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8165


               美国某市

  这是都市森林里的一个普通的公寓楼,与干净整洁的走廊和外部环境相比,公寓楼楼梯拐角处的一个房间却时而发出腐烂的臭味。房间里,各种物品杂乱不堪,过期的食物,到处乱扔的脏衣服都显示出房间主人的颓废堕落。

  「滴……」闹钟准时发出声音,接着被一个脏兮兮的手推到了地上。一个胡须啦擦头发凌乱的男人扶着床边成堆的杂物爬了起来,正是方浩,他光着背迷糊的看了看四周,眼光落到桌子上一个像框上,才恢复了清醒,相框里一个面容娇美的女子正眼带笑意的看着这个他。男人伸出手抚摸着相框,喃喃说到:「姐姐,一年多了,你真的不在了么?」

  他拿出手机下意识的拨出玉洁的号码,「sorry!thenumberyoudialeddoesnotexist(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方浩叹了口气挂断了电话。

  这时电话再次响起,是方浩的导师史密斯教授打来的,他赶紧接起,听到的是导师用英语劈头盖脸的臭骂:「都几点了!还不赶紧来实验室!你个狗日的!工作你还干不干了!一年前失恋,现在还在失恋吗?这一年时间你都干什么了?进度严重拖后……」

  「好好,是,是……我马上到!」方浩好不容易敷衍过去,抓起不知道开封几天的薯片往嘴里塞了两口,在一堆脏衣服里挑了半天挑出一件皱巴巴但还相对不太脏的一件外套穿上,出了门。

  方浩适应了一下刺眼的阳光,找了找方向朝上班的地方走去,模糊中他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曼妙身影从身边走过,「是姐姐!」方浩急忙赶过去,转过街角,人流熙熙攘攘,哪有玉洁的影子。

  「眼花了吧!」方浩苦笑一下。

  自从x市的爆炸案后,方家就陷入了痛苦的深渊,方父陷入深深的自责中,捶胸顿足怨自己没有看穿江楠的丑恶面目,把女儿推进了火坑,方母也整天以泪洗面,方浩一想到以前姐姐承受的痛苦和为这个家做出的一切就心如刀割,对姐姐的思念更让他不能自拔,感觉人生都失去了意义,日益颓废起来,方家父母看到方浩的堕落更是与他爆发了激烈的冲突,方浩忍受不了就在外面找了个小公寓胡乱居住。

  方浩才明白,姐姐才是这个家的纽带,没有她这个家也四分五裂了,这让他更加思念玉洁,也不愿接受玉洁已经不在的现实。

  华灯初上,蓬头垢面的方浩下了班,一手拿着汉堡一手掂瓶酒醉醺醺的边走边吃喝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妓女迎上来,「需要服务吗?小伙,物美价廉可以先验货啊!」

  「走开!母狗!」方浩头也不抬的往前走。

  「滚吧!你这个穷鬼,我一天挣得钱比你一个月都多!」妓女在背后喊到。
  方浩晃晃悠悠的走到公寓楼前,一个粉嫩的手臂挡住了去路。

  「需要服务吗?小伙,物美价廉可以先验货哦!」一个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响起。

  「走开,母……」方浩抬起头,惊呆了,是玉洁!那个他一直朝思暮想的人儿竟然出现在眼前!

  「咣当」一声,方浩手中的酒瓶掉在地上,「是……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方浩不敢相信,他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女孩。玉洁穿着黑色的连衣短裙,一手撑墙,一手恰着腰站在面前,正歪着头戏谑的看着方浩。

  「是玉洁!就是她!」方浩心中一阵狂喜,眼泪竟然流了下来,他伸出颤抖的手轻抚着玉洁柔美的面庞说,「姐,你回来了,你一点都没变。」

  玉洁啪的打开方浩的手,气鼓鼓的质问道,「你可是大变样啊!不过一年没见,你看看你都成什么德行了!」

  「我……」想起自己一年多来的颓废,方浩无言以对,眼泪却像孩子一样止不住的流下。

  「好了,好了,知道都是因为想我,」玉洁目光柔和的望着自己的弟弟,伸手揽住方浩的脖子,「我这不是来了吗?」

  方浩看着玉洁清澈的目光和娇艳的红唇,闻着她芳香的呼吸,再也抑制不住压抑已久的感情,紧紧抱住玉洁狂吻起来。「哦……」玉洁发出满足的呻吟,配合的伸出香舌,这对姐弟兼恋人就在街头旁若无人的深吻着。

  看到一个美丽高雅的华裔女孩竟然和一个邋遢的流浪汉紧抱着舌吻,行人们都瞪大了眼睛,有几个小混混还在旁边吹起了口哨。

  方浩打开公寓门,把玉洁请进房间。他突然后悔起来,玉洁看看他这和垃圾场差不多的房间,摇了摇头,「小浩,你可是男子汉啊!怎么能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呢?」

  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床铺,四目相对,两人的目光都炽热起来,积攒已久的欲望瞬间爆发。

  方浩一把把玉洁推到在床上,一边吻着玉洁,一边把手伸到她的裙下,结果直接就摸到那洪水泛滥成灾的桃花源,玉洁还保持着不穿内裤的习惯。

  动情的女人是最有魅力的,方浩粗暴的扯下玉洁的衣裙,解开乳罩,一对雪白的玉乳像小兔子一样蹦了出来,上面粉嫩的樱桃让人垂涎欲滴。玉洁也配合着帮方浩脱下衣服,直挺挺的肉棒正要到迷人的桃花洞中一亲芳泽。这时,公寓门突然被人撞开了!

  原来在街边吹口哨的两个小混混突然闯了进来,这两个人一个是黑人,一个是白人,都是一米九以上的壮汉,他们几下就治住反抗的方浩,把他绑坐在椅子上,方浩破口大骂,他们又抓起玉洁脱下的丝袜塞住方浩的嘴。

  黑人小混混一手抬起玉洁的下巴,猥琐的看着玉洁赤裸的身体,「啧啧……这小婊子真美!汤姆,今天我们赚大了!」

  这个叫汤姆的白人混混伸出手揉捏着玉洁的乳头,说到,「当然了杰瑞,我的眼光什么时候差过,」他又对玉洁说,「我们跟踪你们很久了,你这个骚货如果出去卖能挣不少钱呢!想不到竟然让这个流浪汉免费操!缺男人早说嘛!」
  玉洁看了看被绑的方浩,认命似的可怜楚楚的跪坐在床上,叹了口气,「两位哥哥,只要你们不伤害我们,小骚货随你们怎么干还不行吗!」

  「好,看你能不能让我们满意了!」汤姆说到。两个流氓脱下衣服。当玉洁看到两人勃起的阴茎时却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

  这两个人的阴茎都比常人大的多,白人汤姆的阴茎有三十多厘米长,五六厘米粗,而黑人杰瑞的也有二十七八厘米长,但竟然有十厘米粗!看着这两个巨炮,玉洁全然忘了目前的处境,春心大动,从小穴止不住流出的淫水把床单打湿一片。
  她不等两人招呼,主动爬过去,一手抓住一个大肉棒套弄起来,伸出舌头一会舔舔这个,一会舔舔那个。

  「这骚货太带劲了!我先操了!」汤姆扒开玉洁的双腿,把三十五厘米长的阴茎粗暴的一把捅进玉洁湿润的肉洞,捅进十几厘米就感觉到有东西顶住去路,他知道顶到了玉洁的宫颈,但他不管不顾,抓住玉洁的双胯使劲一拉,超长的肉棒直接贯穿宫颈,扎进了玉洁的子宫底部,方浩看到玉洁的腹部突然顶起一个鼓包,鼓包继续向前延伸都快到胃部的位置了。

  双手握住黑人的粗肉棒舔弄的玉洁感觉自己的下体都要被顶穿了,「捅……要捅死了……」玉洁呻吟着,她感觉嘴里也一阵酸痒,想含住黑人的大棒,但实在太粗了,超过了玉洁小嘴能容纳的界限,玉洁只能用手套弄着黑人的肉棒,一边用舌头舔着黑人的龟头,一边随着汤姆在下体的大力抽插而淫叫着。

  几百下的抽插后,汤姆怒吼着突然加快了节奏,长枪在玉洁的子宫里射出了上亿发子弹,玉洁的子宫在轰击下也不住收缩,紧紧咬住入侵者尽情吸收着精液。
  这边黑人杰瑞在玉洁的手口并用下也开始射精,玉洁好像手握着一个黑色的大号消防水枪,大量的白色液体喷射进玉洁的口腔,玉洁咕咚咕咚的吞咽着,但水枪喷射的速度更快,玉洁根本来不及,瞬间玉洁的口腔就充满了精液并顺着嘴角哗哗往下流,杰瑞抓住玉洁的头发,对着这个娇美的脸庞颜射起来,龟头在她鼻孔、眼睛、脸颊、额头、耳朵各处摩擦,这个黑人的精液也是出奇的多,不一会就像白色面膜一样糊了玉洁满脸。一次射精哪里够,两个壮汉交换了位置,黑人把他近三十厘米长却有十厘米粗的肉棒顶进玉洁的阴道和子宫,汤姆则把他稍细的肉棒塞进玉洁口中,这个尺寸也把玉洁的小口撑的混圆,他抓住玉洁头发,让阴茎摸索着往前顶去,这时玉洁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双手狠命推着汤姆,汤姆知道是肉棒进到了玉洁的气管,把肉棒往回收了收,再次往前顶去,他感觉好像有一个紧紧的管道包在龟头前面,应该是食道。

  「这会找对地方了,」汤姆想,抓住玉洁的头把身体猛的往前一顶,把三十多厘米长的阴茎整个没根塞进了玉洁的小口,他浓密的阴毛贴着玉洁的脸,扎得玉洁不得不闭上眼睛。

  玉洁感到一个粗长的棍子贯穿了自己的口腔,喉咙和食道,差点就捅进自己胃里了,强烈的呕吐感让玉洁的胃收缩不止,但食道被堵的严严实实的,玉洁干呕几下也呕不出来,嘴里也叫不出来,只能在喉咙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杰瑞的黑肉棒也已穿过阴道捅入子宫,小穴口和宫颈都被十厘米粗的肉棒撑开到了极限,玉洁感觉浑身就一个感觉就是「胀」得慌,等她适应了两个巨棒后,一种浑身都被填实的充实感又让她舒服又满足。

  方浩看到玉洁修长纤细的美颈多了一条长长的凸起,光滑的腹部被顶起一个更大的包,他知道那是两个大棒穿过玉洁身体的成果,他又愤怒又担心的看着眼前淫虐的一幕,气的想跺脚,如果他的脚不是被绑在椅子腿上的话。

  两个流氓一个抓住玉洁的胯骨,一个抓住玉洁大臂,玉洁本来跪爬在床上的身体被两人粗壮的手臂吊住悬空起来。

  男人们开始抽动起来,开始节奏还比较凌乱,不过几次之后两人就形成了默契,杰瑞抓住玉洁拉向自己时,汤姆就顺手推过去,让黑人的肉棒顶进玉洁子宫,然后他再抓住玉洁手臂拉过来,杰瑞则推出去,让汤姆的棒子顶进玉洁食道,两人就像拉大锯一样快速抽送着玉洁的身体,玉洁胸前的两个半球也随着抽送像一对白兔一样激烈的跳动着。

  这次两人抽送了上千下,半个小时才射精,玉洁则不知道已经高潮几次,有点失神了,这次射出的精液分别被灌进玉洁的胃和子宫,一滴都没有漏出来。但玉洁嘴巴和阴部对应的地面仍然形成两个水洼,那分别是玉洁的口水和顺着大腿流淌的淫液形成的。这时,方浩看到玉洁颈部和腹部的凸起逐渐变小,松了一口气,心想这回两人总算发泄完了该走了吧!

  结果他想错了,射精后,两个男人却依然不想把阴茎从这个淫荡而美妙的身体里抽出来,还用手抓着玉洁悬空的身体保持原来姿势。

  由于过于粗大的阴茎和超强的欲望,汤姆和杰瑞的性欲很少能满足的,妓女看到两人的巨根都吓的宁愿赔钱也不愿让他们干,有时候他们忍不住欲望抓一个可怜的女人发泄时,却发现被他们异于常人的肉棒捅过的女人是非死即伤,而他们本没有伤人性命的想法。今天两人发现了一个如此耐操又淫荡的身体,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了。

  一会功夫,在玉洁紧致的肉腔的刺激下,两个巨根再次挺起,方浩看到玉洁的颈部和腹部再次出现凸起,他知道这两个混蛋又要开始蹂躏玉洁了,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方浩已经把两人碎尸万段了!

  然后,汤姆和杰瑞又发现了一个奇妙的现象,他们伸手分别摸住玉洁的脖子和腹部时,明显能摸到自己的肉棒,感觉肉棒和自己的手只隔了一层薄薄的肉皮。
  两人不约而同有了新玩法,一个抓住玉洁细嫩的粉颈,一个则双手紧紧攥住玉洁腹部高高的凸起,开始猛烈的摩擦起来,被自己的手握住的阴茎有了更大的快感,他们竟然产生一种自己是拿着一个人形玩偶在手淫的感觉!

  而玉洁则苦不堪言,她感觉自己的脖子要被握断了,几乎喘不过来气,而子宫被一双手隔着肚皮紧紧攥住,在巨大坚硬的龟头上反复的摩擦,她觉得自己的子宫壁变成了一块因为反复擦洗而变得肮脏又千疮百孔的破抹布。

  「不行了,要磨烂掉了。把我的肚子磨穿把,!」玉洁迷迷糊糊的想。摩擦产生的巨大热量让玉洁的小腹更加火热,高潮也一次又一次爆发。突然,玉洁身体再次颤抖,一股股白色的液体从玉洁尿道喷射而出。「我操,她还会潮吹啊!」黑人杰瑞兴奋的说,一边更快的攥紧玉洁的肚皮摩擦着。

  方浩心理也十分矛盾,既不忍心看到玉洁被如此凌辱,但内心的魔鬼又让他也欲望高涨,想挺起肉棒加入这场淫虐的盛宴。

  两人第三次射精后,欲望总算初步得到发泄。两个大阴茎终于恋恋不舍的退出玉洁的身体。两人把瘫软的玉洁扔在凌乱的床上,玉洁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呕吐着,吐出来的只有白花花的精液,装满精液的子宫也终于把存货慢慢吐出来流在床上。

  玉洁的颈部和腹部都被磨出一大片红斑。方浩想,这会两个流氓总算该走了吧!但汤姆和杰瑞还没有要走的迹象,他们改变策略不再同时操玉洁,而是两人轮流休息,在休息间隙就把方浩房间乱扔的各种垃圾往玉洁阴道和肛门里塞,什么烟头,卫生纸,空烟盒,啤酒瓶,臭袜子,塞满后再掏出来,掏出来再塞进去,玩着玩着阴茎勃起后就接着操玉洁。方浩后悔死了,「我怎么不知道把房间收拾收拾啊,留了这么多垃圾!」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两个巨根男分别在玉洁体内射精二十多次,玉洁高潮了不止百次,潮吹就达到三十多次后,才总算心满意足。他们瞅了瞅被绑在椅子上满眼血丝愤怒的流浪汉,搬起失神的玉洁,分开她几乎合不上的双腿,对准方浩坚挺的阴茎放了下去。

  汤姆说到:「中国有句谚语叫吃水不忘挖井人,这位兄弟,感谢你提供了这么一个极品骚货,我们也不会亏待你的,接着留给你玩吧!」

  「操起来太爽了,下次玩别忘了叫兄弟一起啊!拜拜!」杰瑞摸着玉洁的乳房说。

  两人拍拍手,终于离开了。

  一年多了,方浩坚挺的阴茎终于插入了日思夜想的玉洁的阴道,却没想到是以这种方式,方浩真是欲哭无泪。但被暴虐一夜后,方浩感觉玉洁的小穴还是这么紧致,再加上一年多没碰过女人与一整夜感官的刺激,方浩竟然立马直接在玉洁洞里射精了。

  这时,昏睡着的玉洁竟然缓缓睁开眼睛,拍拍方浩的脸,说到:「小浩啊,你颓废我不怪你,你的肉棒都不好使了?」

  方浩羞得满脸通红,但因为嘴巴还被塞着玉洁的丝袜,只能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

  玉洁也不着急给弟弟松绑,而是轻抚着自己潮红的脸颊,回味起来,「想不到这两个小混混还真不是一般人,这一夜折腾的,你说我是真爽呢,还是真爽呢?」
  接着又正色对方浩说,「你说,如果不是你这么颓废,把自己搞得跟个流浪汉一样,这两个混蛋敢跟过来吗?能把你绑在这里吗?能这么操你姐姐一晚上吗?」
  接着又眼波一转,「虽然最后一个我倒挺乐意的……」

  「犯了这么大的错,我也不能轻易饶了你,你先绑着吧,我要做点自己喜欢的事了!」

  她按住方浩站起身,小穴脱离了方浩的阴茎,精液华的一下流了出来,玉洁赶紧用手接住,竟然有满满一手,她皱皱眉头,「怎么这么多?这可是你一个人的啊!你憋了多久了?可不能浪费。」说着撅起嘴把精液全吸进嘴里,还把手指舔干净,然后伏下身子含住方浩还未疲软的肉棒舔弄起来……

  在方浩五次射精后,心满意足的玉洁解开了方浩的绳子,两个一夜未眠的男女终于感到了疲惫,在这个满地精液淫水的脏公寓里相拥在一起沉沉睡去……
  两人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才醒来,四目相对,看着这个美妙绝伦的玉体,方浩一扫一年多来心中的阴霾,再次抱住玉洁亲吻起来,两人正要再赴云雨,突然方浩想起了什么。

  他问玉洁:「x市会所的那场爆炸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发那封诀别信?这一年来你去哪了?」他突然有一连串的疑问需要解答。然后玉洁向方浩讲述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在玉洁被献给文元老残虐的那个晚上,一直到文元老把电压推到最高后,被玉洁藏在子宫里的金属氢也没有被引爆,这时玉洁已经失血过半,下身在三个铁棒的搅动和电击下已经被彻底破坏,阴道,尿道和直肠全部撕裂变成一个大血洞,与铁棒接触的组织都被烧焦,没有乳头的乳房鲜血淋淋,玉洁心如死灰,她知道自己失败了,自己的生命即将终结,而死后自己将被制作成人体标本继续供这些恶人玩弄,她想起赵玲的话,这就是自己的命运,到底逃不过这个结局啊,玉洁心想,她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这时,一阵旋翼划破空气的声音隐隐传来,文元老突然警觉起来,这时拉着黑布窗帘的落地窗突然破碎,几个穿着紧身服的蒙面人从天而降,并立即开火,这时黑衣人中也有一人突然倒戈,对着文长老及其党羽就是一梭子子弹,战斗呈现一边倒态势。「好你个熊大,你小子真敢对我下手啊?!」文元老中弹倒地前不甘心的喊到!

  突袭很快结束了,有几个穿白马甲的人带着一个两米长的方形玻璃盒子顺着直升机下来,来到赢已经休克的玉洁跟前,「搞笑吧!都这样了还能救活个屁?!」一个穿着紧身衣的蒙面人说,从她婀娜的身材看,应该是个女人。

  「妈的你还有脸说,按计划你们两个小时前就该到达的!要不是这个女孩在这拖住文巨根这么长时间,你们还行动个屁啊!」在战斗中起到决定作用的这个黑衣人说。

  「我有什么办法!是保障组不给力啊!她是你们组的?」女蒙面人打量着玉洁伤痕累累的身体,「真敢玩啊!」

  「不是,我怎么舍得让组员冒这么大风险,再说这也违反规定。」黑衣人说,「她叫方玉洁,是今晚献给文元老的性奴,本来要虐死的不是她……我真搞不清楚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是我们的人啊,那还要救吗?我们的资源可有限啊!」一个白马甲说。
  「这个必须救,今晚不是她,我们真就功亏一篑了!」黑衣人很坚决。
  女蒙面人麻利的割断绑着玉洁的绳索,几个人合力小心翼翼的把玉洁从三角平台上抬起来,鲜血从她下身的伤口不断涌出。

  「快止血啊,你这个呆瓜!血要流光了!」黑衣人喊到。

  「这么大的伤口怎么止啊!」白马甲觉得头都大了,他拿起止血喷雾不管三七二十一在玉洁身上猛喷。

  几人把玉洁放进透明的长盒子,连接上各种管路电线。

  「放进救生箱只能保证她24小时生命体征,」白马甲说,「之后就看她的造化了。」

  几个人眼神复杂的看了玉洁的身体一眼,「见过惨的,还真没见过被弄得这么惨的,这个老变态真是死有余辜!元首真该早点出手!」有人恨恨的说。
  而女蒙面人则看着尖棱台子上三个大小不一的铁棒发呆,上面也沾满了血迹,还有一些焦糊的人体组织碎片。

  「怎么你也想试试啊?」黑衣人猥琐的说。

  女蒙面人白了他一眼,捏起中间最大的铁棒上一个被血块粘连的银白色小圆柱体。

  黑衣人脸色突然一变,立马抢过来仔细端详,然后倒吸一口冷气,「这是美国做的钛合金封装金属氢!国产的可做不了这么小!这要是炸了……」他再次打量玉洁伤痕累累的身体,突然有点肃然起敬的感觉,「尼玛,她这要成功了,国家养我们这帮人还有什么用!」

  他又走到三角台子旁,看着沾满血迹的铁棒,「都说金属氢能电击起爆,看来一千伏电压还不够啊!」

  这时他突然有了新想法,拿起通话器,「各组注意,把文元老的尸体带走,其他人的不用管了,把我们自己的东西收走,叫爆破组过来把这东西就在这里起爆,这样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经过国安、公安、国防多部门的联合调查,玉洁的身世背景和事情经过终于被调查清楚,报告直接呈送到了亲自拍板这次行动的国家元首。

  「真是个奇女子啊!」看了关于玉洁的报告,国家元首做出如是评价,他还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救治玉洁!除了最顶尖的医疗队伍,在生物科技,基因工程,干细胞研究等方面的精英学者也被召集参与了对玉洁的抢救……

  「也就是说,您现在不是一般人了,是国宝了?!」方浩听的心潮澎湃,即为姐姐遭受的苦难悲伤不已,又对她能痊愈复原欢呼雀跃。他抚摸着玉洁浑圆的乳房,又伸手摸摸她湿润紧致的小穴,「你这几个地方都是别人新做的了?」
  「什么叫别人做的!其实还是用我自己身上提取的基因和干细胞进行的修复和组织重生,而且这项工作我也有参与啊!」玉洁自豪的说!

  「你也参与了?你会干嘛?」

  「我作为最终用户可以提要求啊!」

  「你提了什么要求?」

  「我啊!」玉洁掩嘴笑着说,「我说,你们要把我做的更耐操,也更爱操一点!……喂!你瞪眼睛的表情和那几个专家一样哦。这本来就是我的优点嘛……」

  方浩看着姐姐绝美的笑容,发现玉洁的身体比以前确实更加完美了,她脖子上和腹部的红斑一天不到就完全消失了!姐姐果然不太一样了!而这世上最不凡的女人爱的是自己!方浩幸福的想着。

  「对了,有件事我也要惩罚你啊!」方浩说。

  「什么事?」

  「你骗我,还偷走我的金属氢,害我被导师骂啊!」

  「好吧,这事是我做的不对!请狠狠的惩罚奴家把!」玉洁起身低下头俯身跪在方浩面前。看着玉洁背部玲珑的曲线,方浩的肉棒再次挺起,他托起玉洁的下巴,把肉棒送到玉洁的口中一插到底……

  玉洁归来的消息让方父方母更是欣喜,见面的时候,一家人喜极而泣,父母更是老泪纵横。欢声笑语终于又回到了方家……

  这天,玉洁和方浩正拉着手在公园散步,忽然,七八个小混混围住了他们,为首的正是曾经奸淫过玉洁的两个巨根男汤姆杰瑞。

  「小骚货,又见面了,怎么样?碰上了就陪兄弟们玩玩吧!」汤姆说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