴小姐活吞下肚里去的冲动。

  我毫不客气地把她压在身下。她紧搂着我的脖子,使劲儿吻我,也不知道她是因为喜欢我还是纯粹因为欲望,或者两样都有吧。我毫不示弱地盖住她,一边吻她的嘴,一边用手在她光滑的肌肤上乱摸。花凤琴就被我摸得娇喘连连,瞳孔有些散大,眼睛眯缝着,头慢慢地摇动,两条大腿紧紧夹在一起,相互摩擦着,嘴里呻吟起来。

  我动了动,用一只脚从她的两脚之间插进去,把她的两腿分开,隔在我自己的两腿外边,然后用大腿的前面在她那有毛的地方压了一下,我感到那里已经完全濡湿了。

  我伸了一只手进去,摸索着分开她两片厚实的肉唇,用中指的指端压在那个小豌豆上,轻轻一揉,花凤琴嘴里「嗷」的一声,身体机灵地一抖,差一点儿把我颠下来,这也太敏感了!我揉了一会儿,她的呻吟中带上了一点哭腔,我感到她真的等不了了,这才把手抽出来,欠了欠屁股,将我的老兄弟送过去,用力一顶,她身子向上一挺,哼了一声,我便齐根而入。

  她的洞穴很窄,湿润温暖,象一只小手紧紧握住我,不停地攥了又攥,我从前的女朋友可不会这一招,如果不是因为我是个老手,象她这样三攥两攥,恐怕用不了几下我就投降了,她的屁股不停地在我身下摇动,两条紧夹住我身体的大腿不住抖动,嘴里「哦!哦!」地呻吟,这种场面,定力差一点儿的还真罩不住。我努力控制着自己,每当快来的时候就停下来作几次深呼吸,一直同她缠斗了有一个小时,怕不插了上千枪。她终于撑不住败下阵来,屁股不摇了,腿不抖了,用两腿两臂紧紧缠住我的身体,嘴里「啊!啊!」地大叫起来。我感觉到她的阴道强烈地抽搐起来,象一只唧筒把我向里面吸过去,那抽搐挤压着我的小兄弟,把一股股强烈的刺激传送到我的全身,我开始放纵自己的感觉,让一股热流从小腹直冲出去,射进她的身体内部。

  我拥着女孩一丝不挂的裸体躺着,双手不停地抚摸着花凤琴一身白晰细腻娇躯。怀中的佳人明天就要被我吃掉了,光想一下都让人激动万分。

  「先生,你肚子饿吗?现在大概快九点了吧」花凤琴小声问道,我看了下表,还真九点了。花凤琴这一问,我觉得肚子确实饿了。

  「还真饿了,去弄些吃得来。」

  「我来弄吧。」花凤琴拿起电话拔了号码:「喂!厨房吗?叫刘师傅到一号贵宾房来一下。」

  放下电话,花凤琴下床穿上睡衣。一会儿功夫,刘师傅就到了。这是一个胖嘟嘟的中年男子,一看就象个厨师。「原来是花经理叫我,有何吩咐!」那个刘胖子的小眼睛偷看了几眼花凤琴睡衣下摆下的二条莲藕般粉嫩的小腿,咽了咽口水。

  「别叫我花经理了,今天我被这位先生选中了,你不知道?」

  「嘿嘿!叫习惯了,一下还真改不了。先前前台小姐通知我说一号贵宾房要宰杀女孩,后来又说改为明天杀了,莫不是就是花小姐你了?」

  「是啊!因为先生想明天再吃我,所以就改为明天杀了,先生现在饿了,厨房里有什么精致些小菜弄几个来。」

  「行行!这点小事包在老刘身上了。花经理啊我们老板真舍得,把你这么一个细皮嫩肉的大美人也吃掉。」这个刘胖子看样子还挺多舌的。

  这时刘胖子看了下我说:「这位真有口福啊,花经理是我们这里头号美女,那肉质可是女人中的上上品啊!」

  「我知道,刘师傅你赶紧去弄几个小菜来,我饿了」

  「好!好!我就去,我来这之前刚在厨房宰杀了孙嫒这个小美人。我回去马上用小美人身上的肉做几个小菜送来」

  「什么?你把孙嫒宰杀了」花凤琴惊问道,

  「我那有这么大胆,是老板来了几位客户要吃宵夜,看中孙嫒了,老板吩咐我就把她杀了。我先走了。」刘胖子匆匆的出门了。

  「你认识那个叫孙嫒的女孩。」我问花凤琴,

  「也刚认识的,她今天才到,因为嫒嫒是苏州人,在这北方我们也算是半个同乡了,想不到还没过夜就被这些食客们吃掉了。在这里女孩子越漂亮就越容易被吃掉。」

  「孙嫒很漂亮吗?那你不是已经挺长时间了?」

  「这不一样的,阿南经理本来说要在他老爸生日会上处理我做主菜的,所以一直让我活到现在。不过明天还不是要被吃掉了吗?其实以前也有许多食客想吃掉我,阿南却舍不得。好了,不说了,你想看看孙嫒吗?」

  「好啊!那里看?厨房吗?」

  「不用,上电脑看。」花凤琴打开电脑,很快就找到孙嫒的资料:孙嫒、苏州人、年龄:二十一岁、身高:1。61米、体重:47公斤。还有不同角度的照片,照片上的孙嫒还真漂亮,虽然比花凤琴是差些,可要是在大街回头率肯定是百分之九十以上。

  我跟花凤琴正说着话,刘胖子带着服务小姐就托着盘子把菜陆续送了进来。房间里顿时充满了诱人的肉香味。刘胖子热情地介绍着菜名:有清蒸乳房,肚皮扣肉,粉蒸肉,爆炒阴唇片,望着这满满一桌用孙嫒这小女人身上的肉做成的美味佳肴,我的口水直往肚子里咽,肚子也跟着咕咕地叫起来。刘胖子热情地招呼我趁热吃,我也客气的请刘胖子一起吃。我把注意力全集中在清蒸乳房上。清蒸乳房是用一只椭圆型的大瓷盘盛放的。一只又白又肥的大奶子正冒着热气,凸起的乳头和一圈暗红色的乳晕被泌出的油浸润得泛着油光,显得分外的肥嫩。我用筷子戳了戳,浓稠的肉汁立刻突突地从戳进去的洞眼往外冒。香味扑鼻。我赶紧用小刀子切下半只奶子放在我面前的小碟子里,等稍微冷一冷再吃。用肚皮肉做的扣肉和用肥嫩的臀肉做的粉蒸肉整齐的排在盘子里,飘出阵阵令人陶醉的醇香,真是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欲大增。我赶紧夹了一片扣肉放进嘴里,酥烂无比,入口即化,回味无穷。再看看小碟子里的半只乳房,从奶子里流出的肉汁已淌满了小碟子。我连忙端起碟子将肉汁喝掉,半只奶子也随后象吸面条似的滑下了肚。饿虎下山般的一阵狂吃,不一会工夫餐桌上的菜肴就被我们扫掉一半。吃得嘴角冒油。

  我这才想起招呼花凤琴也吃,这刘胖子说:「老板有所不知,花小姐一直到被宰杀前不能吃一点东西,今天应该清过肠胃了,是吗?花小姐。」

  花凤琴点了点头:「先生,我己不能吃东西了,不然明天洗剥会不干净的。」原来是这样,我不再招乎花花了。

  这时服务小姐送来了脚掌汤。是用一只棕色的陶瓷闷锅装着的,锅里的汤并不多,配有几片冬笋和一些木耳,飘出阵阵浓郁的香味。脚形非常漂亮,白嫩细腻的孙嫒脚爪一半浸在汤里,一半露在上面。脚掌的形态竟然和生的差不多。我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锅里的这只脚掌,用筷子一戳,只轻轻拨弄了一下,皮肉和骨头就立刻分了家。我拿起汤勺呷了一口汤,味道鲜美极了。我发誓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鲜美的汤。

  我问刘胖子:「这女人的脚掌这么熟烂,为什么形状看上去还跟生的一样?而且汤的味道还这么鲜美?」

  「这你就不知道了。」刘胖子得意的说:「这是用特制的陶瓷闷罐经过高压蒸出来的,所以看上去脚掌的外型没有什么变化,但骨肉早已烂熟了。而且只熬了那么点汤,真的是原汁原味啊!味道能不鲜美吗?」

  说完这番话听刘胖子盯着花花的一双白嫩的玉足看了会,嘿嘿干笑了二声。花凤琴有点不自然地将两二只玉足往里收了收。我暗想:这刘胖子肯定在想把花凤琴这双小脚丫煮了后的美味。我盛了一碗汤,还夹了几块脚掌上的嫩肉。
  我们一边喝酒一边吃肉一边聊天,不知不觉吃了两个小时。餐桌上的菜肴除了扣肉和粉蒸肉太油腻了点还剩下几块外其他的菜全都被我们一扫而空。脚掌汤也被吃得精光,只剩下一堆小骨头。

  刘胖子收实了东西回去了。我一边摸着吃得发涨的肚皮一边回味着刚才的美味。旁边那台电脑里的孙嫒还在对着我微笑,这小妞还真漂亮,肉也好吃。
  「吃好了!」耳边传来花凤琴有点冷的声音。

  「好了!真好吃!」我应声道。

  「那怎么不多吃点,孙嫒的肉不是挺细嫩的吗?」还是冷冷的声音,好像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花花?」

  「没什么!今晚你吃得这么饱了,明天还吃得下?」我终于听出这小女人的潜意思了,她在吃死人孙嫒的醋了。看样子我要哄哄她了。

  我故意装胡涂的问道:「是不是刚才刘胖子看了你的小脚丫你不开心了」
  「这个死胖子,好可恶,老是色咪咪的」花凤琴狠狠的说。

  「其实胖子这样也正常,爱美之心嘛,谁叫你长得如此漂亮。再说他看你的小脚丫肯定在想花花这双嫩蹄子煮熟会不会比孙嫒的小脚丫更美味呢!」

  「你胡说!」虽然女孩还在生气,不过听得出比刚才温柔多了。

  我笑了笑:「其实刘胖子怎么样想的我不管,但至少我这么认为的。」
  「真得吗?我的脚比孙嫒的脚美味?」花凤琴撒娇般地问我。

  「那当然了!」我一把抓住花凤琴的小白蹄子,边欣赏边说:「你看你的小脚丫又白又嫩,皮肤又细又滑,脚型纤长,多好看,这么漂亮的香足会比不过孙嫒的脚丫?」

  「你又在哄我开心了。」女孩娇嗔着,

  「我可说的都是实话。」我一付坚决的样子。

  「那你说我的肉是不是比孙嫒的肉好吃啊。」

  「是的,我听阿南说你是浙江温州人,温州女孩天生骨肉如水,肉嫩如羔羊,俗话说一方水土一方人,只有温州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才能养育出像花花这样如此水嫩的美娇娃。而且温州女孩最适合清蒸了,蒸出来的肉质真正鲜嫩无比。」我己经在想像花凤琴被蒸熟后的娇美模样了。

  「这么说你们明天就准备把我蒸熟吃了。」

  「我想阿南肯定会这样处理的。现在还在生我的气吗?」

  「我又没生你的气,我是气那死胖子,不是好东西」现在花花己经消气了,到底是女孩子。

  「其实刘胖子也就多看了你几眼,又没什么。」我劝着。

  「你不知道的,这个死胖子在宰杀女孩的时候,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他总是要摸来摸去。」看来这个刘胖子是借宰杀女孩的机会趁机大吃豆腐,不过也正常,换成我也会这样。

  「胖子好像是明天的大厨,到时你也会被他模来摸去了,这下惨了!!!」我恶作剧般笑着。

  「我不让他摸我。」

  「这怎么可能了,到时你己被宰杀掉了,他在清理、洗剥你身体时还不好好玩弄一番,这么漂亮的美女能赤裸裸随意摆弄的机会可不多啊。」

  「你坏死了!」花花拿起那粉嫩的小拳头拼命的捶我,我一把抓住小粉拳,趁机用嘴堵住花凤琴的樱唇,随后一只手沿着光滑的躯体滑到了两腿中间的芳草地。哇!!!花凤琴的下面已经淫水横流了,我一翻身将花凤琴骑在了身下,顿时响起了女孩的娇喘声和呻吟声……我跟花凤琴又美美地云雨了一番,然后拥着温香软玉进入了梦乡。

  在睡梦被一阵电话铃吵醒,我拿起听筒。

  「喂!」听筒中传来了阿南的声音:「还不起床,太阳洒屁股了,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就把花凤琴在屋外园子里宰杀烹饪吧。」

  「好的,我马上就起床。」

  我拉开窗帘一看,园子里果然有几个工人在摆放宰杀和烹饪的器材和餐具。这时花凤琴也醒了,我对她说:好起来了,女孩问几点了,十点多了,我回答:「我去刷牙洗脸,你也快点起来。」我进卫生间去了。等我出来看见花凤琴呆呆地坐在床上。

  「怎么了,花花?」

  「没什么!只是突然感到有点茫然,好像是做梦一样,先生,我是不是真得要走了。」

  「是啊!说好今天把你宰杀了吃肉的,你没事吧!」

  「我没事!那我去清洗下身体。」

  「你快去吧!外面的人都来了。」我捏了下花凤琴身上细白的嫩肉,然后看她走进卫生间。

  我开门来到园子里,园子里东西都摆放的差不多了。不一会儿,阿南也来,后面跟刘胖子和两个助手,还有一个人扛着摄像机。

  「怎么样?昨晚爽不爽啊!」

  「爽!当然爽!」我回答。

  「哈哈!!!花凤琴小姐的身材、像貌都是一流的,昨晚你尝到了跟她作爱的滋味,今天再尝尝她这身美味的嫩肉了。」阿南一边跟我聊着一边催促别人干活。

  刘胖子和两个助手在整理刀具这些屠宰工具,几个工人在对料理台、木架子、大蒸笼等器具作最后的检查,那扛摄像机的小伙子也在调机器,对镜头。

  我好奇地问阿南:「这摄像机干嘛用,拍录像吗?」

  「没错,我要把宰杀、烹调花凤琴小姐的全过程录下来,制成光盘做广告宣传。这样的美人儿不制成广告片太浪费了,这样虽然花凤琴小姐被我们吃掉,但她死了后还可以永远为我的饭店服务,也就永远活在食客们的心中了。哈哈哈!!!」
这个阿南还真有生意头脑,这么绝的主意都想的出来。

  一切都准备好,现在就等我们的主菜花凤琴出来了。我自告奋勇去屋里去叫花凤琴出来,一进屋,我看见花凤琴正在那里化妆。这女人真是麻烦,都马上要宰杀掉了还化什么妆。

  我催促道:「花花!快点了,就等你了。」

  「好了好了,再等二分钟就好了。」

  我跑出来对阿南说:「花小姐在化妆,等二分钟就好出来了。」

  阿南叫摄像机准备好,从花凤琴一出门就开始拍。

  「我要把今天的全过程从头到尾全部都拍下来,让人可以看到一个活色生香的绝色美女被活杀、开膛、剖腹、然后清理、洗剥、下料再烹调直至最后成为香喷喷的美食被食客吞食的全部程序。」阿南对大家说道。现在园子里的所有人都急切盼望美丽香艳的花凤琴小姐早点出现。

  终于花凤琴出现在了门口,披着一条浴巾款款的走来,犹如出水的芙蓉。雪白的肌肤看上去那么的光洁、娇嫩,纤美的玉足穿着那双白色高跟凉鞋,将本来就修长优美的小腿更衬得线条柔顺。这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好象停止了呼吸,盯着门口那位娇美绝仑的俏佳人。我再次被花凤琴的美丽所震憾,这就是昨晚让我任意玩赏、作爱的女孩,马上要杀死、烹饪变成食物的女孩。我真的是如梦如幻了。

  看的出花小姐有些紧张,可能她没想到门外有这么多的人,还有摄像机对着。可是难奈内心的激动。确实:自已今天将在这里被宰杀,终结如花的生命。而且自己这具美艳的娇躯将会被这里的几个男人吃进肚子里。内心的激动是非常正常的。

  花凤琴在助手的示意下躺上了处理台,羞涩的闭上了眼睛。大厨子刘胖子熟练的脱去了花凤琴玉足上的凉鞋,我看到刘胖子趁机捏了几下女孩那双白嫩的小脚丫,花凤琴微绉了下柳眉。然后刘胖子掀去了花凤琴身上的浴巾。一条丰满成熟充满诱惑力的青春玉女的肉体立即活色生香的展现在我们面前。

  几个工人看到此场景,口涎都流下来了。阿南见过的女性裸体可不算少了,可眼神还是直勾勾的盯着看,的确花凤琴太美太美了。众目睽睽下被脱得一丝不挂,也让女孩窘的脸色通红。毕竟,花凤琴还是个妙龄女孩啊!

  刘胖子拿过一块毛巾在上面开始抹香皂,边往花凤琴身上撩水边用肥皂洗花凤琴的玉颈、胳膊、小腹、大腿、小腿一直到玉足。再将女孩翻身将后背从上至下也清洗了遍,再重新将女孩翻回来。然后刘胖子接过的助手递过一把剃刀,先在花凤琴的阴部抹上剃须膏,然后加水揉搓了几下,花凤琴平滑的小腹下面到两腿之间就都是可爱的泡沫。

  刘胖子不愧是天香楼的第一师父,混毛猪都能让他只用菜刀就刮的白白净净,不要说抹过剃须膏的女孩白肤了。几下之后花凤琴的阴部就已经光洁的象一个婴儿,两片阴唇紧紧的闭合,阴道口居然现出了亮晶晶的黏液!在刘胖子又搓、又摸下花凤琴竟扭动着身体,嘴里模糊不清的呻吟着,然后刘胖子又就着热水刚刚浸泡过的女孩身体,将其他地方细小的体毛细细的刮净。这时的花凤琴才真正叫去掉了身体上所有的遮掩。美丽的玉体横陈在大家面前,俏美的脸上有着兴奋的表情,身上铺着许多水珠,多么美丽的一副油画啊。

  这时刘胖子走到阿南面前问:「经理,现在可以宰杀了,动手吗?」

  「好!开刀。」

  「好涞!」刘胖子兴奋的跑到料理台边,吩咐两个助手将花凤琴反绑双手,然后腿也被绑上,抬到旁边的肉案上,花凤琴麻木的跪在肉案上面。一个助手过来帮花凤琴趴在肉案,另一个在后面紧紧抓住女孩小巧的玉足。刘胖子身上别着三把尖刀走到花凤琴面前,在花凤琴的玉颈下放了一只接血的盆。

  谁都知道花凤琴小姐的最后时刻就要来了。我看花小姐那曼妙的娇躯在微微颤抖着,她肯定在害怕、一种对死的恐惧让她无法控制住自己身体的本能的反映。
  刘胖子扎好花凤琴金色的长发,然后一只手轻轻托起了她精致的下巴,另一手菊了清水在女孩白嫩的颈脖上抹了抹,拔出了一把尖刀。

  这时花凤琴突然开口恳求:「刘师傅,请你下刀快一点!好吗!」

  刘胖子摸了模女孩雪白的玉颈说:「好的!你就放心的去吧!我保证将你做成世界上最美味的一道菜。」

  这时花凤琴已泪流满面了,这是女孩一种对生命的留恋和对自己将要被制成食物的无奈。

  刘胖子向助手做了个手势,一个助手用手轻柔的抚摸着花凤琴的阴户,女孩闭上了眼,呻吟着。刘胖子死死的盯着女孩俏美的脸蛋,突然,说时迟那时快,一刀割开了花凤琴白嫩的颈脖,只听女孩一声惨叫,一股鲜血喷了出来,很快血就接了半盆。助手迅速地解开绑女孩手脚的绳子,然后将女孩的身体抬离肉案扔在草地上。

  草地上花凤琴的娇躯还在一抖一抖,每抖一下就有鲜血从颈部切口处涌出来,两条腿拼命抽动。两只小巧的嫩蹄子蹦得直直的,十颗脚趾紧紧地抅搂着。双手手指在不停地颤抖。这样过二分钟多点,终于慢慢地静了下来。但两只玉足间或还抽搐一下。最后双腿死劲蹬了两下不动了!颈部断口处汪起了一摊鲜血。此刻园子里:雪白的肉、碧绿的草地配上殷红的血,构成了一副极为美妙的图案。
  两个助手将花凤琴尚有余温的全裸艳尸抬到肉架边,将女孩的双腿吊在水池边的架上倒挂起来,刘胖子拿起一把解腕尖刀从花凤琴的耻骨处切进,再沿着身体的中线一直往下切割到咽喉旁,血也随着皮肤的破损处渗到了洁白的皮肤之上,形成一道修长的红色的口子。花凤琴的所有内脏都从那道长口子涌出了身体,果然是好刀加好技术,然后打开胸腔,心肺连同肝肠都在刀口外跳动着,刘胖子的右手持刀伸进花凤琴的体腔把内脏和身体相连的地方尽数划断,但是美丽体腔却没有受到一点破损,此时两个助手用水瓢向花凤琴开放式的体腔里泼水。红色的血水伴着血特有的腥味流了出来。

  助手将女孩的尸体从木架上解下来,一人抓女孩的二只手、一人抓女孩的两只脚,扔进木架旁的水池里。然后一助手在水池里继续清洗尸体,这次清洗的非常仔细,连女孩的小阴唇和肛门都翻开来仔细的清洗。另一助手将花凤琴的内脏收集起来拿到一旁整理。而刘胖子则在准备填充料。一切都都非常有条理的进行着。

  四周围观的人好像舒了口气,一直紧张的神经得到放松。就象演戏一样高潮过后的中场休息。我看了下旁边的人们,有各种各样的表惰,有:性奋、惋惜、激动、贪婪,更多的是一种迫不及待想品尝到美女肉的神态,虽然他们清楚是不可能吃到这种极品美女肉的,但还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渴望。亲眼目睹了一个漂亮的女孩被像杀生猪一样活生生的宰杀,这种场景对人心灵的振憾是非常巨大的。会感叹到生命的脆弱,一个青春玉女的红颜薄命

  助手将清洗好了的尸体搬起来重新放到料理台上。跟刚才不同是活色生香的美女变成了一具冷艳的女尸、一块极品美味的好肉。除胸腹的一条切割缝,花凤琴还跟生前一样的娇美动人,曲线玲珑剔透,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淡淡忧伤。不过现在给人的感觉恐怕不是性欲了,更多的应该是食欲。从我的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女孩被剖开的胸腔:雪白的皮肤下是一层薄薄的淡黄色脂肪,然后是鲜红娇嫩的肌肉。甚至还可以看到里面洁白的肋骨。

  刘师傅已经命令助手拿过用茅台酒泡过的填充料向花凤琴空空的体腔内填充,虽然茅台酒的价格不菲,但用于烹调花凤琴这样的美人却是物尽所用。料理台上的女孩娇躯软绵绵的任由着刘胖子任意的摆弄。美丽的女孩再也不是昨天那个花经理了,而且一具美味的食材,正在由刘胖子料理的一块香肉。将切口缝合好,刘胖子拿过配好的调料,在美女的身体上开始涂抹,调料用茅台酒、姜汁、蒜汁、糖、精盐等佐料配制而成。刘胖子将配料仔细的涂抹在这具美艳的香肉上,从头到脚一共抹了三遍。花花小姐身体表面这层白嫩细腻的雪肤忠实的将这些佐料通过毛细孔吸收到皮肤下的嫩肉中。此时刘师父捏着花凤琴的大腿和屁股对两个助手说:「看到没有,这个女人的肉真嫩啊。我的用料肯定全部入味。」

  料理完了,两助手抬了一只精致的不锈钢大托盘,然后小心地将料理台上女孩的美体搬起放到托盘中。再将花凤琴的金黄色长发盘起,摆好造型,为了防止面部表情破坏,脸上缠上隔热布。

  「好了!可以上锅了。」刘胖子拍了拍花凤琴的小腿。助手抬起托盘,慢慢地放进草地中央的大蒸笼里,盖好盖子,接通电源,开始了蒸煮。

  「再过两个小时左右就蒸熟了。」刘胖子拍了下手。

  我看着在蒸煮美女的蒸笼,小声的说「再见了花凤琴,我的蒸美人!!!」
  草地中那个大蒸笼跟普通蒸笼不一样,因为它是透明的,用的是玻璃钢之类的材料制作的,里面的横档是不锈钢管,形状是长方形的。而不像普通蒸笼大都用毛竹这种材料。

  我问阿南:「这个蒸笼是不是特制的。」

  「当然了!正确的说就是为了蒸煮花凤琴这美人而特制,并且是一次专用。这次用过后不会用第二次了,以后我把它放在饭店迎宾大厅的中央,像文物一样保存起来。在它上面再挂一个大屏幕,连续滚动播放今天的全过程。」

  「真是好创意!」现在真得有点佩服阿南这小子了。

  大蒸笼下自然是个大锅,加热用的电炉安装在大锅的底部。我走到蒸笼边仔细观察着,透过笼里不锈钢管的间缝看到锅里的水正在渐渐的升温,一个又一个小水泡从锅底往上冒,然后越来越多……

  「来!兄弟!先喝杯茶。」阿南已在蒸笼边摆好了一张小桌,桌上摆着一套喝功夫茶的茶具。「我们先喝点铁观音,听说这东西助消化得,先喝点等会好多吃些美女肉。」好主意,一边喝着香茶一边欣赏美女被蒸熟的过程。不错!不错!
  我喝了口茶,又站起来欣赏起蒸笼里的美女。蒸笼里花凤琴小姐安详地趴在盘子中央,全身洁白细腻,肌肤中泛晶莹的光泽,性感的小嘴微张、美目半闭,非常的迷人。就是这个小女人,昨晚还跟我在旁边屋里的大床上尽情做爱,现在却香消玉散成了蒸笼里慢慢变熟的清蒸美女了。这个世界真奇妙啊!

  蒸气渐渐的升腾起来,越来越多的蒸气环绕着蒸笼内的花凤琴。蒸笼里的景像变得模糊起来,然而空气中却慢慢飘来一阵阵淡淡的香味,源头来自蒸笼内。一种我从来未曾闻过的肉香,那是清蒸花美人的香味,从清香变成浓香,然后越来越浓。香味实在是太好闻了,我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几口,再细细的品味,真是诱人极了。我已经开始流口水了。

  在我们焦急等待中刘胖子宣布蒸好了。两个助手小心地掀开大蒸笼上的盖子,一股白色的水蒸气从蒸笼里冲了出来,夹带着阵阵浓郁的肉香。当蒸气渐渐散尽,慢慢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位于蒸笼中央跪趴在托盘中的清蒸美女:花凤琴小姐。啊……围观的人们禁不住地发出了惊叹声:太漂亮了,真是美丽的食物。

  两个助手套上隔热手套,小心的将这具美食连同托盘从蒸笼里搬出来,移放到早就布置好的餐桌中。盛在托盘里的花花全身都在冒着蒸气,特别在鼻孔、樱唇、阴户这三处的蒸气尤其浓郁。花花跪趴着,长发盘在脑后,双目微合,面带淡淡的忧伤,头枕在双臂上,两条雪白的皓臂连着纤美的小手向前伸出,尖尖如玉葱般手指无力的答在托盘的边沿上,让人看着真是心痛怜爱。一对娇巧的嫩乳无助地垂在胸前,象奶豆腐一样吹弹即破。两个乳头如同樱桃一样鲜艳可人,乳头下还挂着清亮的小水珠,欲滴还留。蜷着修长丰腴的玉腿,一双盈盈一握的小脚蹄柔若无骨,可爱的玉趾答着托盘的另一边沿。圆跷白嫩的小屁股高高地撅着,高傲的向众人显示着它的美味。蒸煮过的娇躯更显洁白细嫩,皮肤上泛着被蒸出的乳白色肉露,薄细的玉肤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光泽,晶莹剔透。整个散发着让人陶醉的奇妙肉香。

  我突然有了想法,要跟蒸美人合影,留个纪念。于是在摄像的小伙子很快地拿出相机让我在不同的角度跟已成为美食的花凤琴合照。在我的带领下,在场的所有人都跟花花合了影。一阵忙碌后,宴会终于要开始了。

  「阿斌!你想先吃花姑娘身体的那部分。」阿南客气的问我。还真不好说,面对这具美味的身体,我从头到脚仔细的看了一遍,终于做出了决定。我指了指托盘中花花的一只纤美玉足说:「先尝尝这只小嫩蹄子吧!」

  「哈!哈!兄弟真有眼光,竟跟我的想法一样。来,老刘,将这两只小脚丫给我切下来。」

  「来了!稍等片刻。」刘胖子拿起一把切刀跑了过来。很快地胖子将两只白嫩的玉足从花花身上切了下来,分别盛在两个盘中放到了我跟阿南的面前。一股淡雅的美脚肉香扑进了我的鼻子。

  我端详着盘中这只像艺术品一样的精致玉莲,那么的细嫩、白晰、娇美。就在昨夜,美丽的花花小姐还用她这双可爱的玉足引导我来到这里。现在它已成了美食正放在我面前等着我食用,真是世道变幻无常。

  我拿起刀叉开始了进餐,先切下花花的大脚趾,小心地剔掉指甲,放进嘴里。咀嚼着,汁液流入我的嘴里。我在嘴里细细地品尝,享受这奇妙的味道。脚趾在牙齿之间像成熟的葡萄一样香脆。我细细地品味并且慢慢地咽进肚里。然后抓起整只脚丫放到嘴里,舔着这只美足,感受着那美妙的味道。花花的嫩蹄尝起来象它的外表一样美。精致的秀足象花花本人一样温柔地任我品味、玩赏。我把花花的脚转了一个方向,开始在她柔软的足跟肉上咬下去。粉红色的足跟皮肤很有嚼头,咬开表皮开始吃里面柔软的肉。缓慢地咬下脚跟上的肉并且咀嚼咽下。脚心的肉更加柔软,并且它有一种淡淡的咸味,尝起来像一种质地很好的小牛肉。柔软得足以在你的嘴里融化。我舒服地享受着脚心的肉,接着她把剩下的脚掌和4个脚趾都吃完了,一点不剩。最后我舔尽咀边残余肉质,真是回味无穷。我看了一下阿南,跟我一样,花花的一只玉足也进了他的肚中,除了桌上的一小堆剩下的脚骨头。我们几乎同时吃完了花花那双水晶般的嫩脚蹄,我注意到阿南脸上失望的表情问:

  「阿南,怎么了」

  「噢!我在想花花这双小脚真漂亮,像她本人一样好看。脚肉的味道真是太美味了,但是一想到它们已经进了我们的肚子,今后再也不能见到它们了,我就好失望。」阿南这么一说我还真有同感。

  看到我们吃完了花花的两只玉足,刘师傅立马端上了刚从花花身上割下来的一对奶子。盘中的奶子经过蒸煮后看起来透明发亮,就象刚剥了皮的新鲜荔枝肉一样晶莹诱人。刘胖子看到我好奇的表情解释道:「经过蒸笼内的高温蒸气蒸煮,花经理的两只奶子内的脂肪己经被溶化了,再加上奶子上的皮肤很细薄、娇嫩,所以就成了现在这付模样了。」

  对着盘中这只晶莹剔透的绝美嫩乳,我先一口咬下了上面那颗樱桃般鲜嫩乳头:嗯嗯~~鲜嫩多汁……好新鲜……好嫩……又有弹性。然后用餐刀从这只嫩乳的中间切了下去,奶子被切割成两半的同时,里头的脂肪汁以及肉汁立刻奔泄了出来,散布在装奶子的银盘中,形成一种微黄的乳白色浓汁,浓烈的香气几乎让人凝神。我舀了一点乳汁送入口中∶天啊!!这是什么美味!!!我实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如此美味。接着吃下了乳房中的乳腺和柔软又富有弹性的乳肉,乳腺和乳肉带着一种特别的清香和一丝奶味,这可能也是还没生育过的女孩特有的滋味。

  很快的,花花身上最宝贵的,没有骨头却又美味无比的精华部位,一对极品美乳通过我和阿南的食道进入了胃里而从盘中消失了。这种狼吞虎咽的吃法确实有点对不起花花的这对天生丽质的细嫩乳房,真的是太暴殄天物了!

  刘胖子又从花凤琴身上切下了二条玉臂,摆在我面前的女孩手臂简直就是一件艺术珍品,纤美的手形配上尖尖如玉葱般手指,幼嫩的玉臂经过蒸气的蒸煮显得如此白晰、细嫩,更是像玉雕一般光洁柔嫩。让我忍不住想起昨夜搂着花凤琴,抚摸她那光洁的玉臂和柔软小手,那种软软得没有骨头一样感觉。一时还真得舍不得吃掉,如此漂亮的美食不用说吃了,看起来味道己经非常棒,感觉滑滑润润的。

  餐刀很轻易就将嫩臂上的肉和骨头分开,掀起嫩肉我清楚地看到里面洁白的玉骨,哈哈……美丽的花花小姐就像书里写得那样真得是冰肌玉骨。我将花花玉臂上的这片嫩肉叉住然后放到我面前的盘子里,再用餐刀切成一片一片的小肉片,这肉真嫩啊!表面的皮肤好细腻。我终于叉起了一片肉沾了些调料放进了嘴里:哇!!!太美味了,嘴里的一小片花花的嫩肉酥烂无比,入口即化,令人陶醉的醇香让我还没来得及细品就已经化成一般鲜美的肉汁流进了我的食道。我还从没尝到过这样好吃的美味,真想长啸一声来表达我此刻的喜悦。我赶紧又叉起一片肉放进嘴里,再喝了一口红酒,一种别样的滋味立刻充满了我的口腔:鲜美中带着一丝丝的酸甜,肉香混合着酒香。真是软烂鲜嫩、肉香飘荡、味美爽口。
  我拿起餐刀切下了花花的一只小手,蒸煮后的玉手雪白细嫩,还没下嘴,一股女孩特有的清香已经飘入鼻中,让人食欲大增,一看就知道一定非常好吃。我仔细欣赏着手中这只纤美的小手,那小巧可爱的手掌,修长白晰的手指,修剪得整齐圆润的指甲,还沫着一层淡淡的透明指甲油,看上去那么的光洁可口。但现在马上要进入我的嘴里,被我吃掉了。一番联想后我轻轻的掰去手中那小手上的指甲,然后小心的塞进嘴里,一咬牙齿便陷进了花花的小手掌肉之中,一股清香溢得满口都是,这让我一发不可收,我不断地啃食小小玉手上的嫩肉、筋络。直到将那纤指里的指骨都咬碎咽进肚里,花花的这只小手的小骨头也太不经咬了。吃完一只嫩手,我的嘴角上沾满了亮晶晶的油脂,我用舌头舔干净这些美味油脂,那真是唇齿留香啊!!

  现在刘胖子正割着花花大腿内侧柔软娇嫩的腿肉,切割成一片一片的,再加入了蜂蜜、茄酱和一些佐料,变成了鲜艳的橙色,让人看了食指大动。花花的腿肉肥瘦适中,脂肪的部份入口即化,瘦肉的部份也是松软顺口,格外地香嫩滑腻,肉质鲜美。

  这番的狂吃,让我和阿南都有了六、七分饱了。我们一起召呼刘胖子和两个助手及摄像师一起来吃这顿美女大餐。花凤琴小姐在她生前时的体重虽然一百斤都不到,但我和阿南今天想把花花身上的肉吃光的话绝对是做不到的,虽然她是那么的美味。

  刘胖子和其他几个人听到我们的召乎,眼晴都发亮了。像花凤琴小姐这样的绝色佳人,平时他们也只能看看而以,最多也不过想像一下。根本了不到今天竟能吃到这么漂亮的美女身上的嫩肉。这几个男人抑不住激动的性奋一齐加入了这场不可求的美女大餐。

  刘胖子首先在花花圆跷细嫩的屁股上夹了一块肉吃着,「香!真好吃,又细又嫩!」于是众人一起争先恐后的吃起来,这几个人边吃边赞不绝口:到底是我们店里的头号美女,那肉真的很香,太细嫩了,是那么鲜嫩而多汁!清香而不腻!真是绝世的美味啊!

  花花身上的臀肉、大腿肉、小腿肉、腰肉、腹肉、胸肉、里脊肉不断地切割下来送进众人的嘴里,被咬着、嚼着、啃着、舔着然后咽进肚里。个个吃得满嘴飘香、吱吱冒油。

  快到傍晚,大家也吃的差不多了,草地上扔满了空酒瓶和啃剩下的碎骨头。虽然花花的娇美躯体被吃得残缺不全,屁股和大腿的肉基本被吃光了,只剩下骨架在支撑着,但女孩还像刚从蒸笼里端出来那样的姿势撅着屁股,仍然是那么迷人,漂亮。

  刘胖子把花花肥嫩的阴阜割下,放入由冰糖、肉汁……等等调成的油膏当中搅和,拿起之后洒上芝麻,送到我和阿南面前说:「两位老板,尝点饭后甜点。」我们尝了一下∶「嗯……果然舒口无比……」

  我和阿南坐到边上去一边喝着功夫茶一边聊着花凤琴的美味,摄像师整理着机器和带子,刘胖子带着两个助手收实残局。他们将花花身上没吃光的肉都切割下来,放入屋里的冰箱里,再将女孩那个美丽的小头颅砍下小心包好,也放入冰箱。最后把沾着许些碎肉的骨架拆开放进塑料袋中准备扔到垃圾箱去。一场豪华的清蒸美女人肉大餐到此基本结束了。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