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的乐趣

  ——狂人自语录之九

  飞肥小猪

  声明:本文仅供有完全民事责任能力者自愿阅读,作者不承担因阅读本文所造成的任何后果!

  注意: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在现实生活中模仿!

  早上七点多的时候,我就起了。张雪还懒洋洋地躺在被窝里,伸出一只雪白的手臂,对我说:「今天不是大周末嘛?起来这么早干嘛呀?来,再躺一会儿。」
  我穿好衣服,说:「今天单位有活动的,你忘了吗?我昨天晚上告诉你的。」
  「真是无聊,放假还搞什么活动嘛!还想你陪我去买一双运动鞋的。」张雪嘟囔着,翻了个身。我俯下身去,亲了她一口,微笑着说:「乖,我尽量提前开溜,回来陪老婆大人逛街。」

  我来到厨房,从冰箱里面拿出两瓶饮料,一瓶是七喜汽水,一瓶是年达,应该有一瓶会合适的吧。走到书房,从书桌下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黑的旅行包,里面的东西都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嗯,可以出发了。我拎着东西,走出了家门。

  这里是一所偏僻的小学校,操场的后面是一座有些破旧的体育馆。我把车子停在体育馆的旁边,附近没有一个人,今天是周末,学校放假,仅有的值班人员是一名年近七十的老头,而且他只会在教学楼附近转悠,从阑上操场,更不会来这个体育馆了。我下了车,看看表,八点一刻,时间还早。我坐到车前头上,点燃一支烟,缓缓地吸着。

  无聊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的,当我看到陈怡静那苗条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时,感觉仿佛过了好久似的。低下头,脚边的烟头只有两个,加上我手上还在燃烧的,也不过三棵烟的功夫。我再次抬起头,已经是满面笑容,对着轻盈走来的少。
  陈怡静今天穿了一件红的外套,是那种拉链的运动服,下面是一套的红运动裤,脚上一双雪白的运动鞋。她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阳光般灿烂笑容,在我的眼前无限绽放。「嗨,你来得可真早。」陈怡静向我挥了一下手,打着招呼。我丢下手中的烟,用脚踩灭了,嘴里笑着道:「没有,我也才刚刚来的。」陈怡静背了一个黑的运动背包,走到我的面前,灿烂一笑:「今天一定要决一胜负!」
  我耸了耸肩,呵呵笑着:「走着瞧好了。」

  我当先走到体育馆的后门,拨弄几下,就打开了看上去关闭得严严实实的铁门。陈怡静并不惊讶,估计她知道我能够选在这个地方,当然是有准备的。我走进昏暗的过道,虽然有门外的阳光射进来,这里依然显得有些阴沉。陈怡静随着我走进来,看我回手带上门,就笑着对我说:「你可真是神通广大呀,什么古怪的旮旯都能让你找着。」

  失去了外面的光源,走道里更加昏暗,陈怡静的脸庞也有些模糊起来,但是她的笑容依然灿烂,声音也是那么的清脆好听。我在黑暗中微微笑着,话语还是那么的平静无奇:「好地方很多,只要肯找,总能够找到的。」我熟络地走在过道上,墙边靠着一些陈旧的体育器材等杂物,都积了厚厚的灰尘。陈怡静稍稍皱眉,她是一个很爱干净的孩。我可以猜到她的想法,所以头也不回地说道:「这里太净人理会,过了这一段就好了。」

  我没有说谎,走过这个过道,就是体育馆的边门,虚掩着,我和陈怡静推门进去。

  这是一个有些旧了的室内篮球馆,木制地板的油漆都脱落了许多,但是在四周一圈还很新,靠着一边窗户的下面,有两座崭新的乒乓球台。

  陈怡静惊喜地跑过去,伸手抚摸着平滑光洁的球桌台面,回头向我道:「好棒!是红双喜牌的呢!」我知道她对于国产的著名品牌有一种偏执的狂热,于是也应和着:「是呀,现在一般的学校很难有红双喜的了。」陈怡静二话不说,放下背包,拉开拉链,拿出乒乓球拍放在球桌上。

  陈怡静脱下的外面的红外套,在雪白的短袖运动衫下,她丰满的胸脯极有弹地跳动了几下,让我的眼睛有些发直。果然不愧是经常锻炼的运动,身材真不是吹的,非同一般的棒呀,呵呵。我口水直流地注视着陈怡静的一举一动,她松开运动裤的腰带,然后弯下腰,用一只手撑着球桌,另一只手把长裤褪到膝弯。今天陈怡静穿了一条深蓝的运动短裤,两边带着白条纹的那种,恰好地包裹着她丰翘的臀部,紧绷的裆部可以看到明显鼓鼓的隆起。我知道这种短裤的布料都是纯棉的,手感非常好,如果能够伸手摸摸……

  陈怡静已经把长裤脱了下来,两条雪白结实的长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是如此的迷人。她一抬头,正发现我注视的目光,不由得愣了愣,我心知不妙,万一让她看出我的想法,就太尴尬了。幸好我脑筋转得快,连忙装做看她脚上的运动鞋,一边问:「这鞋挺漂亮呀,是什么牌子的?」不等陈怡静回答,我又自言自语地道:「我老婆早就让我给她买一双好运动鞋了,我觉得你穿的这个就不错。」
  陈怡静大有深意地望着我笑了笑,嘴里说:「别克的,今年新款,百货大楼有促销,八五折420 元,我前两天新买的。」

  我被她的眼神看得有些脸上发烧,只得点点头:「哦,下午去看看。」一边说着一边也拿出自己的球拍来,放在手上把玩了几下。陈怡静道:「你不换衣服么?」我回复了冷静,笑道:「对付你么?还不必,呵呵!」陈怡静娇嗔道:「哼,走着瞧!到时候不要累得爬不起来!」我耸了耸肩。

  陈怡静做了几个准备活动,那娇好的身材,灵动的躯体,让我差一点再次入茫她开始发球,我回接,两个人一来一往,有节奏地对了一会板,算是熟悉球桌,伸展手脚。

  微微出了一层薄汗之后,陈怡静停下来,对我道:「开始了么?」我道:「好。」

  陈怡静缓缓俯下上身,她那丰腴的,构成了一道优的风景,配合着丽的脸庞上动人的表情,真是说不出的妙!

  但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完全欣赏了。

  随着陈怡静摆出姿势,一股淡淡的凌厉的气势也随之涌现,球拍在手,她就不再是那位天真活泼的十九岁青少,而是一名球艺精良的乒乓球手。这一个简单的起手发球式,竟是比她本身的丽还要好看。

  我收起了轻视的心情,也微微蹲低身子,瞪大眼睛,注视着陈怡静的手势。
  黄的乒乓球飞起,在最高点下落,然后毫无预兆地,陈怡静手中的球拍一闪,一道黄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了过来!

  我吃了一惊,球已到身前。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平日良好的训练显露出来,我的身体下意识地后撤,然后手中的球拍刷地斜斜削出,将球反击回去。

  虽然接住了,但是我的心中却是更加紧张,因为这一下回球,质量并不好,太高的回弹,只会让对方得到另一次更猛烈进攻的机会。果然,不待我站稳,陈怡静玉臂一扬,将球又抽了回来。漂亮的一个正手重扣,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却是雪上加霜,我只得再次依靠感觉一削,勉强回球,陈怡静更不放松机会,又是一个大力抽球,我终于抵挡不住,黄的小球擦着我的手臂飞了过去,在地上弹出几米,直撞到外围的纱网上。

  陈怡静向我做了个得意的鬼脸:「呵呵,怎么样?让你还小瞧我!」

  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有资格让我全力以赴战斗的对手。

  并不回避自己的判断失误,我向陈怡静一笑:「对不起,是我轻敌了,呵呵,让我先换衣服。」

  陈怡静笑嘻嘻地看着我脱下外套,然后是长裤,里面也是一身球衣球裤,我道:「嘿嘿,看见没,其实我也是有准备的。」陈怡静娇哼了一声:「只是觉得对付我这个弱子,没有必要拿出来,是吧?」「不敢不敢,我算是领教侠的本领了。」我装模作样地向她一抱拳,逗得她发出一串清脆的笑声。

  现在是正正经经地对决了。

  最开始认识陈怡静,是在一次业余乒乓球比赛上,她的球艺变化多端,走的是轻盈的路子,当时被我耻笑为拳绣腿。其实我一开始并不是为了看乒乓球而去的,当然也就没有太注意选手的球艺。不幸的是,我的信口开河,传到了陈怡静的耳朵里,结果就向我发出了挑战。我当时的目标并不是她,而是东联集团的一位白领丽人,所以根本就没有理会她。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算了的,不料她居然锲而不舍地盯上了我,一定要和我一较高下,让我知道厉害,收回当初的话。
  纠缠了将近一个月,不知不觉居然和她混熟了,呵呵。那时候我已经顺利地将东联的丽郎变成了我的一件精收藏,有时间来计划下一个目标,陈怡静理所当然地就成为了不二人选。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完全在我的计划之下,有条不紊地运作着。现在,就是登上最后的舞台时刻。

  陈怡静的球风反常地凶猛激烈,和我当初看到的样子判若两人,但是她那动人的风姿,却是别无二致。一不小心,失手的话,很可能会被她看轻的。我稳定心神,全神贯注地面对陈怡静那刁钻的进攻,尽量使用以柔克刚的方式,引她发力击球,一点一点不露痕迹地消磨着她充沛的体力。

  五比四,我赢了一局,暂时以微弱的优势领先。

  陈怡静一屁股坐在旁边的黑长条皮墩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也气喘吁吁地坐在一边。她拿出一条雪白的毛巾,擦拭着额上的汗水,一边向我笑道:「呵呵,炕出来,你还真有些本事呢!」我笑道:「你也让挝目相看呀,球打得这!」
  说着我拉开脚边的黑旅行包,早已准备好的两瓶饮料静静地躺在里面。我忽然有一丝的犹豫,势均力敌的对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净有享受到这样激烈的对抗了。如果我把饮料给陈怡静喝下去,就再也无法体会到那种势均力敌的感觉了。

  要不,等到打完了十一局,再动手?我明白自己这种优柔寡断的格,对于现在所想要做的事情,是非常有害的,却难以立刻做出决定来。

  事后我想,如果当时不是陈怡静自己选择了那个结局,我很可能最终放过她。
  陈怡静在我犹豫的时候帮了我一把,她看到了我背包里面的饮料,微笑着道:「哟,炕出来,你还蛮有心的嘛!」甜的声音,带着娇喘,直深入我的心底,多么动人的少呀!我顿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她据为己有。

  我回过头,向她一笑:「冰镇的,呵呵,你喜欢气比较足的,还是味道甜一点的?」陈怡静道:「年达吧。」我一边伸手到背包里面,拿出那瓶年达,一边说:「喜欢喝甜的?不怕胖嘛?」陈怡静皱了皱可爱的鼻子:「才不怕呢,我天天都喜欢运动,想胖起来也难呀。」我拧开瓶盖,把汽水递到陈怡静的面前,她接过来,咕嘟了一大口,然后惬意地长长出了一口气:「哇!好舒服!」

  我微笑着望着她,红扑扑的脸蛋,乌黑靓丽的马尾辫,有些发丝被汗水粘在了白净的额畔。她那丰腴的胸脯起伏着,让我的心也跟着乱跳,蓝的紧身运动短裤,包裹着少最神秘的部位,柔的曲线,的隆起,让人不由自主地浮想联翩,一双如同莲藕般粉白的长腿,穿着白的长统袜,然后是崭新的别克运动鞋,这个牌子好像见过,广告上经常看到的,三六一度运动鞋。

  继续比赛的时候,问意放慢了节奏。如同我预期的,陈怡静也没有了先前的票敏捷。运动是需要活力的,服用了那么多安神镇定剂之后,不可能还保持高昂的斗志了。尽管如此,陈怡静还是顽强地和我打到了九平。

  轮到我发球了,只需要两个漂亮的进攻,就可以结束全场的战斗。陈怡静对于我的发球一直都没有找到很好的应对方法,她变得紧张起来,这一局我再取胜的话,就是六比四。在总共十一局的比赛中,我可以直接获胜了,最后一局也就没有打下去的必要。我向她微微一笑,她娇嗔地瞪了我一眼,继续全神贯注盯着我手中的球。

  我发出了第一球。

  陈怡静反手一削,遗憾的是力道不太均匀,球飞了。

  我又向她一笑,她忍不住哼了一声,但是显然也有些绝望了。

  我发出第二个球。

  红的球拍一晃,球已飞出,快若闪电!

  打在网上,弹了回来。

  发球失误……

  十比十平。

  发球权轮换,陈怡静重新找到了机会,她露出灿烂的笑容,娇躯微微一侧,起手发球。

  但是我没淤给她机会,因为我发现快到十一点了,没有时间再磨蹭了,不然就要耽误我的午餐了。用两个漂亮的快攻,我结束了战斗。总比分六比四,我赢了。

  陈怡静有一些沮丧,但是她显然是一位很开朗的少,很快就恢复过来。豪爽地伸手拍了拍我,陈怡静用一贯清丽的声音笑道:「的确厉害,呵呵,看来你确实有骄傲的本钱。」我也笑了:「过奖,我还要多谢大手下留情呢。」

  我们重新坐下休息,我又把年达递给陈怡静:「再坐一会儿,消消汗再走。」
  陈怡静接过来,喝了几口,她显然还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也许对于自己忽然缺乏有些奇怪,但是肯定只会认为是自己的原因,无法猜到是我在饮料里面下了药。

  她将一只手撑在膝盖上,另外一只手抓着毛巾,缓缓地擦着淋漓的汗水。少的体此时变得非常地浓郁,让我醺醺醉。

  不能放松,该动手了,再等就会错过时机。

  我乘她低着头整理鞋带的时候,悄然地转到了她的身后。从后面看,陈怡静的脖子特别白净修长,她正在低头整理运动鞋,我从背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红尼龙绳,在两手上各绕了几圈,中间留下一尺多长来。我贴近了她的身后,从她的身上散发出少特有的妙气味,我感到下身蠢蠢动,这么娇的少,马上就要属于我啦!
  我努力平静自己的情绪,缓缓举起双手,将红绳悬到她的头顶,等待着时机。
  陈怡静整理完了球鞋,抬起头来,顺手拿过饮料准备喝。她突然发现我不见了,正要转头四下寻找的时候,我的双手猛然向下一沉,绷紧的红尼龙绳落在她的颈部,然后一下子收紧!

  陈怡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柔嫩的咽喉就被卡住了,刚到喉头的一口气嘎然截止。她的脑袋向后一仰,靠在了我的腰上,柔软的背脊也贴到了我的肚子上。
  我双手用力,将红绳深深地勒进了陈怡静的脖子里面,把她的气管完全窒息。
  陈怡静想要叫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她的两只手胡乱舞动着,只剩下一点水的饮料瓶子脱手飞出,掉在不远处。

  陈怡静的螓首向后仰着,丽的眼睛上翻,惊恐地发现袭击她的人居然是我,她的脸上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来。我向她温柔地一笑:「宝贝,我要你完全属于我!」手上更加用力地绞紧陈怡静的玉颈。

  陈怡静的那两条让我着迷的丰韵大腿踢蹬起来,运动鞋在地板上摩擦,发出吱吱的声音。雪白的短袖衫下,她那对饱满的急剧起伏着,因为汗水的浸润,纯棉的运动衫完全贴在她的胸脯上,清晰地勾勒出她的轮廓,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乳罩,是深的,带有蕾丝边。陈怡静的两只手只是左右摆动,她想要向后够到我,但是我灵巧地躲开了,同时加重手上的力道,让她发现想要抓住我只是徒滥。而且我事先给她喝下去的药剂也发生了作用,陈怡静并没有特别激烈的挣扎,她的挣扎动作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很幽雅。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直接使釉药的原因,我希望欣山在生命的最后尽头所表演的凄舞姿,而不是完全安静地任凭摆布。安神镇定剂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可以让她的血液运行减慢,情绪不会太激动,这样她会下意识地挣扎,让我尽情欣赏,却又不会因为挣扎得十分激烈而给我造成麻烦,而且这样咽气的少,脸不会憋得紫红,还能够保持娇的容颜。

  陈怡静就这样缓慢幽雅地扭动着,挣扎着,她好像并没有特别努力地想要挣脱,当然这是因为药效的缘故,但是我忍不住有一种错觉,好像这名是心甘情愿地接受着我,接受我带给她的窒息感觉。她的喉咙发出呜咽的声音,还有类似时的呻吟,身子左右翻侧着,当然还在我的两臂范围之内,我可以感觉到怀中少的每一分痉挛,那真是一种妙的享受!她那被蓝短裤绷得紧紧的大屁股,在黑的皮墩子上来回磨蹭着,柳腰款摆,做出了很多撩人的动作,我紧紧勒住她的脖子,好整以暇地欣赏她的绝舞姿。

  事情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向下进行着,陈怡静的动作越来越无力,她已经快要不行了,那一双雪白丰腴的大腿,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踢蹬着,时而向两边张开,蹬直了腿儿痉挛,时而并拢两腿,如同小鹿般弹动。我耐心地等待着,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陈怡静的脸蛋忽然变得满是潮红,柔的娇躯在我的怀中绷紧了。我心中一喜,呵呵,期待的时刻到来了!现在她一定很后悔,刚才喝了那么多的饮料吧。不光是因为被喂了药,还因为现在那强烈的尿意。要当着男人的面,把自己的尿泄出来,那一定让陈怡静感到十分羞涩吧,但是她已经没有选择了。

  陈怡静已经无法憋住自己的膀胱了,她微微别过脑袋,两腿微微张开,蹬直了。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笔直地硬挺了一会儿,然后膝盖分开,两条腿摆成一个菱形,从她的运动短裤裆部鼓鼓的地方,出现了一枚硬币大的深浸渍,逐渐扩大。
  我可以感受到怀中的正沉浸在一种奇妙的爽快中,不由得满意地笑了,终于把这位青少的尿都勒出来啦!

  将小腹向前拱了拱,陈怡静的娇躯一颤,再一颤,她就这样颤抖着,把自己热烘烘的尿液一下一下地排出来。我聚精会神地注视着这难得的妙景象,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已经变得坚硬如铁,手上不由自主地加紧了力道。

  这一泡尿撒了好几分钟,估计把陈怡静的整个内裤裆部都浸渍了,运动短裤的裆部也湿了一大片,连皮墩子上都积了一滩热热的液体。放尿的快感,让她放松了全身,体味着那舒服的感觉,于是积攒多时的快感,也随之而来。陈怡静忽然有些激烈地胡乱扭动着,我吓了一跳,连忙紧紧勒住她的脖子,她却又忽然再次松弛下来,在我还没有确定她到底处在哪种状态的时候,她突然绷紧了全身,每一块肌肉都绷得紧紧的。她就这样僵直了一会儿,然后又缓缓伸展开来,这一次的节奏十分缓慢,我突然明白,她已经完蛋了。

  我紧了紧手中的红绳,它已经深深勒紧陈怡静的脖子里面去。

  时间差不多了,该结束了。

  陈怡静最后抖了抖她雪白丰腴的大腿,然后就满意地咽气了。

  我又绞紧她静止的身子几分钟,这才松开绳子。好了,这一名青活泼的运动少,已经彻底属于我的啦!

  我低下头打量着靠在怀中的这张丽面庞,她的眼睛瞪得很大,向上翻白,但是在我注视的时候,居然逐渐回复到正常的样子。粉嫩的脸蛋上,红潮未退,显得尤为动人。樱桃小嘴将合蜗,露出雪白的牙齿,嘴角有一丝透明的液体。我用手给她擦干净了,发现她的嘴角居然向上微翘,好像带着淡淡的微笑似的。
  我把这具妙的尸放倒在皮墩子上,她静静地平躺着,任凭我摆弄。我一开始想脱下她的短裤,随即放弃了,的不太好弄,还是等一下再说吧。我用手掰开了她的小嘴,然后让自己的坚硬进入了她的嘴里。一番爽快的之后,我将火热的生命精华灌满了她娇的小嘴。

  舒服地长出一口气,我收拾好场地,把东西都收进自己的背包里面,然后将陈怡静的扛在左肩上。我用左手搂住她的膝弯,右手拎起陈怡静的运动包,还有我的背包,向体育馆外走去。

  陈怡静老老实实地伏在我的肩头,她那丰满的臀部,因为这个姿势而向上高高翘着,随着我的脚步而颤动。让我忍不住用左手拍了拍,啊,手感真好,我爱不释手地抚摸着这滚圆挺翘的丰臀,走出体育馆。

  外面的阳光正灿烂,我把陈怡静放到了后备箱里面,锁好。上车,将两个背包丢到后座,我发动汽车。看看手表,十一点一刻,还来得及做一顿丰盛午材,呵呵。

  我驾驶着汽车,顺利地离开了这个荒凉的学校后操场。

  没有惊动任何人。

  一切,就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