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诺诺】

  一天,我正在聊天,忽然看见QQ上的消息档一直在闪烁,我打开一看,请求通过,我点了通过,我们就聊了起来,后来她问我敢不敢吃人,我说吃谁呀,吃你啊,她说,就是我啊,你敢吗?我以为她在开玩笑,就说敢啊,她问我有没有摄像机,我说没有,她说那算了不聊了,我才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她是想把经过录下来,她是真的想被吃,我怕她把我给删了,就连忙叫住她,先别走,我可以借来啊!她问我你真的敢吗?以前只在网上看到女孩怎么样被处理吃掉,没想到我也会碰上这么好的事情。我头脑一发热就说我敢,你都不怕我怕什么,她说她是「天堂」的,我说我是「商城」的,她说她还有两个月就要过生日了,她想在她生日那天被吃,她说,你先找好地方,准备准备,到时我用QQ和你联系。我说好,就这么定了。

  日子匆匆而过,我问了好多同学,后来打听到我有一们同学有一间闲房,姐姐出嫁了就给他了,我对我同学说我们急事要用一下房子,她问我有什么事情,这种事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一直问,我拗不他,就给他说了实话,他一开始不答应,我跟他说是女孩愿意来的,又没告诉家人,没有人会知道的,他才放下心来,他说也算我一份,太刺激了,我只好答应,但我只答应让他吃肉。

  两个月后的一天,我正在聊天,听见耳机里响起咚咚的敲门志声,我知道有人上线了,我一看是诺诺,她说:明天你接我吧,我坐火车到商城,晚上10:20的车,我带一幅墨镜。我想也是,晚上带墨镜,确实好认。

  第二天,10点我们就到了,经过焦急漫长的等待之后,她出现在了出站口,一头披肓长发,着一身白衣,在初春的夜里她显得很特别,我们坐车来到我同学给我们准备好的房子里,这是一间在都市村庄里的房子,后面是新建的楼房,还没人入住,白天人都很少,晚上就更少了,我想,这真是个好地方,我对诺诺说:好好休息一下,明天给你好好过个生日,先洗个澡吧,我帮她把水调好,我出洗澡间一看,她已经脱光了衣服在外面等着了,她说就我们俩,我们不避讳什么了,她真的棒极了,她有点像许静蕾,有1.70左右的个子,硕长的脖子,高耸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大腿,肤如凝脂,真是人间极品。吃了真是太可惜了,我想吃她又想留住她,可是记得她在QQ里说过以前的几个网友听说是真的要吃就吓怕了,所以她就把他们全都删了,我就把到嘴边的话咽到了肚里。

  我把她抱到了浴池里,她的身体一到水里就显得如梦如幻,像条美人鱼,我想她现在也很激动,由于呼吸急促,她的肚子一起一伏了,我帮她洗遍全身,当我的手碰到她的乳房的时候像触电一样,那感觉又酥又软,她一把抱住我,我们急切的吻在了一起,我用手摸她的小腹,好软好软,我的下体已经勃起来了,她也由反应而显得脸红扑扑的,加上她白晰的肌肤,显得白里透红,我把她的舌头含进我的嘴里,好软好香,我这里对准她的玉门,插了进去,随着我来回的抽动,她兴奋的呻吟出了声,我控制住不射,在经历了一阵又一阵的高潮之后,我终于把一股热烫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完了之后我把她抑抱到床上,好好休息,一夜无语。

  第二天,我陪她逛了商城有名的十大商场,吃肯得基,我们痛快地玩一一天,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买了好利来蛋糕,晚上给她过生日。

  6 点刚过,我就迫不急待地对她说,我们开始吧,你先去洗个澡,我们又像昨晚一样度过了一个美妙的时刻。她穿上睡袍。我把蛋糕插上蜡烛,18根蜡烛代表她过了生日就18岁了,拿出借来的摄像机,我说来吧,小诺诺。不,应该叫大诺诺了,我把灯关掉,开始我们的烛光生日party !我问她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她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我18岁生日时能做为食物被人吃掉,没想到真的美梦成真了,我太幸福了,她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我被她天使般笑脸弄得迷迷糊糊,我觉得我的脸在烧,心在狂跳,为那个将要来到的激动时刻,她说我们吹蜡烛,切蛋糕吧,我们俩共同吹灭了蜡烛,我打开电灯,开始切蛋糕,我说我吃少点,你多吃点,但也别吃的太多了,也尝尝自己的肉啊,你想怎么吃啊,我问她,她满脸蛋糕的对我说,我想炸着吃,我说好的,我一定满足你的愿望。

  吃完蛋糕后,我拿出刀子,并把锅支好倒上油,我的心啊,狂跳不已,她把睡袍脱下,露出她那诱人的身体,我问她准备好了,她点点头,她说:我听说在高潮里的肉才好吃啊,我一想也是,我说好的。我把她抱到床上,轻抚她的乳房,双口热吻,轻抚她的小腹,我感觉到她的玉门渐渐变得湿润,我插了进去,快速的抽动,她很快就呻吟出了声,达到了小高潮,我们先来点小吃,在快要到达高潮的时候,我用刀切下了她大腿上的一块肉,,她轻「啊」了一声,不知是由于高潮还是因为痛,她的头上冒出了汗,我把她的肉切成小块,用面糊裹了起来,用油炸好了,屋子里顿时传出了从来没有过的香味。

  来。尝尝我们自制的「肯得基」,她轻咬了一口「哇」好香啊,我的肉好香啊。8 点多了吧,来吧,我们开始玩大的吧,我稍稍放松的心情又提了起来。我知道,这次是最后一次了,我打开音箱,放上最舒缓的音乐,我把主灯关掉,打开副灯,灯光变得柔和了许多!我们就在这如梦如幻的环境里开始了!

  我说,诺诺,我要动手了,她点点头,我想让她死得慢些,就不能动她的上面,上面都是关键,动哪都会没有命的。我看上去看了看她的腹部,微微凸起的肚脐像钻石一样的耀眼!我用刀在上面比划了一下,当刀触到她皮肤的一刹那,她的肚子收了一下,我知道了,刀太凉了,我用胳膊夹住刀把它暖热了再动,我用刀在她的肚脐上轻轻划了一下,就算是试刀吧,还好,挺锋利的,她的肚脐从中间开了一条小缝,血涌了出来,我问她疼不疼,要不要毛巾,她说,开吧,我受的了,不过她还是接住了我递过去的毛巾,用牙咬住,我在刚才划过的地方又划了一下,比刚才大了许多,也加了些力,血涌而出,我看见裂开的肚皮向两边翻,露出乳白色的脂肪,我用毛巾擦干肚皮上的血,听说因为腹内的气压和外界不同,猛然打开会使内脏蹦离,我先放放气再说,我用刀尖在她的伤口里扎了个洞,有血冒着泡涌出来,过了一会,我感觉差不多了,就用刀把那个洞开了大点些,露出了粉红色的小肠。

  我用手指勾出小肠,我就往外拉她的肠子,我问她有什么感觉,她说这种感觉好舒服,说不出的舒服感,我说我先帮你洗洗肠子,,我用盆子接来温水,把抽出的肠子放进温水里,肠子好软滑,随着肠子的抽出,内脏特有的味道也扑面而来,随着小肠。大肠,肓肠都被抽出。盆子也快放了一盆了,我说你也来摸摸,我把她扶起来,把盆子放到她的两腿中间,她的身体前倾,从肚子里出来的肠子就这样一半在水里,一半在肚子里,挂在那里,她把手伸进盆里的肠堆里,真的好软好柔,它们好可爱,我好想吃啊,我说好的,你等一会,我们把它洗干净了。
  我把它洗净之后,用刀把肠子从胃下面到直肠给切了下来,我把胃下面的肠子给打了个结,她那被抽了肠的小腹凹了下去,我对她说稍等一会就可以了,我用一只手捏住肠子的两端,一只手端盆拿到水管旁,把水管插进肠子里,拧开水管,从肠子里流出粪便。慢慢水由浊变清。

  洗好了之后,我把肠子切成段放时电锅里,不一会那久违的香气再次飘来,我把煮熟的肠子用调料调好端到她面前,来吃吧,再不吃也许就没机会了,毕竟是第一次,不知道到哪一步也许她就会死去,我看着她吃了很多,后来她跟我说,这些给你留下吃,你也没吃过的,不过,现在别吃,现在时间晚了,我们加快些速度吧,时间太晚,我怕会有别人怀疑的,你真是个好女孩,你要不被吃一定是个好老婆的,我想,我看看她的脸,依然红扑扑的。心底的冲动再次被挑起。
  在她到达高潮的一瞬间。我手起刀落剜下了她的乳房,她还没来得及叫痛,我就再次出手,剜下了她的另一个乳房,我们依然热吻,她的舌头再次伸进我的嘴里,温香依旧,我想,我一定要吃你的舌头,但不是现在,我问她,还想吃什么,我想再吃一点炸乳房,不过不需要太多,我说,好的,我怕她失血过多,就答应给她炸一个乳房,我把乳房上的血洗净,剖成四半,当乳房炸成焦黄端上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像刚才吃肠子里那么有精神了,切乳房造成的伤口太大了,我说快吃吧,她坚持着吃了一块炸乳房,对我笑了笑说:「这些都给你了,还有我的全部,」你放心,我会让你尽其用的,好了,别说话了,我用嘴堵住她的嘴,我会让你死在高潮里的,我想。

  我用牙齿轻咬她送进我嘴里的香舌,在她的舌头伸进我嘴里最深的时候,我用力咬了下去,她「呃「了一声,一股咸咸的滋味在我的嘴里扩散,她由于疼痛想把舌头缩回去,却由于我是用力咬的把仅连着的一点给弄断了,她的舌头落到了我的嘴里,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我,我把舌头吐出来放里盆里,对她坏笑着,说,我想吃啊!我会让你的生命结束在高潮里的。

  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我让她闭上眼睛,她顺从地闭上了眼睛,我让她用手轻抚我的小弟弟,我快速地勃起,插了进去,我说,好,就这样,别睁眼。「随着高潮的到来,她脸上露出了微笑,在我射出的一刹那,我用刀对准她的粉颈切了下去。头掉了,她睁开了眼,嘴动了动就没反应了,鲜血从无头的尸体里流出来。我用毛巾擦干她嘴角流出的血,把她的头放到洗干净的盘子里,放到桌子上。我要让她看着我剖开她的身体。

  我再次用刀剖开她的肚子。只是这次是从颈部一直到阴部,我打开她的胸腔。
  取出还温热的心肺。这样她的胸腔就变得空空如也了。我再扒开她那取了肠子的腹部。取出剩余的肝脏,子宫,肾脏和胃。我用刀把她的身体剖成两半,切成小块。只是把她的双手和双脚留了下来。我要把它们和头做成工艺品的。我把切成块的肉和内脏洗净了放时冰箱里。留下几块等我的同学来和我分享。我想,这几天的食物是不用发愁了。我把粘满血的被子和单子取下来,拿到垃圾堆上,浇上汽油给烧了,只留下一堆分不清是什么东西的灰。

  我把流到地上的血拖了一次又一次,直到看不出痕迹。忙完了这一切,累得我满头大汗,去洗了个澡。我打电话把我同学叫过来。刚开门他就问我人呢?我说急什么?看看桌子上,其他的都在冰箱里。他高兴坏了,我说想吃什么就拿什么吧。还有三块炸乳房和一些调肠子。你看着拿吧。那我就拿点小腿肚吧。我们煮着吃,我说好的,你先煮吧,我先吃点东西,好饿啊!你放好之后快点过来。
  我吃着炸乳房。调肠子,再次想起了她的笑脸。

  好香啊!我同学过来了,他急不可待地拿起炸乳房就咬。嗯。香,好香啊。
  要是能常吃就好了。从来没吃过这么香的肉。我说,你以为是什么啊。想吃就能吃得到啊!你这一辈子能吃这一次就不错了。还想常吃呢?我们就这样聊着,不知过了多久,屋里又飘起了肉香。腿肉好了,我又吃了一点,其他的都给了我同学。我说吃完了就睡吧,明天帮我买点石膏。嗯,他答应着。

  第二天,我们用买来的石膏把她的头。手和脚都做成了石膏艺术品,好了,这回什么都没有了。我要天天看着她,她好美!

  我和我的同学度过了神仙般的几天,他说,以后有这好事就告诉我,你就住在我这吧,你们家也不大,人想想也是,就答应了。

  想起梦幻般的几天,真怀疑是不是真的。我看看床头的艺术头像,收回目光。
  这确实是真的。我想,她是走了,但日子还长!