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温柔——回忆我的小学、初中、高中性事


字数:4366字

             往事温柔之小学性事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是一个性早熟的男孩,很大程度上可能得益于自小学三年级就喜欢看小说。那时看小说的方法是先浏览一下书中有没有性爱描写。
  如有先对着书手淫一下,有时,甚至是几句话就刺激的我下面硬硬的。那时不知道怎么的,想硬就硬。但真正见到女人的裸体,却是在小学五年纪的时候。
  小学五年级,家里希望我有点出息,就要我跟在城市里教书的姑妈去念书。
  我爸有四个妹妹,这个姑妈是我最小的一个姑妈,也是最漂亮的一个。
  至于具体怎么美丽,我不想多加解释,我只知道有一天偷看我姑妈的日记,知道在大学时,是她班上的班花。不过,姑妈的乳房很大,很挺,我家那时条件不怎么好,姑妈就是穿着那种粗布花衣也显得风情万种。

  我家在乡下,乡下的读书条件比城里相对要差很远。我还记得当时第一次到姑妈从教的那所学校,天已经很黑了,姑妈带着我打开房间,我才发现房里只有一张床。吃完晚饭后,姑妈要我出去一会而,但不要走远,说她要洗澡。

  我就走出房门,因不熟悉周围环境,怕迷路,就在姑妈房前转来转去。过了一会而,听到姑妈房间里水滴滴答答地响,不知道怎么的,就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前,想过去看我姑妈洗澡。

  门前有一条小缝,凑着往前一看,姑妈已经用一条毛巾在擦拭身体。房间的灯光很暗,姑妈的身体在里面瞧的不是很清楚,只能模模糊糊的瞧见胸前有两堆高高的隆起,下面有一小条黑黑的毛丛。当时,只觉得非常刺激,手伸进内裤里面拼命地揉擦小弟弟,几分钟后,就射了一裤子。

  姑妈却还在那里慢慢地洗,轻轻地擦,一会而又把身体转过来,一会而又把身体转过去。水珠在姑妈的身上,被灯光一照,竟然散发出一种极及诱惑人的光芒。小弟弟一会儿又硬了。手又开始拼命地揉擦。几分钟后又射了一手。

  当天晚上,因为还没有床,况且姑妈又认为我小,就让我和她一起睡。姑妈可能累的厉害,一会儿就睡熟了,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又不敢乱动,生怕吵醒姑妈。但不久后,姑妈的身体就靠了过来,只感到胸前柔柔的一团,我当时真的很胆小,可能具体怎么也不会做,只是用全身的感官充分体味与姑妈肉体相触的那份感觉。一直到快天亮时,才沉沉睡去。但不久后,就被姑妈叫醒。

  醒来后,姑妈看着我红红的眼睛,还问我睡的好吗?我低着头不敢看姑妈。
  心里却因为昨天第一次看了女性的裸体而胸涌澎湃。


             往事温柔之初中性事

  小学毕业后,我考取了我们县里的一所重点中学。刚入中学,什么也不懂,真正是一个无知也无畏的少年。

  经过几个星期的互相接触后,我开始和同学比较熟悉了。我们那时排座位,是单人坐。

  我记得我初中一直是被一群漂亮而又活波的女生包围的,旁边几个女生又很爱吃零食,每次也分给我,所以很快就熟了,而且很快就有一个女生被其它女生指定为我老婆,虽然当初什么也不是,但那个女生看着我后总是面红红的。
  夏天的时候,我也经常和她们打打闹闹。夏天衣服都穿的薄,就一个衬衣,女生可能里面还戴个乳兜,那时好象乳罩也不很流行,女生有的就穿个背心,发育稍微好点的女生胸前可以明显的看出鼓鼓的一团。

  那个被她们指定为我老婆的女孩叫李慧,很瘦,很高,至少在那时是很高,不过她那时可是地地道道的飞机坪,胸脯平平的,但脸蛋真的很漂亮。

  有一天中午,我和旁边几个女生在写毛笔字,轮到李慧写的时候,她的头低垂,胸前的衣服就缩了下去,我站在她的斜对面,一眼就看到了她很小的粉红色的乳头,但只是平平的胸脯上长了两颗草莓,尽管如此,我下面还是立马硬了起来。

  之后又轮到一个叫刘敏的女孩。这个女孩平时就很骚,乳房也不像初中女孩那样小,很大,穿着衣服时就鼓鼓的一团。

  她手拿毛笔也弯了腰去,嘿,我又从她领口看到了她真真切切的乳房:乳晕很大,乳头也很大,乳晕呈现白色,可以看到上面青色的血管纵横;乳头还是粉红色,梢梢有点黑。

  然后,只看到她提气,动笔,那一提一收之间,就看到她乳房不停地颤动,弄的我真的是受不了,赶忙借故离开,冲进厕所,狂打手枪,记得那次包皮还被我揉破了一点。

  过后的很多天,我就和那些女生打打闹闹中度过了。闲下来的时候,我很喜欢爬上学校操场旁边的小树林静坐。

  有一天黄昏,我正准备从小树林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李慧的声音,我正眼一看,李慧和刘敏正猫着腰进来。

  李慧说:「刘敏,你帮我看看,我想撒尿。」

  我这一下,真是吓了一跳,又不敢走开,怕引起误会,就平躺着,缩在一块树丛后。

  只见李慧进来后,把裤子一解,露出纯白色的小内裤,嘿嘿,上面还有一只小老鼠。李慧把内裤脱小来后,就蹲了下去,接着我就看见一些有点黄色的液体流了出来。

  当时,我还真的是想起了一句诗「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李慧的下面还没长毛,白白净净的。

  很快李慧尿完了,她站起身,屁股摇了摇,又用一小块纸巾擦了擦,接着刘敏也想尿尿,换了李慧去察看四周。

  刘敏把外裤解下来后,就露出了红色的小内裤,然后她又把内裤解了下来,我那时真的很惊讶,刘敏下面竟然已经是黑黑的一丛了。我的小弟弟又是空前的硬,手又开始拼命地对它揉擦。

  过后,每天在和她们打打闹闹时,我看着她们天真可爱的脸蛋,心里真是嘿嘿地笑出声:「你们最宝贵的地方被我看到了啊!」

  此后,一有机会就跑去小树林,但再也没有看到如此香艳的场面了。


             往事温柔之高中性事

  初中以后,我考取了一所市重点中学。令我遗憾的是,竟然没有一个初中的同学和我是同一班,这让我在班上着实沉默了几个月。但随着大家接触的加深,也慢慢开始了我高中的性事。

  一天,我正在教室偷看金庸先生的小说,一个哥们手里拿了一张报纸冲到我身边,说:「看不出你小子还发表了文章。」

  我一听,抢过来一看,果真是自己发表在《语文报》上的一篇小小说。当天我在省级报刊发表了文章的事情立刻传遍了整个校园。晚上我去食堂的吃饭的时候,都听见身后的同学对我议论纷纷,因为虽然我校是一所市重点中学,但毕竟在省级刊物上发表文章还是少之又少。

  也是因为我的这篇文章,开始了我高中的性事。

  我们学校有一个校园的广播站,里面有两个播音员,长得还真好。一个叫胡媚,身材高挑,脸蛋清秀,乳房也是很大;一个叫赵文,个子1。57米左右,脸圆圆的,乳房不大,但很挺,屁股就翘翘的。因为我们都是学校文学社团的骨干,听了几回课就很熟了。以后有事没事就她们叫我去广播室坐坐。

  有一天,我去广播室,敲了一下门,就看见胡媚从门缝里伸出一个脑袋,叫我等等。

  大约又过了两分钟,门开了,胡媚笑嬉嘻地说:「今天怎么过来了?」
  我没做声,看着她,还真是诱人犯罪啊。穿着一条白色的短裤,上身套了一件T恤,显得很是性感。

  她看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脸刷地红了:「没看过啊?」

  我嘿嘿地干笑道:「没看过。」接着我问:「赵文呢?」

  「哦,她去打羽毛球了。怎么,没看到她就这样想啊?」

  我看着她道:「你不要瞎说啊,特意来看你啊。」

  然后房间里面静的很,她坐在床上,白色的脚一晃一晃的。我的眼睛四处无目的的转悠,忽然就不动了。我看见了她们悬挂在门后面的内衣内裤,好象有小碎花的,也有条纹的。

  我的心跳就加快了,小弟弟也开始不安分了。胡媚觉察到了我的视线,脸更加红了,一手拧在我的耳朵上,轻轻地骂:「小色鬼。」

  我回转目光,盯着她:「你再骂我一下,我就对你不客气。」

  胡媚立起身说:「我就骂,你怎样啊?」

  那一刹那,只觉得热血上涌,我一把拿过她的手,使劲一拖,胡媚就坐在我的腿上。

  她吃惊地望着我:「你干吗?」

  我说:「亲你!」

  就把自己的嘴压了上去,她挣了几下就不动了,任我亲。

  我开始只是模仿电影里面在嘴巴上亲了几下,亲着亲着就碰到了她的牙齿,她的嘴微微一张,我的舌头就进去了。当时那个爽啊,真是别提了,小弟弟在裤子里面硬的要命,我和胡媚的唾液不停地交融,她的呼吸也慢慢粗重起来。
  我的手开始不停地在她背上抚摩,摸着就慢慢地探到了她的乳房。

  胡媚一惊,又不动了,只是嘴里开始无意识地「嗯嗯」出声。

  我一把撂起了她的T恤,就看见了她那滚圆的乳房,乳房很大,乳头却尖尖的,我无师自通地一口亲了上去。亲完一个又一个,舌头在两个乳房上面不停地旋转,不一会儿,胡媚就受不了,使劲地把我压上她的胸脯。把我压得不停地喘气。

  我一只手开始去摸胡媚的下面,只感觉隔着裤子都是热热地。我把她的裤子解开,手就摸了上去,触幕的是看到一条小花纹内裤,我手一伸,就去解。
  胡媚使劲按住,我一把压住她的手,手就按进去了。胡媚突然又不动了,乖乖地让我摸。

  我只感到里面滑湿湿的,当时我不知道女人动情的时候都会这样,还傻傻地问:「你撒尿了啊?」

  胡媚气死了,狠狠地拧我:「都是你这个小坏蛋!」

  我的手就在里面不停地搅动,胡媚也在我身上乱摸,但我不敢伸进去,我那时关于性的知识真是少的要命,生怕她怀孕。胡媚把我的裤子也解开,就把我的小弟弟拿出来,使劲地揉擦。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互相搞着对方的生殖器,好象要比赛一样,都是越来越用力,越来越激昂。正在我们都热情似火的时候,广播室的门被打开了,赵文一手拿着羽毛球拍,一手拿着钥匙,呆呆地望着我们。

  我不知道那时怎么啦,一把把赵文拖了进来,把门使劲地带上。

  赵文望着:「你们,你们怎么这样啊?」

  我不做声,看着胡媚,胡媚对我做了一下眼色。我不知道是明白她的意思,还是不明白,反正我就把赵文抱了起来,压倒在床上。

  赵文拼命地反抗,胡媚也帮我压住了赵文的手,我把赵文的上衣推上去,看到了白色的乳罩,跟着又把乳罩推了上去,一口就含住了赵文的乳头。

  赵文又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闭上眼睛让我亲,赵文刚刚打完球回来,身上汗湿湿的,我也不管不顾,只想着亲她的乳房。胡媚在旁边,用力地把赵文的裤子脱了下去,一低头就去亲赵文的大腿。赵文吃了一惊,全身一颤,脸蛋使劲地往我怀里拱。

  我的嘴一边亲赵文的乳房,手却伸向了胡媚的下面。胡媚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我,淫淫的一笑,又接着去亲赵文。

  那天下午,我们就这样整整搞了两个多钟头,直到晚上吃饭,学校要开广播了,我们才分开。

  分开后,赵文脸红红的看着我,忽然冲了上来,拧住我耳朵,轻轻地骂道:「死流氓!」

  此后一直到高中毕业,我和她们两个就进行着这样的游戏。我也一直没有真刀真枪地和她们做爱,一是因为当时我性爱知识缺乏,一是因为我还想着自己和她们的前途。

  后来我升上大学后,她们却没考上。一直到我到南方的深圳打工后我都一直没有见过她们。有次回老家,听朋友说,她们都嫁人了,不知怎么的,我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qwee 金币 +5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